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185章收買人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85章收買人心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第0第0185章收買人心

「七十萬,對普通家庭來說,這是一筆巨款了。」鍾發白點了點頭,不過這錢對他來說,也算不得什麼:「那你怎麼想的?」

「我在想,這筆錢如果給出炔恢檔媚兀俊敝悠妨了檔饋

「兒子,在社會上混,講義氣是重要的」鍾發白笑著對兒子開解道:「就像這個張乃炮,他是你的小手下,他出了事兒,你是他的老大,你就不能置之不理但是關鍵是,你這個小手下的人品怎麼樣?他能不能給你赴湯蹈火呢?一旦以後你要是有用得著他的地方,他能不能站出來?」

「爸,這個我可以保證張乃炮這個人雖然有點兒二,但是絕對是個講義氣的人,我這次幫了他,以後有什麼事情,只要用得上他,他說就是讓他死也沒有問題」鍾品亮說道。

「呵呵,那不就是了?」鍾發白笑道:「我年輕的時候,也幫助過一個手下,幫助了也就幫助了,當時也沒有什麼用得著他的地方,但是多年以後,我蓋的豆腐渣工程事發,這個手下就主動站出來替我頂罪去了……所以啊,品亮,你看人要准,如果這個張乃炮真是可用之人,這筆錢,我給他」

「爸,我也不搞什麼工程……我也不用什麼人頂罪礙…」鍾品亮還是覺得有些不甘心,那可是七十萬啊

「你怎麼就沒有?這次黑豹的事情我是給你擺平了,要是他咬出你來,你同樣得進去有了這個張乃炮,你就完全可以講責任推到他的身上,說他是主謀,你只是被他忽悠參與的,不就行了?」鍾發白道:「當然,頂罪只是一方面,有些危險的事情,譬如做掉別人這樣的自己無法動手的事情,都可以安排他去做。所以,這個人沒有問題的話,七十萬,值了。」

「爸,那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和他說。」鍾品亮聽了父親的話,也覺得的確是這麼一回事兒,萬一自己將來犯事兒了,或者有什麼不好親自做的事情,倒是可以讓張乃炮去做,也等於自己是留了一手

「去吧,品亮,你也長大了,要培植自己的人馬和親信了」鍾發白說道:「這也對你以後走上社會,有著很重要的用途」

鍾品亮則是連連應是。掛斷了父親的電話,鍾品亮就直接撥通了張乃炮的手機。

張乃炮在教室裡面,不敢隨便接電話,不過一看是鍾品亮打來的,趕緊站起身來跑出了教室,左右一看,就看到鍾品亮正站在洗手間的門口向他招手,趕忙快步的跑了過去:「亮哥,你找我……」

「炮子,你的事情,我和我爸說了……」鍾品亮說到這裡,故意賣了一個關子,頓了一下。

「亮哥,怎麼樣了?鍾叔叔怎麼說?」張乃炮心下一陣的激動和忐忑,臉都有點兒變了顏色,焦急的看著鍾品亮,等著他的最後結果。

「我爸說,你是我的哥們,這筆錢,他拿給我」鍾品亮拍了怕張乃炮的肩膀:「一會兒放學,就和我去我爸的公司拿錢吧」

「真的?亮哥?」張乃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鍾品亮:「亮哥,你真的肯借我七十萬?」

「不是借你,是給你了」鍾品亮知道張乃炮也還不起這筆錢,而自己家也不差這七十萬,所以按照父親的意思,他還不如用這筆錢收買人心了:「你是我的小弟,你有難了,我怎麼能不管呢?」

「亮哥你真是我的老大」張乃炮一聽鍾品亮所說,頓時激動的無以復加,「噗通」一聲,再次跪在了地上:「亮哥,我張乃炮並非不懂得知恩圖報的人,你放心,以後,你亮哥讓我上弔死,我絕對不跳水亡,你讓我往東,我就是把腦袋割下來丟到東面去,也絕對不會往西的」

「呵呵」鍾品亮笑著將張乃炮給扶了起來,然後道:「現在說這些,還有點兒早,你張乃炮的為人,我清楚,不過關鍵時刻行不行,咱們還要等到以後再說」

「亮哥,天地良心,你要是不相信,現在我一頭撞死都行」張乃炮有些急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好了,乃炮,我知道你的心意了還不行?走吧,回教室吧,以後我有用得上你的地方,你不要推辭就好。」鍾品亮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張乃炮算是給自己收買了,以後自己也多了一條後路……

康曉波昨天晚上一宿都在琢磨去唐韻家吃燒烤的事情,都沒睡著覺。

俗話說的好,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個少男不多情?

在這個充滿了陽光、青澀和對未來憧憬幻想和對感情懵懂期盼的年代,康曉波也期盼著自己能夠遇到一個美麗的少女,和她開展一段美麗的戀情。

明知道唐韻不可能喜歡自己,但是康曉波還是很興奮,去校花家裡吃飯,即使沒有發生什麼,但是那也足以成為傲人的談資。

「老大,我們是星期六去,還是星期天去?」康曉波有些迫不及待。

「我也不知道,」林逸聳了聳肩:「你怎麼這麼積極?」

「嘿……校花請客,也就你不當回事兒」康曉波道:「多少男生想接近校花都沒有門路,有和校花獨處的機會,你就不興奮?」

林逸有些無語,我興奮個鎚子啊,家裡面有倆校花呢……不過這話卻不能對康曉波說:「一般興奮吧,她好像挺討厭我」

「老大,你知足吧,換一個人,想讓唐韻討厭都不能,她都不與人多話的。」康曉波說道。

「呵……那中午午休的時候,去問問好了。」林逸尋思的是給楚夢瑤和陳雨舒買演唱會光碟的事情,正愁沒人陪著的,這回拉著康曉波去了。

「好啊好氨康曉波連連點頭:「咱們一起去,順路去吃點兒燒烤……」

「吃燒烤就算了,現在去吃,唐韻媽媽肯定不會收錢,」林逸說道:「你總不好讓她破費兩次吧?」

「說的也是」康曉波也知道唐韻家的情況,這一頓不吃什麼也得三四十,讓唐母破費有點兒不好意思:「可是我還想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