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十二章坦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坦白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再次與蕭戰等人閑談了一會之後,雅妃便是打算告辭而去,一旁一直保持著沉默的蕭炎,此時也表現出身為主人家的熱情,在蕭戰那滿意的目光中,一路送著雅妃出了家族。

走出家族大門,蕭炎依舊沒有打算回去的態勢,雙手抱著後腦勺,緊緊的跟在雅妃身旁,微眯著眼睛,也不知是在尋思著什麼。

與蕭炎行走在一起,雅妃心中略微有些緊張,緊握的玉手中,布滿著汗水,她這人的記憶力極為的出色,上次在拍賣會,她曾經偶然間見到過那位神秘黑袍煉藥師的一雙手掌,宛如少年般的白皙與活力,而且,在那雙白皙的手掌上,都佩戴了一枚與蕭炎一模一樣的黑色戒指,有了這個巧合的開頭,再想一想為什麼那神秘煉藥師會對蕭家青睞有加,一些謎底,似乎已經要呼之欲出了。

貝齒輕咬了咬紅唇,雅妃眼角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身旁的少年,少年身穿一件並不昂貴的青衫,身軀欣長矯健,雙手抱在腦後,看上去很有些慵懶的味道,一張清秀的臉龐,雖然有著年少的稚嫩,不過嘴角那若隱若現的弧度,卻怎麼看都不像是一位沒有絲毫閱歷的無知少年。

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蕭炎,雅妃依舊很難相信,那在拍賣場中,將自己與谷尼震得服服帖帖的,竟然會是一個不過十七歲左右的清秀少年。

「看夠了?」就在雅妃有些無奈苦笑之時,身旁的少年淡淡出聲了。

腳步微緩,雅妃輕嘆道:「你…我是叫你老先生好呢?還是蕭炎小弟弟?」

蕭炎挑了挑眉,忽然對著一旁揚了揚下巴:「進去。」

雅妃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臉頰不由得微紅,原來蕭炎所指之地,竟然是烏坦城中一處有名的情侶幽會之所。

略微躊躇了一下,雅妃本來打算想弱弱的建議換個地方,然而蕭炎卻已經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並且在碧綠柳樹下的石椅上坐了下來。

對於蕭炎這一反先前在家族中恭順的霸道行止,雅妃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這身份的轉化,也太快了吧?

蓮步微移,緩緩走上前去,在蕭炎對面坐了下來,一對誘人的狹長美眸,亮晶晶的打量著面前少年。

「認出來了?」伸出手摘下一片柳葉嚼在嘴中,蕭炎含糊的問道。

雅妃玉手鋝過飄落在額前的情絲,隨意的風情,讓得不遠處的一位男子眼睛發直,抿了抿紅唇,苦笑道:「我其實寧願相信是自己弄錯了。」

聞言,眼眸微眯,蕭炎牙齒狠狠的咬了咬有些苦澀的葉子。

「你不會打算殺人滅口吧?」見到蕭炎這模樣,雅妃頓時有些怯生生的道,只不過那雙美眸中,卻是掠過一抹笑意。

「我打算把你強姦,然後拋屍。」蕭炎惡狠狠的道。

聽著這有些粗魯的葷話,雅妃俏臉微紅,嬌媚的白了他一眼,嗔道:「小孩子哪學這麼多不良的東西。」

撇了撇嘴,蕭炎伸了一個懶腰,既然已經被認出了身份,他也就不再拐彎抹角:「以前和你們談生意的黑袍人,的確是我。」

「不過煉藥的人,應該並不是你吧?」雅妃眼波流轉,含笑道,她並不是傻瓜,蕭炎的實力如何,她再清楚不過,就算他本身是一名煉藥師,不過礙於其本身實力的緣故,他也不可能煉製出聚氣散這種品階的丹藥。

「女人太聰明了,沒男人喜歡。」斜瞥了一眼將實情猜得八九不離十的雅妃,蕭炎撇嘴道。

「那不過只是一些庸俗男人的想法罷了。」雅妃挑了挑黛眉,語氣中頗有幾分不屑。

翻了翻白眼,蕭炎沒空和她在這無聊的問題上糾纏,嚼著在嘴中化開的苦澀葉子,淡淡道:「你應該知道我找你做什麼,我的身份,盡量幫我保密,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舔了舔嘴唇,蕭炎深瞥了一眼面前的嫵媚美人:「當然,別把這東西當做是可以要挾我的籌碼,不然,你會得不償失。」

「我看起來很像是那種胸大無腦的蠢女人么?」雅妃無辜的攤了攤手。

蕭炎認真的盯著雅妃胸前的那對洶湧波濤,片刻後方才點了點頭:「胸的確很大,可惜有沒腦,就得看以後的表現了。」

「……」

被一個小了好幾歲的少年滿臉認真的吃著豆腐,雅妃只得哭笑不得搖了搖頭,拋開蕭炎現在的雙重身份不談,就光是他這幅俊秀的少年模樣,就很難讓人起惡感。

「那我們之間的合作?」雅妃略微有些緊張的盯著蕭炎,這才是她最想問的問題。

「照舊,你們拒絕提供加列家族藥材,我付給你們五枚聚氣散的報酬。」聳了聳肩,蕭炎的淡淡聲音讓得雅妃鬆了一口氣。

「呵呵,很期待我們的合作。」落落大方的伸出玉手,雅妃嫣然笑道。

懶懶的點了點頭,蕭炎握了握那隻嬌嫩的玉手,卻是有些出乎雅妃意料的,沾之即離。

望著眼前行為舉止完全沒有規律可尋的少年,雅妃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真讓人懷疑,你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十七歲,我發現自己一直在被你牽著鼻子走。」

無視於這種話題,蕭炎揮了揮手,站起身來對外行去,邊走邊道:「以後見面,還是用以前的態度吧,不然免得被人看出破綻。」

笑著點了點頭,雅妃輕聲道:「若是有空,可以讓你身後的那位煉藥師來米特爾拍賣場做客,我們永遠歡迎。」

腳步微緩,蕭炎摸了摸鼻子,含糊道:「有空再說吧。」再次向後揮了揮手,蕭炎走得乾脆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立在原地望著少年逐漸遠去的背影,雅妃苦笑著搖了搖頭,低聲道:「真是個小妖怪,真搞不懂納蘭家的那丫頭,怎麼會與他解除婚約,唉,以後納蘭肅,恐怕會後悔得吐血吧?」

求推薦票,請各位兄弟支持一下,土豆謝謝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