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零章威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章威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那緩緩走過來的蕭炎,戈剌陰聲一笑,這種刺頭新生他見得很多,不過最後大多都沒什麼好下場,在招生的時候挫挫新生銳氣,幾乎是迦南學院一種不成文的規矩,畢竟能夠達到錄取界限的人,一般都算是天賦不錯,這種人,平日在自家的那塊小地方,應該說是養尊處優,很少受到什麼奚落嘲諷,而抱著這種心態進入那幾乎是優秀者層出不窮的迦南學院,很容易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最後搞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在招生之時,讓得新生清楚的明白自己的等級,並且將他們那股初生牛犢的銳氣磨去,是一件頗為現實的重要問題。

而對於這種不成文的規定,就是連迦南學院的一些導師,也並未抱反對姿態,因此,這種規定,也一直一直的沿襲了下來。

拳頭緊了緊,淡淡的鬥氣覆蓋其上,戈剌陰聲笑著,當初他在初入迦南學院之時,也仗著自己的天賦反抗過,不過當時那名實力在二星斗者的學長,只是一拳,便是讓得他極為識相的跑出去曬了半個小時的大太陽,而有了這種親身經歷過的另類恥辱,每次看見新生,戈剌心中便是有一種將其那股銳氣撕裂的快感。

緩步行來的少年,終於是在附近眾人的注視下,停在了戈剌面前。

「玉兒,你怎麼不攔一下他啊?出去晒晒總比受頓皮肉苦要強吧?」望著那陰笑地戈剌。蕭玉身旁的眾女,有些不忍的出聲責怪道。

站在蕭玉身邊,雪妮回想起先前蕭玉對蕭炎的評價,明眸眨了眨,好奇的盯著那始終保持著淡然微笑的少年,她很想知道。這名叫做蕭炎地少年,是否真的如何蕭玉所說,擁有那種幾乎能與某個妖女相抗衡的恐怖天賦。

抿了抿紅潤的嘴唇,雪妮雙手環在胸前,一對**被壓縮出一道深陷的溝痕,眸子中閃過一抹期待。

俏臉上的紅暈還未完全褪去,看上去極為的誘人。蕭玉慵懶地舒展了一下手臂,胸前那對並算不上太過雄偉的**卻是挺起傲人的輪廓,玉手鋝開額前的青絲,她瞥著少年的背影,隨意的輕聲道:「誰受苦還不一定呢。」

望著帳篷內即將開打的兩人,外面烈日下的二十幾位新生,也是將好奇的目光投了過來,在選擇曬太陽之前,他們不是沒有反抗過,不過這些反抗。都無一例外的被實力遠勝於他們地學長用武力壓制了下來,現在瞧得又有人想要挑戰這些學長的權威,他們也樂得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觀看一回別人是如何出醜。

「小子,準備好了?」

十分享受這種被矚目地感覺,戈剌臉龐的笑容越加濃郁,細眯的小眼睛在蕭炎身上掃過,笑道。

「開始吧。」蕭炎揚了揚下巴。平淡地聲音。讓得眾人一愣。

「嘿嘿。小子心態很不錯埃」對於蕭炎這態度。戈剌略微有些詫異。旋即心頭湧上怒意。這能算是對自己地歧視嗎?

輕輕地吐了一口氣。蕭炎懶得再開口廢話。目光懶散地盯著對方那張噙著許些怒意地臉龐。

「很好1

對方地平靜。無疑讓得戈剌自尊心有些受傷。冷笑了一聲。身體猛地朝前一傾。右拳緊握。其上鬥氣凝聚。旋即帶起一股勁氣。狠狠地對著蕭炎腦袋轟擊而去。

周圍地眾人。見到戈剌對付一名新生。竟然動用如此巨大地氣力。都不由得眉頭一皺。

輕抬了抬眼皮,望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拳頭,蕭炎微微搖了搖頭,在拳頭即將臨體之前,手掌豁然前探,硬生生的將戈剌地拳頭攔截而下。

手掌攔住拳頭之後,幾乎是紋絲不動,那蘊含著巨大氣力地拳頭,宛如將勁氣送進了深淵一般,沒有帶起絲毫的回應。

「速度,慢!力量,小!你真是迦南學院地學員?」抬起臉龐,蕭炎搖了搖頭,輕聲道。

少年略微噙著嘲諷的輕聲,讓得周圍眾人,頓時啞然,一道道驚愕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那拳掌相接處,很難想像,一名新生,竟然如此輕易的便將一位一星斗者的攻擊接了下來。

本來還是笑容滿布的羅布,望著這一幕,臉色也是緩緩的陰沉了下來,目光泛著寒意死死的盯著淡笑的少年,看來,這次他似乎是走眼了,早知道,就該讓一位實力高點的人上常

「混蛋!找死1

被一名新生當眾羞辱,戈剌臉龐漲紅,怒吼了一聲,右腳對準蕭炎小腹處,猛的狠踢而起。

臉龐淡漠,蕭炎閑置的左手,猶如拍蚊子一般,隨意的甩下,最後啪一聲,擊打在了戈剌腳裸之上,頓時,一片淤青浮現。

「嘶。」

腳裸上傳來的劇烈疼痛,讓得戈剌吸了一口涼氣,臉龐上的怒意更加瘋狂,急退一步,掙脫蕭炎的手掌,右腳在地面一彈,身形借力衝上半空,猛的一旋,右腿之上,淡淡的青色鬥氣湧現而出,一道類似風刃模樣的虛幻光芒,覆在其腿上,最後狠狠的對著蕭炎頭頂切割而下。

「無恥,竟然把「風光刃」都用了出來,這可是黃階高級鬥技,這傢伙也太無恥了1望著戈剌腿部上的模糊光刃,一眾女生頓時滿臉怒容的叱喝道。

望著戈剌的舉動,蕭玉柳眉也是微微一皺,不過旋即便是舒展開來,當初加列奧即使是用出玄階鬥技,不也一樣被蕭炎打斷手臂么。她可不相信,以這傢伙區區地一星實力,能對蕭炎造成多大的傷害。

抬起臉龐,略微有些尖銳的勁風,讓得蕭炎臉龐有些發疼,緩緩的抬起手掌。對準著那急落而下的戈剌。

「滾1嘴唇微動,淡淡的聲音,輕喝而出。

隨著喝聲地落下,一股兇猛的無形勁氣,猛的自蕭炎手掌中暴沖而出,最後狠狠的擊打在那即將落下的戈剌胸膛之上。

「噗嗤1

胸口處遭到莫名重擊,滿臉陰冷的戈剌。頓時臉色一白,瞬間之後,身形猛的倒射而出,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

「。」

身形在射出十多米后,便是重重地砸在了被炎熱靠得滾燙的石頭地面上,戈剌身體略微抽搐,滿臉驚恐的望著遠處那保持著伸出手掌姿勢的少年,胸口一悶,眼前一黑。終於是一頭暈了過去。

由戈剌的強勢攻擊,到忽然莫名其妙的倒射而出,這之間不過短短十多秒的時間。

而望著這電光火石間。便勝負已分的局面,帳篷內外,幾乎是不約而同的保持著一片寂靜。

炎日之下,那些新生傻傻的望著暈倒在身邊不遠處地戈剌,片刻之後,火熱的目光頓時轉移到那站在陰影中的少年身上。這可是他們第一次看見有新生能夠將學長打敗,而且,這名新生地年齡看起來,似乎比他們還要小上一點。

新生中的幾名模樣俏麗的少女,目光熾熱的盯著那一身黑衫,滿臉平淡的少年,眸子中幾乎有著崇拜的星星在跳動,若不是此時不合適宜,恐怕她們會忍不住地尖叫兩聲來發泄心中的崇拜情緒。

「果然…好恐怖的天賦。」眸子緊盯著蕭炎。雪妮驚嘆的搖了搖頭。後者用事實,象她證明了先前蕭玉所說之話的真實性。

「玉…玉兒。你家這人,實力究竟是什麼級別啊?看這模樣,好像早就成為斗者了吧?」愣愣的望著那黑衫少年,蕭玉身旁的女生,頓時有些結結巴巴的詢問道。

笑話,能把一名一星斗者輕易打成這模樣,其實力簡直已經比這裡大多數人都要強悍了。

蕭玉甜甜一笑,緊緊的盯著場中地少年,眸子中閃過一抹莫名地異彩,片刻后,她學著蕭炎的模樣攤了攤手,笑吟吟地道:「交起來手來,連我都打不過他,你說他是不是斗者?」

「嘖嘖,這麼年輕的斗者,放在迦南學院里,那也能算是頂了尖的天賦了,嘻嘻,玉兒,你眼光還真不錯哦,不過他是你表弟吧?要不讓給我們吧?」秀麗的女孩嬌笑著打趣道。

「滾,淫女1

俏臉暈紅的推開她,蕭玉忽然心頭莫名的嘟囔了一句:「我已經說了,和他又沒血緣關係…」

突然冒出來的心頭話,讓得蕭玉嬌嫩的耳尖猛然一燙,心中急忙對著自己呸了幾聲,然後趕忙平復下心情,不敢再胡思亂想。

與蕭玉這邊的笑鬧相比,對方的羅布,則是臉色越加陰沉,目光陰冷的瞥著蕭炎,嘴角微微抽搐。

「現在不用出去了吧?」隨意的將衣袖挽下,蕭炎瞥了一眼羅布,淡淡的微笑道。

「呵呵,小兄弟還真是深藏不露埃」臉龐上的陰沉逐漸收起,羅布再次堆出燦爛的笑容,走上前來,似是親昵的拍了拍蕭炎的肩膀,低聲冷笑道:「小子,別太張狂了,雖然你有點天賦,不過迦南學院里,比你更出色不知道還有多少,你這脾氣,到了迦南學院,保準會吃虧1

「多謝提醒。」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笑吟吟的道:「不過我相信,至少你還不具備這資格。」

蕭炎不是傻瓜,羅布對自己的敵意,他心中極為的清楚,故此,他也沒必要在他面前裝傻,畢竟就算真要動起來,蕭炎並不會懼怕與他,若再惹惱點…殺人毀屍,又不是第一次幹了。

雖然羅布對自己的敵意是因為幾分誤會,不過蕭炎也沒那閑心來特地解開,說句不客氣的,還是他羅布還沒這資格。

而且雖說與蕭玉平日有些吵吵鬧鬧,不過蕭炎還真不希望她被這種表裡不一的虛偽傢伙禍害。

聽得蕭炎這毫不客氣的話語,羅布燦爛的笑容再次化為陰沉,雙眼陰冷的死盯著蕭炎,臉龐微微抽搐,眼瞳中的森然,猶如要將蕭炎千刀萬剮一般。

對於這種無謂的眼神攻勢,蕭炎直接無視,清秀臉龐上的淡然笑意,比起對方那種強行裝出的虛偽笑容,明顯要更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猖狂的小子,日後到了迦南學院,學長我會好好照顧你的1羅布咬著牙,陰冷的笑道。

摸了摸臉龐,蕭炎輕聲道:「別的地方我不知道,不過你再裝逼,信不信,我能讓你走不出烏坦城?」

眼瞳微微一縮,羅布嘴角抽搐的盯著面前的少年,卻是從那漆黑的眼眸中,尋出了一抹森然的淡漠。

身子不著痕的顫了顫,對視著那雙蘊含著冷漠的漆黑眸子,羅布心頭竟然隱隱的有股心寒的感覺,這感覺,就如同上次做任務時,單獨遇到的一頭兇殘魔狼一般。

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羅布到口的威脅話語,卻是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很好。」深吐了一口氣,羅布似乎是想要將心中那股讓得他有些恥辱的寒意驅逐而去,咬著牙對著蕭炎點了點頭,心頭已經打定主意,日後有機會,一定要請人給這位小兄弟好好的培養一下感情。

淡淡的注視著羅布,蕭炎心中正在打算是不是真要找個機會讓這傢伙永遠留在烏坦城,以杜絕日後的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之時,一道溫柔的讓得蕭炎心頭驟然一軟的女子聲音,卻是輕笑著在帳篷中響了起來。

「呵呵,小傢伙天賦還真不錯,看來我這次似乎要撿到寶了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