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330章最好再也不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30章最好再也不見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第0330章最好再也不見

「恩……」楊七七點了點頭。

「衣服打開啊?想什麼呢?」林逸看著傻愣愣的酷小妞,瞪了她一眼,喝道。

「脫……脫衣服么,還要?」楊七七有些語無倫次。

「就把肩頭打開就行了。」林逸皺了皺眉:「反正上次該看的也看過了,我對成天想要恩將仇報殺我的人沒興趣。」

「誰稀罕」楊七七酷酷的小臉上現出一絲惱意,不過還是將衣領拉了下來,露出了如雪般的香肩……在楊七七的肩頭,有一個血洞,格外的刺眼,是子彈穿入的痕。

「別說廢話」林逸看了一眼酷小妞的肩頭,用匕首輕輕在上面一劃,然後一挑,一枚彈頭就飛了出來,落在了車子的座椅上。

林逸從口袋裡掏出了自己配製的草藥末,灑在了酷小妞的傷口上,然後道,別穿上衣服,一會兒就好了。

「哦……」上次自己的傷口在林逸的處理之下,奇般的恢復的很快,當天晚上就已經結疤長出新肉來,所以楊七七對於林逸的手段很信服。

關鍵還有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不留疤痕,這讓楊七七覺得很神奇。雖然是個殺手,受傷是常有的事情。不過終究是女孩子,總會在乎皮膚上的傷疤,林逸這個草藥撒上去,似乎就能不留疤痕了。

這草藥末是林逸給自己準備的,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林逸總會帶上一些救急,不過這一次的任務沒什麼危險性可言,還以為用不上了呢,結果給這酷小妞用上了。

處理完酷小妞肩頭上的傷勢,林逸轉頭看向了酷小妞的小腿,楊七七早就將腿上的褲子卷了起來。

林逸依然是利索的一割一挑,彈頭就飛了出去,快速的撒上了草藥末,血就止住了。

「好了,以後別再干這麼危險的事情了,你不適合做殺手」林逸語重心長的和酷小妞說道:「雖然你很酷,長得就像個小殺手,但是殺手,往往都是不酷的,像我這樣……」

「你……」楊七七瞪大了眼睛,殺手不都是酷酷的么……媽媽在家裡,也都是酷酷的,冷冷的,只有看到爸爸的時候,臉上才有笑容……

「好了,我送你回去,肯河酒店是吧?你帶路吧。」林逸也沒給楊七七繼續說話的機會,轉身坐在了駕駛位上,發動了車子。

「從這裡直走……然後右轉……」楊七七隻得給林逸指路,酷酷的小臉上寫滿了鬱悶……自己真的不適合做殺手么?一定是這個大騙子亂說的……是了,他肯定是怕自己變得更強大,到時候來殺掉他哼哼,一定是這樣的,林逸么,你等著,早晚我超過你……

「倒是能記住路,這點作為殺手還是合格的。」林逸難得的稱讚了酷小妞一句,楊七七正要高興的歡呼一下,卻聽得林逸說道:「不過你更適合做導遊或者開計程車」

「你……」楊七七被氣得不行,這傢伙說了這麼多,不就是說自己這個殺手不合格么?哼,難道他就沒有任務失敗的時候?

「喂,你今晚去那裡幹什麼?難道你就沒有任務失敗的時候?」楊七七有些不服的問道。

「去帶個人出來,人你已經看見過了。」林逸也沒有隱瞞:「至於失敗,不好意思,我還真想失敗的滋味。」

「吹牛」楊七七的臉上閃過一絲懷疑:「喂,你那個草藥挺好用的,可以給我一點兒么?」

「你是今天要殺我的那個人么?」林逸有些好笑的看著酷小妞,揶揄的問道。

「那人家用錢買好不好,多少錢啦,我給你錢……」楊七七被林逸問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這是我自己配的,無價之寶。」林逸看了酷小妞一眼,道:「不過,看在你手上指環的面子上,剩下的半瓶送給你了。」

林逸將口袋裡的半瓶草藥末拋給了酷小妞。

「謝謝……」楊七七有些欣喜,林逸說的其實沒錯,這可是無價之寶啊

「別以為有了這個葯你就能隨便受傷,你還是消停的在家裡呆著吧。殺手這個職業,不適合你。」林逸先下了車,在酒店旁邊的一家便利店買了一套女式休閑服,回來之後遞給了酷小妞……

楊七七聽林逸損自己的話,本想回敬兩句,不過卻看到林逸下車了,想罵也罵不到了,也不知道林逸去幹什麼了,正生氣呢,卻看到林逸已經回來了。

「穿上然後自己上去吧。」林逸說道。

楊七七本想反駁林逸一頓的,但是看到林逸居然想的如此周到,還給自己買衣服,楊七七心中泛起一陣陣的感動,嗓子眼裡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我……走了,再見……」楊七七下了車,感覺腿上的傷口已經不疼了,看來林逸的草藥末真的很有效果。

「最好再也不見,下次要死了,我可不救了,真麻煩。」林逸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發動了車子,揚長而去。

楊七七被氣得跺了跺腳,拽什麼拽礙…不過,在跺腳的時候卻牽動了傷口,痛得楊七七差點兒叫出聲來,也不敢再跺腳,趕緊小心的回了酒店……

讓楊七七有些奇怪的是,墓碑爺爺哪裡去了呢?他不是說在水藍幫的總部門口等著自己么?怎麼自己出來的時候,也沒有看見他呢?更何況,自己被林逸給帶到了車子里,墓碑爺爺怎麼不阻攔呢?

事實上,楊七七還真冤枉墓碑了……墓碑其實一直等候在修配廠的門口,看到情況不對,就要衝進去,不過卻看到林逸先一步的夾著楊七七跑了出來……

在確定帶著小姐走的人,的確是林逸之後,墓碑才放心的回了賓館……要知道,林逸可是組織首領的得意之徒,有他在,墓碑還操什麼閑心了?

只是,小姐好像不認識他?不過想想……兩個人接觸的時候只有四五歲的年紀,七八歲的時候就分開了,不記得也是正常的,自己也是看了後來的資料,才認識現在的林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