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八十九章月黑風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月黑風高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漆黑的夜空之上,銀月高懸,淡淡的月光,為大地披上了一層銀紗,看上去分外神秘。

在經過白日的喧嘩之後,深夜的烏坦城,也是陷入了一片黑暗與寂靜,一些街道上的房屋中,偶爾會傳出男人的喘息聲以及女人的壓抑呻吟。

蕭家,後院的房間內,少年正仰面躺在床榻之上,與夜空同色的漆黑眸子,此時卻是寒芒悄漲。

「老師,你現在的這種狀態,實力底限是多少?」再次沉默了半晌,蕭炎忽然輕聲詢問道。

「怎麼?」手指上的漆黑戒指中傳出一句隨意的反問聲,片刻后,葯老含糊的道:「雖然現在只是靈魂狀態,不過憑藉著異火,對付一些大斗師或者斗靈這些小雜魚,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聞言,蕭炎臉龐微喜,眼中卻是掠過一抹寒意。

「你想去殺了白天那小子?」見到蕭炎這模樣,葯老略微有些詫異的問道。

「加列奧還值不得我這麼大費心。」蕭炎笑了笑,淡淡的輕聲道:「兩月時間快要到了,我有點失去和加列家族繼續耗下去的耐心了,所以,我想偷偷的把那叫柳席的煉藥師給解決了,只要那煉藥師一死,沒有療傷葯來源的加列家族,就將會失去僅余的一點市場,到時候,就算家族還能生存,那也將會勢力驟降,從此再難對蕭家造成威脅。」

「唔,真是因為失去耐心了么?以你的性子,可不像是浮躁的人埃」沉默了一下,戒指之中,傳出葯老的戲謔聲:「看來你對那位叫做薰兒的妮子還真的很在意啊,那傢伙不過是表現得下流了一些,你便是記恨下了心,還真是一個愛吃醋的小孩子埃」

聞言,蕭炎臉皮微微一燙,被揭穿了心底所想,他頓時有些惱羞成怒:「我時間本來就不多了,哪能陪他們一直玩下去?就算今天沒遇見那傢伙,我也會開始用些別的手段了。」

「好吧,好吧,不關那妮子的事…」瞧著蕭炎這模樣,葯老大笑了幾聲,笑聲中的戲謔,讓得蕭炎無奈的翻著白眼。

「既然想動手,那便動身吧,我是靈魂狀態,所以還要借你的手。」停止了取笑,葯老笑道。

急忙點了點頭,蕭炎飛快的躍下床榻,從懷中掏出暗紅色的納戒,然後取出一套早已經準備好的漆黑大斗篷,極其熟練的套在身上,頓時,贍少年,便是化成了臃腫的神秘黑袍人。

「走吧,你什麼都不用做,我來控制你的身體就好,有我的靈魂包裹,你也不用擔心被人從氣息中分辯出身份。」見到蕭炎準備完畢,葯老笑著提醒了一聲。

「嗯。」點了點頭,蕭炎輕手輕腳的行至窗邊,猶如做賊一般的四處望了望,這才躋身跳了出去,身形在半空急落而下,一股莫名的強大力量從手指上的戒指中傳了出來。

莫名的力量迅速的包裹了蕭炎全身,頓時,急降的身形,竟然便是突兀的懸浮在了半空之上,腳掌在一處房頂之上輕輕一點,漆黑的身形,宛如一頭隱藏在黑暗中的鷹鷲,悄無聲息的掠出了蕭家,最後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之中。

月黑風高夜,殺人好時機。

……

加列家族。

「柳席先生真的還能煉製別的丹藥?」燈火通明的大廳之中,本來心情極度陰沉的加列畢,聽得面前柳席的得意聲音,先是一怔,緊接著大喜問道。

非常滿意加列畢這幅驚喜的模樣,柳席端起身旁茶杯喝了一口,臉龐上的表情,頗為自傲:「除了療傷葯之外,我還能煉製一種極其適合傭兵需要的丹藥,丹藥名為蓄力丸,能夠在短時間內,讓得服用此葯之人,增加約有一成左右的力量。」

聞言,加列畢臉上的喜意更是甚了幾分,如果真的能夠煉製出這種藥效如此特別的丹藥,那加列家族便能藉此為廣告,然後拉回不少的人氣,最後說不定,還能再次壓下蕭家。

「不過這種蓄力丸,並不能如同療傷葯一般的大規模煉製,按我的實力,恐怕一天頂多只能煉製二十粒左右。」柳席有些惋惜的道。

「呵呵,二十粒就二十粒,我們可以弄出類似拍賣會的形式,價高者得嘛,反正療傷葯才是主道,我們只是依靠這東西拉回人氣。」加列畢擺了擺手,笑道。

「嘿,加列族長,這蓄力丸,我的確能夠煉製,不過按照我們的約定,我似乎只負責煉製療傷葯吧?」見到蓄力丸勾起了加列畢的念頭,柳席卻是眼珠一轉,忽然笑道。

臉龐微微一變,老奸巨猾的加列畢如何不知道這傢伙在打什麼主意,不過到了這種時候,他也只得乾笑著問道:「那柳席先生的意思?」

「呵呵,放心,我知道加列家族現在的狀況,所以不會再獅子大張口。」望著鬆了一口氣的加列畢,柳席眼瞳中掠過一抹淫笑:「在下只是想請加列族長幫忙把那位叫做蕭熏兒的女孩,給我弄過來。」

臉龐上的笑意還未露出來,便是驟然僵硬,加列畢眼角一陣抽搐,他沒想到,這色膽包天的傢伙,竟然直接把念頭打到蕭家頭上去了。

「柳席先生,如果我們加列家族動了蕭家的人,那蕭戰就有借口對我們加列家族正面宣戰,到時候,恐怕就不再是這種經濟上的對決,而是要真正的拔刀相向了礙」嘆了一口氣,加列畢苦笑道。

手指彈了彈桌子,柳席嘿嘿道:「這些不是我思考的問題,不管族長是打算硬搶也好,下藥迷魂拖走也罷,我只要結果,只要族長能把她弄過來,我隨時開工煉製蓄力丸。」

眼角再次急促的跳了跳,即使加列畢怒意大盛,可他也只得強笑道:「能否讓我想想?明日再給先生答覆可好?」

「嘿嘿,也好,那族長便想想吧,走前多嘴一句,其實現在的加列家族與蕭家,本來就已經勢同水火,又何必再怕多這麼一樁恩怨?」陰聲笑了笑,柳席站起身來,拍拍屁股,大搖大擺的走出大廳,然後對著後院自己的房間快步行去,今天被那位猶如青蓮般脫俗的少女逗起了心中慾火,現在的他,很想趕快找一位年輕貌美的侍女消消火。

望著消失在轉角處的柳席,加列畢陰沉著臉龐,半晌后,方才長吐了一口氣,森然道:「這頭滿腦子都是女人的王八蛋,遲早要死在女人身上。」

……

後院的一處房間之中,蕭炎有些無奈的望著那被打昏在床榻之上的俏麗女子,女子身上只披了一件單薄的浴紗,誘人的雪白春guang,泄露了大片。

「那傢伙回來了。」戒指之中藥老的輕聲,讓得蕭炎飛快的縮進一處隱蔽角落,眼睛透過細小的縫隙,將房間內的一切,收入眼中。

「嘎吱…」木門被緩緩退開,柳席那招牌似的淫笑聲,頓時在房間中響起:「哈哈,寶貝,我回來了,今天晚上準備接受摧殘吧。」

「真是個被精蟲填滿大腦的白痴,葯老,準備動手吧。」冷笑著搖了搖頭,蕭炎在心中出聲道。

「好…等等,有變故1好字還未說完,葯老的急喝聲,讓得蕭炎心頭猛然一緊。

額頭上被葯老的喝聲嚇出了一抹冷汗,蕭炎身體立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左邊1心中,葯老的輕聲,再次傳出。

聽著提醒聲,蕭炎緩緩的扭轉腦袋,將目光投向房間左邊的窗口之處,眼瞳驟然一縮…

那原本緊閉的窗口,已經不知何時打開,淡淡的月光,揮灑而進,那在眨眼之前還空空蕩蕩的窗戶邊緣,此刻,一位身著金色裙袍的少女,卻是詭異的坐立其上,金色裙袍之下,一對如玉般圓潤雪白的小腿,在半空中划起誘人弧線。

月光灑進,照在少女那張精緻的小臉上,宛如月光中的女神一般,絢麗而神秘。

望著那不知何時出現在此處的少女,蕭炎忽然感到喉嚨有些發澀,心中近乎呻吟般的呢喃出了一個名字。

「薰…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