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零五章離去之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離去之前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望著那站在水幕下,然而衣衫卻毫無一點水漬的蕭炎,若琳導師臉頰上的震驚緩緩收斂,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笑吟吟的少年,柔聲道:「小傢伙果然有些本事,我倒是有些走眼了。」

「嘿嘿,僥倖而已,若是導師肯使用全力,我肯定走不出三回合。」捎了捎頭,蕭炎笑道。

「若是對付一名四星斗者的新生,還要動用全力,你還想不想讓我在學院混呢?」聞言,若琳導師白了蕭炎一眼,嗔道。

「既然你達到了我所要求的條件,那一年的假期,便給你吧,唉…」輕嘆著搖了搖頭,若琳導師有些無奈的道,顯然,蕭炎雖然達到了條件,可讓她批准一年的假期,她依然有些不情願。

「嘿嘿,多謝若琳導師成全了。」聞言,蕭炎心中重重的鬆了一口氣,面容上,充斥著欣喜。

「唉,別人巴不得在學院多待點時間,可你這小怪胎卻要請這麼久的長假,真是讓人頭疼,回學院后,關於你這假期的問題,我還得忙活好一陣呢。」瞧著蕭炎那興奮的模樣,若琳導師苦笑道。

蕭炎尷尬的笑了笑,卻是保持了沉默,那種事,他並不想多說。

「好了,今天的招生便到此結束吧,剩下的七天時間,我們會一直在城中持續招生。」望著蕭炎沒有解釋的意思,若琳導師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收起長鞭,柔聲道。

蕭炎微微點了點頭。到得現在,心頭的大石終於完全地放了下去,現在烏坦城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經解決,只要再準備兩三日,他便能放心的隨葯老外出修行歷練了。

「導師,在烏坦城的這段時間,去我們蕭家居住吧?」望著那打算轉身回走的若琳導師,蕭玉急忙跑上前來,拉著她的手臂。嬌笑道。

「去蕭家?」

微微一愣。若琳導師黛眉輕蹙。遲疑道:「迦南學院在烏坦城有特定地接待處。而且去蕭家。會不會有些打擾了啊?」

「呵呵。沒關係。能請到迦南學院地導師。是我們蕭家地福氣。我想。若是知道若琳導師願意去蕭家做客。蕭家上下。會很高興地。」緩緩走上前來。蕭炎微笑道。

作為鬥氣大陸聞名地學院。迦南學院在加瑪帝國地影響力極為巨大。論起實力來。就算是米特爾拍賣常與之也是相差甚遠。

作為一種超然地強大勢力。迦南學院看待烏坦城地這些地方勢力。無疑將會是一種俯視地心態。而在這種心態地趨勢下。歷年地招生隊伍。很少與烏坦城中地勢力打交道。更別提接受哪方勢力地邀請。直接入住到地方家族之中了。

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城中地各方勢力也非常有自知自明。他們知道兩者間地差距。弱者。難道還想奢望強者對其客氣有禮么?

有了這種思想。烏坦城地各方勢力。也並沒有腦發熱地去用熱臉貼冷屁股。所以。對於迦南學院地招生隊伍。他們也都是保持著敬而遠之地態度。既不敢招惹。也不敢厚臉皮去粘關係。免得到頭來反而被人嘲笑。

在烏坦城生活了十多年。蕭炎自然非常清楚迦南學院的招生隊伍屬於何種超然的勢力,如果能讓得若琳導師入住蕭家。那麼蕭家在烏坦城中的影響力,則將會藉此再次穩步上升,甚至,不會弱過米特爾拍賣常

以若琳導師的特殊身份,別說是入住蕭家,只要是隨便與哪個小勢力表現出幾分好感地話,恐怕第二天,那名不見經傳的小勢力,就將會感受到門庭若市的滋味。

雖然這般說有些誇張,不過畢竟若琳導師手中,掌握著是否能夠進入迦南學院的命脈,這對於那些急著想要把女送進來的人來說,只要有任何一點機會,都不會輕易放棄。

所以,只要若琳導師接受了蕭炎的邀請,入住蕭家,那麼烏坦城地許多勢力,都將會因此對蕭家多出幾分討好之意,前段時間蕭家療傷葯的暴利太過雄厚,現在若是能夠讓得若琳導師表現出對蕭家的好感,那麼蕭家前段時間過度發展的一些弊端,則將會被完美解決。

只是暫時居住幾天時間,便能給蕭家帶來這般多的好處,所以,難怪蕭炎也會不有餘力的竭力推薦。

聽得蕭炎開口,若琳導師微抿著紅潤的小嘴,以她的經驗,自然能夠知道她的身份,在烏坦城有種何種影響力,按常理來說,往年地招生導師,一般不會理會城中地這些勢力。

不過現在蕭炎親自開口,卻是讓得若琳導師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對於這位堪稱迦南學院最近百年內潛力值最妖地學生,她可不會隨意將他的話語無視,不然一旦這小傢伙發氣跑了,她可就難以再找到如此傑出的學生了。

蹙著黛眉沉吟了片刻,若琳導師輕點了點頭,笑盈盈的道:「好吧,那便打擾蕭家幾日吧。」

見到若琳導師點頭答應,蕭玉頓時揚起了笑臉,笑嘻嘻的抱著前者那柔軟的柳腰。

「羅布,你與戈剌他們便先回接待處吧,明日繼續來此處,記住,可不要給我惹事1寵溺的拍了拍蕭玉的腦袋,若琳導師偏頭對著帳篷處的羅布一堆人吩咐道。

「嗯。」

臉龐乾澀的點了點頭,望著那嬌笑打鬧著逐漸遠去的一群女背影,羅布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玉沒邀請他們。他們自然也沒臉強行跟上去,所以,沒有了美人相陪地一眾男生,都只得萎靡的收拾好東西,旋即全身無力的對著廣場另外一邊行出。

當聽得迦南學院招生導師來到蕭家的消息后,議事廳內正在商議事情的蕭戰以及三位長老,頓時愣了下來,片刻之後,皆是滿臉驚喜的站起身。對視了一眼,旋即連忙出了大廳,趕至家族大門處,滿臉笑容的將門口處的一眾俏麗女引進了家族。

在蕭炎的介紹下。雙方終於獲得初步認識,而在得知若琳導師等人來此處地目的之後,蕭戰毫不猶豫的滿口答應,立刻遣人去後院準備空房,這般乾脆利落的舉動,也搏得若琳導師等人不少好感。

家族中忽然多出了一批容貌俏麗地迦南學院高材生,族內的氣氛頓時熱鬧了許多。不少年輕族人都是擁了過來,目光不斷的在一眾俏麗女生身上掃過,並且對那被眾女圍在中間,不斷問這問那的蕭炎投去羨嫉的視線。

夜色逐漸降臨,作為主人家,蕭家自然是拿出了最高格的待遇,而在晚飯過後,見到雙方談話還算熱切,累了一整天的蕭炎。也是找了個借口,悄悄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全身疲軟的一頭栽在了柔軟的床榻之上,今日與若琳導師的那場戰鬥,雖說最後有著葯老的相助,可卻也讓得他身心疲憊…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中灑進。將房間照得頗為明亮,床榻上,少年睡眼朦朧的坐起身,愣了片刻之後,方才連連打著哈欠爬下床,簡簡單單的洗漱了一番。

「葯老,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啊?」將臉上地水跡搽凈,蕭炎隨口詢問道。

「待會出去準備一些東西吧,淡水。乾糧。帳篷,驅蟲散。低級藥材以及一些療傷,回氣的丹藥,都是修行中必不可少的東西,你得準備完全,畢竟,我們或許會度過一段時間不短的深山生活。」虛幻的葯老突兀的出現在桌旁地椅上,淡淡說道。

「嘿嘿,我很期待。」將衣衫飛快的套在身上,蕭炎笑道。

望著蕭炎那副躍躍欲試的模樣,葯老挑了挑眉,輕聲道:「從出生到現在,你從沒經歷過生死戰鬥,人的潛力,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脅之時,才會猶如火山一般爆發,象你以前那般不溫不火的修鍊,恐怕永遠難以成為真正的強者1「修鍊天賦,你並不欠缺,你所欠缺的,是鐵與血的歷練1隨意的把玩著手中地茶杯,葯老瞥了一眼穿衣速度緩緩變慢地蕭炎,淡淡的道:「只有成功經過血地磨練,你才會真正的進行脫變。」

蕭炎拳頭緩緩緊握,對著葯老笑著揚起臉龐:「我相信自己能通過。」

「有信心就好。」葯老輕笑著點了點頭,他也很滿意蕭炎的自信。

「嘿嘿,不過,老師…你上次說的地階鬥技…什麼時候教給我啊?」蕭炎嘿嘿一笑,湊上前來,滿臉垂涎的笑問道,他對那地階鬥技,可算是嚮往很久了。

斜瞥了一眼笑眯眯的蕭炎,葯老蒼老的臉龐上揚起一抹戲謔:「放心吧,既然說了會教給你,那我就不會食言,等離開了烏坦城,嘿嘿…你就等著給我慢慢學吧1

瞧著葯老這幅模樣,蕭炎心頭頓時閃過一抹不妙的感覺,乾笑了兩聲,不再廢話,將所有東西揣進懷中,然後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此時的若琳導師等人,已經再次趕去了昨天的廣場,進行著今天的招生,所以,家族中,再次變得空蕩了許多。

隨意的拐過幾條小路,蕭炎大搖大擺的走出家族大門,望著門外的場景,卻是忽然一愣。

只見那大門之外的寬敞通道上,此時已是車輛擁擠,在那些外表華麗的馬車之上,印有不少徽章,從這些徽章來看,蕭炎能夠認出,這些大多都是烏坦城一些實力不弱的勢力。

「嘖嘖。這些傢伙的消息還真快…」驚嘆的搖了搖頭,蕭炎再次領略到,迦南學院地招生導師,對烏坦城來說,擁有何種強大的影響力了。

目光隨意的瞟了瞟,蕭炎便是收回了目光,沒有再理會這些人,徑直揚長而去。

行走在因為迦南學院的招生,而變得熱鬧之極的街道之上。蕭炎慢吞吞的對著城中心的拍賣場行去,在即將到達目的地時,依然是不厭其煩的套上了黑色地大斗篷,然後這才放心的走進人氣比平日更火暴的拍賣場中。

雅妃優雅的坐在椅上,右腳搭在左腿之上,長長地旗袍下方露出一截誘人的雪白。

此時的雅妃,玉手正拿著一卷長長的紙張,好片刻后,方才把上面的材料看完,嫵媚的臉頰上浮現一抹驚異。抬起頭,望著身旁的黑袍人,愕然道:「蕭炎弟弟,你怎麼弄這麼多野外所需地物資?難道打算出遠門不成?」

「嗯,我這幾天就要離開烏坦城,或許…一兩年才會回來。」輕輕抿了一口茶水,蕭炎輕笑道。

「一兩年?」

聞言,雅妃再次一愣,驚道:「怎要這麼久?你打算幹什麼?」

「呵呵。我現在也成年了,所以想出去歷練歷練,一直困在這小小的烏坦城,實非我所願…」蕭炎淡淡的笑道。

「唉,以你的修鍊天賦,一直留在烏坦城。也的確難以成為真正的強者。」微微點了點頭,雅妃輕聲道。

「那位神秘煉藥師,也會和你一起走吧?」沉默了一會,雅妃問道。

「嗯,他是我的老師。」

「難怪…」恍然的點了點頭,雅妃深深的看了一眼蕭炎,沉吟道:「那你…也應該能算是一名煉藥師吧?」

「蕭家地療傷葯,便是我自己煉製的。」蕭炎這次並未再有半點隱瞞,笑道。

「呵呵。谷尼叔叔從那凝血散的煉製程度中便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是他並不知道你與那名煉藥師的關係,所以並沒有猜到你頭上來。」對於蕭炎這話。雅妃卻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並未表現出太多的驚訝,顯然,她事先已經猜出了一些東西。

「麻煩幫我把物資準備好吧,所需要地錢,便從卡中扣去吧,別拒絕,我並不想走前再欠些人情。」從懷中掏出一張淡金色的卡片,蕭炎將之遞向雅妃,卡中有四十多萬金幣,全是與蕭家銷售療傷葯所分成的利潤。

「好吧。」

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雅妃只得接過卡片,揮手叫來一名侍女,將卡片與紙張交由她,吩咐其速速前去辦理。

「我走後,希望米特爾拍賣場能多多照料一下蕭家,日後若是雅妃姐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蕭炎不會推遲。」抬起頭,望著面前這堪稱尤物的嫵媚女人,蕭炎微笑道。

「呵呵,既然你都叫了聲雅妃姐,我又怎好意思拒絕?而且,一名潛力無限的煉藥師,就算是陪上了姐姐自己,我也只得竭力討好埃」蕭炎一聲比往日多了幾分誠意的稱呼,讓得雅妃狹長的美眸彎起迷人地開心弧度,玉手托著香腮,眸盯著少年那露出黑袍一角地清秀臉龐,修長的睫毛顫抖般地輕眨了眨,淡淡的嫵媚誘惑,浮現在那張妖嬈的成熟俏臉之上。

泛著誘惑的酥麻聲音,讓得蕭炎心尖顫了顫,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女人,簡直就是個專為勾引男人的天生尤物,若是換個無人的地方以及定力稍差的男,恐怕早已經忍不住心頭的慾火,將之強行按在地上給辦了…

「呵呵,不逗你玩了。」黑袍下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聲,讓得雅妃紅潤的嘴唇挑起一抹得意的輕笑,她很喜歡讓得這位冷靜得有些過分的少年,在她面前露出這個年齡本該有的青澀與害羞。

「蕭炎弟弟,我很期待,當你再次回到烏坦城時,將會達到何種級別1玉容上的嫵媚笑意忽然一收,雅妃輕聲道。

「我也蠻期待的。」

微微一笑,蕭炎抬頭望著紗簾之外那快步走來的侍女,緩緩坐起身,擺了擺手,笑道:「我走了,這恐怕是告別之前的最後一次來你這裡了。」

盈盈站起身,雅妃俏生生的立在蕭炎身前,望著這相處了一兩年的少年,雖然兩人間的關係大多是以合作計算,不過對於這比自己小了幾歲的淡然少年,雅妃心中卻總是有幾分另類的喜愛,這並不算是男女間的情感,反而更有些類似一種姐弟情感。

伸出玉手,雅妃輕輕拍了拍蕭炎的肩膀,靈動眸中,略微有些傷感:「保重1

抬起眼,蕭炎定定的望著這位在烏坦城幾乎無人不知的大美人,忽地輕笑了笑,上前一步,忽然伸出手臂,輕輕的攬住後者那充滿誘惑的水蛇腰肢。

手臂環著這不知被烏坦城多少男人垂涎的完美腰肢,蕭炎能夠感受到,在他抱著雅妃之時,後者的身體,生硬的僵了起來,好片刻后,方才再度回復柔軟。

愣愣的立在原地,雅妃被蕭炎這特殊的「告別」動作搞得俏臉微紅,不過好在蕭炎並未有進一步的舉動,不然她還真的會以為,這小傢伙是不是忽然間色心大漲了。

「雅妃姐,保重!我知道你的身份應該不止是一個首席拍賣師,不過,我還是要非常認真的說一句。」下巴抵在雅妃的香肩上,蕭炎深嗅著那股淡淡的體香,嘴角挑起一抹戲謔:「以後千萬不要被別的男人這麼抱著你,因為除了我之外,其他的男人,在抱你的時候,腦里肯定想的是如何把你推上床1

聞言,雅妃一怔,旋即俏臉飛上一抹誘人緋紅,嗔道:「小傢伙,竟然敢取笑我,我看你恐怕才是這麼想的1

「哈哈。」大笑了兩聲,蕭炎不再貪戀手中的柔軟,毫不留戀的收回手掌,對著雅妃揚了揚手,徑直轉身對外行去。

「雅妃姐,再見了!一年後再見1

輕笑了一聲,蕭炎走到門口處那因為他與雅妃先前那親昵的動作而目瞪口呆的侍女身旁,笑眯眯的從銀盤中拿過淡金色卡片與兩枚小小的納戒,輕聲說了一句謝謝,然後頭也不回的對著拍賣場之外行去。

望著那逐漸消失在轉角之處的背影,雅妃俏臉上的緋紅方才逐漸淡去,玉手在先前蕭炎手掌握處撫了撫,那裡似乎有著淡淡的熱溫殘留,異樣的感覺,讓得雅妃腳尖泛著酥麻。

「還真是個色膽包天的小傢伙,不過,我真的很期待你的歸來,這麼好的合作夥伴,我可不想失去了,而且我也很好奇,回來之時,你能爬到何種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