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十三章第一次煉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第一次煉藥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狹窄的山洞之內,葯鼎中的火焰,反射在山壁之上,張牙舞爪的不斷跳動。

蕭炎全神貫注的注視著葯鼎中那翻騰的火焰,略微有些蒼白的臉龐上,密布著汗珠,長時間煉藥,是一件極其消耗鬥氣的工作,而且蕭炎此時的功法,又只是最低的黃階低級,在雄厚程度依舊持久性之上,很難有什麼優勢,所以,他能在葯鼎前堅持煉藥接近兩個小時,已經很是不易。

微眯著眼睛望著蕭炎再次成功的將凝血草提煉成白色粉末,知道他已經到了極限的葯老微微點頭,輕聲道:「好了,先休息一會吧。」

聞言,蕭炎努力保持平衡的肩膀頓時跨了下來,身子猶如脫力一般,軟軟的倒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胸膛不斷的起伏著,全身酸麻的他,現在簡直連一根手指頭都懶得再動彈。

「這種時候修鍊,效果最好。」

瞟了一眼猶如軟泥一般躺在地上的蕭炎,葯老淡淡的道。

懶惰與勤奮在心中天人交戰片刻之後,蕭炎又只得萬分不情願的哀嚎著坐起身子,顫抖的雙手擺出修鍊的手印,然後緩緩的閉目。

見到蕭炎這般模樣,葯老笑了笑,目光轉移到擺放在葯鼎面前的十幾個玉盒上,玉盒之中,盛滿著從凝血草中提煉而出的淡白色粉末,這些都是先前蕭炎努力下來的成果。

玉盒從左向右看,淡白的顏色也是越來越濃郁,到得最後一個玉盒之時,其中的白色粉末,幾乎達到了純白的質地。

望著這極為明顯的進步,葯老有些驚嘆的點了點頭,心頭再次為蕭炎那出色的靈魂感知力贊了一聲。

瞥了一眼正在回復鬥氣的蕭炎,葯老盤腿斜靠著石壁,悠閑的閉目養神,現在的蕭炎才提煉出第一種材料,後面還有兩種,等著他慢慢努力。

……

在閉目修養了接近一個小時之後,蕭炎體內那因為鬥氣的耗盡而顯得黯淡的氣旋,終於再次散發出明亮的光澤,而且此次的光暈,較之幾個小時前,似乎還更亮堂了一點點。

緩緩的睜開眼眸,全身上下那股酸麻的無力感,也是退散了大半之多,扭了扭脖子,骨頭相碰撞的聲音讓得蕭炎舒暢的吐了一口氣。

「修養好了?那就繼續吧。」睜開眼,望著再次變得生龍活虎的蕭炎,葯老微笑道。

苦笑著搖了搖頭,經過先前那般痛苦的煉藥過程,蕭炎終於明白,自己被葯老忽悠了,以前葯老煉藥,只是伸出手掌隨便燒幾下,讓得無數人為之瘋狂的丹藥便是火熱出爐,這般簡單的過程,也給蕭炎留下了煉藥極為輕鬆的印象,可如今當自己動手煉製了,他才知道,這東西,簡直比苦工搬礦石還要累。

現在明白,似乎有點晚了,所以蕭炎也只得鬱悶的嘆息了一聲,再次端坐在葯鼎之前,開始提煉另外兩種藥材的精粹。

有了先前提煉凝血草的經驗,這次的蕭炎,卻是明顯要輕鬆了許多,在燒毀了八顆活氣果以及十朵罌粟花之後,終於成功的從兩種藥材中,提煉出了配置療傷葯所需要的東西。

從活氣果中提煉出來的東西,是一種略微偏黑的細小顆粒,這些細小顆粒有著去淤活血的功效,在野外,一些經驗豐富的受傷傭兵,若是沒有了足夠的療傷葯,就經常將活氣果捻成碎肉,用來減輕傷勢。

從罌粟花中提煉出來的,則是一種淡紅色的液體,這種液體,有著麻痹神經的效果,可以用來作止痛之用。

望著整齊的擺放在蕭炎面前的三種藥物,葯老微微點頭,輕聲道:「所需的材料已經被提煉了出來,現在,就將它們的藥力,融合在一起吧,這是煉藥中,最重要的步驟。」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臉色肅然的點了點頭,熟練的將純末丟進葯鼎之中,再用溫火熏烤了十來分鐘,待得純末略微有些泛紅之後,迅速的將罌粟花的液體倒入其中。

液體剛剛進入葯鼎,便是將純末包裹,在火焰之中略微翻滾了一陣,兩者逐漸融合成一種淡紅的粘稠液體。

靈魂感知力努力的控制著火焰的溫度,緩緩的熏烤著淡紅的粘稠液體。

在火焰的不斷熏烤之下,粘稠液體逐漸的化成了一種暗紅的糨糊形狀。

從透明鏡面處死死的盯著葯鼎中那團暗紅的糨糊,蕭炎略微遲疑,將活氣果的黑色小顆粒,也投進其中。

黑色小顆粒進入葯鼎,可卻並未有什麼變化,大團的細小顆粒,在火焰中來回蹦躂,就是不肯如願的融合進暗紅糨糊之中。

「各種材料對溫度的抗性都是不一,所以,你必須學會隨心所欲的控制鼎中任何一處的火焰溫度,需要低溫的地方,你則要壓制火焰,需要高溫的地方,你則要放開壓制提升火焰溫度…」望著急得滿頭大汗的蕭炎,葯老淡淡的道。

舔了舔乾枯的嘴唇,蕭炎點了點頭,連忙分出一簇靈魂感知力,努力的控制著細小顆粒之下的火焰緩緩的提升著溫度。

「…」

隨著靈魂感知力放開對溫度的壓制,一簇不受控制的火焰猛的騰了上來,只是片刻時間,便將一小半黑色顆粒焚燒成了灰燼,嚇得冷汗直流的蕭炎趕忙死命壓制。

靈魂感知力一方面要保持著一邊的火焰溫度,一方面又要提升著另外一邊的火焰溫度,這種一心兩用的要求,實在是讓得蕭炎頭疼不已。

不過在經過好幾次的險情之後,蕭炎也終於是從手忙腳亂中靜下神來,摸去額頭上的冷汗,深吐了一口氣,體內所剩無幾的鬥氣,全部灌注進了火口之中。

葯鼎之內,細小的黑色顆粒在不斷增高的溫度下,終於是承受不住的爆裂開來,一撮撮烏黑色的粉末,緩緩的飄進了那團淡紅色糨糊之中,將後者的顏色,染得更加深沉…

當最後一撮烏黑粉末飄進糨糊之中后,蕭炎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手掌緩緩脫離了火口,而隨著蕭炎手掌的抽回,葯鼎中的火焰,也是逐漸的熄滅。

望著氣喘不停的蕭炎,葯老微微一笑,手掌一揮,葯鼎的鼎蓋便是掀飛而落,右手一招,鼎中大團的深紅糨糊,憑空飛躍而出,最後懸浮在山洞半空。

瞟了瞟那團散發著濃郁藥味的深紅糨糊,葯老手掌憑空切下,而隨著其手掌的揮動,那團不斷流動的深紅糨糊,也被分割成了起碼上百塊細小的糨糊液體。

一手從蕭炎手中拿過納戒,葯老手指一彈,上百個小玉瓶,頓時擺滿了狹窄的山洞。

將玉瓶擺好后,葯老隨意的一擺手,半空中那些糨糊液體,便是準確的落進了玉瓶之中。

隨手取過一隻玉瓶,葯老笑著將之遞給蕭炎,戲謔的笑道:「恭喜你,第一次煉藥成功1

迫不及待的接過玉瓶,蕭炎望著裡面那成色並不太純凈的深紅藥液,心頭卻是忍不住的湧上一股興奮的自豪感覺。

「嘿嘿,從此以後,我也算是一名煉藥師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