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零一章潛力值的分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潛力值的分級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突如其來的女子聲音,溫柔得幾乎有種讓人心醉感覺,在這柔聲之下,繞是以蕭炎的定力,也不由有些失神,片刻之後,這才眼隨音動,望向帳篷之內。

帳篷的陰影處,一名綠衣女子,正笑吟吟的俏立,一張美麗的俏臉上,噙著溫婉的笑容,眼波流轉,望向眾人的柔和視線,猶如一抹清清水流從心中悄然淌過一般,讓人忍不住的沉醉於那股女子特有的溫婉靈動。

女子年齡看上去較蕭玉等人要大上少許,豐滿玲瓏的身姿,透發著一股歲月打磨而出的成熟風情,這種混天然的風情,遠非蕭玉這些青澀女孩能夠比喻。

蕭炎眼睛在女子身上掃了掃,雖然單單比容貌,此女較薰兒或者蕭玉要差一點點,不過對於那股毫不摻假的溫柔氣質,蕭炎心中,卻是充斥著驚艷。

對面的女子,把女人如水這個褒義的概念,幾乎是徹徹底底的詮釋了出來。

在這女人出現之後,蕭炎能夠發現,帳篷內部的一些青年學員,目光卻是悄然的熾熱了起來,望向她的目光中,竟然有著一種莫名的情愫。

現這種現象,蕭炎頓時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看來這些傢伙,對這位女人,有種暗戀的感覺,不過這也並不奇怪,一些年齡偏小的人,總是喜歡一些比自己成熟的女性…呃,這似乎就是叫做熟女控吧。

「若琳導師,嘻嘻,玉兒可想死你了1

望著出現在帳篷內部的溫柔女人,蕭玉頓時驚喜了叫了一聲,然後撲了上去,笑嘻嘻的抱緊著後者那看似豐腴,卻並不顯胖的腰肢。

「呵呵,玉兒,假期還愉快吧?」擁著懷中的蕭玉。被稱為若琳導師的溫柔女人,笑盈盈的道。

「還不錯。」俏皮的笑了笑,蕭玉咬著若琳導師的嬌嫩耳垂輕聲戲謔道:「導師越來越溫柔了,照這樣下去,日後被導師看上地男人,恐怕會被這團柔水困得死死的。」

俏臉飛上一抹淺淺地暈紅。若琳導師無奈地搖了搖頭。寵溺地拍了拍蕭玉地腦袋。旋即對著一旁地蕭炎等人揚了揚下巴。柔聲道:「是你帶來地人么?似乎很不錯呢。」

「嘻嘻。那當然。」驕傲地挺了挺胸。蕭玉偏頭狠狠地瞥了一眼羅布。低聲告狀道:「那傢伙現在越來越囂張了。」

「誰讓你故意刺激他。他肌D閿植皇遣恢道。你在他面前對別地男子如此親昵。他不找借口刁難才怪了。」若琳導師無奈地道。

「這樣只會讓我越來越厭惡他地。」蕭玉撇嘴道。

搖了搖頭。若琳鬆開蕭玉。緩緩上前。對著炎日下面地幾十名新生微笑道:「各位同學。都進來吧。」

聽得她開口說話。那在炎日下被曬得大汗淋漓地新生們。頓時滿臉欣喜。趕忙坐起身來。狼狽地竄進帳篷地陰影中。

不得不說,雖然這種挫新人銳氣的辦法有些不近人情,不過卻還是有一點效果,至少現在進入帳篷的新生們,氣焰較之剛來時。明顯要收斂了許多,一個個都是縮在陰影地角落中,眼珠不斷的在帳篷內部掃動著。

泛著柔和笑意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若琳導師的目光最後停在了蕭炎臉上,微微一笑,輕聲道:「羅布並無太壞的心思,先前只是心頭有些怒火而已,所以舉止莽撞了些,你不要怪他。」

「呵呵。導師說笑了。我這人最和善了,又豈會怪罪羅布學長。」蕭炎捎了捎頭。「靦腆」的笑道。

聞言,帳篷內大多數人,都是在心中翻著白眼嗤笑了一聲,這傢伙難道不覺得在毫不客氣的打昏一名學長后,再說這話有些諷刺么?

眸子緊緊的盯著面前這笑吟吟的少年,若琳導師眨了眨修長地睫毛,她心中似乎有種預感,自己當導師這麼多年來,似乎終於要遇到最刺頭的學生了……

胡思亂想后,若琳導師搖了搖頭,吩咐兩名男學員將外面暈倒的戈剌抬進來,低頭細看了看戈剌的傷勢,旋即黛眉微蹙,有些嗔怪的盯了滿臉無辜的蕭炎一眼。

被這一記電力十足的目光電得心頭一顫,蕭炎嘴角一裂,目不斜視。

蹙著黛眉思慮了片刻,若琳導師伸出潔白的玉手,旋即在某些男學員那滿眼羨嫉的目光中,輕觸著戈剌地手臂,淡淡地水藍色溫潤能量,順著其手臂傳進後者體內,替他平復著體內紊亂的鬥氣與修復一些被蕭炎所造成地傷勢。

水屬性鬥氣,在鬥氣的分類之中,屬於最溫和的一種,若在沒有丹藥療傷的情況下,水屬性鬥氣,是最適合用來替人療傷的選擇,所以,水屬性鬥氣,一般也被稱之為活動的療傷葯,在很多傭兵隊伍中,習有水屬性功法的隊員,是必不可少的,畢竟,在同伴受重傷之時,也唯有水屬性與木屬性鬥氣,能夠為傷員爭取到足夠的療傷時間。

在若琳導師鬥氣的溫養下,昏迷的戈剌很快便是呻吟的蘇醒了過來,睜開眼來,望著含笑立在身旁的若琳導師,前者眼眸中不易察覺的掠過一抹沉醉與愛慕,旋即尷尬的立起身子,眼睛掃過蕭炎,目光畏縮的躲閃了起來。

「呵呵,沒事了吧?」鬆開手,若琳柔聲詢問道。

「多謝導師了。」戈剌感激的點了點頭。「沒事就好。」微微一笑,若琳導師轉身在帳篷首位的椅上優雅坐下,笑意盈盈的望著帳篷內的新生,素手一揚,手指上一枚納戒光芒閃爍,一卷綠色的羊皮捲軸以及墨筆出現在手中。

眸子抬了抬,若琳導師意態慵懶的輕笑道:「各位同學,恭喜你們都通過了預測,現在也算是進入了迦南學院的大門,不過因為學院需要區分學員的潛力值。所以我需要知道你們現在的確切實力。」

「八段斗之氣,屬於f級潛力值,這是迦南學院的標準。」

「九段斗之氣,屬於e級潛力值。」

「一星斗者,d級,二星斗者,c級。以此類推,最高級別。則是級別地五星斗者,當然,這裡的年齡界限,是二十以下。」

「呵呵,級潛力的新生,迦南學院這十多年中。可就只遇見過一人噢,現在那小妖女,在學院,可是有些了不得哩。」掩著紅唇輕聲笑了笑,若琳修長的睫毛輕輕眨動:「我雖然不太奢望自己能遇見一個那種小妖女級別的。不過,能收到b級或者c級,那也算是滿足了。」

說到此處,若琳目光卻是若有若無的掃向蕭炎與薰兒兩人,在她的感知中,這帳篷之內,就唯有這兩人,給她一種看不清摸不透地感覺,在她的預測內。兩人地潛力值,或許至少不會低於c級。

其實不僅是她,只要帳篷內見識過蕭炎先前出手的其他人,也是在心中暗暗猜測,這看上去有些變態的傢伙,能算是啥級別的潛力?

「好了,開始吧,從左邊開始,報名字。等級。年齡。」微微一笑,若琳素手執著墨筆。柔聲笑道。

見到登記將要開始,帳篷內的蕭玉等人也是饒有興緻的在一旁閑坐了下來。

「喂,玉兒,你家那蕭炎,能是什麼級別啊?」與蕭玉簇擁在一起,幾名俏麗地女生,好奇的打聽著。

聞言,蕭玉微蹙著柳眉沉吟了一下,她並沒有見過蕭炎去測試過等級,所以也不敢將話說得太滿,免得到時候出了差錯,反而讓得蕭炎面子不好看,現在的蕭玉,也不知為何,反而有些莫名其妙的替蕭炎思考了起來,這要放在以前,恐怕後者越丟面子,她才會越高興。

略微遲疑了一下,蕭玉方才說了一個有些保守的答案:「我想,應該能達到c級或者b級吧。」

「哇,那也很不錯了啊,已經能算是進入迦南學院高端天賦了,我們以前評估潛力值,最好地,也不過才d級呢。」聞言,幾名女生頓時有些羨慕的道。

蕭玉輕笑了笑,旋即不再說話,將目光投進那評估已經開始的帳篷中央。

「黑岩,斗之氣九段,年齡二十。」

位於左面排首的一名皮膚黝黑的青年,臉龐略微發紅的率先報出了自己的數據。

微笑著點了點頭,若琳導師迅速的記下了這名學員的資料,紅唇微啟:「e級。」

「林頓,斗之氣八段,年齡十九。」

「f級。」

「岢立,斗之氣九段,年齡十七。」

「e級。」據的同時,外面也偶爾會進來幾個剛剛從外圍廣場通過預測的新生,這些新生在被一些學長嚴厲告誡了之後,也是趕緊乖乖的站在隊伍之後,等待著報自身數據。

在報過去的將近二十來人中,大多數都是在斗者之下,當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本來是九段斗之氣,可卻因為衝擊斗者失敗,最後降成了八段斗之氣的新生。

在臨至蕭炎的時候,前面所有人當中,最出色的成績,也不過是一名年齡十七的一星斗者,按照潛力值計算,應該只算是d級,然而即使是這樣,也讓得若琳略微有些喜悅,畢竟十七歲就成為一星斗者,這種潛力,已經算是不錯了。

當站在蕭炎面前地那位新生報完數據之後,帳篷內地目光,頓時匯聚在了那因為長久等待,而即將要昏昏入睡的少年身體上。

「蕭炎哥哥,該你了。」望著身旁蕭炎那朦朧地眼睛,一旁的薰兒,無奈的將他拉回過了神來。

「哦。」回過神的蕭炎,連忙摸了一把嘴角本就不存在的口水,目光對著上面移了移,只見那位美麗的若琳導師,正笑吟吟的盯著自己,訕訕一笑,蕭炎自己瓣了瓣手指,旋即露出潔白的牙齒:「我可比不上導師口中所說的那位小妖女,我滿打滿算,並且把自己反覆掂量了一下…似乎也只能勉強算是,a級吧。」

「呃…」蕭炎這有些惋惜的話剛剛脫口,竊竊私語的帳篷內,便是驟然寂靜。

角落處,羅布臉龐急促**,他沒想到,這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年,竟然在等級上已經和自己持平了?

羅布的身旁,戈剌則是臉龐略微發白,旋即滿臉苦澀,難怪自己敗得那麼凄慘,原來這傢伙一直在扮豬吃老虎。

「玉兒…你,你不是說他頂多c級或b級嗎?怎麼又蹦成a級了?迦南學院每次招生,a級潛力值的學生,也不會超過一百個啊1微張著嘴望著蕭炎,幾名女生喃喃道。

目光緊緊的盯著少年清秀的臉龐,蕭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嘟囔道:「我怎麼知道這傢伙越來越變態了埃」

「a級?」驚愕的眨了眨修長的睫毛,片刻后,若琳導師展顏一笑,柔水般的輕笑,讓人心動。

「我就說這次撿到寶了,看來…果然不假。」猶如少女一般,若琳導師俏皮的眨了眨眼,這般風情,讓得帳篷內的一些男子,頓時直了眼。

蕭炎摸了摸鼻子,身旁卻是忽然傳來薰兒的低笑聲:「蕭炎哥哥,你又出風頭了哦。」

「嘁,我知道你比我還強,那級,恐怕該你吧。」蕭炎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道。

「呃…那我虛報好不好啊?」借著眾人還未從震驚中回復的空擋,薰兒拉住蕭炎的衣角,偷偷問道。

「還是報真實的吧,我難道還會吃你這妮子的醋不成?讓學院知道一些潛力值,姆掛埠茫雖然,你或許並不會在意這些。」蕭炎聳了聳肩,笑道。

抿了抿小嘴,薰兒點了點小腦袋,嬌笑道:「那就聽蕭炎哥哥的。」說著,蓮步微移,上前一步,少女輕靈動聽的嗓音,在帳篷內輕輕回蕩著。

「蕭薰兒,六星斗者,年齡…十六吧…」

位之上,剛剛舉筆準備記錄下若琳,手腕一僵,溫柔的俏臉,終於是浮現一片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