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七十八章煉啊煉的就突破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煉啊煉的就突破了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那拿著藥材,滿意的走出大廳的黑袍人,雅妃努力保持著肩膀,終於跨了下來,豐滿玲瓏的嬌軀有些無力的縮在椅子之中,看上去猶如一頭捲縮的狐狸一般,慵懶的模樣,別有一番異樣的魅力。

「這老先生…實在是太有魄力了。」腦袋貼著冰涼的椅背,雅妃苦笑著搖了搖頭。

一旁,谷尼也是同樣的表情,揉了揉額頭,嘆道:「五枚聚氣散…這手筆,就算他本身是四品煉藥師,也是有些大了埃」

雅妃點了點頭,抿了抿紅潤的小嘴,自嘲的道:「我還以為我能堅持下來的,沒想到…」

谷尼笑了笑,道:「如果換作是我的話,恐怕當他出到第三枚的時候,就會忍不住的答應下來了,你能堅持到第五枚,已經很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哪是堅持啊?我是被他開的價格嚇得有些愣神了,所以這才不敢開口,可沒想到…他竟然這麼有魄力,直接一連提升了兩枚。」雅妃翻了翻白眼,忍不住的笑道。

「你這一愣神,直接為拍賣場添加了接近四十萬的純收入。」聞言,谷尼一樂,取笑道。

玉手掩著紅唇嬌笑了幾聲,雅妃緩緩的從椅子中伸直身子,站起身來,嘆道:「加列家族這次算是踢到鐵板了。」

谷尼贊同的點頭。

「不過讓我有些疑惑的是,這位老先生似乎和蕭家並不熟悉吧?怎會如此熱心幫他們?甚至還不惜用五枚聚氣散來砸斷加列家族的葯路。」明眸中閃現過一抹疑惑,雅妃輕聲道。

「誰知道呢…這位大人來路極為神秘,加瑪帝國中,我從沒聽過煉藥師中有這號人。」谷尼搖了搖頭,道。

雅妃微微點頭,眼波流轉,略微沉吟后,笑道:「看來以後我們和蕭家的關係,可得打牢了,有這位老先生的丹藥,我有信心將烏坦城的拍賣利潤提升兩倍之多,等下次的家族業績評估,我看誰還能壓過我?」

說到此處,雅妃得意的翹了翹紅唇,雙手負於身後,輕哼著小曲,對著客廳之後悠閑行去。

……

走出拍賣場,蕭炎長長的吐了一口氣,低聲道:「老師,多謝了。」

「有什麼好謝的,若不把那加列家族弄跨了,你會專心的隨我去修行么?」葯老無奈的道。

「嘿嘿。」咧嘴一笑,蕭炎也不再多說,按照以往那般在附近轉了許久后,方才在偏僻處脫下黑袍,然後小心的竄出街道,對著蕭家走去。

回到家族,偶爾遇到族人,蕭炎能夠察覺到,這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又多出了一分羨嫉,顯然,今天大廳中的那件事,已經在家族中傳了開來。

對這些目光視而不見,蕭炎徑直對著自己的房間慢慢渡去,在經過一處轉角之時,一位紅衣少女卻是迎面撞了過來,好在蕭炎剎車及時,不然免不了碰在一起的尷尬。

「蕭炎表哥?終於找到你了。」紅衣少女退後了一步,抬起頭來,略微青澀的清純小臉,卻是蘊含著一抹淡淡的嫵媚,有些矛盾的集合,讓得少女比別的同齡女孩多出了幾分難以言明的誘惑,這種誘惑,直接是讓得蕭炎也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幾眼。

這位此時小臉正布滿著喜悅的少女,正是蕭媚。

目光在蕭媚那張漂亮的臉蛋兒上掃了掃,蕭炎摸了摸鼻子,淡淡的道:「有事?」

聽著這有些生疏的招呼聲,蕭媚俏臉微微一黯,低聲道:「族長讓蕭炎表哥去一趟書房。」

「呃?」略微一怔,蕭炎點了點頭,笑道:「知道了,謝謝了。」說著,隨意的擺了擺手,便是轉身對著前院的書房行去。

「蕭炎表哥,上次謝謝你了。」望著走得乾脆利落的蕭炎,蕭媚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咬了咬嘴唇,輕聲道。

腳步微頓,蕭炎向後瀟洒的揮了揮手,淡淡的道:「順手而已。」

眸子盯著蕭炎的背影,蕭媚忽然鼓足勇氣的問道:「蕭炎表哥,你會參加迦南學院的招生么?」

「應該會吧。」少年抱著後腦勺,慢吞吞的逐漸遠去,留下輕飄飄的話語。

聽著蕭炎這話,蕭媚那黯淡的漂亮小臉終於是莫名的明亮了幾分,捏了捏小拳頭,站在原地望著蕭炎消失在視線之外后,這才有些幽怨的輕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

在家族中逛了幾逛,蕭炎終於來到一所寬敞的房間面前,輕敲了敲門,然後緩緩的推門而進。

房間之內,蕭戰以及三位長老正在交談著什麼,瞧得蕭炎進來,幾人都是停了嘴。

「父親,您找我啊?」含笑走上前來,蕭炎笑問道。

笑著點了點頭,蕭戰望了三位長老一眼,遲疑了一下,低聲道:「你應該見過那位老先生了吧?」

「嗯。」蕭炎點了點頭,他自然是知道蕭戰指的是什麼。

「你知道他的來歷么?」蕭戰沉吟道。

「我與他才認識不久,又怎知道他的來歷。」蕭炎這話,倒是有些發自於心,他還真不知道葯老的確切來歷。

「不過我知道他是一名煉藥師。」蕭炎捎了捎頭,笑道。

「廢話。」白了他一眼,蕭戰笑罵道。

笑著搖了搖頭,蕭戰顯然心情極好,再次問了蕭炎幾個關於葯老的問題,可卻都被他故作糊塗的糊弄了過去,到得最後,竟然是半點東西都沒問出來。

「你這小傢伙,真不知道是不是裝的。」望著一問三不知的蕭炎,蕭戰無奈的搖了搖頭,揮手道:「算了,去玩你的吧,以後若是再遇到那位老先生,盡量別惹惱了他,蕭家的前程,還得倚仗他埃」

聳了聳肩,蕭炎不置可否。

「咳…蕭炎啊,我看你現在的氣息,似乎有點…強埃」一旁一直盯著蕭炎的大長老,忽然有些遲疑的道。

聽著大長老此話,蕭戰也是一怔,目光微凝,在蕭炎身上緩緩掃過,片刻后,嘴巴逐漸張大,驚愕的道:「你…你突破斗者了?」

聞言,二長老與三長老嘴角一抽,有些不可置信的盯著面前的少年。

「呃…」捎了捎頭,蕭炎無辜的攤了攤手:「好像是吧,這煉啊煉啊的,怎麼就突破了…」

眼角急促的跳了跳,蕭戰在驚愕之餘,也有些哭笑不得,你當是在煉什麼呢?

對於這段時間蕭炎所創造的奇幾乎已經有些麻木,蕭戰只得揮了揮手,苦笑道:「突破了就好,有時間去等級測試工會領塊等級徽章吧。」

蕭炎點了點頭,嘴角噙著一抹戲謔:「那我可以走了?其實我還真是煉啊煉啊就直接突破了…」

「你可以滾了…」翻了翻白眼,蕭戰笑罵道,這小傢伙純粹是在打擊人,難道他不知道在座的三位長老,當年在凝聚氣旋時,都連續失敗了兩次,才成功成為一名斗者的么?

望著臉色有些僵硬的三位長老,蕭炎裂嘴大笑了一聲,這才在蕭戰的罵聲中,竄出了書房。

聽著那逐漸遠去的少年笑聲,三位長老臉皮微松,互相對視了一眼,都不由滿臉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