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一十九章紫雲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紫雲翼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躍過一處山溝,蕭炎緩緩的走向瀑布之所,目光在四周謹慎的掃了掃,在未曾見到有魔獸出沒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來到陡峭的山壁之所,蕭炎在此處細心挑選了好半晌之後,方才選出了一個離地有四五米距離的山洞,小心的攀著有些濕潤滑膩的石頭,蕭炎宛如一頭靈猴一般,快速鑽進了事先選好的山洞之中。

山洞內部略微有些清涼,不過卻其內面積倒還不小,讓得蕭炎一人居住,顯然是綽綽有餘。

目光在山洞內部地面上細心的掃視了幾圈,未曾發現有什麼魔獸遺留下的東西后,這才略微放心,在將山洞粗略的打掃一圈后,從納戒中拿出一些購買的野外物資,在山洞中,搭建出了一個柔軟乾燥的歇息床榻。

安設好一些必備的生活物資后,蕭炎又用巨石把洞口堵得只容一人通過,他將會在這裡渡過不少的日子,安全問題,是最重要的。

做完這些,蕭炎拍了拍手上的灰塵,望著有些昏暗的山洞,略微沉吟,接著從納戒中取出三枚從那寶洞內扣出來的月光石,將之擺放在四周石壁上的凹槽中,頓時,柔和的光芒,便將山洞照得亮堂了起來。

瞧著煥然一新的山洞,蕭炎咧嘴笑了笑,一屁股坐在柔軟的床榻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旋即盤起雙腿。雙手在身前擺出修鍊地手印,緩緩的回復著體內消耗的鬥氣以及近兩日趕路所帶來地精神疲憊。

隨著蕭炎的沉寂,他的呼吸也是逐漸地平穩而下。一呼一吸間,形成完美的循環,每一次呼吸循環地交替間。一縷縷淡淡的能量氣流便會從周身空間中散發而出,最後順著蕭炎的呼吸。進入其身體之中,而在經過經脈的煉化后,便被儲存到小腹處的氣旋之內。

安靜地修鍊中,蕭炎心神沉入體內,奇異的內視。讓得他能清晰地看著體內流淌的鬥氣。

心神穿過幾條主幹經脈,最後來到小腹處。作為鬥氣基地的氣旋,緩緩旋轉著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再次見到這神奇的氣旋,蕭炎心中略微有些欣慰,經過近一年的修鍊,當初在晉陞斗者時僅有巴掌大小的乳白氣旋,如今,卻是因為鬥氣功法的緣故,轉化成了淡黃色,而且,面積也是寬大了許多。蕭炎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如今氣旋中所蘊含的鬥氣濃度,足足比當初強上了十倍不止。

望著那些從經脈中不斷輸入氣旋的淡黃鬥氣。蕭炎微微一笑,心神緩緩地撤離了體內,待得體內鬥氣完全回復之後,這才睜開眼眸。

懶懶地扭了扭身子,神清氣爽的感覺再次回到蕭炎身上,緊緊地握了握拳頭,蕭炎能夠察覺到,因為近段時間的苦修,現在自己的實力,正在從五星斗者,逐步的對著六星邁進,或許再要一兩個月的時間,自己應該便能進入六星的層次。^泡^書^吧^

而到時候,如果去掉重劍的束縛,再加上自身的幾種玄階鬥技,或許便能夠與八星斗者相抗衡,當然,這裡的前提是,那位八星斗者,所精通的鬥技等級,要低於蕭炎,畢竟,蕭炎的功法,才僅僅是最低級的黃階,這是他唯一的軟肋!

將精氣調理到正常狀態之後,蕭炎手掌一翻,一卷黑色的捲軸出現在了手中,正是那捲玄階高級的飛行鬥技。

翱翔天空,是每個人的夢想,而對於自由飛行,蕭炎同樣非常的有興趣,飛行,是逃命的最好保障,如果那天夜裡沒有小醫仙的藍鷹的話,他們兩人想要逃離被重重包圍的懸崖,難度恐怕會直線上升。

現在的鬥氣大陸,鬥氣化翼是斗王以上的強者才有的專利,別的人,一般都只能望天而嘆,可蕭炎這偶然得到的罕見飛行鬥技,卻是能夠讓他脫離這種界限的束縛。

雙手握著捲軸,蕭炎舔了舔嘴唇,解開捲軸上精心捆綁的細繩,然後緩緩攤開。

漆黑的捲軸攤開,兩隻漆黑得有些令人發寒的鷹翼便是現入了眼中,這對鷹翼因為是被畫在捲軸之上,所以形狀並不大,不過卻隱隱散發著許些熱氣,看這奇異模樣,明顯不是一副簡簡單單的畫象。^^,泡,書,吧,首發^^

鷹翼呈黝黑之色,隱隱還透著一些紫色雲紋,細細看上去,雙翼竟然猶如黑色的鋼鐵一般,有著一種特殊的金屬質感,鷹翼上的羽毛,散發著微弱的熱氣,蕭炎對著上面輕吹了一口氣,臉色不由微微一驚,只見在那陣輕風之下,鷹翼上的羽毛,竟然猶如真正的翅膀一般,被拂動起了起來,極為神奇。

目光在鷹翼上掃過,蕭炎眼中忽然停留在了一旁的一行小字之上,眨了眨眼睛,輕聲跟著念了出來。

「黑焰紫雲雕,五階飛行魔獸,相傳為擁有遠古鳳凰的稀疏血脈,飛行速度,在所有飛行魔獸中,名列前茅,天性狡詐兇殘,極難捕獲,只生存於大陸偏南的雲之嵐地帶。」

「五階魔獸?」心尖震了一震,蕭炎咽了一口唾沫,那可是足足相當於人類的一名斗王強者埃

「本卷鬥技,名位鷹翼,同時也稱紫雲翼,是本人與幾位好友耗費三年時間,方才成功捕獲一頭焰紫雲雕,以秘法取其雙翼,最後方才形成這卷可供人修習的飛行鬥技,此鬥技是我臨終前用鬥氣所繪,僅能容一人修行,切記1

「真是牛人,竟然敢去抓鬥王級別的飛行魔獸…」嘖嘖的驚嘆了兩聲,蕭炎有些好奇這位留下這些東西地那位前人究竟是何種級別的強者?

目光從小字上移開。蕭炎小心的伸出手掌,輕輕地觸摸了一下那雙略微泛紫的漆黑鷹翼。

「怎麼摸起來…象真實的東西一樣?」

手掌上傳來地羽毛觸感,讓得蕭炎大為驚異。手掌再次細細的撫摸了一次,臉色忽然猛地一變,猶如觸電一般的收回手掌。驚駭的失聲道:「這鷹翼里竟然有靈魂的存在?」

蕭炎的靈魂感知力,極為地優秀。剛才在他觸摸著鷹翼之時,分明的察覺到,鷹翼中,隱藏了一個充滿著暴虐地狂暴靈魂。

「咦?果然隱藏有靈魂,不過卻是毫無意識的靈魂。」蒼老的詫異聲音。忽然的從蕭炎手指上的戒指中傳出。

「毫無意識?」愣了愣,蕭炎疑惑的問道。

「我想。這應該是以前製造飛行鬥技的秘法所致吧,嗯,把飛行魔獸的靈魂與翅膀剝離而出,最後融合在一起,當然,這裡的融合,肯定是需要一些獨特的秘法相配合,才能夠形成真正地鬥技…難怪現在地飛行鬥技幾乎已經失傳,原來在製作的過程中,還必須懂得這些古怪地東西。」葯老淡淡的笑道。

「那…修鍊這東西應該沒啥負作用吧?」蕭炎有些忐忑的問道。

「你剛才所感應到的靈魂。=^泡^書^吧^首發==應該便是那頭紫雲雕吧。經過這麼多年的歲月磨鍊,它的智慧。多半已經完全變成了野獸的本能,只要在使用的時候防備一點,一般都不會出事。」葯老笑道。

聽得葯老的話,蕭炎這才鬆了一口氣,他可是有些害怕修鍊了這東西,會讓得自己反被那頭紫雲雕的靈魂給控制了,畢竟,五階的魔獸,所具備的智慧,並不會比人類低。

再次把目光投注到捲軸上的黑色鷹翼上,蕭炎把捲軸側方上所敘的如何修鍊的程序細細的看了好幾遍之後,眉頭微皺,輕聲道:「這上面說,在修鍊的過程中,翼中的紫雲雕靈魂,或許會攻擊修鍊之人,若是能夠抵禦下它的靈魂攻擊,那便能夠繼續修鍊,如若不然,奉勸得到之人,放棄修鍊。」

「呼,看來想要修鍊這飛行鬥技,還是有些危險埃」吐了一口氣,蕭炎無奈的嘆息道。

「想要得到一些東西,自然要付出點其他的東西。」葯老淡淡的笑道:「以你的靈魂強度,並不需要太過擔心紫雲雕的靈魂攻擊,它雖然是五階,不過如今,卻不過是個殘魂而已,成不了氣候。」

聞言,蕭炎微微點了點頭,旋即咬了咬牙,終於下定決心的緩緩伸出手掌。

雙掌移至捲軸之上,輕壓著柔軟的雙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蕭炎眼眸緩緩閉上。

在手掌貼著雙翼不久之後,鷹翼之中,那暴虐的鷹魂,猛然間發出一聲讓得靈魂顫粟的尖利鳴叫,鳴叫聲穿過捲軸,最後順著蕭炎的手臂,猶如鑽子一般,死命的衝擊著他的腦子。

第一次受到來自靈魂的攻擊,蕭炎渾身猛然一顫,臉色憑空的白了幾分。

「沉神,守好腦袋,任由它攻擊1戒指中,傳來葯老的喝聲。

咬著牙點了點頭,蕭炎的靈魂感知力在腦袋之外,圍繞成幾圈防護,終於是將那能夠直至靈魂的尖利鳴叫聲抵禦而下。

似是見到靈魂嘶鳴沒有效果,那道紫雲雕的靈魂在沉默瞬間之後,一股暴虐的情緒,忽然從捲軸中傳出,然後對著蕭炎心靈深處竄去。

「穩守心神,別讓它控制你的情緒,不然你會淪為只知殺戮的野獸1葯老的沉聲,極合事宜的響了起來。

再次深吸一口氣,蕭炎緊守著心神,不敢讓那暴虐的情緒侵入絲毫。

這番靈魂上的較量,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方才以紫雲雕的落敗緩緩收場,論起實力來說,雖說蕭炎遠遠比不上五階魔獸,可在經過無數歲月的壓制后,現在這頭紫雲雕,已經和一頭殘廢的野獸沒什麼區別。

當那猶如野獸一般的暴虐情緒從心中潮水般的退出之後,蕭炎頓時全身酸麻的軟了下來,臉色蒼白的模樣,看上去極為的疲倦,這種靈魂上的對碰,遠非肉體對碰所消耗的精力可比。

「成功了吧?」抹去額頭上的冷汗,蕭炎問道。

「嗯,你具備了修鍊這東西的資格了。」

聞言,蕭炎欣慰的笑了笑,雙掌再次觸著鷹翼,不過此次,卻再未受到攻擊,抿了抿嘴,蕭炎體內的鬥氣,順著捲軸上所敘的軌道在體內緩緩的運轉了起來,片刻之後,鬥氣流轉到了手臂處,逐漸的竄進手掌之中。

當鬥氣出現在掌心之時,黑色捲軸之上的鷹翼驟然間光芒大盛,紫黑兩色,越來越濃,最後化為兩道細小紫黑光芒,閃電般的竄進了蕭炎手掌之中。

兩道細小的紫黑光芒,進入蕭炎體內之後,便是順著經脈急速流轉,當它們流轉到蕭炎背脊處的經脈之時,卻是驟然停頓,然後轉頭,竟然是硬生生的將經脈拉扯出了兩條極為細小的支脈。

這兩條支脈從主幹中延伸而出,在到達背脊處時,方才緩緩停止。

外界本來還在因為鷹翼的消失而愣神的蕭炎,猛的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額頭之上的汗水頓時滾流而下,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重重的喘著粗氣,嘶聲罵道:「這鬼東西,在搞什麼?」

身體曲卷在床榻之上,蕭炎使勁的咬著嘴唇,絲絲血跡在嘴中蔓延開來,在堅持了片刻之後,蕭炎終於是忍受不住這種經脈撕扯的劇痛,非常乾脆的一頭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