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九章葯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葯老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煉藥師?」

聞言,蕭炎一怔,旋即眉頭大皺:「在鬥氣大陸,只要是個人,都想成為煉藥師,可煉藥師,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當上的么?那些苛刻的條件…」話音忽然一頓,蕭炎猛的抬頭,張大著嘴:「我達到了?」

非常欣賞蕭炎這幅震撼中夾雜著期盼與狂喜的神色,老者撫著鬍子想了片刻,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似乎有些為難的嘆道:「雖然只是勉強夠格,不過誰讓我欠你一個人情啊,唉,罷了,就當是還人情債吧…」

斜瞥著一臉勉強的老者,蕭炎的心中,總覺得這老傢伙所說的勉強夠格有點假,不過此時他也懶得深問,只是在欣喜之餘,還有著幾分懷疑:「就算我達到了條件,可煉藥師一般都是由老師手把手的親自教導,你,難道也是一位煉藥師?」

望著蕭炎那滿是懷疑的小臉,老者嘿嘿一笑,胸膛微微挺了起來,聲音中,也是隱隱透出一股自傲:「沒錯,我就是一名煉藥師1

眼睛一眨,蕭炎望向老者的目光,頓時亮堂了起來,煉藥師啊,那可是稀有生物吶…

「老先生,請問一下,您以前,是幾品煉藥師?」蕭炎舔了舔嘴唇,稚嫩的聲音中多了一分客氣。

鬥氣大陸,煉藥師雖然稀少,不過由於尊貴的身份,所以也有著明確的等級制度,由低到高,分為一至九品,先前大廳中納蘭嫣然手中的聚氣散的主人,丹王古河,便是一名六品的煉藥師,在加瑪帝國的煉藥界中,堪稱第一人。

「幾品?嘿嘿,記不得咯…哎,小傢伙,你究竟學不學啊?」搖晃著腦袋,老者忽然有點不耐的問道。

「學,學1

蕭炎不再猶豫,小腦袋急忙點動,煉藥師,即使是雲嵐宗那種龐大勢力,也都要奉為上賓的珍貴級別人物吶。

「嘿嘿,願意?願意那就拜師吧。」老者在一塊青石之上盤起了雙腿,奸詐的笑道。

「還要拜師么?」

「廢話,你不拜師便想讓我傾囊相授,做夢呢?」老者翻了翻白眼,顯然,性子有些迂腐的老頭,很是在乎這種師徒關係。

無奈的撇了撇嘴,為了成為一名尊貴的煉藥師,蕭炎也只得恭恭敬敬的對著老者行了拜師禮。

一板一眼的瞧著蕭炎禮數齊全了,老者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聲音中也是多了幾分親切:「我名為葯老,至於我的來歷,現在還是先不和你說,免得你分心,你只需要知道,象那什麼號稱丹王的貨色,其實…其實也就是屁罷了。」

嘴角一陣抽搐,蕭炎望著老者那隨意的模樣,剛欲出口的話,生生的咽了下去:「這老頭到底是什麼來歷?名震加瑪帝國的丹王古河,是個屁…?這話如果放了出去,恐怕會被整個加瑪帝國嘲笑成神經病吧?」

輕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震驚,蕭炎眼珠一轉,涎著小臉,嘿嘿道:「不知老師打算怎麼讓我在一年時間內,達到七段斗之氣?」

「雖然這三年時間,你的斗之氣一直在倒退,可也正因為如此,才導致你根基比常人更紮實,鬥氣修鍊,根基是重中之重!日後你便能察覺到,這三年實力倒退給你所帶來了多大的好處1葯老臉龐笑容緩緩收斂,正色道。

蕭炎有些愕然,他還真不知道,實力倒退能給他帶來什麼好處。

「那什麼時候教我煉藥術啊?」轉動著眼珠的蕭炎,將主意打到了最重要的東西上面。

「想要成為煉藥師,就必須需要火焰鬥氣的支撐,所以,在學會煉藥術之前,你至少得先成為一名斗者以及修鍊一門火屬性的鬥氣功法1。

「火屬性功法?嘿嘿,老師,既然我是你的弟子,那你拿本天階火屬性功法給我修鍊吧?」蕭炎伸出手,笑著討要道。

「鬼扯,你當天階功法是地上的野薯啊?虧你開得了口1聞言,葯老臉龐一抖,哭笑不得的罵道。

「老頭,既然入了你的門下,你總不能還讓我去族中找功法吧?我們家族中最頂尖的火屬性功法,我記得也不過才黃階高級,這也太寒磣人了吧?」蕭炎一張小臉,很是鬱悶。

「小崽子,是老師,不是老頭1

被蕭炎的稱呼氣得翻了翻眼皮,葯老沒想到這才剛剛拜完師,這小傢伙就爬頭上來了。

「哼,既然入我門下,自然不會寒磣到你,天階功法,我沒有!不過我倒是有種比天階功法還要詭異的功法,你學不學?」輕哼了一聲,葯老渾濁的老眼中,忽然間陰謀盎然。

「比天階功法還要詭異?」

心頭一跳,蕭炎咽了口唾沫,黑色的眸子,不經意間,悄悄熾熱:「那是什麼級別的功法?」

「黃階低級。」葯老的微笑聲,讓得蕭炎小臉頓時僵硬了下來。

「老頭,你耍我?」

片刻之後,山頂之上響起了少年憤怒的咆哮。

望著面前小臉氣得扭曲的小傢伙,葯老得意的笑了起來,能夠把這冷靜得象小妖怪的蕭炎氣成這副模樣,他還真是挺有成就感的。

「那功法有什麼詭異的?」盯著葯老戲謔的臉龐,蕭炎忽然靜了下來,皺眉詢問道。

「它能進化1略微沉默,葯老微笑道。

瞳孔猛的一縮,蕭炎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面前的葯老,半晌之後,方才搖了搖頭:「不可能!我可從沒聽說過有什麼功法,具有進化的能力1

「嘁,你這小傢伙知道什麼,鬥氣大陸遼闊無比,奇人異事數不勝數,在你這從未出過加瑪帝國的小傢伙眼中,不可能的東西,多海里去了。」葯老不屑的諷道。

蕭炎一滯,旋即不服的道:「難道你聽說過別的功法,能夠進化?」

葯老笑容微僵,片刻后乾笑著搖了搖頭,道:「就是因為沒有,才能顯出我這功法的獨特啊1

「真能進化?」瞧著葯老認真的面孔,蕭炎忍不住的再次開口問道。

「真能進化1葯老非常肯定的點頭。

「你修鍊過?」蕭炎再次問道。

「呃…沒有。」葯老乾笑著搖了搖頭。

「那別人修鍊過?」

「呃…沒有。」

額頭之上,青筋鼓動著,蕭炎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強忍住想一拳轟過去的衝動,聲音中壓抑著怒氣:「沒人修鍊過,那你怎麼知道它能進化?」

「功法上,是這麼介紹的。」葯老訕訕的笑道。

「竟然真有這種功法?」眉頭緊緊的皺起,蕭炎躊躇了一下,然後轉著漆黑的眼珠子,道:「能讓我看看嗎?」

「嘿嘿…」怪笑著掃了一眼滿臉好奇的蕭炎,葯老嘴角一裂,卻是忽然話音一轉:「算了,現在你看了也沒什麼用,還是等你成為一名斗者之時,我再傳於你吧。」

伸出的手掌有些僵硬,蕭炎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晌,方才漏風般的從牙齒縫中逼出兩字:「你狠1

暢快的大笑了幾聲,葯老無視蕭炎那充斥著怒火的黑色眸子,笑道:「現在的任務,還是在一年內,先把你的斗之氣修鍊至第七段吧。」

「你有什麼辦法?」蕭炎強行壓下心中對那神秘功法的好奇,咬著牙問道。

「初段斗之氣的修鍊,主要是擴經鍛體,強化脈絡,為以後體內凝聚鬥氣打下根基,由於人體在這個年齡階段,體內脈絡最是脆弱與具有塑造性的時候,所以,這個修鍊程序,必須循規漸進,不能採取半點外力措施,否則日後體內鬥氣逐漸強大時,脈絡便將因為禁受不起越加強大的鬥氣衝擊,而最終導致脈斷人亡的下場1葯老臉色凝重的道。

對於這點,蕭炎倒是明白,在他成為廢物的三年中,他的父親因為心急,幾次都想強行向其體內灌注鬥氣,不過每次都在緊急關頭剎了車,所以,蕭炎很清楚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葯老瞟了一眼小臉平靜的蕭炎,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對其他人來說,的確如此,可你則不同,你體內的基礎,早在三年前便已牢固可靠,而且這幾年你性子也是堅定,從未落下過一天的修鍊,所以,現在你的基礎,為師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非常棒1

「你難道是想用外力拔高我的實力?比如吃丹藥?」蕭炎眼珠轉了轉。

「差不多吧,不過,以你現在脈絡的堅韌程度,可禁受不起任何一種丹藥能量的衝擊,即使是最低級的聚氣散,那也不行1葯老淡淡的笑道。

「最低級的聚氣散…」手指顫了顫,蕭炎有些想翻白眼,那在加瑪帝國被抄成天價的奇葯,到了自己這神秘老師口中,竟然成了最低級的東西,這兩者間的差別,實在是讓蕭炎有些錯愕。

「那您的辦法?」深吸了一口氣,蕭炎回復平靜,皺眉低聲道。

「呵呵,丹藥效力太猛,容易傷了脈絡,所以我們必須採取更加溫和的方式1葯老微微一笑,道:「明日,你準備三支完整的紫葉蘭草,年份越久越好,還有,兩株洗骨花,這東西年份隨意,哦,對了,還有一顆木系的一級魔核,這些都是低級材料,想必你能搞到…有人上來了,我先回戒指了!另外,別讓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包括你最親近的人。」說完,葯老也不顧嘴巴越來越大的蕭炎,徑直投進了黑色戒指之中,戒指微微一顫,準確的套在了蕭炎手指上。

「三支完整的紫葉蘭草?兩株洗骨花?一枚木系一級魔核?老傢伙,你有沒搞錯?你當我是哪個皇室的王子不成?這幾樣東西加起來,起碼要上千金幣啊!我這麼多年省吃儉用,也不過才四百金幣的存款,這才剛剛夠買一顆一級魔核啊1蕭炎捧著戒指,瞪著眼大罵道。

「那是你的事,嘿嘿,我配置的溫養靈液,別人有錢還買不到呢,只讓你出點材料錢,便心疼成這模樣…」葯老那戲謔的笑聲,在蕭炎的心中響了起來。

「媽的,煉藥師配置出來的東西,果然只有有錢人才用得起。」蕭炎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他在蕭家每月的零花錢,也並不少,足有二十枚金幣,這些錢,放在外面,能夠讓一個平民家庭飽飽的過上一年,可拿這些錢去買葯老先前所說的那些材料,卻僅僅只是九牛一毛而已,這,就是差距!

「唉,只能找人去借了…」鬱悶的嘆息了一聲,蕭炎緩緩收斂了情緒,小臉回復以往的平靜,轉頭望向山路上,那裡,一道紫色的倩影,正宛如精靈一般,輕靈躍來。

看完后,大家可不要忘記收藏哦,當然,還有票票^_^

  • (快捷鍵:←)
  • 斗破蒼穹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