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311章要錢不要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11章要錢不要命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第0311章要錢不要命

「砰——」

一聲巨響,林逸站在原地,紋絲不動,而阿黃的身子則是直線般的倒飛了出去,隨之又是「砰」的一聲,摔在了房間門口走廊的牆壁上,將牆壁砸了一個凹陷,上面的裝飾相框里啪啦的掉了下來,砸了阿黃一腦袋,不過此刻的阿黃已經沒有了知覺,嘴角溢出一絲黑血,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

林逸並沒有使出全力,一個黃階初期的高手,根本不值得他用力,林逸不過是將阿黃打過來的力道反彈了回去而已,等於他自己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過這一拳,還不足以要了阿黃的命,只不過他要在病床上躺上一段時間了。林逸來是和謝廣波談判的,並不想殺死謝廣波,至於他的保鏢,林逸也不會弄死。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謝廣波沒想到,自己的保鏢在林逸手下根本連一招都沒有走完,就這麼完蛋了,當然,他並不知道阿黃還沒死。

在他看來,阿黃飛出去之後就沒了動靜,那不是死了是什麼呢?

「我都說過了,我是楚夢瑤的保鏢,或者說不是保鏢,總之我也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林逸聳了聳肩:「但是現在,你可以和我簽股權轉讓協議了吧?我不想殺人,你別逼我。」

謝廣波有些頹廢,阿黃是他唯一的希望,阿黃的實力他很清楚,那可是傳說中的黃階高手要不是阿黃當年欠了自己一個人情,這種級別的高手是不會來保護自己的。

但是,這種級別的高手,卻被林逸「打死」了,這讓謝廣波震驚的同時,徹底的害怕了。

「股權不能轉讓給你」謝廣波搖了搖頭,「這個絕對不能。」

「這麼說,你想死了?」林逸有點兒惱火,還有這種要錢不要命的?頭一次見到這傢伙明顯怕的不行,但是一提到股份,卻死不鬆口。

「不想……」謝廣波搖了搖頭,眼中卻閃現出了決然的神色:「股份我不能給你,就算死,也不能給你」

「……」林逸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傢伙。

林逸撿起地上保險柜的門板,想要再給謝廣波來點兒震撼的,他準備將門板捏彎,嚇唬嚇唬他,不過謝廣波顯然會錯了意,以為林逸已經失去了耐性,準備幹掉他了,突然道:「等等你別殺我……股份可以給你,不過要等幾天」

「等幾天?」林逸一愣。

「至少要讓金古邦成為集團董事長之後,在這之後,我可以將股份都給你」謝廣波說道:「即使我坐牢,也無所謂了,你殺了我也行,股份也會給你,但是現在絕對不行……」

「恩?」謝廣波的話,讓林逸有些莫名其妙,給自己股份,還得等金古邦做了董事長之後?甚至自己事後殺了他都可以?有沒有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了?這金古邦是他爸還是他爺爺啊,值得他這麼做?

「金古邦給你什麼好處了?」林逸皺了皺眉。

「我的兒子,在國外書,不過卻染上了賭博和吸毒的毛病,欠了當地黑幫近一億的高利貸,我的兒子已經被他們控制,如果不給他們錢,他們就會殺了我兒子。」謝廣波知道,如果不和林逸解釋明白,林逸恐怕不會罷休,沒準兒會一怒之下直接殺了他。

「哦?你的意思是,金古邦出錢替你兒子還債了?」林逸皺了皺眉,原來這傢伙是因為這個原因?想到這裡,不由得苦笑,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為了能救回兒子,謝廣波可以寧死都不把股份轉讓給自己,而救回了他的兒子,他股份和生命都可以不要了……

「沒有,他沒有那麼多的流動現金,我也沒有」謝廣波苦笑:「我兒子欠的高利貸是美金我存摺里的四千萬匯過去,不過是杯水車薪不過金古邦已經答應我了,他做了董事長之後,允許我挪用公司的資金……」

「靠」林逸聽后真想罵人了,這金古邦也夠損的了,這種條件都能答應?看來是為了坐上董事長的寶座已經不擇手段了,不惜犧牲公司的利益,來換取這個位置。

「你兒子在哪裡?我將他帶回來,你把股份轉讓給我。」林逸後面的話根本沒有用詢問的語氣,而是用命令的語氣,不容置疑的說道。

「這……」謝廣波一愣。

「怎麼,你不相信我的實力?」林逸眯起眼睛,看著謝廣波。

「不是,當然不是……」謝廣波連忙搖頭,笑話,他現在怎麼敢懷疑林逸的實力?阿黃都被他打得不知生死了,這種強悍的實力,簡直是世間少有但是,個人力量再強悍,面對的可是國外的黑幫,他能將兒子帶回來么?

「莫非,你真以為給了那黑幫錢,你兒子就能平安的回來了?」林逸嘲諷的看著謝廣波:「你自己也不用腦子想想,這麼一個搖錢樹,他們能放他回國么?毒癮和賭癮,是最難戒掉的,只要他人還在,那麼你就等著下一次繼續準備錢吧」

「這……」謝廣波沒有否認,因為他的心裡,已經贊同了林逸的話……兒子要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之前的理由各種各樣,只是要的錢沒有這次這麼多……什麼得罪了當地有勢力的人,什麼要買車子,什麼女朋友跟人跑了……之類的種種,雖然給了錢之後,謝廣波都讓兒子儘快回國,可是兒子似乎根本就聽不進去,現在想來,恐怕林逸說的是事實,這一次又一次的要錢,兒子是用來還賭債和高利貸了……

「給你一秒鐘時間考慮,要現在死還是把你兒子帶回來你把股份給我?」林逸看著謝廣波,緩緩舉起了手中保險柜的門板:「好了,一秒鐘到了……」

「等等……」謝廣波一個激靈,趕緊擺手,「我……我答應你」

謝廣波絲毫不懷疑林逸會一門板子拍下來,直接拍死他,因為不是已經有了阿黃這個前車之鑒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