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十八章落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落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下手毫不留情的蕭炎,加列奧臉色慘白,恐懼的神色,籠罩著臉龐。

街道之上,瞧著那加列奧即將血濺當場,在場的人,都不由輕吸了一口涼氣,蕭炎這乾脆利落的舉動,讓得很多人對他有種刮目相看的感覺。

蕭玉微張著紅潤小嘴,全身僵硬的立在原處,蕭炎這說殺就殺的利落性子,簡直顛覆了以前他在前者心中的溫和形象,蕭玉怎麼也想不到,那平日里與她打鬧耍脾氣的少年,真要發起狠了,竟然如此老辣。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隨著蕭炎手中的鐵棍移動著,然而,就在鐵棍距離加列奧腦袋僅有半米距離時,暴喝聲,卻是宛如炸雷一般,在街道之上,突兀響起:「蕭家的小子,挑戰切磋而已,居然敢下如此狠手?」

聽著這蘊含著暴怒的喝聲,蕭炎眼睛微眯,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手中鐵棍不但未曾停止,反而以更加兇悍的力道,狠狠砸下。

「給我滾開1蕭炎的舉動,明顯惹起了先前大喝之人的怒火,一聲怒罵,尖銳的破風勁氣,呼嘯而出,猶如一抹青色閃電一般,從蕭炎鐵棍中間橫切而過,頓時,堅硬的鐵棍,憑空斷裂成兩截,斷口處,光滑如鏡。

鐵棍被輕易切成兩半,蕭炎臉色微變,牙齒一咬,剛欲發狠將手中剩餘的半截鐵棍插進加列奧的喉嚨,那青色勁氣,再次襲來,強烈的風壓,竟然讓得蕭炎呼吸有些急促。

眼瞳微縮,使勁插下的鐵棍,卻是猶如被一層看不見的風膜隔離了一般,無論如何,都是砸不下去。

嘴角抽搐了一下,蕭炎右手緊握著鐵棍,身體微偏,旋即猛然扭過,手中的鐵棍,脫手而出,化為一道黑影,狠狠的射向半空之處飛躍而來的人影。

「哼1見到蕭炎居然敢出手攻擊自己,人影冷哼了一聲,雙手曲捲成爪,在身前猛的一陣揮舞,濃郁的青色鬥氣,形成幾道淡青色的能量風刃。

手指一彈,風刃離手而出,將那一截鐵棍,切成十幾塊碎鐵。

「小小年紀,心腸卻是如此狠毒,今天我倒要代蕭戰好好教訓一下1在擊碎鐵棍之後,人影冷笑一聲,雙掌之中,青色鬥氣急速凝聚,一圈風卷在其腳下成形,然後將之馱負在半空之中,身形猶如一顆炮彈一般,對著蕭炎俯衝而下,手掌一揮,一道淡青色鬥氣風刃再次憑空出現,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風刃所產生的強烈風壓,將地面上的雜物吹得乾乾淨淨,纖塵不染。

「教訓我?你算個屁!還是管好你自己的兒子吧。」冷笑著搖了搖頭,蕭炎已經從鬥氣的屬性中,認出了來人正是加列奧的父親,加列畢。

臉龐平靜的望著急射而來的風刃,在其即將進入頭頂五米距離時,蕭炎手掌猛的對著腳下地面一掌擊出,無形勁氣暴沖而出,在接觸到地面之後,頓時將蕭炎的身形反衝上半空,身子在半空凌空一翻,然後穩穩的落在十幾米開外的空地之上。

風刃落空,「嗤」的一聲,將堅硬的石板之上,留下一道足足寸許多深的深痕。

「父親,殺了他1望著那從半空沖俯衝而下的人影,加列奧臉龐狂喜,旋即怨毒的大喝道。

落下地來,加列畢臉色陰沉的望了一眼加列奧的手臂,臉皮微微一抽,眼瞳中掠過森寒的殺意,並未答話,腳掌在地面一踏,再次猛衝向蕭炎:「讓我來試試你這蕭家天才究竟有何了不起之處?」

從加列畢的出現,到蕭炎的急退,不過是片刻時間,當眾人瞧得加列畢竟然以大斗師的身份偷襲一名少年斗者之後,都不由響起漫天噓聲。

「媽的,加列老狗,你個大西瓜還真有臉出手1看著竟然不顧雙方身份的差距,再次衝過來的加列畢,蕭炎臉色終於變得有些難看,大罵道。

「小子,你打斷了我兒子的手,想安然無恙就走,哪這麼容易1加列畢腳掌在地面一踏,身形竟然便是猶如一陣清風一般,詭異的出現在了蕭炎頭頂之上,面無表情的臉龐上閃過一抹猙獰,拳頭猛的緊握,其上洶湧的青色鬥氣急速凝聚成了巨大的青色漩渦。

「我草,竟然還用玄階鬥技,加列老狗,加列家族的臉都被你丟光了1感受到加列畢拳頭上所蘊含的狂猛勁道,蕭炎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一隻手掌,悄悄的撫上了手指上的漆黑戒指。

不遠處,望著身陷險境的蕭炎,薰兒小臉微變,緩緩的輕吐了一口氣,秋水般的眸子中,金色火焰,逐漸的騰燒,縴手之中,淡金色鬥氣,也開始凝聚出兇悍的勁氣。

然而就在蕭炎準備自救,以及薰兒準備搶救之時,一道充斥著暴怒的大吼聲,再次突兀的在街道上炸響:「媽的,加列老狗,我蕭戰的兒子,什麼時候輪到你個雜種來教訓了?」

喝聲剛落,一道全身泛著火紅的人影猛的從坊市之外閃掠而來,腳掌在一處房頂之上狠狠一踏,身形便已閃電般的出現在蕭炎面前,仰頭一聲大吼,吼聲中,竟然隱隱有著獅吟之聲。

「獅山裂1

臉龐森然,蕭戰鐵拳緊握,旋即猛的對著頭頂之上的加列畢轟出,拳頭之上,巨大的紅色獅子頭,若隱若現。

「轟1

青紅交接,宛如悶雷般的炸響,讓得街道上的大部分人感到有些耳朵發矇。

半空中,交轟的兩人身體微震,旋即身形暴退,蕭戰在退開之時,也順帶一把將蕭炎抓在了身後。

腳步急促在地面上退後幾步,每一步,都在地板上留下一個肉眼可見的腳印,由此可見,雙方對轟的力量,有多強悍。

化去勁氣,蕭戰陰冷的瞥著不遠處的加列畢,冷笑道:「加列畢,你還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竟然有臉對晚輩出手。」

加列畢臉色陰沉,嘴角微微一抽,指著地上的加列奧,陰冷的道:「他把我兒子打成這模樣,蕭戰,今日,你得給我個交代1

「交代?交代個屁啊!剛才要不是我兒子機靈,現在躺地上的,就該換他了,到時候,我是不是得要你給個交代啊?」蕭戰嗤笑了一聲,剽悍的破口大罵。

「這挑戰,是你兒子發出來,在場的人都可以作證,而且挑戰,斷胳膊斷腿,很正常嘛,何必大驚小怪。」蕭戰臉龐的兇悍緩緩收斂,笑眯眯的道。

「你…」臉龐急促的抽搐了幾下,加列畢望著那滿場的戲謔目光,知道今日已經失去對蕭炎最好出手機會的他,只得咬牙切齒的道:「別讓我抓住機會,否則1

「這句話,反送給你。」笑了笑,蕭戰的眼瞳中,同樣是凶光閃掠。

「好,好,等著吧1怒極反笑的點了點頭,加列畢上前將痛苦嚎叫的加列奧夾在手臂之下,轉身就走,在經過柳席之時,望著他那目瞪口呆的模樣,心中的怒火再次涌盛,深吸了一口氣,壓抑著怒氣沉聲道:「柳席先生,走吧1

「呃?那女孩…」柳席將不甘的目光投向不遠處的薰兒。

眼角急促的跳了幾跳,加列畢現在幾乎有種當場拍死這腦中只有女人的白痴的衝動,拳頭緊緊的握了握,片刻后,他強迫自己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此事,回去后從長計議吧。」

「唉,好吧。」望著滿臉「痛苦」的加列畢,柳席只得不甘的點了點頭,目光再次淫穢的在薰兒那玲瓏身姿上掃過,這才戀戀不捨的跟著加列畢離開坊市。

目送著狼狽的加列畢一行人行出坊市,蕭戰冷笑了一聲,目光在周圍掃了掃,然後轉過身,望著那嘴角有著一絲血跡的蕭炎,目光緩緩柔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咂了咂嘴,惋惜道:「小傢伙下手還不夠狠,加列畢就那一個兒子,你如果能把加列奧那玩意踢斷了,那加列畢今天應該就會發瘋了,而到了那地步,埋伏在外面的三位長老也就有借口聯手擊殺他了,嘖嘖,可惜了。」

聞言,蕭炎愕然,無奈的翻了翻白眼,一旁的薰兒與蕭玉,卻是被這葷話弄得臉頰暈紅。

聽著蕭戰此話,周圍的傭兵,不由得感到頭皮發麻,難怪兒子如此狠辣,原來這當父親的,還要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