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一十八章生死逃亡萬字更新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生死逃亡萬字更新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漆黑的石門處,十幾道影子,緩緩從門外的黑暗中行出,最後將石門堵得死死的。

一道人影從後面走出,最後在月光石的照耀下,露出了其面目,正是那狼頭傭兵團的少團長,穆力!

目光先是在石室內部的幾堆金光閃閃的金幣上掃過,穆力眼中掠過一抹貪婪,舔了舔嘴,視線瞟了瞟那已經被蕭炎兩人打開的石盒,不由微笑道:「抱歉,打擾兩位了。」

緩緩的握緊手中的鑰匙,蕭炎臉色有些陰沉,瞥了一眼身旁柳眉倒豎的小醫仙,對著穆力冷冷的道:「你跟蹤我們?」

「算不上跟蹤吧,早在幾日前,我便得到了小醫仙尋找到寶洞的情報,不過因為不知道確切位置,所以…」聳了聳肩,穆力含笑道。

「你是如何得知的情報?這件事我只與我的助手莉菲提過,你…你收買了她?」小醫仙俏臉上先是閃過一抹疑惑,緊接著迅速憤怒了起來。

「呵呵,那女人挺傻,不過是隨便一點花言巧語,便是乖乖的把什麼東西都說了出來。」穆力微微一笑,卻並未否認小醫仙的猜測。

「你這個混蛋1柳眉倒豎,小醫仙叱罵道。

「抱歉,這些東西對我們狼頭傭兵團太過重要,只要擁有了它們,我們便能輕易吞併青山鎮的所有勢力,到時候,才能有資格與實力向外發展,我的目光,可不想僅僅局限在這小小的鎮子之中。」穆力淡淡的道。

「把東西交給我吧,小醫仙,我對你的感情,你應該很清楚,只要你跟著我。日後等我掌管了狼頭傭兵團。絕對不會虧待你1目光泛著深情的盯著小醫仙,穆力聲音緩緩的變柔了下來。

「跟著你?我現在和你說話,都覺得噁心1紅潤的小嘴挑起嘲諷。小醫仙地聲音,頗為刻保看來,穆力收買她身邊人地舉動,實在是讓得她極為的憤怒。

笑了笑,穆力眼中掠過絲絲陰冷,輕聲道:「沒關係。我會把你強行留在身邊的。」說完,穆力將目光轉移向了一旁沉默地蕭炎。含笑道:早說了讓你加入狼頭傭兵團,可你卻偏偏不聽,現在,就算你想加入,那也是晚了。」

「一個連大斗師都沒有的傭兵團,也能如此囂張?」摸了摸鼻子,蕭炎譏諷著搖了搖頭。

「至少殺你,非常簡單。」微微一笑,穆力地笑容中,殺意凜然。

「把東西交出來吧。留你個全屍。」雙臂抱著胸口。穆力陰冷的瞥向蕭炎。

蕭炎陰沉的扯了扯嘴,目光在那將石門完全堵死的十多名傭兵胸口處的等級徽章上掃過。這十多名傭兵,實力都在斗者四星以及五星左右,而且穆力地實力,更是在六星級別。

心中盤算了一下對方的陣容,蕭炎地心微微沉了沉,他自己現在最多僅能對付一名四星斗者,不過若是取下背上黑色重劍后,他應該能夠與六星斗者相抗衡一段時間。

可此這時的石門處,足足有十多名實力不俗的傭兵,以蕭炎此時的實力,若被他們圍攻的話,正常情況下,十有八九會被斬殺當常

「老師?」心中呼喊了一聲葯老,不過卻未有半點回應,蕭炎只得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想要讓葯老出手解圍,是有些不可能了。

穆力抱著膀子站在石門中央處,滿臉戲謔的望著場中臉色急速變化的蕭炎,心頭忽然有種貓戲老鼠的快感。

「雖然你天賦不錯,不過翅膀卻還未長硬,嗯,說真的,我很怕你日後的報復,所以,為了杜絕這種會讓我寢食難安地情況發生,你今天,必須死在這裡1

手指輕輕地敲打著手臂,穆力微笑道,他從小便被他的父親告誡,不管日後招惹到什麼人,若是有機會,一定要趕盡殺絕,絕對不能給對方留下任何一絲死灰復燃地報復機會!

森然的瞥了一眼笑容滿面的穆力,蕭炎眼眸微眯,這麼多年來,可一直都是他在欺負人,可還真沒遇見過這種被人即將圍殺的狀況。

「你說得很對,若是有機會出去,我會把狼頭傭兵團搞得雞犬不寧。」嘴角泛起陰冷,蕭炎陰聲道。

「很佩服你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向我履勇氣,不過,這也同時更加深了我要永久把你留在這裡的決定。」穆力笑道,眼瞳中,充斥著殺意。

蕭炎抬了抬眼皮,漆黑的眼眸中,同樣是殺氣凜然。

就在蕭炎心中思量著如何突困時,那背在身後的一隻手掌忽然一動,似乎有著什麼東西,被悄悄的塞了進來。

眼眸微眯,蕭炎不著痕的握了握手掌,眼角隨意的瞥向緊貼著身旁的小醫仙。

「這是先前的催眠藥粉。」小醫仙紅唇微微蠕動,細微的聲音,傳進了蕭炎耳中。

輕點了點頭,蕭炎目光迅速在石室內部的牆壁上掃過,望著那三枚散發著淡淡光芒的月光石,心頭微微一動。

「待會緊跟著我1蕭炎臉色凝重的低聲吩咐了一句。

「嗯。」乖巧的點了點頭,這時候,小醫仙也只得把所有的脫困希望,放在蕭炎身上了。

「動手,殺了那小子,注意別給我傷著小醫仙了,那可是我內定的女人1望著兩人,穆力森然的一揮手,冷喝道「是1聽得穆力的命令,其身後的十多名傭兵,頓時分出五名,然後滿臉凶光的對著蕭炎兩人撲來。

瞧著那雖然過來了五名,可依然被堵得嚴實的石門,蕭炎眉頭一皺,這些傭兵的謹慎,讓得他頗為頭疼。

「1

目光掃了掃疾撲而來的五名傭兵,蕭炎手掌一揚,強猛的勁氣。將手中的小袋藥粉送上了半空。然後驟然爆炸開來,灑落的藥粉,頓時瀰漫了整個石室。

「屏住呼吸。門邊地人,不準移動。把門堵死,馬四,攻擊他們1望著瀰漫石室地藥粉,穆力臉色微變,急喝道。

穆力的命令。讓得騷亂的傭兵們迅速平靜了下來,室內地五名傭兵。抽出腰間的武器,眼中凶光畢露地對著不遠處的蕭炎兩人衝去。

一手拉著小醫仙,蕭炎身形急退間,手掌猛然曲卷,然後對著那被懸挂在牆壁上月光石一吸,頓時,月光石便是脫離束縛,被蕭炎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手掌一轉,月光石便被裝進了納戒之中,而失去了一枚照明所用的月光石。石室內的光芒。頓時黯淡了幾分。

收了一枚月光石,蕭炎臉色凝重地急速移動。右掌吸扯間,另外兩枚也是被準確的收進了戒指之中。當最後一枚月光石裝進戒指之中后,石室內,驟然變得黑暗了下來。

在黑暗降臨地霎那,蕭炎拉著小醫仙,身形一轉,徑直對著記憶中的石門位置處,暴沖而去。

「不要慌!拿出火摺子,門口的人不準亂動,室內的人也不準過來,記住,誰敢來到門邊,不管是誰,殺1

突如其來的黑暗,讓得穆力臉色陰沉,不過他畢竟心機不錯,當下急忙暴喝道。

有了指揮人,狼頭傭兵團員們也是平緩下了慌亂,一些帶有火摺子的傭兵,趕忙從懷中掏出,然而當他們剛欲舉起之時,面前急風掠過,蘊含著兇猛勁氣的手掌,便是重重的轟在了胸口之上,頓時,幾名措手不及的傭兵,便是一聲悶哼,重重的坐到在了地面上。

「他過來了!他來石門處了!攔住他1被攻擊地傭兵,忍著劇痛,大喊道。

聽得手下地大喊聲,穆力臉色再次一沉,腳步向後急退了幾步,剛好落在石門最外邊,同時,也把石門的空間,完全地堵了下去。=^泡^書^吧^首發==

「1

強猛的勁氣從前方猛然暴射而來,石門處的幾名實力在五星斗者級別的傭兵,若不是反映及時,差點被這股勁氣吹飛了去,不過饒是如此,幾人的身形,也是被推得踉蹌了起來。

在幾人身形不穩時,兩道急風,猶如泥鰍一般,從他們的縫隙中悄悄的溜了出去,而當他們回過神時,卻已經是阻攔不及,當下只得對著最後一名的穆力急喝道:「少團長,他們沖你來了1

眼瞳微縮,穆力雙腳緩緩攤開,將狹窄的通道堵死,雙掌緊握,其上淡綠的鬥氣逐漸涌動,而在綠色鬥氣的渲染之下,那雙肉拳,竟然開始逐漸變成猶如木頭一般的顏色。

「我倒,你這二星斗者,如何在正面碰撞中將我擊退1冷笑了一聲,穆力從懷中掏出一枚夜明珠,向前一丟,微弱的光芒,雖然只能照亮附近兩三尺的地帶,不過這對於狹窄的通道來說,卻已經是足夠。

夜明珠剛剛丟出,兩道影子便是從上急速跨過,藉助著夜明珠的毫光,穆力能夠模糊的看見,少年臉龐上的殺意。

「給我滾回去1望著猶如飛蛾撲火般的蕭炎,穆力冷笑了一聲,那如同一對木頭製作的拳頭,泛著綠色光芒,帶起一股兇悍的勁氣,狠狠的對著蕭炎怒砸而去。

「玄階低級鬥技:木之硬化1

迎面而來的勁氣,將蕭炎的臉龐刺得微微發疼,抬了抬眼,他能清楚的看見穆力眼瞳中所隱藏的猙獰,

「媽的。」

心中罵了一聲,蕭炎深吸了一口氣,雙掌驟然反握住背上巨大黑劍,一聲暴喝,巨劍頓時離開背面,手掌一轉,巨劍便被收進了納戒之中。

巨劍一消失,蕭炎的速度,幾乎是在眨眼間暴漲了起來,體內略微流動得有些遲緩的鬥氣,在此刻,也是猶如潮水奔騰一般,瘋狂的涌動在經脈之中。

經過壓抑之後,蕭炎終於是第一次爆發。拳頭緊握。一條條青筋不斷的鼓動著,令人驚恐的力量,正在急速凝聚。

感受到體內那奔騰流動的鬥氣。少年清秀的臉龐上湧上了瘋狂地戰意,眼瞳有些陰冷地瞥著那已經近在咫尺的穆力。體內的鬥氣,開始順著鬥技地脈絡,狂猛運轉。

「八極崩1

響起在心頭的喝聲,幾乎是讓得蕭炎地衣袖口,驟然間緊繃了起來。本來柔軟的布料,此刻。卻是堪比鋼鐵。

袖口鼓動中,蘊含著強橫的勁氣,蕭炎的拳頭,先是猛然一縮,瞬間之後,暴射而出。

「砰1

兩隻拳頭,在狹窄的山洞中轟然相遇,悶雷般地聲音,在通道中久久不息。

瞧著那竟然與自己不相上下的蕭炎,穆力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想到。這不過是眨眼時間,這傢伙地實力。居然便是連跳了好幾級。

「我拖住他了,快點殺了他!不惜代價1

一聲陰冷的咆哮,從穆力的喉嚨中吼出,蕭炎此時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讓得這位心機頗深的少團長有些驚慌了起來,小小年齡,竟然便能與身為六星斗者的自己相抗衡,若是再等個一兩年,那還了得?如果讓他逃出了此地,日後的狼頭傭兵團,絕對會遭受到毀滅般的打擊。

只要一想到日後那鋪天蓋地的報復,穆力心頭便是殺意狂涌。

聽得穆力的喝聲,蕭炎嘴角挑起一抹嘲諷與森然,嘴唇微動:「爆1

「1

又是一聲悶響乍然響起,不過這記悶響,竟然是從穆力地身體之內傳出。

「噗嗤1

忽然在體內爆炸地勁氣,讓得穆力臉色瞬間慘白,身體一陣搖晃,終於是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

「走1擊倒穆力,蕭炎強行忍住了當場擊殺他的誘惑,當機立斷地一把拉住身後的小醫仙,然後頭也不回的對著山洞之外急竄而出。

而在蕭炎前腳剛走,十多名傭兵,便是從石室內沖了出來,望著地面上臉色慘白的穆力,都不由得滿臉駭然,實力在六星斗者的少團長,竟然會被那名少年打敗?這擺在面前的殘酷現實,讓得所有人有著片刻的獃滯。

「白痴,還愣著做什麼?去追啊,一定要殺了那小子,出去之後放信號,讓埋伏在上面的人截殺1望著這些獃頭獃腦的樹下,穆力再次一口鮮血噴出,暴怒的吼道。

「是1穆力的吼聲,讓得這些傭兵回復了清醒,急忙應了一聲,然後身形掠過,瘋狂的對著蕭炎兩人追擊而去。

艱難的撐起身子,穆力斜靠在石壁之上,重重的出了一口氣,眼瞳中,閃過一抹猙獰,拳頭重重的砸在石面上,森然道:「小雜種,別讓我逮著你,不然定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1

蕭炎面無表情的拉著小醫仙不斷的對外沖掠著,縮在袖口中的拳頭,滴著殷紅的鮮血,自從學會了八極崩的暗勁爆發之後,這是蕭炎第一次用來對敵,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不過,與穆力的正面對沖,也讓得他受了一些傷。

「以穆力的心機,在懸崖之上,肯定還有狼頭傭兵團的傭兵1急促的喘著氣,小醫仙提醒道。

「只有爬上懸崖,我們才能混入森林中逃脫!不然,只有死路一條1蕭炎沉聲道。

「出去之後,不要攀上去,如果被他們砍斷了繩子,我們就得葬身在懸崖之底了。」

「不上去,難道你還想跳崖?或者等著他們出來圍殺我們?」腳步步伐不停,蕭炎皺眉道。

咬了咬紅唇,小醫仙似是決定了什麼,開口道:「我能帶你離開。」

心頭微微一動,蕭炎沉默。

「別磨磨蹭蹭了,你幫了我,我不會害你的1望著蕭炎猶豫的模樣,小醫仙怎能不知道這小心謹慎的傢伙在想什麼,當下無奈的催促道。

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蕭炎微微點頭。

見到蕭炎點頭,小醫仙從懷中掏出一支短短的竹笛,將之放在小嘴中。輕輕一吹。一道有些奇異的聲波,從笛中迅速傳出,然後通過通道。最後盤旋在懸崖之外地夜空。

「你在幹什麼?」望著那隱隱散發著月光地細小洞口,蕭炎忍不住的好奇問道。

「召喚我的夥伴。」揚了揚手中地竹笛。小醫仙俏皮的笑道:「一隻一階地藍鷹。」

「飛行魔獸?」聞言,蕭炎略感詫異,見到小醫仙點頭后,欣喜頓時浮現臉龐,這下有救了。

「可惜。還有最後一個石盒沒被打開。」腳步緊跟著蕭炎,小醫仙有些惋惜的道。

「算了。別貪多了,以後又機會,找他拿回來就是1蕭炎臉龐浮現許些陰冷:「嘿嘿,本來還在為以後的苦修褥子的枯燥而苦惱,沒想到,這傢伙卻自己送些樂子過來,好吧,狼頭傭兵團,小爺在魔獸山脈的這些日子,就和你們耗上了1

再次順著黑暗地通道急跑了一陣。那洞口的月光。越來越明亮,瞬間之後。兩人眼前驟然一亮,漫天繁星以及那碩大地銀月,便是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出現在洞口,蕭炎眼疾手快的拉著小醫仙貼著石壁,目光悄悄的向懸崖上瞟了瞟,果然是發現,在懸崖之上,不少人影,正拿著火把四處巡邏著。=^泡^書^吧^首發==

「果然還留了一手。」罵了一聲,蕭炎耳朵貼在地面,旋即沉聲道:「追兵快來了,你那頭飛行魔獸呢?」

小醫仙美眸在夜空中掃了掃,再次將竹笛放進小嘴中,奇異的聲波,悄無聲息的在夜空回蕩著。

「戾1

隨著聲波傳出不久,一聲尖銳的叫聲,便是在夜空響徹而起。

藉助著月光的照耀,蕭炎能夠模糊的看見,在那大山深處,一頭通體蔚藍的巨大老鷹,正在急速的掠過,僅僅是片刻時間,便是在懸崖之下盤旋了起來。

「走吧。」望著藍鷹地到達,小醫仙頓時鬆了一口氣,對著蕭炎招了招手。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回過頭,望著那已經能夠看見一些人影地山洞,冷冷一笑,手臂攬過小醫仙的纖腰,身形一躍,徑直跳上了那頭巨大地藍鷹。

「小嵐,快走1躍上了鷹身,小醫仙急忙催促道。

聽得小醫仙的聲音,藍鷹頓時雙翅一振,巨大的勁風撲扇而過,然後載著背上的兩人,衝天而起。

「射下它1望著兩人竟然登上了藍鷹,那出現在山洞口處的十多名傭兵急忙對著懸崖上喝道。

「咻,咻,咻1

聽得下方的喝聲,懸崖之上略微騷亂了一陣,旋即一陣箭雨猛然破空而出,對著空中的藍鷹急射而去。

望著那射來的箭雨,蕭炎心頭微微一驚,剛欲出手將之震退,腳下的藍鷹,卻是雙翅猛的一震,淡青色的狂風吹拂而出,頓時便將一波箭雨扇落下了懸崖之中。

蹲下身子,狂風將小醫仙的長發吹得有些凌亂,玉手溫柔的摸著藍鷹的身子,回過頭對著蕭炎笑道:「現在安全了。」

「呼…」重重的鬆了一口氣,蕭炎身體軟軟的坐在藍鷹身體之上,低下頭望著那急速倒退的樹林,心頭略微有些發粟,他可是第一次飛這麼高。

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蕭炎全身發軟,先前的那般高強度戰鬥,實在是讓得他極為的疲憊。

坐在藍鷹之上,蕭炎俯視著那處山洞,森然的視線,緊緊的盯著那被一名傭兵扶著站在洞口處的穆力。

兩雙目光在夜空中對視,彼此都是猙獰一笑,毫不收斂的釋放著對對方的殺意。

藍鷹逐漸遠去,蕭炎也是收回了目光,偏過頭,望著小醫仙,問道:「你打算去哪?」

纖指鋝開額前的青絲,迎面而來的狂風,將衣衫吹得緊緊的貼在小醫仙的身體上,隱隱的露出美妙曲線。

「我回採葯隊。」小醫仙淡淡的笑道。

「你還回去?穆力那傢伙說不定也會回去埃」聞言,蕭炎有些驚異的道。

「呵呵,回到了採藥隊,他便再不敢對我做什麼。」小醫仙微笑道,以她在青山鎮地名聲。穆力若是不想惹起眾怒地話。便絕對不敢再對她出手。

「而且回到青山鎮后,他更不敢動手,萬葯齋的勢力。不會比狼頭傭兵團小,而且另外兩大傭兵團的首領。都曾經欠了我地人情。」

「既然這樣,那便隨你吧。」微微點了點頭,從那些傭兵看待小醫仙的目光來看,蕭炎便能知道,她在小鎮中擁有何種聲望。所以也並不太擔心她地安全。

「你呢?」偏過頭,小醫仙微笑著問道。

「我?嘿嘿。我就不回去了,我沒有你那種聲望,穆力想要殺我,肯定沒人會阻攔,而且以我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那傢伙一定會想盡辦法殺了我,所以,我不能再回青山小鎮了。」手掌緊抓著藍鷹的羽毛,蕭炎笑道。

「你要離開?」聞言,小醫仙有些遲疑的問道。

「離開?嘿嘿。我蕭炎可不會幹那種夾著尾巴灰溜溜逃跑的事情。我以後會在魔獸山脈修鍊一段時間,然後…再找狼頭傭兵團慢慢算賬。」蕭炎淡笑道。

「狼頭傭兵團地團長。是一位兩星斗師,你若是想報復,可得小心一些。」沉默了一下,小醫仙鄭重的提醒道。

「安啦,斗師而已,又不是沒見過。」隨意地擺了擺手,蕭炎無所謂的笑道,當初加列畢還是一位大斗師呢,還不是被他搞得家族敗落。

見到蕭炎這模樣,小醫仙也只得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轉過頭,指揮著藍鷹,對著大山之中飛掠而去。

鷹背之上,逐漸的陷入了平靜,兩人都在緩緩回味著先前與死亡搽肩而過的刺激。

「嘿嘿,小傢伙,不錯,竟然能夠以如此微小的代價脫離那種險境,實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就在蕭炎閉目回氣之時,葯老滿意的笑聲,忽然的在心中響了起來。

聽著葯老終於開口,蕭炎撇了撇嘴,心中哼道:「我還以為你失蹤了呢。」

「哈哈,小傢伙怨氣挺大,不讓你親身經歷這種險境,如何才能爆發?」葯老大笑道:「而且先前脫去束縛的感覺,如何?」

「還不錯。」摸了摸鼻子,蕭炎淡淡的道。

「嘿嘿,想不想報仇?」葯老地笑聲,猶如一隻奸詐地老狐狸,充滿著誘惑。

「你什麼時候見我吃了虧沒要回來過?既然那王八蛋想要我死,那我又怎能讓他好過?」蕭炎微笑道,眼瞳中,卻是掠過一抹陰冷的森然。

「那小姑娘地話,你也聽見了,狼頭傭兵團的團長,是一位二星斗師。」葯老笑道:「所以,你想到報仇,那便必須把自己迅速提升成一名斗師1

「當然,這段時間,我會在魔獸山脈潛修,不管老師是用何種艱苦的修行方式,我都會堅持下去。」蕭炎聳了聳肩。

「哈哈,好,既然你有這決心,那我會用最快的辦法,讓你毫無後遺症的成為一名斗師1聽得蕭炎這話,葯老頓時樂了起來,看來仇恨還真是促人上進的最好良藥。的盤旋而下,最後收攏翅膀的在一處山頂上降落了下來。

「下面便是採藥隊的所在了,你既然不回去,那我便把你放在這裡吧,等到天明后,你便自行離去,行么?」望著下方的篝火,小醫仙轉頭對著蕭炎微笑道。嗯。」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對著小醫仙抱了抱拳,朗笑道:「那我們便在此分別吧,下次見面,或許便得等很久時間了。」

「嗯。」雪白的下巴輕點,小醫仙略微遲疑,最後從懷中取出小袋藥粉,將之遞給蕭炎:「這些藥粉雖然藥力不算大,不過卻也能勉強防身。」

接過略微帶著體溫的藥粉,蕭炎心頭有些感動,說實在的,他與小醫仙不過是萍水相逢,而且自己還死皮賴臉的搶了人家一半的寶貝,雖說在逃離的時候救了她一把。可那種時候。只要是個男人,或許都會如此做。

摸著鼻子笑了笑,蕭炎微微點頭。對著小醫仙揚了揚手,轉身對著黑暗的森林之中行去:「再見吧。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會去把那破傭兵團給端了,算是給我倆出口氣。」

「呵呵,我等著。」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小醫仙笑吟吟地道。

目送著少年的背影緩緩的消失在黑暗之中。小醫仙方才收回視線,將頭轉向下方地營地。淡淡的輕聲道:「穆力,你給我等著吧,女人地記仇程度,可遠遠要比你想象中的還要高。」

冷笑了一聲,小醫仙再次躍上藍鷹,然後緩緩的盤旋而下,最後消失在黑暗的夜空之中。的夜,緩緩地消逝,清晨的第一抹晨旭,從天際灑落。照射在了白色帳篷之中。

當小醫仙從睡夢中蘇醒過來時。聽著帳篷之內地騷亂以及那讓得她噁心的熟悉聲音,紅潤的小嘴。緩緩挑起一抹冷意,慵懶的從床榻上行下,換好衣衫,然後緩緩的行出帳篷。

帳篷之外,七八名傭兵正嚴實的守在門口,此時,這些傭兵,正滿臉肅然的把一名青年攔在外面,當見到小醫仙出來后,都是趕忙對著小醫仙行了一禮。

「呵呵,穆力少爺,大清晨,你怎麼闖我的帳篷?」對著那幾名傭兵微微一笑,小醫仙偏過頭,沖著那臉色有些不甚好看的穆力含笑道。

「呵呵,沒事,只是時間不早了,想過來叫小醫仙啟程。」目光在小醫仙身後掃過,穆力眉頭一皺,旋即笑道。

微微點了點頭,小醫仙揮手將幾名傭兵遣開,上前兩步,微笑著看著穆力:「穆力少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當真是好手段埃」

「可惜,螳螂太狡猾了。」穆力笑了笑,笑容中泛著陰冷,目光再次掃過小醫仙身後的帳篷,淡淡地道:「我也知道你回到了這裡,便奈何你不得,不過我地目的也不是你,交出蕭炎,我不會再為難你。」

「他走了。」攤了攤手,小醫仙笑道。

「走了?」眼瞳一縮,穆力臉色越加難看。

「你不會以為他會傻得還回營地吧?」嘲諷地一笑,小醫仙望著周圍已經起床的傭兵,這些傭兵是她的憑仗,只要有他們在,穆力便不敢對她出手。

「混蛋1低聲罵了一句,穆力深吸了一口氣,詛咒道:「進入了魔獸山脈,他會死得更快1

沒有理會他的謾罵,小醫仙紅潤的小嘴微翹,美眸中,滿是譏諷。

「小醫仙小姐,藥草差不多都已經齊全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一名萬葯齋的採藥員,快步走上來,對著小醫仙恭聲道。

「嗯,啟程吧。」小醫仙微笑著點了點頭,美眸在營地中掃視了一圈,忽然柔聲道:「各位,狼頭傭兵團因為出了點事故,所以我想請各位代替一下他們的近身護衛一職,不知可否?」

聽著小醫仙此話,滿場傭兵先是一愣,旋即猛然丟下手中的東西,急忙對著小醫仙興奮的涌過來。

望著那笑吟吟的安排著傭兵隊伍的小醫仙,穆力嘴角微微抽搐,他知道,這是小醫仙在防備著他。

將貼身護衛分配好之後,小醫仙回頭望著還停留在原地的穆力,微笑道:「穆力少爺,蕭炎在離開的時候,讓我代送一句話。」

「只要讓他交出在山洞中的所得,我可以不計較他打傷我的事。」穆力冷笑道。

「呵呵,穆力少爺,你錯了,蕭炎讓我告訴你…他會回來的…」溫柔一笑,小醫仙輕聲道。

眼瞳緊縮,穆力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眉宇間充斥著殺意,半晌后,方才陰冷的點了點頭:「好,只要他能在魔獸山脈中活下來,我等著他來報仇1

說罷,恨恨的一甩袖子,帶著幾名手下,離開了此處。

望著那離去的穆力,小醫仙俏臉上的笑意逐漸熟練,美眸中。同樣掠過幾縷冷意。纖指鋝開額前的青絲,忽然的抬起頭,望著身後那處高高的山尖。

晨光地照耀下。山尖上,似乎隱隱有著少年地身形矗立著。

站在山頂。望著那啟程離開的傭兵隊伍,蕭炎扭了扭腦袋,手掌緩緩緊握,冷笑道:「王八蛋,給我等著吧。昨晚的事,小爺會牢牢記著地。下次見面,我要你加倍的嘗還1

深吸了一口清晨地清爽空氣,蕭炎豁然轉身,背著黑色巨劍,再不回頭的對著密林之中行去,他知道,真正的苦修,現在開始了!

空氣清新的森林之中,蕭炎趴在一處草叢之中,身體之上的枯葉。將他偽裝得嚴嚴實實。呼吸努力地壓至最低,氣息也是完全收斂。身體猶如磐石一般,動也不動,一雙目光,透過草叢,死死的盯著正在對著這邊緩緩走過來地一頭紅色巨狼。

今天已經是蕭炎與小醫仙分開的第二天時間了,兩天時間中,他一直在對著魔獸山脈內部進發,按照速度,他現在,應該已經算是處身於魔獸山脈的中圍位置。

兩天時間,蕭炎遇見了不下十次魔獸的攻擊,其中有兩次獲得了勝利,其他幾次,每次都是以落荒而逃結束,然而雖然逃跑了很多次,不過在與魔獸的亡命戰鬥中,倒也是讓得蕭炎身上,多出了幾分真正的血腥之味

兩天以來,蕭炎一直在尋找著葯老所要求的修鍊場所,不過卻都未找到符合其心意的地方,所以,他只得四處奔波,冒著被各種魔獸襲擊的危險,小心翼翼的生存著。

蕭炎面前地紅色巨狼,是一頭成熟期地一階火狼,論起實力來,足以堪比人類的六星斗者實力,在前幾次與魔獸地戰鬥中,蕭炎便是遇見過一次,不過因為背上重劍束縛的緣故,最後落得個狼狽逃竄的局面。

手指輕輕的觸著地面,蕭炎望著那幾乎已經近在咫尺的紅色巨狼,身體猛然微微弓起,略微停滯瞬間之後,猶如拉開的弓弦一般,閃電般的從草叢中暴射而出,頓時,枯葉灑滿了天空,然後緩緩飄落。

身體穿過飄落的枯葉,蕭炎身體掠現在巨狼身後,拳頭緊握,攜帶著兇猛的勁氣,重重的砸在了巨狼腰部位置。

「八極崩1

心頭的低喝聲剛落,巨大的勁氣,便是讓得巨狼一聲嗚咽,身體在地面上狠狠的搽出了十多米距離,方才撞在一棵樹榦之上,四腳抽搐了一番,終於是不甘的軟了下去。

腳掌重踏在地面之上,蕭炎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長時間的匍匐,讓得他手腳有些發麻,扭了扭腦袋,快步上前,取出腰間的小匕首,將巨狼頭部切開,頓時,一枚小小的紅色晶體,現進了眼內。

「呃,魔核?」

望著這枚紅色晶體,蕭炎一愣,旋即欣喜的將之取出,毫不介意其上的血腥,在身體上搽了搽,這可是兩天來他的第一筆魔核收穫。

將魔核取出之後,蕭炎隨意的將狼屍丟在一邊,抬頭分辯了一下方位之後,然後健步如飛的對著一處隱隱有著水聲傳來的地方飛奔而去。

身形敏捷的穿過樹林間的重重荊刺,蕭炎在急行了片刻后,面前視線驟然開闊了起來,轟隆隆的瀑布聲音,讓得他滿臉狂喜。

鑽出最後一顆巨樹的阻攔,蕭炎望著出現在面前的景象,忍不住的深吸了一口氣。

在蕭炎的視線之內,一條巨大的瀑布,宛如銀色匹練一般,從高高的山峰之上怒砸而下,水流砸在巨石之上,水氣瀰漫天空

在瀑布的兩旁,是有些陡峭的山壁,山壁上,一個個天然形成的山洞,讓得蕭炎喜出望外,只要在這些山洞口堆上一些石頭,便能將魔獸拒之門外,再也不用擔心在修鍊醒來后,會發現身旁盤踞著一條兇殘的毒蛇了。

「終於找到最好的修鍊之所了…」張開雙臂,蕭炎深嗅著那股瀰漫水氣的空氣,喃喃的笑道。

摸了摸鼻子,蕭炎手掌一轉,兩卷捲軸出現在掌心之中,這兩個捲軸,便是蕭炎在山洞中的所得,前兩日因為身處險境,蕭炎一直沒有時間細細觀看,如今有了安身之地,終於是能夠開始放心的研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