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197章悲傷的往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97章悲傷的往事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第0197章悲傷的往事

第0197章悲傷的往事

唐韻抿了抿嘴,想開口,卻又覺得背後說別人的事情不太好,沒有徵得小芬的同意,就在她背後說她的事情,實在有些不地道。

「唐韻,你沒看出康曉波的心思么?和他說說吧。」林逸開著車,但是卻注意著唐韻和康曉波那邊,看到唐韻猶豫,自然知道她在顧及什麼。

「可是……」唐韻有些猶豫,康曉波的心思,她當然看得出來。如果康曉波能夠陪在小芬的身邊,那麼小芬或許能夠好起來。但是小芬的身世有些悲慘,自己說出來,康曉波能接受么?

「別可是了,再可是,康曉波就要急死了。」林逸笑道。

唐韻嘆了口氣,幽幽的打開了話匣子:「小芬和我,還有劉欣雯,從小就一起在棚戶區長大,關係很好的,不過在上初三的時候,有一個男生闖進了小芬的生活……」

「康照明?」康曉波握緊了拳頭,臉色微變,其實,他也猜到了大概,只是想從唐韻這裡確認一下。

唐韻在前面,看不到康曉波的表情,倒是沒有注意到他的異常:「恩,是康照明,沒想到你還能記得這個名字……」

康照明這個名字,唐韻之前只和劉欣雯提過一次,卻沒想到康曉波的記憶力這麼好,看來他是真對小芬上心了……

作為小芬的死黨,唐韻自然也希望小芬能夠快速的好轉起來,不要每天都活在抑鬱之中。當時也諮詢過醫生,不過醫生說小芬這是心理病,想要痊癒,最好是能開展一段新的戀情,忘掉這段舊的悲傷。

唐韻雖然不支持早戀,不過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如果康曉波和小芬真的能走到一起,這也是她願意看到的,只是,康曉波知道了小芬的具體情況,還可能……

林逸卻從後視鏡中看到了康曉波那激憤的神色,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康照明對小芬展開了熱烈的追求……」說到這裡,唐韻忍不住橫了林逸一眼:「康照明的家世很好,很有錢,在學校裡面,屬於那種一呼百應的紈少爺,而小芬年幼無知,結果上了當……」

林逸苦笑,你瞪我幹嘛?我又不是紈少爺……而且,我還沒開始追求你呢……你之前那些,還真都是誤會

「於是,他們就走在了一起……」唐韻繼續說道:「開始的時候,兩個人的關係還不錯,不過後來,康照明卻對小芬越來越疏遠,小芬問他怎麼回事,他卻提出來與小芬分手……」

「小芬當然不會同意,那個時候,她已經深深的愛上了康照明……而且,與他有了……那個關係……」說到這裡,唐韻臉色微微一紅,雖然已經十八歲,算是成年人,不過唐韻終究還是個少女,提起這種事情,還是害羞的:「她就去找康照明問個究竟,卻看到康照明卻跟著另一個漂亮女人上了計程車,小芬不甘心的在後面追著計程車,喊著康照明的名字,可是康照明只是回頭冷漠的看了一眼,並沒有讓計程車司機停車……

我和劉欣雯在後面想要叫住小芬,可是她不聽,執著的去追著那輛計程車,結果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大貨車開過來,將小芬撞倒……

即便如此,康照明卻也沒有下車來看看小芬,就這麼走了。不過沒幾天,就轉學了,再也沒有出現過。而小芬的腿上,也落了殘疾,從此走路只能一瘸一拐,而且還不能長時間的行走,平時都要坐著輪椅……

這件事情以後,小芬也退了學,每天在家裡面,精神恍惚。康照明都對她如此,她還念念不忘,幻想著康照明能夠回心轉意……哎,我和雯雯勸了她好多次,可是她就是不聽……」

「草」康曉波一拳砸在了車棚頂,面色漲紅,胸前起伏,顯然是氣得不輕,「康照明這個王八犢子」

「車……車……車不是我的,借的……」林逸大汗,看著被康曉波打了一個凹陷的車棚,有些無語,陳小妞不會殺了自己吧?太操-蛋了。

唐韻聽了林逸的話,頓時有些鄙視,你的兄弟都氣成那樣了,你還心疼車?你這大少爺那麼有錢,還在乎這麼點兒修車錢么?

康曉波似乎沒有聽到林逸的話,仍然一拳又一拳的擂在車棚頂,林逸欲哭無淚,這小子的力氣爆發的時候還真挺大……

看來回去之後,趕緊讓福伯去修車,不能讓陳小妞看見,不然自己就死定了……她估摸著再也不會借自己車子開了。

不過和福伯怎麼說呢?恩,就說自己遇到楚鵬展的仇家,襲擊自己好了,反正那天自己說那兩個倒霉的黃階高手的時候他也在場,就說李呲花派人搞的,哈哈,自己太天才了,林逸想著。

康曉波整個人處在一種極其憤慨的情緒之下,他彷彿看見了一個柔弱的少女,踉蹌的跟在一輛計程車後面,絕望的看著車上的男人和那個漂亮女人……

她聲嘶力竭的想要留下計程車上的那個男人,可是卻無能為力……

正當她心碎的時候,一輛貨車開了過來,將她撞倒。

而計程車里的那個人,卻冷血的連車都沒有下,直接離開了。而小芬,倒在血泊中,心面卻還記掛著那個可。

康照明康曉波的面孔變得扭曲起來,如果是另外一個人,康曉波還不至於如此,但是這個人卻是自己的二堂哥……那個從小就看不起自己,嘲笑自己家的二堂哥……

「呼……」康曉波長出了一口氣,看著被自己砸的凹陷的棚頂……有些不好意思:「老大,我有點兒激動了……」

「算了,沒什麼。」林逸已經想好了解決辦法,笑了笑,對康曉波道:「曉波,你怎麼想的?」

林逸問的這句話,其實也是唐韻要問的這句話她講完了小芬的情況,就等著康曉波的答覆了小芬已經不是完璧,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康曉波不是很介意的話,也能揭過去,最關鍵的問題是,小芬的腿,康曉波會接受一個殘疾人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