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39章你是走後門的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章你是走後門的吧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第39章你是走後門的吧?求推薦。求收藏!

「嗄?」宋凌珊一愣,隨即臉色頓時一紅,氣得渾身有些發抖,這個人居然敢對自己公然耍流氓!這還了得了?不過礙於福伯的面子,不然她真的一巴掌就打在了林逸的臉上了。

「宋隊長,林先生的意思是,他的腿被子彈擊中受傷了,你如果不相信的話,他可以給你看一看。」福伯見宋凌珊這樣子,就知道她誤會了,連忙替林逸解釋道。

宋凌珊這才注意到,林逸的褲子上的血跡,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是這樣啊,那你先去醫院吧……」不過心裡卻對林逸這個人很是厭惡,受傷了就說受傷了,還脫褲子,自己雖然是警察,但是好歹也是女孩子啊,有他這麼乾的么?

「作為一個合格的警察,首先就要有敏銳的觀察力,我的褲子上有大片的血跡,你都沒有看到,我真不明白你這個隊長是怎麼當上的?是不是走了後門?」林逸看出了宋凌珊眼中的那絲厭惡,淡淡的說道。

「你——」宋凌珊偵破經驗不足,是她最大的弱點!這也是她一直以來的心病,但是了解她資歷的人都明白,宋凌珊家裡雖然有背景,但是卻並不是走後門做的副隊長。

她之前是特種部隊的搏擊教官,軍銜是少校,轉業到地方擔任警局刑警隊的副隊長,從級別上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她的身手在刑警隊是數一數二的,除了打不過隊長楊懷軍,其他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但是林逸的一句話,卻說到了她的痛處上!的確,她搏鬥厲害,但是並不代表其他方面厲害,剛剛轉業不久,她最缺乏的就是偵破案件時的細心觀察了。

而隊里的人服她,也完全是服她的身手,並非是破案能力上。所以宋凌珊一直在學習,每次楊懷軍出警,她都默默的跟在一旁,她也明白自己的不足之處。

只是,比她早轉業兩年的楊懷軍,卻有著豐富的偵破經驗,讓宋凌珊佩服之餘,又有些嫉妒。

不過今天楊懷軍隊長出差了,沒辦法,宋凌珊只能單獨上陣,結果就被林逸這傢伙給挖苦了一頓,讓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只是偏偏林逸說的還都是事實,讓她無法反駁,所以宋凌珊只能咬牙切齒,卻絲毫沒有任何辦法。

其實,只是子彈射在了身上而已,林逸完全可以自己處理。在那戰火紛飛的北非,誰會在中彈的時候去醫院呢?恐怕到不了醫院,就先被敵人給打死了。

但是有宋凌珊這個女人跟著,林逸也不想表現出太多的過人之處來。林逸沒想到的是,宋凌珊還真和他較上勁了,居然跟著他去醫院錄口供,不過隨她的便吧,林逸也沒有什麼可瞞著她的事情。

對於楚夢瑤這個楚鵬展的小公主,宋凌珊也不敢託大,也不強制的要求她去警局了,在福伯的車上就給她做了筆錄。

「小舒,你哥哥怎麼樣了?」宋凌珊和陳雨舒早就認識,而且,對於陳雨舒的哥哥,宋凌珊其實還是很愧疚的。

「哼!要你管?」陳雨舒冷笑了一聲,別過頭去,根本沒給宋凌珊好臉色。

宋凌珊苦笑了一下,轉過頭來,對楚夢瑤說道:「楚小姐,那我們做一下筆錄吧。」

當楚夢瑤講述了之前發生的事情時,陳雨舒不時的發出驚嘆之聲來:「哇!林逸這麼厲害?不是吧?瑤瑤,我就說嘛,讓他做你的擋箭牌,絕對沒錯,保證幫你搞定任何男人的騷擾。」

「哼,誰要他呀?」楚夢瑤又想起了之前林逸那拽拽的樣子,心裡就是一陣不爽。

宋凌珊在一旁聽的也有些好奇,這麼看來,這個叫林逸的男人,倒不是只有嘴上功夫的人!宋凌珊雖然對林逸說她是「走後門的」很不服氣,但是她並不是那種沒有理智的人,聽楚夢瑤的敘述,這個林逸還算是有勇有謀,而且在身中了一槍之後,居然還能堅持和歹徒盤旋,這種精神倒是十分可嘉。

只是宋凌珊對於林逸說那句「我又不是警察,他們給我開薪水么?」很是鄙夷,你就不能當一下見義勇為的良好市民么?不過在後來聽了楚夢瑤敘述的林逸解釋的原因之後,宋凌珊才恍然,原來林逸做的並沒有錯,如果那時候真的激怒了那些劫匪,可能兩個人一個都跑不掉了。

但是對於劫匪是專門針對楚夢瑤的這件事兒卻很是費解,這些人兜了這麼大一個圈子,只是為了綁架楚夢瑤?不過,倒是有可能是為了掩人耳目,不引起楚家的懷疑才這麼做的。也有可能是別的目的,但是現在卻是不得而知了,只能等禿頭這夥人落網之後再做定奪了。

「小姐,我看林先生很合格的,楚先生的眼光沒錯,有他和你在一起,我終於可以放心了。」福伯心有餘悸的說道,不過他此刻也真正的明白了楚先生的用意,這個林逸的確是很不簡單!

楚夢瑤動了動嘴唇,想要說些駁斥福伯的話,不過不知怎的,在銀行里,林逸為自己挺身而出那一幕不停的在她的腦袋裡盤旋……

因為有宋凌珊在,所以醫院並沒有對林逸的槍傷詢問太多,以警方名義來治療槍傷的患者,醫院也不需要承擔任何的責任。

林逸被推進了手術室,主刀的醫生對護士道:「準備麻醉劑,我要取子彈了。」

「不必了。」林逸對麻醉劑這一類的西藥很是不感冒,他不是很喜歡使用這一類的東西,雖然一次兩次的沒有大礙,但是使用的多了,會對身體帶來一定的副作用。

主刀的醫生一愣,心道,看送他來的幾個人也不像是窮人的樣子啊?不可能連麻醉劑都用不起呀?這要是不用的話,會非常的痛的,大腿根部神經密集,雖然這只是個再簡單不過的外科手術,但是疼痛卻是比很多大手術都要痛上很多。

「小夥子,不用麻醉劑會很痛的。」主刀的醫生是個四十多歲的老專家了,所以他看林逸自然還是個小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