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網游之邪龍逆天>終章最美麗的奇
小說:| 作者:| 類別:

終章最美麗的奇

小說:網游之邪龍逆天| 作者:火星引力| 類別:科幻小說

距離地球的劫後餘生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年。三年的時間足夠人們淡去對那場並沒有爆發的災難的記憶。人們重建著被毀掉的家園,生活越來越趨於平靜祥和,這場災難,也讓地球上的人們真正清醒的認知到他們只有一個家園,必須要全力全心的去呵護著它,不再放肆的向它索取。但,那些在最後時刻「闢謠」的元首們的記憶並沒有被抹去,「葉天邪」這個名字被他們記入了國家最高保密級別的檔案中,只有每一屆的元首才有資格獲知。也是因為這個名字,再無一國敢對華夏國有半分不敬。而那些在災難來臨之前醜態盡現,或者丟棄國家逃走的元首與官員,他們或者成為階下之囚,或者成為了被唾棄的對象。

一處亂世嶙峋的斷崖之前。

葉天邪和璃仙兒將抱在懷中的白色花束放在崖邊的墓碑之前,互牽著手並肩跪下,默默的凝望著墓碑上刻著的名字——葉涯。

「哥哥,我和仙兒來看你了。」葉天邪抿著嘴唇,對著墓碑輕輕的說道,腦中,浮現著葉涯生前的一顰一笑:「如果不是因為我,哥哥的一生一定很精彩。現在應該已經和心愛的女孩結婚,並有了可愛的小孩子。全部是因為我,哥哥卻在那麼小的時候就失去了生命……也是為了我,哥哥受了那麼多的苦楚……」

「而我,卻無法為哥哥做些什麼……只希望,哥哥可以見證著我和仙兒的幸福,在另一個世界再無牽挂。」

「無論我曾經是誰,現在的身份又是什麼……你都永遠是我的親人,我的哥哥。永遠都是……」

葉天邪和璃仙兒閉上了眼睛,默默的跪在那裡,用最虔誠的心為遠在天堂的他祈福著……一直到夕陽即將收回它的餘暉。他們才從墓前站起。離開了這個他們今後每一年都會來的地方。

「累了嗎?」帶著葉天邪回到家門口,璃仙兒整理著他額前被山風吹亂的頭髮,關切的問道。

葉天邪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我可是有著神龍軀體,不過是力量沒有恢復而已,哪會這麼容易累。」

璃仙兒莞爾一笑:「雖然是這麼說,但她們現在可把你當剛出生的小寶寶一樣保護著,這次還是偷偷出來的,進去的時候,可別怪我不幫著你哦。」

葉天邪:「……」

葉天邪的手剛放到門上,門已經忽然被從裡面打開,蘇菲菲那張明媚無雙,但掛著焦急和些許怒意的臉出現在他眼前。葉天邪稍稍縮了下脖子,訕訕笑道:「菲菲,我回來了。」

「天邪……你,你怎麼又不聽話的隨便亂動,你不知道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嗎……你怎麼可以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蘇菲菲上前扶住葉天邪的身體,又是心疼,又是責怪,眸子甚至有眼淚在打轉。

葉天邪連忙說道:「我的身體真的沒事的,只不過是有點脫力,又沒有其他的狀況……」

「還說沒事,難道一定要有事了才知道愛惜自己的身體嗎?你有沒有想過我,想過姐姐,想過小希她們……你如果再像幾年前那樣出了事,你讓我們該怎麼辦。」

葉天邪立即收聲,乖乖的順從蘇菲菲,在她的攙扶下躺倒了客廳的沙發上。不一會,司徒落雨、慕小妖、辰心辰雪……全部從房間里跑了出來,半擔心半責怪的詢問他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自從三年前誤以為葉天邪已經在元素劫中滅亡后,她們全部崩潰……等他如在夢境中那般歸來時,她們將他如嬰兒般呵護著,再也不艿餃魏蔚納撕Γ再也不允許他去做任何危險的事,

其實,葉天邪很明白自己的身體狀況,真的只是暫時性的力量虧空而已,並沒有什麼外在或內在的實質性傷害,修養幾年,就可以完全恢復最巔峰時的狀態。

被辰雪扶著回到房間,又被她拉著躺下,眾女這才放心的離開讓他安靜的休息。葉天邪閉上眼睛,又一次回想起了三年之前……

在元素劫的世界里,他們奇一般的合力將核心完全粉碎。雖然沒能讓元素劫消散,但讓不可毀滅的元素劫因失去核心而變成了可毀滅狀態。六萬公里的區域,剛好可以被命運之刻的最終毀滅技所完全籠罩,於是,他以命運之刻,釋放出了最後的禁忌之芒……他本以為,那會是他和仙兒所看到的最後的色彩。

天戮之後,他的意識全無。但三年前的一天,他卻醒來,醒來之後,他看到了仙兒,看到了夭夭和小貝……也看到了日夜陪伴著他的女孩們。

他竟然沒有死……沒有被天戮的力量所毀滅。

但是,直到今天,他依然不完全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被天戮所毀滅,不知道最後是什麼將他、仙兒,以及四個夥伴送到擺脫災難的地球之上……還是他的家中。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個答案,那麼,只有可能是「奇」。

「寶兒,是你又一次的救了我嗎?」握著手中七種色彩全部暗淡,三百年後才會恢復的命運之刻,葉天邪呢喃道。他伸出手指,撫摸著紫色的天心……所有的命運之核中,天心暗淡的最為徹底,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了色彩,昏暗幾乎辨識不出那是紫色。

收回命運之刻,葉天邪翻轉過身體,看向了床邊掛著的那個小小的床,裡面,一個不到半米長的小巧女孩正香甜的睡著。三年前,他昏迷了半個月便已蘇醒,但起碼需要休息四五年力量才能開始恢復,而果果……直到現在都還沒有醒來。

「果果,早點醒來,聽不到你的聲音,我真的好不習慣。」葉天邪柔柔的說著,然後伸出小指,在她小巧的鼻尖上輕輕的點了一下。

而就在他的手指即將離開的時候,他看到那兩扇蝶翼般的羽睫輕輕顫動了一下,隨之,一雙如星鑽般的眼眸緩緩的張開。

「果果……你,你醒了!」葉天邪幾乎聽到了自己內心融化的聲音,他看著那雙釋放著迷濛目光的眼眸,激動的輕喊著。

「唔……啊嗚……」果果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從小床上坐起身來,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揉了好一會自己的眼睛,這才看向葉天邪:「主人,果果好餓……」

「想吃什麼?我馬上去給你拿。」睡了三年終於醒來,醒來后不激動不興奮不問發生了什麼,張口就喊餓……果然是果果的風格。

「當然是要吃主人的龍精!」

「…………這個,剛醒來就吃這個可能會太不好。而且你主人我現在的身體有那麼一點點……」

「咿呀!不管不管!主人那時候明明說過回家之後果果要什麼都會給的!主人不可以說話不算數,就要吃龍精就要吃龍精!」果果不依的扭動著身體,抓著葉天邪的手指一頓發脾氣。

居然還記得我當時說過的話,那就是沒忘記那時候的事……葉天邪頓時一頭黑線,難道她就不想問問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吧好吧……」葉天邪只能無奈的答應,捧起果果的身體,將她塞到蓋在自己身上的毯子下面。不一會兒,他的衣服就被解開,「啾啾」的吮吸聲從毯子下來傳來。葉天邪舒爽的不斷吸氣,雙手枕在腦後,半眯著眼睛享受著。「唔……輕一點……不要那麼用力咬……小心不要像以前那樣被忽然嗆到……」

「咚」的一聲,門被推開,小丫丫抱著他的手機飛來進來;「大哥哥,有你的電話!是破軍大哥哥的!啊呀,丫丫的蛋糕還沒吃完,就不陪大哥哥了哦。」

說完,丫丫很不負責任把手機丟到床上,又「嗖」的飛了回去,還不忘記帶上房門。

葉天邪的眼睛睜開一條縫,順手拿起電話,看了一眼屏幕便接通:「破軍,什麼事?」

「二哥!聽菲菲說你今天又不聽話的跑出去了,你可一定要注意身體啊。」電話那邊傳來左破軍的聲音。

葉天邪嘴角一陣抽動,強忍著大吼的衝動說道:「我的身體一點事都沒有……啊!!」

果果你給我輕點!!葉天邪身前向前一動,差點沒強行頂入果果那小巧的嘴巴里,引來果果一陣「嗚嗚」的抗議聲。

「呃,二哥你怎麼了?」左破軍連忙問道,

「沒事,就是有個小丫頭咬我,說你的事吧。」

「哦哦,我這邊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就是東瀛那個島國進來.經濟被打壓的很慘,最近終於扛不住,腆著臉說要依附我華夏,成為我華夏的附屬國。我老爸說這事最好過問下你的意見,二哥你看……」

葉天邪想也沒想,漫不經心的說道:「附屬他大爺,給他兩個選擇,要麼成為我華夏的東瀛省……額不,東瀛市……算了,還是東瀛村吧,要麼成為全世界最窮的國家,二選一,沒有第三個選擇。」

「這樣啊!好,二哥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要是讓那個首相知道是二哥你親自發的話,還不嚇得屁滾尿流,不但要答應,還得裝出笑的比鮮花還燦爛的樣子。」

「這些破事你隨便處理就行了。對了,好些天沒見秋水他們了,都去哪裡了?」葉天邪問道。

「秋水一個月前說隨著身體里黑色力量的越來越強,腦子裡出現了很多陌生的畫面,還莫名其妙的說他有可能上輩子就和你認識。貌似還說自己可能還有個名字叫妖劫,然後說要閉關修行,說不定出來的時候,可以想起很多東西。也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對,反正是到現在都還沒出來。小傑現在要接管凌家家主之位了,因為凌雲主動退讓,說他更適合成為家主,雖然凌傑年紀最小,那凌家之中。包括凌雲在內已經沒有人能在他劍下走過十招。剎那、無情還有逍遙目前正在環球旅行,號稱要徒步走遍全世界,認識各國的妹子……不過,遊戲里,他們都已經很少去了。」

葉天邪默然。三年過去,《命運》依然和人類的生活緊密相連,不可或缺。但無論是「邪天」,還是「天魂」,都已經成為了傳說。葉天邪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達成了進入命運的目的,天魂在裡面也已再無敵手,無敵自然寂寞,他們越來越少了進入命運世界的理由。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在命運世界公開出現,都會引起長時間的軒然大波。

同時,「邪天」這個名字也註定被迷失大陸所永記,成為人人世代朝拜的最高英雄。他消弭了迷失大陸的災難,讓魔族再不入侵。同時還集齊了五聖獸的最後殘魂,並在兩年前讓它們分別重生。自此,迷失大陸再次出現了曾被滅亡的五大守護聖獸,迷失大陸為之歡騰了很久很久……

不過,直到現在,依然沒有玩家知道《命運》世界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遊戲,而是一個真實存在著的希耀之星……或許到了命運世界「關閉」的那一天,也不會有人知道。

掛掉電話,葉天邪閉上眼睛,回想著自己這些年的遭遇,內心一陣唏噓。血魄輪迴不會完全消抹記憶和力量,看來,慕容秋水也已經快要覺醒當年的回憶了。當年,萬鈞、妖劫、風鬼是他身邊的最強三戰將,也是他生死相交的兄弟,也是他們,縱然與整個天域為敵也要擋在他的身前。再世為人,他們成為破軍、秋水、逍遙,依然全部在他的身邊,這是命運的安排,也是一種無法切割的羈絆。不知道他們全部覺醒記憶之後,會是怎樣的一番感慨。

「叮鈴……」

手機再次響了起來,葉天邪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個陌生的號碼。下身越來越強烈的溫熱濕滑感讓他再次吸了吸氣,這才接起電話:「哪位?」

「聖主大人好,是我,璃恨。」電話那邊傳來一個冷硬的聲音。

「哦,葬天哦……嗯?這麼時髦,居然用起手機來了。用靈魂傳音不是更方便么……還有,不要再喊我什麼聖主,我現在還不是什麼『聖』!」

「……你是聖子大人的主人,自然就是聖主。你和聖子大人總有一天會結合,到時候自然會成為聖。」葬天用一成不變的聲音說道。

「……好吧,你喊我什麼事?」葉天邪無奈道。

「我父王讓我傳話給你,父王說……」一向乾淨利落的葬天難得的憋了半天,才把後面的話說下去:「說現在破滅神族人丁凋零,需要大量新血脈誕生,但破滅神族女性本就極少,又不能和非神的人類結合,所以……父親問你什麼時候把星兒……娶了,然後多生幾個小破滅之神。」

葉天邪:「……」

「就……就這件事,那麼祝願聖主早日安康,早日成聖。」

砰!

不用想,是那邊的葬天不知道怎麼掛手機,直接給捏爆了。

話說,自己和星璃愛愛的次數也不少了,怎麼就一直沒動靜…………

嗯嗯?難道真的是自己不行?

葉天邪以最快的速度將這個想法掐滅,男人,在任何時候都千萬別說自己不行。

毯子下面的小果果吸.咬的動作越來越快,甚至有很多次分明在很努力的想用自己小巧的唇瓣將他吞沒下去,但失敗是肯定的。每次做這種事的時候,果果都會表現出最強的耐心,不管多久,不吸出來絕不罷休。

緊閉的房門被一下子推開,小希帶著清新的空氣如一隻快樂的小鳥般小跑了進來。

「哥哥,我回來了!」小希雀躍著跳上床,一下子撲到葉天邪的懷中,然後用她那雙美麗無瑕的星眸注視著他。現在的小希已經不再是那個無法睜開眼睛的小希。那場元素劫雖然給地球帶來了一場小災難,但也不是沒有帶來好處。葉天邪的最後一擊毀滅了元素劫,也毀滅了地球周圍的很多濁氣,讓地球上的太陽射線更加的純凈,甚至已不會再對天域之人造成影響。另一方面講,有創世神族和破滅神族的同時保護,這個世界也根本沒有誰能傷的了葉天邪,她也不再需要閉合著眼睛。於是,三年前,普洛斯解除了她身上的詛咒,讓她回歸了最美麗的狀態。她的性情,也在這幾年變得越來越活潑,讓葉天邪逐漸開始看到當年那個龍希的影子。

「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要好多天呢。媽媽一定很捨不得吧?」葉天邪摟過小希的腰身,笑著說道。

「嘻,因為人家想哥哥了嘛。」龍希摟著他的脖子,開心的說道。興奮之中,她並沒有注意到毯子下來傳來的不正常的吮吸聲。

「媽媽她最近怎麼樣?身體完全康復了嗎?有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媽媽的身體很好,心情也一直很好。我有喊媽媽一起來的,但媽媽說她習慣了天域的生活,並不想離開,讓我們想她的時候,多回去看看就可以了。」

「那……他呢?」想到那個人,葉天邪的神情微微變得複雜。

「哥哥是說……天帝嗎?天帝現在也已經完全康復,也不再尋死,他當年做下的事雖然差點葬送天域,但天域眾人也都知道緣由,再加上哥哥有兩神族臣服的關係,並沒有誰有膽量責怪他,依然尊他為天帝。天帝他曾找過媽媽說過話,他說他並不奢望哥哥有一天會喊他父親,能得到哥哥的原諒,他已經無限的滿足,死而無憾。他說他會努力的活著,為哥哥管理好天域。」

葉天邪:「……」

「其實,天帝他也很可憐的,而且當年為了哥哥,他不惜毀掉四天門,還差點自殺謝罪。哥哥就原諒他好嗎?」小希軟軟的說道。

葉天邪微微一笑:「我早就已經原諒他了。算了,不說這些事了……對了,你去找小夢和祈夢了沒?她們還不肯回來?」

小希眨了眨眼睛:「祈夢姐姐在進行神力覺醒的最後儀式,短時間內還不能回來。小夢她說害怕哥哥像上次那樣當著很多姐姐的面打她屁股,所以不敢回來。」

葉天邪「呼」的從床上坐起,一陣氣惱:「這個不乖的婆羅!做錯事當然要打屁股!把仙兒關了那麼久打她屁股還是輕的!居然還不敢回來……看我下次不把她和她姐姐……而不對,是女兒綁在一塊一起懲罰!」

「懲罰?要怎麼懲罰呢?小夢當年關仙兒姐姐也是為了她好呢,哥哥就不要生小夢的氣了嘛。」小希偷偷的吐了吐舌頭,然後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其實,我騙哥哥的哦,祈夢姐姐和小夢是和我一起的回來的,現在就在客廳里呢。只是怕被哥哥打屁股,才不敢進來……」

「回來了?」葉天邪「嗖」的把身上的毯子掀掉,跳下床沖向客廳:「這麼久才捨得回來一趟,看我不打的她屁股開花!」

「啊啊啊……果果的龍精……果果還沒有吸出來呢!!」

果果尖聲大喊的同時,房門也已經被無知無覺的葉天邪一把拉開。

兩秒之後,客廳里頓時響起女孩們的驚聲尖叫……

「啊——天邪,你你你你怎麼不穿褲子!」

「嗚……不要看!」

「……上面還沾著口水!哥哥是不是又對小希做壞事了。」

「天邪哥哥,今天好直接哦……你是要一次把我們全部吃掉嗎?」

「天邪弟弟,需要姐姐脫衣服么?咯咯……」

……………………

葉天邪:[email protected]#%……」

————————————————————

————————————————————

一年之後。

「你這個渾小子!!!」

葉天邪以最快的速度將話筒遠離耳邊半米之遠,好一會兒才轉移回去,慢悠悠的說道:「蘇伯伯,是誰惹您老生這麼大的氣。」

「除了你這個混小子還能有誰!」蘇洛又是一聲獅吼般的咆哮:「當年你是怎麼答應我的!!你那時說三年之內和菲菲成婚,現在呢!!已經五年了!之前你身體不好也就罷了,我看你現在還能找出什麼借口。」

「額,蘇伯伯息怒,我這不是……」

「你怎麼處理你身邊那一大堆女人我不管,但菲菲的事絕對不能再拖了。好吧,你們不想成婚也沒什麼,你身邊的女人來頭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天漂亮,倒也不能厚此薄彼,但你們能不能先把我外孫生下來!我三年前把我外孫的名字都想好了,你們居然一點動靜都沒有!你們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們老人的心情嗎!」

「咳咳,蘇伯伯息怒,您今年還不到五十,一點都不老……」

「一年之後要是再不給我生個外孫,我我我我我……」

「啪」,電話掛了。

葉天邪:「……」

「噗嗤」,一直在旁邊聽著他們電話的蘇菲菲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還笑!」葉天邪一手將手機丟開,然後神情一變,露出了色迷迷的表情,他一屁股坐到蘇菲菲身邊,一手攬住她的腰,一手伸進她的裙子里,在她柔滑修長的大腿上摸索起來:「你看,你老爸都這麼著急著抱外孫了,我們是不是要更努力一些呢?」

「不……不許亂摸……你個大色狼……」

「在床上呢,你要多學學你的仙兒姐姐,你仙兒姐姐可是什麼姿勢都願意做的哦。對了,今晚你們姐妹就一起好了,記得到時候多向你的姐姐學習……」葉天邪壞壞的笑了起來。

「不……不理你了!」蘇菲菲喘息著掙脫,紅著臉頰跑回自己房間里。

「又欺負沫兒。」璃仙兒端著一杯剛釀好的果酒放在葉天邪面前。葉天邪「嘿嘿」一笑,拿起來杯子輕輕飲了一口,然後一臉享受的咽了下去:「呼……仙兒釀的果酒一次比一次美味,我都不忍心喝下去了。」

叮鈴……

耳邊傳來了門鈴聲。璃仙兒轉身:「可能是破軍他們來了,我去開門。」

打開門,璃仙兒稍稍的怔了一子,因為門外站著的是一個是一個陌生的女孩,也因為,這個女孩長的太過漂亮,讓她都有些微微失神。

「小妹妹,你找誰呢?」璃仙兒微笑著說道。除了熟悉的人,這裡一般不會有外人踏足,面對這個陌生的女孩,她在懷疑著她是不是認錯了門。但這個女孩真的很美,十五六歲的年紀,卻生著一副傾國傾城的容顏。而且,她和小夢長的很像,只是要比小夢的表面年齡大一些。

「仙兒姐姐,你笑起來好漂亮哦。我找老大,他在家嗎?」面對著她的微笑,女孩彎起纖眉,笑了起來。她的笑顏同樣美麗的驚心動魄。

「你認識我?」璃仙兒微微一訝,但她確信著自己沒有見過這個女孩。她和小夢很相像,但一定不是小夢。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見一次就足以記住一輩子的。

「仙兒,是誰來了?」見璃仙兒一直站在門口,葉天邪端著不忍離手的果酒走了過來。

「是一個很漂亮的小女孩,她說她要找老大。」璃仙兒讓開身體,讓葉天邪的視線落在了那個女孩的身上。

乒……

盛滿著褐紅液體的玻璃杯從葉天邪的手中滑下,跌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璃仙兒:「……」

葉天邪的身體在發顫,五官、四肢、身體……所有的部位都在顫動著,顫抖的那麼的劇烈,他凝視著那個女孩,嘴唇在蠕動,卻無法發出一絲的聲音,眼睛在迷濛,不過是一瞬間,水霧就已經徹底朦朧了他的眼睛。緩緩的,他伸出了顫抖的雙手,大腦在眩暈中混亂,讓他竟忘記了怎麼去控制自己的身體……

女孩凝望著葉天邪,綻放著最美麗的笑顏,但臉上,卻是兩道長長的淚痕劃過,她輕輕的,發出著只有在葉天邪的夢境才會回蕩的聲音:「老大,你相信……奇嗎?」

「寶……兒!!!」

葉天邪如瘋了一般的沖了上去,將女孩牢牢的抱在懷中,他抱得那麼的緊,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閉著眼睛,他無聲而泣,又一次,他的眼淚奔瀉的如此徹底。

星寶兒把螓首深深的埋在他的懷中,呼吸著她最迷戀的味道,溫熱的眼淚打濕著他的衣服:「老大,你知道嗎……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看到那麼堅強的老大居然為我落下眼淚……所以,我要回來,然後跟在老大身邊,永遠都不要再分開。」

葉天邪根本已經說不出一個字,只有將她抱得更緊。

寶兒,我就知道,四年前的元素劫世界,是你的「奇」力量救了我們。

但是,再多,再大的奇,如果沒有你,也是那麼的暗淡無光。

因為,你的存在,你的出現,你的歸來……才是我一生之中最大,最美麗的奇。

……………………

……………………

——————————————————全文完。

……………………

……………………

邪龍到了這裡,已經是完全結束了,歷時一年零六個月。近390萬字。是火星到現在為止寫的最長的一本,篇幅超過了修羅與天辰的總和。

邪龍完結,千言萬語聚在胸口卻不知該如何陳述……最想說的一句:感謝大家這麼長時間以來的陪伴,謝謝你們。沒有你們,邪龍就無法走到今天,也不會有今天的成績。

碼完最後寶兒歸來的一段,眼眶還是濕了。一年零六個月,投入了無數的心血、時間和感情,忽然要結束,心中就像堵上了一塊石頭。這次的感覺,比之修羅和天辰完結時要強烈的多。同時,寶兒也是邪龍中我最喜歡的角色,刻畫她耗費了我很大的心力,從她最初當然微微討厭,到她逐漸讓人心憐,再到最後讓人渴望她的歸來……其實,星寶兒才是邪龍中的第一女主,她的存在貫穿著全文,只不過存在的形勢並不單一而已。她也是葉天邪這輩子最大的貴人。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再長的故事也會有結束的時候。今天之後,將開始全心全力的更新新書《游之天譴修羅》,希望新書的歷程依然有大家的支持和陪伴。

新書明天開始衝擊新書榜,點擊、紅票、收藏全部砸到新書上來吧,我們只要第一!

新書鏈接:book.book213223.html

新書貼吧:tieba.baiduf?kw=%e7%bd%91%e6%b8%b8%e4%b9%8b%ef8fr=

火星貼吧:tieba.baiduf?kw=%bb%f0%d0%c7%d2%fd%c1%a6

我們的yy頻道:49554

直通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