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零六章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離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從拍賣場出來,蕭炎立在人流擁擠的街道分岔口,望著這片相處了十多年的城市,許久之後,有些落寞的輕嘆了一口氣,旋即緊緊的握著拳頭,似是在給自己打氣般的輕聲道:「外面的世界,一定會更精彩…」說完,蕭炎笑了笑,甩去心中的一些惆悵,邁動著腳步,匯進人流之中,迅速消失不見。paoshu8

在將所有的物資準備齊全之後,剩下的兩日時間,蕭炎便停止了忙碌,靜下心來享受著這極其短暫的平靜生活,而似是清楚蕭炎此時的心情,所以葯老也一直沒有出言打擾,任由他自己安排著時間。

蕭炎這兩日的安靜,也讓得有些敏感的薰兒察覺到了什麼,於是,小妮子一沒事,就跟在前者身邊,水靈的眸子中,泛著濃濃的不舍與眷戀。

對於這跟屁蟲,蕭炎也是有些無奈,只得在獨處之時,輕聲的安慰著,這才讓得薰兒情緒稍微提高了一點。

行走在家族的小路上,蕭炎舒展了一下懶腰,今天,便是離開的時候,剛才他已經去見了父親,也與他說了自己的打算。

而在聽得蕭炎今日便要動身離開之後,蕭戰雖然心中極為不舍,可他卻是清楚,蕭炎的視線,不會局限在這小小的烏坦城之中,以他的天賦,只有外面那無邊無際的天空,才能讓得他隨所欲的展現自己。

雛鷹已長,當空而舞!

「炎兒,日後若是有機會,可以去加瑪帝國邊境處的石漠城看看,你大哥與二哥,便是在那裡發展,聽說最近幾年他們建立了一個名為「漠鐵」的傭兵團,在當地也能算做是不弱的勢力。」

回想起先前在書房父親所說的話語。蕭炎微微一笑,在經歷過成人儀式后,兩位兄長便是出去歷練闖蕩,而當時的父親,還並不是一族之長。最近幾年內,或許是因為路途遙遠或者傭兵團中事物繁忙的因故,他們很少回烏坦城,不過年少時地兄弟情感,倒也讓得蕭炎對他們有著幾分感情。

「蕭炎。」轉過路角,女子溫柔的輕聲,讓得蕭炎止住了腳步,抬起頭,望著路旁的美麗女人。不由得笑道:「若琳導師,怎沒去招生啊?」

「回來拿了點東西,現在請薰兒頂替著呢。」微微一笑。若琳導師緩步走上,目光在蕭炎身上掃了掃,柔聲道:「打算走了?」

「嗯。」摸著鼻子。蕭炎點了點頭。

「不和玉兒和薰兒她們打聲招呼么?」

「算了。paoshu8首發免得到時候分別搞得傷感。安靜地走也好。」聳了聳肩膀。蕭炎笑道。

「你倒是洒脫。可卻讓別人來傷心。」嗔怪了盯著蕭炎一眼。若琳導師略微沉默。旋即溫柔道:「希望一年後。我能得到某人衝上雲嵐宗地消息。」

蕭炎微微一怔。旋即笑著點了點頭。在家族中住了幾日。總有一些大嘴巴會把自己與納蘭嫣然之間地事情說出來。所以蕭炎也並未追問她是如何得知。

「其實。我很想知道。如果當她知道你如今地實力后。會是何種表情?」若琳導師忽然俏皮地笑道。

攤了攤手。蕭炎再次與若琳導師笑談了一會,然後便是在後者的注目中,緩緩消失在小路的盡頭。

順著小路,行進自己的房間之中,蕭炎從枕頭下,取出三枚納戒,將暗紅色的一隻戴在手指上,其餘的兩枚,則是小心的揣進了懷中。三枚納戒雖然是低級。不過也能算作是珍貴之物,行走在外。財不露白,這點道理,蕭炎還是明白得很清楚。

蕭炎所攜帶之物很簡單,三枚低級納戒便是將所有東西都收了進去,站在房門處,蕭炎望著變得有些空蕩地房間,淡淡一笑,伴隨著房門的嘎吱輕聲,最後一縷陽光,從門縫間,逐漸消失…

蕭炎的離開,沒有驚動任何人,少年一身普通衣衫,雙手空空地從大門中走出,然後在家族護衛恭敬的目光中,緩緩的消失在街道的盡頭。或許這些護衛並不知道,他這一走,或許就得年許時間,方才能回家。

薰兒今日有些心緒不寧,少女微簇的眉頭,有著淡淡的憂鬱,沒有焦距的目光,任誰都能知道她此時的心不在焉。

「薰兒學妹,喝點水吧。」

一道柔和的男子聲音,忽然地在薰兒身旁響起,一位模樣俊秀的青年,正微笑著端著一杯清水。

被打斷了思緒,薰兒抬了抬頭,望著身旁的俊秀青年,這位青年是此次招生隊伍內男學員中實力最強之人,就算是羅布與之相比,也要弱上許多,而且這人也並沒有羅布那種一眼就能看出的虛假笑容,薰兒偶爾與一些女學員聊天時,能夠發現,似乎不少隊中的女生,對這位實力既強,人又帥氣溫和的學長抱有好感。

然而雖然青年的笑容溫和而不刺人,不過這卻並不能讓薰兒有過多的關注,目光隨意的瞟了瞟,淡淡地搖了搖頭:「不用了,謝謝。」

薰兒的冷淡態度,並未讓青年臉色有什麼變化,聳了聳肩,毫不介意的收起水杯,微笑道:「今天招生測驗,若不是薰兒學妹幫忙,恐怕要把我們給忙得手忙腳亂,真是麻煩了。」

「若琳導師請我來幫幫忙而已。」搖了搖頭,薰兒微偏了偏頭,望著那又欲說話的青年,輕聲道:「學長,能讓我靜一靜嗎?」

「呵呵,抱歉,我這人話總是有些多,打擾了。」青年笑臉微滯,旋即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對著帳篷行去。

「嘿嘿,林喃,怎麼?對人家動心了?」行近帳篷。一道笑嘻嘻的聲音,忽然的傳了出來。

腳步頓住,被稱為林喃的青年瞥了一眼滿臉笑容的羅布,身子斜靠在帳篷桿上,端起手中的水杯抿了一口。微眯地目光,望著那在夕陽地印射下,身姿修長地少女,目光中跳過一抹熾熱:「很少見到這種極品女孩了,學院中可沒多少女生能與她想比。」

「可人家似乎對你不感興趣埃」羅布戲謔地笑道。

「興趣是需要培養出來的,日後還有的是時間,急什麼?」林喃微笑道。

「她…和那位叫蕭炎的傢伙關係不錯埃」瞥了一眼不遠處地少女,羅布似是無意的道。

晃動的水杯微微一滯,林喃眉頭緊皺:「那傢伙真的在若琳導師撐下了二十回合?」

「的確是真的。那天你們幾人在外面測驗,所以並未看見,可我們一干人。卻是親眼所見,若琳導師最後使用出了「水曼陀羅」,可依然被那傢伙抗了過去。」回想起那日的戰鬥,羅布臉龐上忍不住的閃過一抹驚駭,沉聲道。

手掌微緊,林喃將杯中的清水一飲而盡,撇嘴道:「就算是真地,那我也不會因此放棄她,那傢伙修鍊天賦的確很強。不過比起如何討好女人來,卻還差得遠,嘿,而且他還要離開薰兒一年,這一年,我能有大把的時間,讓得薰兒將對他地感情淡化…」

說到此處,林喃略微有些得意,作為一名情場老手。他很有信心,如何捕獲一名少女的芳

「薰兒。」此時廣場外,若琳導師忽然快步跑進,最後停在少女面前,喘了幾口氣,輕聲道:「他走了。」

小手微微一顫,薰兒沉默了片刻,微微點了點頭。

「薰兒,別傷心了。只是分開一段時間而已。」瞧著薰兒安靜的模樣。若琳導師嘆了一口氣,安慰道。

「嗯。」輕點了點頭。薰兒忽然站起身子,在若琳導師疑惑的目光中,對著帳篷處的林喃兩人行去。

少女緩緩走來,最後在兩人面前停下,精緻的小臉瞧不出一點喜怒,靈動的眸子盯著林喃,輕聲道:「學長,能陪薰兒切磋一下么?」

「呃…」聽著薰兒這要求,林喃一愣,半晌后,方才笑道:「薰兒學妹有這要求,我自然不會反對,切磋之時,我會把實力壓制在與你平級。薰兒眨了眨修長的睫毛,沒有再開口,小臉淡然的徑直行進帳篷之中。

「嘿,你小心點吧,她實力可是六星斗者。」望著那進入帳篷地少女,羅布笑著提醒道。

「我兩個月前就已經晉入七星了。」微微一笑,林喃望著帳篷,含笑道:「看來這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開頭,女孩一般都是在這種時候,心扉最是脆弱。」

嘴角微掀,林喃整了整衣衫,然後在羅布那艷羨的目光中,行進了帳篷。

站在帳篷之外,羅布等待了幾分鐘,然後那帳簾便是被掀開,小臉淡漠的少女,緩緩渡出。

「呃…」望著竟然是薰兒先出來,羅布不由一愣,不過瞧著少女的臉色,卻是不敢開口詢問。

少女站在帳篷之外,抬起精緻的小臉,望著那即將落下的夕陽,這時候,少年或許早已經出城了吧?

小手鋝過額前的青絲,片刻之後,薰兒偏過頭,對著羅布輕聲道:「日後再從誰口中聽見蕭炎哥哥的不是,我會殺人…」

被那雙水靈動人地眸子緊盯住,羅布臉龐上卻是泛不起一點笑意,一股寒意從心中蔓延而出。

收回目光,薰兒對著廣場外緩緩行去。

待得薰兒離開之後,若琳導師與羅布趕忙掀開帳篷,身軀陡然一震。

帳篷之內,林喃正萎縮在地,原本俊秀的臉龐,此時已經布滿青腫,顯得醜陋之極,在其身旁的地面上,十幾顆染血的牙齒,正隨意的散落著,看上去,極為刺眼……

,各位兄弟看完之後,請投幾票推薦票吧,現在的推薦票,有些凄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