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二十二章地階鬥技焰分噬浪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地階鬥技焰分噬浪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氣氛有些沉重的大廳,幾道人影坐於其中,那位與蕭炎有著不小瓜葛的穆力,也正好在常

大廳的首位之上,坐著一名面目略微有些陰沉的中年男子,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了敲,他率先開口打破了屋內的沉默。

「剛才接到消息,今天派出去的搜尋隊伍,有一支兩人小隊,在魔獸山脈中部的位置,失去了蹤跡。」中年男子有些嘶啞的聲音,在屋內緩緩的響起。

「父親,他們或許是應該遇見了魔獸的襲擊吧?」隨意的笑了笑,穆力介面道,遇見魔獸身亡的這種事,在魔獸山脈很正常。

聽穆力的稱呼,這位中年男子,原來正是狼頭傭兵團的團長,穆蛇。

「若是遇見魔獸襲擊,那應該會殘留一些痕,不過…前去接應的傭兵,在搜索了那兩人所負責的區域之後,卻並沒有發現半點戰鬥痕,如果排除掉失腳掉落懸崖這種傭兵菜鳥才會犯的錯誤,我想,他們應該是受到了別人的襲擊,那些消失的戰鬥痕,恐怕也是那人所為。」搖了搖頭,穆蛇淡淡的道。

「你不會懷疑是蕭炎下的手吧?」聞言,穆力微微一愣,旋即搖頭道:「我與那傢伙交過手,憑他的實力,想要在他們反射信號彈之前,殺掉兩名五星斗者的傭兵…還有些不可能。「不管是不是他,明天再派一些人去那個區域謹慎的搜索一番。」穆蛇沉聲道,天性猶如毒蛇般謹慎的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小小的漏洞。

「嗯,也好。」攤了攤手。穆力倒是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你從山洞中搬運回來地石盒,現在打開了沒?」目光在大廳掃視了一圈,穆蛇話音一轉,忽然詢問道。

「石盒鑰匙在蕭炎手中。雖然我已經請了青山鎮最好的鎖匠來,不過,看情況,似乎希望不大。」穆力皺眉道。

「若實在不行,那便試試強行打開吧,能夠在山洞內隨意的擺放七十多萬金幣以及一些珍稀的藥草,那位前人地實力。應該不會低,他遺留而下的東西,也應該不會是普通東西。」穆蛇拳頭緊了緊。目光中掠過一抹貪婪。

「嗯。」點了點頭,穆力舔了舔嘴,低聲詢問道:「父親,關於小醫仙,你打算如何?」

「你能知道她在山洞中得到了什麼東西么?」

見到穆力無奈搖頭,穆蛇眼眸微眯,擺了擺手,沉吟道:「暫時先別動她,那女人在青山鎮名聲太響。若是貿然行動,恐怕會惹起那些獨行傭兵的反感。」

「難道就這樣讓她安穩的待在萬葯齋?」

「嘿嘿,想要過安穩日子,自然是不可能,明天讓人散播謠言,就說小醫仙在得到了某位強者的遺物,而遺物的很大可能性。便是玄階的鬥氣功法。」陰聲笑了笑,穆蛇冷笑道:「那小醫仙雖然有一身好醫術,不過自身實力太差,而且這世界上地人,可不全都是善人,總有些貪婪的傢伙,會想辦法從小醫仙手中取得那所謂的遺物…而如何應付這些人,便讓她自己頭疼去吧。」

「這招不錯,如果最後連萬葯齋也被這「遺物」給打動了心地話。那小醫仙的保護桑也就蕩然無存了,哈哈。到時候,要抓住她,易如反掌而已。」穆力嘴角泛起一抹得意,大笑道。

微微點了點頭,穆蛇手掌輕輕摸著耳朵下方的一處傷疤,淡淡的道:「小醫仙沒有什麼威脅,我最擔心的,還是你口中那位叫做蕭炎的小子。」

笑臉滯了滯,穆力眼中閃過一抹狠厲。

「小小年齡,便能到達斗者二星之上的級別,他的潛力,很強…最讓我注重的,還是那年齡不過二十地小子,不僅沒有半點少年該有的張狂,而且竟然還能把自身真實實力隱藏得那麼深,若不是在最後的生死時刻,恐怕任誰都猜不到,他竟然能一掌將你轟退。」隨著穆蛇聲音的緩緩所敘,一抹陰冷的殺意,湧上了他的臉龐。

「這種潛在敵人,一定要在他未成長起來將他毀滅,否則,日後他的報復,我們承受不起1手指緊緊地點在耳下的傷疤處,穆蛇寒聲道。

回想起山洞中蕭炎在絕地的險境中,竟然還能冷靜的選擇最完美的突圍方式,穆力手指便是微微一顫,擁有這種敵人,真的很讓人寢食難安。

「明天我會把搜尋的隊伍擴充一倍,而且懸賞的報酬,也會提升兩倍,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那傢伙給尋出來1緊緊地握著拳頭,穆力森然道。

望著那對付一個僅僅十多歲地少年,都要如此戒備的父子,大廳內地狼頭傭兵團高層,心中頓時有些嗤之以鼻,不過在面目上,他們依然是恭聲的接下了命令。

奔騰的瀑布,重重的撞擊在岩石之上,頓時,攜帶著轟雷般的悶響,便是回蕩在了小小的山谷之中。

站在瀑布之下的湖泊旁,蕭炎望著那被插在瀑布衝擊流之下的十根巨大木樁,不由得苦起了臉龐,對著身旁的葯老苦笑道:「老師,你不會想讓我去那下面修鍊吧?」

「回答正確。」微微一笑,葯老含笑道:「我早就說過,不要以為地階鬥技和玄階鬥技一般,誰都能夠學習,想要修鍊這種級別的東西,你必須達成某些所必備的條件。」

「把玄重尺給我。」伸出手來,葯老從蕭炎背上取下了那怪異的黑色重尺。

本來在蕭炎背上重如千斤的重尺,到了葯老手中,卻只不過是讓得他的手臂微微下沉了一點,揚了揚巨大的黑尺,葯老笑眯眯地問道:「看過真正的地階鬥技么?想看么?」

聞言。蕭炎眼睛猛的一亮,腦袋點得如同小雞啄米一般。

淡淡一笑,葯老手持著漆黑重尺,身體緩緩的升空而起。當身體逐漸到達湖泊中心后,方才緩緩停止。

低頭望了望那與湖面有四五米地距離,葯老抬起頭,看著面前那條猶如銀龍般的巨大瀑布匹練。

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葯老眼眸微眯,片刻之後,驟然睜開。頓時,一股蕭炎從未見識過的恐怖氣勢,猶如蘇醒的巨龍一般。猛然自葯老體內翻騰而出。

在這股氣勢面前,葯老腳下的平靜湖面,猛然猶如沸騰了一般,不斷的翻滾著白色水泡,沸騰地水泡,從葯老腳下開始蔓延,最後足足將湖面完全佔據之後,方才停止了擴張。

目瞪口呆的望著湖中的異象,蕭炎心中一片震驚。現在地葯老,和以前那種淡然慵懶的老者模樣截然不同,此時的他,猶如那從刀鞘中,隱隱露出的一股森寒刀芒,那股凌厲的氣勢,讓得人幾乎不敢直視。

「這。恐怕這才是真正的強者吧…」嘴中輕輕的呢喃了一聲,片刻之後,蕭炎的眼瞳,瞬間變得熾熱了起來,他相信,日後的某一天,他也能達到這種級別!

湖面之上,葯老淡然地緩緩抬起手中黑尺,尺面之上。那些曾經讓得蕭炎頗感奇異的特殊紋路。在此刻,卻是散發出了火紅的光芒。尺面劃過虛空,周圍的空間,竟然變得有些虛幻與模糊了起來。

緊緊的握著變得猶如夕陽般火紅的黑尺,葯老嘴中,發出了一聲低沉的輕喝,身形乍然而動。

腳掌在虛空緩緩一踏,一道殘影,在夕陽地照耀下,震撼人心的顯現而出。

震驚的望著虛空上的殘影,蕭炎半晌無語,他沒想到,葯老的速度,竟然恐怖如斯。

殘影逐漸消散,葯老的身形,卻是猶如瞬移一般的出現在了那足足有十多丈寬的巨大瀑布之下,與那懸挂的巨大瀑布相比,葯老渺小地身體,就猶如是畫卷上地螻蟻一般,極不惹人注目,然而就是這道螻蟻般的渺小身影,此刻,卻是帶起了比這瀑布還要恐怖地威勢。

瀑布衝擊而下所帶起的巨大風壓,卻是未能讓那具看似單薄弱小的蒼老身體動上分毫。

猛然前沖的身子瞬間頓住,腳尖在虛空一蹬,身體在半空旋轉一百八十度,葯老手中黑尺光芒越來越盛,到得最後,那股強烈的光芒,竟然讓得蕭炎不得不虛眯著眼睛。

「地階鬥技:焰分噬浪尺1

空曠的山谷中,一聲猶如悶雷般的暴響,驟然炸起,緊接著,一股洶湧的熱浪,幾乎擴散到了整個山谷之中。

「轟1寬闊的湖泊表面之上,轟然間,無數水柱衝天而起,極為壯觀。

漫天水柱之間,一道巨大的紅芒,突兀閃現,紅芒所過之處,水柱利馬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瀰漫的水霧。

「1紅芒猶如一股驚鴻,閃電般的掠過湖面,盪起足有十米高的水浪,然後重重的轟砸在了那奔騰而下的瀑布之上。

「轟,轟,轟1

巨大的炸雷聲,在山谷中不斷的回蕩著,無數碎石,紛紛從岩壁之上掉落而下。

雙手捂著耳朵,蕭炎張大著嘴望著這記攻擊所造成的聲勢,半晌之後,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猛然轉向瀑布之處,然而此時,瀰漫的水汽,卻是將視線完全遮祝

一陣狂風從湖面中吹拂而出,谷中的水汽,迅速消散,水霧之後的巨大瀑布,也終於是緩緩的露出了真容。

睜大著眼睛望著現身的瀑布,蕭炎獃滯片刻,然後緩緩的閉眼深吸了一口涼氣,腦袋之中,湧上一股眩暈。

此時的瀑布,龐大的水流,竟然已經生生的被砍斷而去,瀑布之後的巨大岩石上,一道十多丈長,三四丈寬的溝壑,刺眼的閃現。

在溝壑的邊緣處,無數道細小的裂縫,蔓延著整個石壁,看上去猶如爬山虎一般。

懸崖之上的瀑布水流,在停滯了足足二十多秒后,方才繼續緩緩的流淌而下,而那岩石上的巨大傷痕,也是逐漸的被隱蔽了起來。

「這就是地階鬥技的威力?」手掌輕揉了揉胸口,蕭炎被堵得有些慌。

半空之上,葯老緩緩的降落而下,望著滿臉驚駭的蕭炎,淡淡一笑,蒼老的手指輕輕點向他的額頭,頓時,大量的信息,便是灌注而進。

「焰分噬浪尺,地階低級鬥技,煉至大成,劈山斷浪,舉手投足。」

簡簡單單的介紹,卻是蘊含著莫大的威能與狂氣,這讓蕭炎興奮得有些頭暈。

將手中的玄重尺插進地面,葯老拍了拍手,對著瀑布下面的十根巨大木樁揚了揚下巴,微笑道:「從今天開始,你需要頂著瀑布的激流來修鍊,只要你什麼時候能夠在第十根木樁下,堅持劈砍水流三百次,那麼,你便能初步的運用「焰分噬浪尺」,不過,切記,以你的實力,頂多只能使用一次焰分噬浪尺,若是強行使用第二次…那你將會受到極為嚴重的內傷,到時候,說不定還要影響以後的潛力,所以,不到關鍵時刻,不要隨意動用1話到最後,葯老的聲音,隱隱有些嚴厲。

點了點頭,蕭炎順著葯老的視線望著瀑布之下,那裡的水流砸在巨石上,發出的轟隆隆聲響,讓得他打了一個哆嗦,乾笑道:那麼強大的衝力,若是沒有鬥氣的防護,恐怕進去就得被砸暈吧?」

「或許吧。」攤了攤手,葯老笑眯眯的對著蕭炎伸出手:「修鍊的時候,必須佩帶玄重尺,而日後你要使用焰分噬浪尺,還全得全依靠它,沒有這東西,這地階鬥技的威力,恐怕怕僅餘三層了。」

「還有,把你身上回氣的丹藥,全部交出來吧,這種修鍊,並不需要那東西,你需要完全依靠自身的鬥氣回復。」葯老將蕭炎的納戒徑直取了下來,微笑道。

望著被葯老收繳而走的所有儲備,蕭炎無奈的扯了扯嘴,轉頭望向那瀑布下的巨大木樁,狠狠的咬了咬牙:「小爺什麼苦沒吃過,難道還會被你給難住了不成?」

「為了地階鬥技,拼了1咬著牙怒吼了一聲,蕭炎脫去衣衫,然後矯健的躍上一塊巨石,張牙舞爪的對著第一根木樁躍去。

「轟1雙腳剛剛挨著木樁,還來不及鬥氣護體,巨大的衝擊水流便是狠狠的撞擊在身體之上,蕭炎只覺得背間一疼,兇猛的衝力,便是將他毫不客氣的踢進了湖泊之中。

從湖泊中鑽出腦袋,蕭炎吐了一口灌進肚內的湖水,怒喝道:「今天和你耗上了1吼完之後,蕭炎爬出湖泊,再次躍上巨石,然後惡狠狠的衝上木樁。

「轟…」

「草你奶奶的。」

「轟…」

「媽的。」

「轟…」

盤坐在湖泊邊的巨石上,葯老望著那憑著一股倔勁,不斷與瀑布較勁的少年,淡淡一笑,老眼中掠過一抹欣慰。

抱歉,下午出去買了點東西,回來后就頭暈,中暑了,腦袋昏沉了一下午,碼字也直接碼著睡著了,八點才被人叫醒了過來,吃了點葯,好了許多,因為身體緣故,今天就暫時更四千吧,望諸位見諒,這狀況,土豆也無奈。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