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二十一章晉級六星大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晉級六星大更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奔騰的瀑布,怒砸岩石,瀰漫的水汽,籠罩著小小的山谷。

瀑布之下的空地上,赤裸著上半身的少年,背負著怪異的黑色巨劍,臉色凝重的躲避著那呼嘯而來的連綿木樁攻擊,偶爾間的跳躍騰閃,宛如一頭靈猴般的敏捷,修長的健壯身子,在日光的照耀下,頗有一分清逸之感。

距離蕭炎來到小山谷,已經接近一月時間了,這一月之內,蕭炎大半時間,都幾乎是在木樁之上度過,為此,他的身上,多出了不少被木樁撞出來的淤青傷痕。

當然,有付出,自然也有回報,現在的蕭炎,已經能夠躲避開十二根木樁的同時攻擊,這比起一月前被五根木樁搞得狼狽不堪的結局來說,已經是成長了太多。

木樁之外的一處巨石上,葯老盤坐其上,微眯的目光,望著場中在十二根木樁的間隙中不斷靈活閃避的少年,微微點了點頭,袖袍再次一揮,懸挂在半空上的最後三根木樁,立刻再次分出一根,然後狠狠的對著蕭炎怒砸而去。

突如其來的攻擊,立刻將蕭炎與十二根木樁間的平衡打破,那本來僅僅能夠藉助的細小縫隙,卻是在此刻,被那新加入的一根,完全的堵死。

臉龐微微凝重,眼睛死死的盯著四面八方夾雜而來的十三根木樁,下一刻,木樁迅速臨體而來,強大的風壓,讓得蕭炎呼吸有些停滯。

深吐了一口氣,蕭炎體內鬥氣狂涌,身體詭異的斜側,將迎面而來的兩根木樁閃避而過。

閃避的弧度還未完全壓下,蕭炎腳尖在木樁上猛然一踏。身形迅速飄閃到了另外一處木樁之上。腦袋微微一側,一根巨大的木樁,貼著耳朵,險險的飛了過去。

經過一月地適應,蕭炎地躲避速度,遠非一月之前可比,十二根木樁的連環攻擊,雖然每次都是險之又險的插身而過,不過卻始終難以擊中他的本身。

插身而過的木樁,所帶起的壓迫勁氣。讓得蕭炎皮膚生疼。不過他卻不敢開啟鬥氣護體,在這種時候,每一絲鬥氣,都必須用在最重要的地方,否則一旦鬥氣告竭,等待著他的。便只有出場的悲慘結局,而在這段時間中。這種結局,一直伴隨著他。

黃階低級的鬥氣功法,遠遠不足以支持蕭炎地揮霍,所以,他必須極為吝嗇地支配著體內每一絲鬥氣的正確消耗。

「如果功法能夠進化一次就好了,就再也不用這般「省吃儉用」了…」躲避開第十一根木樁的襲擊,蕭炎心頭忍不住的想到。

木樁貼身而過,第十二木樁,刁鑽射來,不過對此早有準備的蕭炎。立在木樁上的腳尖微微旋轉。整個腳掌心,竟然只有腳趾扣在木樁之上。頓時,整個身軀,便是傾斜成了一個詭異地傾斜弧度。

「咻…」木樁在距離身體僅有半寸的位置,呼嘯而過,尖銳地勁氣,讓得蕭炎齜牙咧嘴的吸了一口氣。

當第十二根木樁的尾部離開之時,蕭炎臉色驟然一變,身後,竟然又是一股更加急速的勁氣彪射而來。

適應十二根的木樁攻擊,蕭炎足足用了二十多天時間,方才掌握它們之間的攻擊軌跡,而現在葯老忽然加入的第十三根,卻是讓得他有些束手無策了起來。

感受到越來越近的勁氣,蕭炎心中緩緩的吐了一口氣,眼眸竟然是在此刻忽然的閉了起來,聽著身後那帶有壓迫性地風聲,蕭炎赤裸後背上地汗毛,猶如觸手一般,輕輕的搖擺著。

藉助著勁氣地壓迫,閉目的蕭炎腦海中,竟然是隱隱的出現了木樁攻來的痕圖畫,在這沒有時間規律的腦海中,蕭炎將木樁的攻擊軌跡以及其上所蘊含的力量,居然是看得極為透徹,最好的躲避方位,也是自然而然的在腦海中浮現而出。

外界,望著那忽然閉目的蕭炎,葯老眼睛微微一亮,有些驚詫的輕聲道:「這小傢伙,竟然懂得運用靈魂感知的力量了?」

在蕭炎腦海中出現木樁之時,他的身體,也是驟然詭異的扭曲了起來,雙掌抱著腦袋,身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在倒下的那一霎,巨大的木樁,貼著面門,疾射而過,壓迫風聲,讓得蕭炎耳朵隱隱發漲。

驚險的躲避開了第十三根木樁的襲擊,蕭炎腳尖在木樁璧上一點,身形急射而出,最後穩穩的落在地面之上,一把扯過衣衫,隨意的套在身上。

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蕭炎來不及與葯老說話,便是一屁股盤坐在地,迅速從納戒中取出一個小瓶子,傾斜著瓶口,兩枚藥丸滾落了出來。

「呃,回氣丹快用光了么?看來以後得去採藥了埃」

望著這僅余的兩枚丹藥,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其中一枚丟進嘴中,然後雙手迅速擺出修鍊的印結。

盤坐在地,蕭炎快速的進入了修鍊狀態,經過一個月的訓練,他知道,每一次的鬥氣告竭后,便是修鍊的最佳時間,這種時候,體內的細胞以及肌肉,將會比其他任何時候,都要貪婪。

隨著進入修鍊狀態以及呼吸的平穩,淡淡的能量氣流盤旋在蕭炎的周身,而凡是在接觸到其皮膚毛孔之後,都是猶如液體碰到了海綿一般,被其貪婪的吞噬了進去。

隨著修鍊的持續,圍繞在蕭炎體外的能量也是越來越濃,絲毫沒有減少的勢頭。

手指敲打著石壁,葯老計算著蕭炎的修鍊時間,眉尖忽然一挑,今天蕭炎所修鍊的時間,似乎比往日,要更長久一點。

按照葯老的計算,現在的蕭炎,體內所能夠儲存的鬥氣。應該差不多要滿了吧?可看蕭炎這依然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難道…要突破六星斗者了?」

敲打地手指微微一頓。葯老心頭一動,輕聲笑道:「不錯,本來我地底線是一個半月到達六星斗者,可這小傢伙卻又節省了半月時間,看來,前段時間的森林搏殺,對他好處不小埃」

目光緊緊的盯著閉目的蕭炎,眼光毒辣的葯老頓時看出了一些不對勁,眉頭皺了皺:「突破得還是有些勉強啊,看來他需要一點外界的力量。」

略微沉吟了一會。葯老曲指一彈。一縷勁氣從指間彈射而出,直接擊打在蕭炎的腦袋上,頓時把他從修鍊狀態中打了出來。

被攪亂了修鍊,蕭炎頓時瞪著眼睛怒視著葯老,這種突破的機會,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遇見的埃

「笨蛋。照你這強行突破的架勢,就算成功晉入了六星斗者。那也得休養一個月時間,你有這麼多地時間來消耗么?」白了蕭炎一眼,葯老斥道。

聞言,蕭炎頓時萎靡了下來,一月地時間換現在突破,的確是有些得不償失,嘆了一口氣,有些不舍的哀嚎道:「多好的機會埃」

翻了翻白眼,葯老撇嘴罵道:「我又沒說沒機會,現在立刻上木樁。我開啟十五根木樁1

「十五根?」嘴角一扯。蕭炎恨不得對著葯老豎起中指,他的極限便是十三根。十五根,上去就會被直接打飛吧?

「笨蛋,你不會把玄重尺取下來啊?」望著賴著不肯上去的蕭炎,葯老哭笑不得地罵道:「你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就能順利的突破,別拖延了1

聽得可以取下玄重尺,蕭炎眼睛頓時一亮,雙腳微曲,一聲低喝,手掌抓著尺柄,手臂之上,青筋鼓動,用力地將之一把抽出,然後重重的插在面前的地面上。

玄重尺一離體,蕭炎便是感覺到身體驟然向上漂浮了許多一般,體內流淌的鬥氣,猶如是山洪暴發一般,洶湧的滾動在經脈之中,充盈的力量之感,伴隨著骨頭脆響的連綿聲音,遍布著蕭炎全身各處。

再次感受著這幾乎是脫胎換骨般的快感,蕭炎宛如是在炎日中喝了一碗冰鎮酸梅一般,全身的毛孔,都在散發著一種自骨子間揮發而出的暢快。

腳尖在地面上輕點了點,蕭炎只覺得自己忽然身輕如羽,抬頭望著懸浮在半空中地十五根木樁,咧嘴一笑,腳尖一蹬,身體猶如炮彈一般,射上木樁,穩穩挺立。

「來吧1

雙掌緩緩攤開,蕭炎對著葯老揚了揚手,解開所有束縛地他,非常有信心在十五根木樁毫無間隙的攻擊中撐下來。

「有脾氣。」

瞧著自信大漲地蕭炎,葯老微微一笑,袖袍一揮,狂風刮過,懸浮的十多根木樁,迅速搖擺起來,片刻之後,攜帶著兇猛的勁氣,對著木樁之下的蕭炎鋪天蓋地的暴沖而去。

望著那砸來的樹樁,蕭炎抿了抿嘴,腳尖在木樁之上輕點,竟然是主動的迎了上去。

木樁之上,十五根巨大的木頭,在葯老的控制下,編織了一片毫無空隙的攻擊陣勢,十五根木頭同時砸下,強大的勁氣,將地面上草葉,颳得四處飄散。

脫去了玄重尺的束縛,蕭炎的速度,幾乎暴增了兩倍之多,身形閃移之間,渾然天成,腳下墨膠的粘力,竟然再沒有讓得他有絲毫的停滯。

木樁之上,重重攻勢中,少年的身影,若隱若現,十五根木樁的連番攻勢,竟然被解開束縛的蕭炎,完全的躲避了開去。

望著場中敏銳跳閃的蕭炎,葯老微微點了點頭,老眼中掠過一抹讚賞,脫去束縛的蕭炎,同樣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當最後一根木樁被蕭炎險險閃過之後,半空中搖擺不定的十幾根木樁,驟然停頓了下來。

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蕭炎身體筆直的立在木樁之上,將最後一枚回氣丹吞進肚內,沉寂片刻后,淡淡的能量氣流,忽然詭異的從其周身涌動而出。然後瘋狂的灌注進了其身體之內。

隨著越來越多的能量灌入。蕭炎身體表面,浮現出了淡淡地黃色光芒,清秀臉龐,猶如溫玉,半晌之後,雙眼乍然睜開,漆黑地眼眸中,射出一縷猶如實質般的精光。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蕭炎偏過頭,望著巨石上的葯老。臉龐上揚起燦爛的笑容。

「突破了1

聞言。葯老含笑點頭,目光中透著許些欣慰。

在突破到六星斗者之後,蕭炎的實力再次大幅度的增進了不少,而在繼續經過三天的木樁訓練之後,他現在已經能夠在背負著玄重尺的情況下,在十五根木樁的連環攻擊間支撐下來。這種明顯性地進步,讓得他眉開眼笑。

適應了十五根木樁地攻擊。蕭炎也終於不用再象以前那般被撞得滿身淤青,緊繃之後的平緩日子,讓得蕭炎頗為享受。

茂密的森林之中,蕭炎背著玄重尺緩緩的行走著,目光不斷的在周圍掃過,今天的訓練已經結束,他出來地目的,是尋找煉製回氣丹地藥材。

回氣丹對蕭炎的訓練頗為重要,有了這東西,他便可以節省起碼大半的鬥氣回復時間。而時間。則是現在蕭炎必不可少的東西。

雖然現在隨著實力的增長,蕭炎已經成為了一名真正的一品煉藥師。不過回氣丹屬於二品丹藥,以他的一品煉藥師實力,還不可能將之煉製出來,所以,煉製回氣丹的事,都還得依靠葯老。

再有,煉製回氣丹的藥材也算是較為珍稀,當初蕭炎在烏坦城,也不過僅僅是尋找到煉製那麼幾十枚的藥材量,按照正常情況,光是這尋找藥材,就得花費蕭炎不少時間。

不過讓得蕭炎鬆了一口氣地是,這裡地魔獸山脈藥材產量頗為豐富,煉製回氣丹的五種藥材,到現在為止,已經有四種被蕭炎所得,而且數量還頗為不少,若是將最後一種,同時也是最重要地一種「回靈赤果」尋找到的話,那麼便能煉製出供蕭炎所使用的充足丹藥。

「回靈赤果」,一般生長在天地能量較為濃郁的地所,當然,這也不是絕對,不過,按照這種線索來尋找,卻總歸要比蕭炎瞎子摸象,胡亂尋找要好一些。

依靠著出色的靈魂感知力,蕭炎能夠模糊的感覺到周圍天地間能量充裕的大致方位,而他現在的路線,也正是在對著一處感覺中能量最濃郁的地所行去。

午間時候,是白天魔獸出沒較少的時間段,清楚這一點的蕭炎,所以特地挑選了這種時候出來尋找藥材,他這一路走來,倒很少遇見外出尋食的魔獸,偶爾遇見一兩頭,也是被事先察覺而躲了開去。

身形迅速的掠過一些灌木的遮掩,一處小小的亂石堆出現在了眼中,石堆之後,背靠著一面山壁,其上蔓延著綠色的青藤。

望著亂石堆,蕭炎搓了搓手,此處的能量匯聚程度,正是他所感知中,周圍幾里地方最濃郁之所。

目光銳利的在亂石堆中緩緩掃過,片刻之後,蕭炎的目光,停留在了石堆後面山壁上的一株紫色的小樹苗之上,小樹苗從山壁中延伸而出,其上青紅交替,一枚枚火紅色的果實,在綠葉的遮掩下,若隱若現的釋放著淡淡的香味。

「回靈赤果…」望著那株小樹苗,蕭炎笑著鬆了一口氣,尋找了兩天時間,終於找到這東西了。

所需要的材料就在面前,可蕭炎卻並未急著出去,他知道,凡是能量濃郁之所的珍稀藥草,大多都有著魔獸的守衛。

目光謹慎的在周圍掃過,可卻未發現半隻魔獸的蹤影,眉頭微微皺了皺,蕭炎再次靜待了片刻,見到依然沒有魔獸出現之後,這才有些疑惑的緩緩渡出了隱蔽之所,然後小心翼翼的對著那株紫色小樹行去。

隨著腳步的越來越近,蕭炎心中卻是忽然有些泛起了寒意,腳步驟然頓住,眉頭緊皺,然後迅速轉身就跑。

「1

就在蕭炎剛剛轉身之時,那山壁頂部,一道巨大的白影。便是猶如小山一般轟然砸落。將蕭炎的退路,完全堵死。

望著這突然出現的巨型魔獸,蕭炎背間猛然泛起一陣涼意,身體愣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出現在蕭炎面前的,是一頭巨大地白色魔猿,這頭魔猿,恐怕足有兩三米高,渾身布滿著雪白地長長毛髮,猙獰的巨嘴中。獠牙伸探而出。一對血紅的巨瞳,散發著殘暴的殺意。

目光在白色魔猿身上掃過,蕭炎輕吸了一口涼氣:「二階魔獸,暴雪魔猿?」

「,1

魔猿巨嘴中喘著粗氣,血紅的雙瞳緊緊的注視著這突然闖進它領地的人類。巨大的爪子觸著地面,將幾塊碎石壓得粉末。

望著那絲毫不掩飾對自己殺意的魔猿。蕭炎咽了一口唾沫,二階魔獸,那可是足足相當於人類斗師級別的強者,以他現在地實力對戰一名二階魔獸,無疑是找死。「老師?」心頭呼喊了一聲,卻沒有半點回應,蕭炎臉龐頓時苦了起來:「別玩我啊,這可是二階魔獸礙」

在呼救無果之後,蕭炎只得將目光再次投注在這頭魔猿身上,視線在它身上仔細地轉了轉。卻是突兀的發現。在魔猿的小腹位置,竟然有著一條極為恐怖的傷痕。

傷痕幾乎將魔猿的小腹完全撕開。在魔猿扭動身體之時,一股股鮮血,不斷的湧出,將附近地雪白毛髮沾染得血紅。

看那傷口的恐怖模樣,應該是某種兇殘地爪型魔獸所傷,受傷的魔獸,一般極為狂躁,而倒霉的蕭炎,似乎正好闖進了這位受了重傷的魔猿領地之中。

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不斷涌著鮮血的恐怖傷口,蕭炎眼眸微眯,心頭卻是一動,雖說正常情況下,他不可能打敗一名二階魔猿,不過,現在的情況,似乎對他頗為有利。

「媽的,是你自己找上來的…」恨恨的罵了一聲,蕭炎一把將背上地玄重尺取下,然後狠狠地插進地面,現在的情況,可容不得他再有半點留手。

蕭炎地舉動,對暴躁中的魔猿來說,無疑是一種挑釁,當下,這位魔猿,雙爪重重的砸在胸口堅硬的硬甲上,發出一陣鐺鐺的聲響。

巨腳邁動,魔猿雙眼赤紅的對著蕭炎暴沖而來,巨大的爪子上,白色能量急速凝聚,周圍的空氣,頓時冷了下來。

腳尖在地面輕輕一點,蕭炎一聲輕喝:「紫雲翼:啟1

隨著音落,一對兩三尺左右的黑色鷹翼,猛然自蕭炎背上彈射而出,雙翼一陣,藉助著細微的浮力,蕭炎腳尖在地面迅速的滑行了十多米距離。

「吼1魔猿一聲厲吼,白色寒氣凝聚成球狀,然後脫掌而出,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一月來的敏捷訓練,賦予了蕭炎靈猴般靈活的身手,身體詭異的移開,毫不費力的躲開了魔猿的攻擊。

躲開攻擊之後,蕭炎手掌驟然曲卷,對準魔猿小腹處的猙獰傷口,輕聲冷喝道:「吸掌1

隨著音落,狂猛的吸力猛的自蕭炎掌心中暴吐而出,地面上的碎石,竟然也被吸得對著蕭炎狂射而去。

「吼1狂猛的吸力,將魔猿的身體扯得略微傾斜,不過當它穩住身形后,小腹卻是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低頭一看,只見那還未癒合的傷口處,鮮血猶如流水一般,不斷的湧出。

劇烈的疼痛,更是讓得狂躁的魔猿有些失去理智,踏著地動山搖的步伐,對著蕭炎追殺而來。

藉助著身形的靈活,蕭炎始終沒有硬接魔猿的一次攻擊,掌心之中不斷噴吐的狂猛吸力,不斷的將魔猿體內的鮮血抽調而出。

亂石堆之上,詭異的一幕正在上演著,暴躁得幾欲發狂的魔猿不斷的對著身旁的小小人影怒砸著,失去理智的它,已經和一頭普通魔獸沒有多大的區別,然而在它身旁猶如蒼蠅一般的人影,每一次的揮手,都將會從魔猿地小腹處,吸出大灘地鮮血。

石堆之上。殷紅的鮮血幾乎沾滿了每一塊石子。看上去頗為的恐怖。

再次圍繞著魔猿奔跑了片刻,就在蕭炎即將堅持不住時,又一次猛烈的吸力,竟然是將魔猿肚內的腸胃,一同給吸扯了出來。

遭受致命一擊,魔猿的嘶吼終於緩緩湮滅,巨睜著血紅的獸瞳,猶如小山崩塌一般,重重的倒了下去。

在魔猿倒下的那一刻,蕭炎也是全身酸麻的癱了下來。也不管那滿地地鮮血。就這樣直挺挺地躺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在石堆上躺了許久,蕭炎方才緩緩的回復一些力氣,抬起頭來,望著不遠處的巨大魔猿屍體,心頭忍不住的升起一抹心有餘悸。若不是這頭魔猿本來就處於重傷時期,若不是劇痛讓得它失去了理智。若不是自己前幾天晉入了六星斗者,恐怕自己今天,就得真正的栽在這裡了…

「小傢伙,你竟然越階殺了一頭二階魔獸,嘖嘖,了不起礙」葯老從戒指中飄蕩而出,望著那巨大地屍體,不由得笑道。

狠狠的白了笑眯眯地葯老一眼,蕭炎沒好氣的盤起腿來,丟了一句幫我守著后。便是擺出修潦啤?始回復著體內所消耗的鬥氣。

望著閉目回氣的蕭炎,葯老笑了笑。懸浮半空,替他當起了護衛。

半個小時之後,蕭炎方才緩緩睜開眼眸,雖然手掌依然還有些酸麻,不過體內的鬥氣,卻是再次逐漸的充盈了起來。

「這裡能量還挺不錯。」嘟囔了一聲,蕭炎站起身來,握了握手掌,皺眉道:「現在的這「焚決」實在是太垃圾了,剛才竟然只支撐了我十多分鐘的戰鬥,若是這頭魔猿再堅持一會,倒下去的就該是我了。」

「嗯,地確挺垃圾。」對於這點,葯老倒是挺贊成,就算「焚決」地潛力再好,不過,畢竟起點太低,戰鬥的持久力,也太弱。

「唉,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合適地異火礙」蕭炎仰天長嘆了一聲,未進化的「焚決」,始終是他的軟肋。

嘆息著搖了搖頭,蕭炎行至那小樹苗邊,將上面的三十多枚回靈赤果全部摘了下來,最後裝進小玉瓶之中,放進了納戒。

收好回靈赤果,蕭炎又從納戒中取出一把匕首,來到那暴雪魔猿的屍體旁,將其腦袋切了開來。

「嘿,竟然有魔核?」

切開魔猿的腦袋,一枚散發著許些寒氣的雪白色魔核,出現在了蕭炎視線之內。

蕭炎欣喜的取出魔核,這可是他第一次遇見這種品階的魔核,有些興奮的拋了拋,握在手中,淡淡的寒意,讓得他打了個哆嗦,當下趕忙將之小心的收入納戒之中。

「走吧。」收拾好東西,蕭炎揚了揚手指,葯老頓時射進其中。

摸了摸手上的古樸戒指,蕭炎將地上的玄重尺再次背在背上,這才邁著穩健的步伐,對著來時的路緩緩行去。

離開亂石堆,蕭炎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著對小山谷趕回去,由於先前的戰鬥使得蕭炎沾了滿身的鮮血,所以此刻,他在身體上被塗上了一層草汁,這種草汁,能夠掩蓋鮮血的腥味,是在叢林中必備的東西。

再次潛行了一段距離,蕭炎腳步忽然一頓,他似乎察覺到,在他的左邊不遠處的位置,隱隱有著人聲的傳來。

眉頭微微一皺,蕭炎目光在四處掃了掃,然後迅速的竄進一旁的叢林之中,藉助著草叢縫隙,緩緩的注視著外面。

在蕭炎躲進去后不久,兩道人影便是緩緩的出現在蕭炎的視線之內,當他移動的目光掃過兩人胸口上時,臉色卻是微微一變,心頭陰冷的輕聲道:「竟然是狼頭傭兵團的人?」

「我看…我們還是到這裡為止吧,再下去,可就要進入魔獸山脈內部位置了啊,那裡的魔獸,一巴掌就能拍死我們。」緩緩的走過來,一位傭兵臉色有些擔憂的道。

聽著同伴的話,另外一名傭兵也是臉色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罵罵咧咧道:「媽的,那小子究竟躲哪裡去了?團長已經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那混蛋。而且不論死活。」

「說不定已經被哪頭魔獸吃進肚子里,然後變成排泄物了吧,嘿嘿…」

「嘿,那可說不定,看那傢伙地年紀,可不象是叢林老手…算了,今天就搜索到這裡吧,回去報道一聲,明天繼續。」一名傭兵頓下腳步,望了望有些黑暗地森林。皺眉道。

「嗯。可惜,那小子可值八千金幣呢,若是我們好運遇見他,憑我們兩位五星斗者的實力,留下他,應該不難。」另外一名傭兵點了點頭。旋即有些惋惜道。

「呵呵,走吧。算他好運。」

傭兵笑著點了點頭,剛剛轉過身來,臉色驟然一變,豁然轉過身來,一道兇猛的勁氣,卻是閃電般的對著其腦袋襲擊而來。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得傭兵條件反射般的伸出拳頭,與之重重的對轟了一拳,然而那股勁氣的強橫,卻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

雙方乍一接觸。這名傭兵便是臉色慘白。胸口一悶,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身體也是在半空划起一道拋物線。

「殺了他1飛起的瞬間,這名傭兵急忙沖著被這突然變故搞得發愣地同伴嘶聲喊道。

然而,他地喊聲還未落下,卻是駭然的發現,自己向後倒射的身體,竟然猛的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扯了過去。

半空之中,一道人影閃掠而出,在與傭兵交錯之時,肘尖,狠狠的砸在了傭兵喉嚨之上,頓時,一聲嚓地聲音在空蕩的密林中響起。

「…」半空中,傭兵全身癱軟地掉落而下,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濺起滿地灰塵。

突然的襲擊到傭兵的死亡,這之間不斷是短短七八秒的時間而已,當另外一名傭兵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時,卻是發現,自己的同伴,已經沒有了氣息。

駭然的抬起頭,傭兵驚恐的望著不遠處那名滿身是血的人影,有些結巴的喝道:「你是誰?為什麼攻擊我們?」

「呵呵,你們不是在找我么?」人影抬起頭來,露出一張含笑地清秀少年面孔。

「你…蕭炎?」瞳孔微縮,傭兵在喊出這名字之後,忽然猛地掉頭就跑,在逃跑的同時,他雙手快速地從懷中掏出一個信號彈,剛欲準備發射,身後吸力暴漲,手中的信號彈,便是脫手而出…

反手接住這枚信號彈,蕭炎隨意的把玩了一番,然後將之收進納戒之中,腳掌猛的一蹬,身形對著傭兵暴射而去。

瞧著蕭炎這迅猛的速度,傭兵臉龐上閃過一抹驚慌,嗆的一聲,抽出腰間長劍,然後兇狠的對著蕭炎怒劈而去。

身體微微一側,輕易的避開傭兵的攻勢,蕭炎左腳閃電般的撩踢而出,頓時,一腳狠狠的貼在了傭兵的小腹之上。

小腹受到重擊,傭兵一聲悶哼,一絲血跡從嘴角擴散開來,腳步踉蹌的退後了幾步,面前人影一閃,手中的長劍,便是被奪走,緊接著,脖子上貼上了一片冰冷的東西。

「再動一下…切開你的脖子。」

猶如惡魔般的輕聲,緩緩的在傭兵耳邊響起,使得他腳步僵硬在了原地。

「你…你殺了我,狼頭傭兵團不會放過你的1額頭之上浮現冷汗,傭兵聲音乾澀的道。

「呵呵,放過我?你們一直就沒放過我吧?」嘲沸Γ蕭炎淡淡的道:「回答我幾個問題。」

「回答了放我離開?」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蕭炎笑眯眯的將長劍貼進去了一些:「你信不信我在你身體上劃出十幾道血痕,然後把你丟進噬屍蟻的窩裡去?」

聞言,傭兵臉色頓時慘白,腳彎處不斷的打著輕顫,他沒想到,這看上去不過十多歲的少年,竟然如何狠毒。

「你想問什麼?」

「穆力從山洞中的石盒中得到了什麼?他似乎沒鑰匙吧?」蕭炎微笑著問道。

「穆力團長把石盒連同著石台,一起搬了回去,不過至於其中有什麼東西,我是沒資格知道。」

望著不似假的傭兵,蕭炎眉頭微微一皺:「現在的狼頭傭兵團在懸賞我?」

「咕。」咽了一口唾沫,傭兵艱難的點了點頭:「自從當日少團長回去之後,團長便是放出了話來,只要任何人知曉你的蹤跡並且通報狼頭傭兵團,便能獲得高額報酬。」

「呵呵,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想來個不死不休礙」輕輕的笑了笑,蕭炎眼瞳中,殺意凜然。

「最後一個問題,小醫仙沒事吧?」

「沒事,自從回到青山小鎮后,小醫仙便是一直待在萬葯齋,團長他們也不敢動手。」傭兵眼珠轉了轉,下垂的手掌中,一把匕首,悄悄的從袖子中滑了出來。

「哦…」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抬了抬眼,忽然淡漠的笑道:「看來你也知道我沒放你活著回燃吧。」

「所以,你去死吧1眼瞳之中,凶光突兀閃現,傭兵手中的匕首,猛然刺向蕭炎胸膛。

淡淡一笑,蕭炎飄然而退,手中長劍,隨意一扯,一道血跡,浮現劍刃。

望著那微微抽搐著軟倒而下的傭兵,蕭炎冷笑了一聲,他本來也就沒打算讓這人回去通風報信,然後惹來大批追殺之人。

「嘖嘖,看來那位狼頭傭兵團的團長也是個狠角色啊,難怪能教出穆力那種兒子。」有些陰冷的笑了笑,蕭炎將附近的打鬥痕小心的清除完畢之後,將兩人的屍體托起,丟進了遠處的深淵之中。

「老師,看來我們的訓練日子,得安排得加緊了一些啊,這才一個月,他們便能進入到這裡,或許再過一段日子,就該能找過來了…」瞟了一眼深不見底的深淵,蕭炎拍了拍手,撇嘴道。

「嗯,的確是應該緊湊點了。」戒指中,傳出葯老的淡淡笑聲。

眨了眨眼睛,蕭炎笑吟吟的彈了彈指尖,微笑道:「老師,你那地階鬥技,究竟什麼時候兌現啊?」

「嘿嘿,小傢伙,不要以為地階鬥技和玄階鬥技一樣,想要學習這東西,你就給我準備著好好吃苦吧1葯老不懷好意的笑道。

「我吃的苦還少了么?」摸了摸臉龐,蕭炎微微一笑,轉身對著小山谷的方向行去。

「我很期待,那所謂的地階鬥技,會如何強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