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六十七章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選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對於這所謂的「焚決」,說真的,蕭炎心中很不想放棄,畢竟,能夠進化成天階的功法,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具誘惑力,在這片龐大的鬥氣大陸之上,只要誰擁有了天階功法,幾乎便是擁有了成為巔峰強者的通行證。

然而功法雖強,可那種不到兩成的成功率,卻是能夠讓得所有人望而卻步。

十指緊緊的叉在一起,蕭炎的臉龐顯得有些陰晴不定,遲疑與苦惱不斷的糾纏。

靜靜的望著沉默中的蕭炎,葯老老臉上也是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良久之後,輕聲嘆道:「這種事,只能你自己選擇,我也不像過多干預,不過,我想額外問一句…你對那位叫蕭薰兒的丫頭有沒感覺?」

「呃?」被葯老這天馬行空般的問題搞得一怔,蕭炎臉龐略微有些泛紅,張了張嘴,半晌後方才苦笑道:「老師怎麼忽然問這種問題?薰兒是我妹妹吧,我對她…能有什麼感覺?」最後一句話,蕭炎似乎覺得有些氣弱。

「呵呵,妹妹么?你也清楚,你與她並沒有絲毫的血緣關係,那丫頭現在不過十五六歲,便讓得這蕭家的年輕一輩對她愛慕不已,等日後若是長大了,那還得了?」說到這裡,葯老瞥了一眼蕭炎,淡淡的笑道:「如果你能想想,以後的哪一天,她被別的男人擁入懷中,那你是什麼感受?」

苦笑的臉龐微微一僵,蕭炎眉頭緩緩皺起,輕吐了一口氣,低聲道:「似乎…有點難以接受。」

「嘿嘿,既然你能覺得有些難以接受,那在你心中,可不是單純的只把她當做妹妹…」葯老似笑非笑的道。

臉龐再次一紅,蕭炎有些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無奈的攤了攤手,苦笑道:「老師你究竟想說什麼?」

「和你說這麼多,只是想讓你認清一下情感而已…既然你對她有著一些堪稱邪惡的念頭,那麼你也該審量一下自身的實力與發展潛力。」臉龐微凝,葯老咂了咂嘴,有些疑惑的道:「那丫頭的背景,很有點恐怖,我不知道以她的那背景,怎麼會和你們這小小的家族有瓜葛,不過這也並不能填補你們之間的那道鴻溝,你與她身份的差距,實在太過巨大,就算那丫頭也喜歡你,可她背後的那些人,也絕不會答應1

眼眸微眯,蕭炎那叉在一起的手掌不由自主的緊握了起來。

「這片大陸,是實力為尊的世界,有實力,就有尊嚴,當初那納蘭嫣然是何種態度你也清楚的瞧見了,她之所以能夠居高臨下的嘲諷你,便是因為她的背景與實力,比你強1望著蕭炎的模樣,葯老語重心長的嘆道。

「蕭熏兒的背後勢力,比雲嵐宗更恐怖,所以,你在他們的眼中,地位猶如螻蟻,即使你有著傑出的修鍊天賦,他們也不會太過重視,傳承了這麼多年,他們見過太多驚才絕艷的天才…只有你拿出真正讓他們為之忌憚的實力,才有可能如願以償。」

蕭炎摸了摸鼻子,聳著肩輕聲道:「修鍊這「焚決」,就能讓我得到那種力量?」

「應該說只有你成功修鍊「焚決」,才有可能1葯老搖了搖頭,凝重的補充道。

輕嘆了一口氣,蕭炎手掌撐著下巴,清雅少女往日的一顰一笑,莫名的在眼前緩緩的浮現,銀鈴般的嬌笑聲,盤旋耳際。

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蕭炎苦笑道:「老師說了這麼多,還叫不干預我的選擇么?」

「嘿嘿…」葯老摸了摸乾枯的老臉,訕訕的笑了笑,略微有些尷尬的道:「好吧,我承認我是有些慫恿的意思,不過從我的角度上來說,我很希望你能修鍊這「焚決」。」

「你應該知道,我現在僅僅只是個靈魂狀態吧?」葯老攤了攤手,問道。

蕭炎點頭。

「我的這種狀態,按照常理來說,應該說是已經死了,然而由於我靈魂力量較之常人要強上許多的原因,所以,我又這樣怪模怪樣的生存了下來…」葯老自嘲的笑了笑,笑容中有著一抹苦澀。

「我並不喜歡這種虛幻的日子,我還有一些必須要親自完成的事,所以,我需要脫離這種靈魂狀態。」。

「老師想復活?」眨了眨眼睛,蕭炎愕然道:「這世界上,似乎並沒有能夠將死人復活的東西吧?」

「正常情況下,的確如此。」點了點頭,葯老眼神悄然熾熱了起來:「不過根據「焚決」上的一些隱晦介紹,若是修鍊成功的話,似乎能夠用幾種互相配合的異火,鍛造出一副能容納靈魂居住的軀體,而那時,擁有了新軀體的我,也能算是另外一種重生了…」

「我在戒指內那暗無天日的黑暗中堅持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遇到靈魂力量達到要求的人,我很幸運,最後遇到了你。」葯老乾枯的老臉上,隱藏著一抹難以察覺的悲涼。

葯老望著那睜著一對漆黑眼珠緊盯著自己的蕭炎,苦澀的笑道:「呵呵,這些話,你就當是我這老頭子的閑語吧,唉,明明說了不干預的,可卻還是忍不住話多,看來我還真是…」

自嘲的搖了搖頭,葯老伸出乾枯的手掌,雙手微晃,一黑一紅兩卷有些虛幻的捲軸分別出現在手掌之上。

「紅色捲軸,是火屬性地階低級的功法,黑色捲軸,就是那捲「焚決」…」葯老笑著揚了揚手,乾枯的老臉上略微有些柔和,輕聲道:「你自己選擇吧,考慮你自己的因素,只要你記著,不管你如何選擇,都是我的弟子,我並不會因此而怪罪什麼。」

愣愣的望著面前的兩卷虛幻的捲軸,蕭炎手掌撐著下巴,許久之後,方才舔了舔嘴,聳著肩懶懶的笑道:「我雖然有些怕死,不過,沒有實力,就沒有尊嚴,納蘭嫣然那種辱,我並不想吃第二次,再說,萬一實在不行,到時候轉修其他的功法不也一樣么。」

搖了搖頭,蕭炎清秀的臉龐上揚起燦爛的笑容,伸出手來,在葯老那略微泛紅與濕潤的老眼中,一把抓住了那捲黑色的捲軸。

手掌觸著捲軸,後者便是化為一股信息流,徑直的灌進了蕭炎腦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