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校花的貼身高手>第0400章 真的有效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400章 真的有效果

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

但是他卻沒有說出來,而是故意裝可憐,博得康神醫的同情,好為自己爭取點兒利益

康崔朴和康照明是一路貨色,都是奸詐小人那伙的的,不然也不能在壽宴上老子送個假人蔘,兒子送個假藥方了

所以,康崔朴一下子就明白了康照明的意思,那就是康照明沒有什麼事兒,他是故意裝成這樣子的

康崔朴表面不動聲色,不過心面卻在稱讚兒子實在是太厲害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比自己還要陰險

「好孩子,真是一個好孩子」康神醫聽到康照明的話,也不由得感動的老淚縱橫:「照龍,既然不能去醫院,你就給照明看一看,把把脈,看看怎麼樣?」

「好的,爺爺。」康照龍冷眼的看著康照明在那裡演戲,對於康照明是什麼人,他這個做堂哥的一清二楚,從小就詭計多端而且貪生怕死,他要是真的不行了,怎麼可能不去醫院?所以康照龍猜測,康照明八成是裝的。

但是他卻不能說出來了,這種時刻說這些話顯然不合時宜,但是康照龍確實有些嫉妒康照明,自己是家中的天才,爺爺的接替人,可是康照明卻走了狗屎運,吃了一顆破藥丸而備受重視,早知道如此,還不如自己吃了。

當然,如果當時是康照龍要求以身試藥的話,康神醫也不會同意,畢竟康照龍是康家未來的希望,就算明知丹藥不會毒死人,康神醫也不會冒險讓康照龍嘗試

想到這裡,康照龍的心裡還略微的有些平衡了下來,走過去,握住了康照龍的手腕,查看了一下他的脈搏,雖然虛弱,不過卻沒有大礙。

「咦?」康照龍是個細心的人,突然發現康照明的身上毛孔,似乎被一層黃黑色的油膩所覆蓋:「這是什麼?你身體里出來的?」

康照明之前光注意自己上吐下瀉的癥狀了,並沒有注意到身體上還有一層黏黏的東西存在:「這……這是什麼?」

「洗髓伐骨?難道那個丹藥真的是延年益壽排毒丹?」康照龍驚訝的看著康照明身體里排泄出來的東西:「是了,應該是了我在一些古醫書上面看到過洗髓伐骨的類似介紹,出現的效果就是這樣子的」

「真的是延年益壽排毒丹?」康神醫也很驚訝,此刻心面不由得有些後悔,如果是自己吃了該多好?康照明年紀輕輕的,排什麼毒?自己才應該延年益壽排毒呢不過剩下的一半,顯然不能吃了,要送到集團的研究所進行成分分析和化驗。

「應該不會錯」康照龍點了點頭:「不過用在照明的身上,效果不是很明顯,這一個是因為他年紀小,體內的毒素比較少,另外一個原因是他只吃了一半。」

「好,照龍,你帶著另一半延年益壽排毒丹馬上去咱們集團的研究所,進行成分分析和化驗,這種藥物的配方如果被我們集團所掌握,那麼康神醫這個品牌肯定會更上一層樓」康神醫有些激動的對康照龍吩咐道。

「是,爺爺」康照龍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是苦笑,成分分析哪有這麼容易的?要是尋常成分還好說,裡面要是添加了一些奇異的草藥,基本上就沒有希望分析嘗試出來了。

東海市一家高檔醫院的特護病房內,一個老人虛弱的躺在床上,在他病房的外間,一個國字臉的男人在和醫生低聲談論著:「我爸如果不換腎的情況下,還能堅持多久?」

「一個月不到。」醫生搖了搖頭:「我們已經儘力了」

「如果換腎的話,有多大希望?」男人問道。這個男人就是賴胖子的哥哥,賴長天:「花錢沒有關係」

「賴先生,恕我直言,賴老先生的身體情況很糟,現在換腎的話,恐怕都下不了手術台。」醫生實話實說道:「以您家的財力,找到匹配的腎源不是問題,正規渠道沒有,還有黑市……但是這不是錢的問題……」

「醫生,您能不能再想想辦法了?」賴長天猶豫了一下,說道:「要不,能讓他醒來也行,就這麼昏迷著也不是事兒啊?」

賴長天倒不是真的關心父親的死活,關鍵問題是,父親昏迷之前,也沒有立什麼遺囑,如果父親就這麼去了,那麼剩下的財產只能和弟弟平分他不甘心,他在集團傾注的心血比弟弟賴長衣多了很多

賴長衣負責的只是地產、貿易銷售,當然,這兩個行業在別人眼中已經是高利潤的行業了,但是賴長天負責的卻是製造業

與地產和貿易相比,這種擁有大型工業園的電子製造業才是集團的核心產業地產和貿易兩個板塊即使剝離出去,給了賴長衣,對於集團來說也不會傷筋動骨

但是賴長天卻怕弟弟和自己爭工業園的控制權,這是賴長天絕對不想看到的,所以他必須讓父親醒來立下遺囑

父親也不是老糊塗,他絕對不想看到他一手創立的電子工業園因為家族內鬥而變得四分五裂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地產和貿易兩個子公司留給賴長衣,而電子工業園的股份也可以給賴長衣一部分,不過卻沒有經營決策權,手中的股份也不能隨意轉賣,要賣也只能以市價賣給自己

這是賴長天的算盤,條件不算苛刻,相信父親為了工業園的興盛肯定會同意自己的提議。不過父親要是就這麼去了,賴長天可不敢保證自己的弟弟會不會來奪權。

「醒來……倒是有可能,不過醒來之後,估計人也不行了……」醫生明白賴長天的意思,於是解釋道。

「這……我想想吧」賴長天皺了皺眉,也不知道醒來的瞬間,有沒有時間立下遺囑。

正在說話間,病房的門突然被推開了,賴長衣也就是賴胖子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好消息,好消息爸有救了」

「長衣,你喊什麼?」賴長天被嚇了一跳,有些不滿的喝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