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110章家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10章家宴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第0第2更,「睡覺…………也能補充?」林逸愕然的有些不可思議。

「孩子,你想的太複雜了………睡覺自然能補充,普通人睡覺為了什麼?難道是沒事兒閑的?不就是為了補充身體能量么?所以你也一樣……,你雖然修鍊了軒轅駐龍訣,但是你本質是還是一個人,並沒有變異………」焦牙子憐憫的看著林逸:「你不要將事情複雜化,其實很簡單的道理,小孩子都明白……」

「呃……這樣埃

」林逸有些臉紅,焦老的話不無道理,只是自己想的過於複雜化了。

「就是這樣。」焦老點了點頭:「睡一覺吧,看你的樣子,似乎好久沒睡了……可憐的孩子,太可憐了,「」,這一夜,林逸是徹底的睡著了,是他從山洞出來后,睡的最香甜的一呃……原來睡覺真的能夠補充體力,林逸起床的時候,神清氣爽,伸了一個懶腰,去洗手間洗漱。

穿上昨天新買的休閑服,林逸出了房間,客廳裡面沒有人,估計楚夢瑤和陳雨舒還沒有醒來。威武將軍忠實的守在通往二樓的樓梯口,林逸雖然有些好奇女孩子的房間是什麼樣兒的,但是偷窺的話就算了,要看也要正大光明的看不是?

林逸推開別墅的門,來到了別墅的院子里。周末的別墅區清晨是很安靜的,沒有了往日車來車往,只有偶爾才能看到一輛車子經過。

「呵」林逸在門口站了沒多久,就看到了福伯的賓利車緩緩駛了過來,停在了別墅的門口。

「林先生,你在外面?」福伯看到門口的林逸,笑著對他點了點,頭。

「福伯」這麼早?」林逸看了看時間:「瑤瑤和小舒還沒起來吧?」

「不早了,她們應該在收拾了,林先生,您不換一身正式一點兒的衣服么?」福伯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逸身上的休閑服,詢問道。

「我?換正式一點兒?幹什麼?」林逸一愕」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福伯。

「林先生,您不知道么?每周日楚先生都舉行家宴的,以前是楚小姐、小舒和我一起參加,不過這次楚先生特意囑咐我,一定要林先生也一起。」福伯解釋道。

「家宴?」林逸倒是沒想到楚鵬展家還有這個習慣,不過既然邀請了自己,林逸自然不會拒絕:「好的,不過我沒有正式點兒的衣服,這套還是昨天新買的,除此之外,就是校服了………」,「哈哈」,福伯聽后不禁一笑:「那也行,反正是家宴,也不妨事,林先生,您先上車」我去叫一下楚小姐她們……」

「哦……」好的。」林逸點子點頭,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看著福伯進入了別墅,林逸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說實話,這一次的任務,是林逸最清閑的一次,也是最莫名其妙的一次!

林逸被家裡的老頭子忽悠來接了這麼一個一旦成功傭金就能吃一輩子的任務……」,不過事到如今,林逸還是沒弄清楚這任務到底是個啥?

成天陪著大小姐玩兒?給大小姐當保鏢,當保姆」當伴,當擋箭牌?這雖然有些難度,但是卻也用不著自己這個檔案是超c級的殺手和特工來做這個吧?

而且,林逸也不傻,他怎麼也不會認為,就做做這些事兒,就能拿到可以吃一輩子的傭金?開什麼國際玩笑,除非楚鵬展的腦袋進水了。

現在看來,楚鵬展這人很聰明」腦袋也沒進水,這才是林逸疑惑的地方!

要不是家裡的老頭子極力推薦並且做過保證」林逸都懷疑這裡面有沒有什麼陰謀在了!不過林逸也知道,老頭子雖然有點兒老不正經,但是絕對也不會害了自己「……這也是林逸安心留在這裡的重要原因,不然就算大小姐是個美女,小舒也很討人喜歡「……,還有個有意思的平民校hu,林逸也沒工夫在這裡玩兒,萬一命玩兒沒了就操蛋了。

福伯進去后沒多久,楚夢瑤和陳雨舒就出來了,兩個人今天的打扮和昨天又不同,相比昨天的青春耀眼,今天卻是淑女了許多,有點兒名媛的感覺。

福伯幫楚夢瑤和陳雨舒打開車門,等她們上了車,自己才回到了駕駛位上。

楚夢瑤看到了副駕駛上的林逸,倒是有些驚訝,沒想到今天的家宴父親會叫上林逸。楚夢瑤其實也是很聰明的女孩子,只是經常被林逸氣傻了而已。

既然林逸能坐在這裡,那麼肯定是父親授意的了,福伯是不可能擅作主張邀請林逸一起的。

雖然這個林逸現在看來,沒有最初那麼討厭,給自己做跟班,倒是也算合適,但是父親就真的這麼放心讓他一個大男人長期住在自己的家裡?

福伯發動了車子,車子緩緩駛出了別墅區,向市中心的方向駛去。

「楚先生的家宴,都在市中心的鵬展國際酒店,那裡也是楚先生公司旗下的產業。」林逸今天第一次參加楚家的家宴,所以福伯就多解釋了幾句。

「一會兒,還有什麼人?有沒有什麼規矩?」林逸雖然自由慣了,但是此刻畢竟是參加僱主的家宴,林逸也不好太沒規矩。

「以往除了我和楚小姐、小舒,就是楚先生了。」福伯說道:「規矩嘛,倒是沒有,家宴就是放鬆的場合,沒有太多的規矩。」

「你別吃那麼多,出洋相就行了。」楚夢瑤想起林逸的食量,揶揄了一句。

「呵呵……」,福伯自然也知道楚夢瑤和林逸之間有點兒小隔膜,微微一笑:「楚先生不喜歡鋪張浪費,林先生能都吃掉自然最好了。」

「福伯1楚夢瑤一聽福伯的話有些不樂意子,撤起嬌來:「您怎麼和我唱反調呀1

楚夢瑤也只是隨口一說,她知道父親是什麼樣的人,福伯說的還真沒有錯。剛才她不過是挖苦林逸一句,卻沒想那麼多,此刻被福伯戳穿了,有些不好意思。

「楚小姐,老頭子我也不能在背後編排楚先生的習慣啊,我只能實話實說嘍。」福伯笑了起來。

楚夢瑤扁了扁嘴,卻也沒法反駁「…楚夢瑤自己都有些搞不懂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和林逸生氣?明知道這傢伙氣人,自己還偏偏與他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