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二十四章殺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殺戮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茂密的叢林,寂靜而安詳,偶爾幾頭小獸從林間跳躍而過,驚起歇榻在樹枝之上的群鳥。

僻靜的氣氛,持續了沒多久,便是被一道狼狽的背影所打破,瞬時間,驚走滿林鳥獸。

沒有理會自己所造成的破壞,這位有些狼狽的影子不斷竄逃著,偶爾滿臉驚恐的對著身後漆黑的密林中掃視一眼,那恐懼的模樣,就猶如身後有著洪荒凶獸在追逐一般。

再次奔跑了一段距離,這名身著傭兵服裝的人影抬頭望著不遠處的光亮,臉龐上浮現出狂喜,只要出了這該死的密林,那他就能呼喊同伴前來救援,到時候,也不用再懼怕身後那索命的死神了。

身體猛然一陣前沖,傭兵身體微微躍起,腳掌在樹榦之上狠狠一踏,頓時,身形對著不遠處的光亮暴射而去。

近在咫尺的光亮,使得傭兵臉龐上的狂喜越來越濃,然而,就在下一刻,狂喜卻是驟然凝固,傭兵驚駭的發現,一股突兀出現的兇猛吸力,不僅強行將自己前沖的身形生生的止了下來,而且還把自己的身體扯得倒飛了回去。

臉龐上掠過一抹驚駭,傭兵還來不及呼喊,一道黑影便是從身前閃掠而過,強大的破風勁氣,攜帶著悶雷般的聲響,重重的砸在了胸膛之上。

「1沉悶的聲響,讓得傭兵眼瞳驟然緊縮,胸膛之處,竟然生生的凹陷了下去。

巨大的力量,將傭兵懸在半空的身體,重重的砸下了地面,泥土飛射間,鮮血夾雜著破碎的內臟,狂噴而出。

睜大著眼瞳。死死的望著頭頂上空那站立在樹枝上的人影,傭兵眼瞳逐漸地泛白。片刻之後。氣息湮滅…

淡漠的看著那氣息消逝地傭兵,樹枝上那背負著巨大黑尺地少年微微握了握手掌。輕聲呢喃道:「第十一個了…既然打算拿別人的腦袋去換錢,那便自己先有被別人斬殺地心理準備吧。」

樹枝上的少年,正是從修鍊之地離開的蕭炎,離開小山谷之後,蕭炎僅僅是兩天時間,便是遇見了十幾波前來搜尋他的狼頭傭兵團隊伍。對於這些打算拿自己回去換賞錢的人,蕭炎並沒有絲毫留情的念頭。一路而來,凡是八星斗者之下地狼頭傭兵團團員,幾乎被他全部殺了個荊

以蕭炎如今的實力,在取下玄重尺之後,即使是七星斗者,也能在二十回合之內將之斬殺,當然,這裡地七星斗者,是並沒有與他等級相平的鬥技的前提下,不過。這樣的人。恐怕即使在整個狼頭傭兵團里,也尋不出來吧?

前一天。蕭炎從一名傭兵嘴中撬得了一些關於狼頭傭兵團內部的消息,按那名傭兵所說,現在的狼頭傭兵團,實力最強者,便是處於二星斗師的團長穆蛇,在他的下面,還有一位九星斗者與一名八星斗者的狼頭高層,除去這三人,喏大的狼頭傭兵團,將再沒有人,能單槍匹馬地與蕭炎相抗衡。

目光再次瞟了一眼那失去生機地屍體,蕭炎腳尖在樹枝上輕點,身體借力飄向密林之外,輕聲冷笑,緩緩的盤旋消散。

「穆力少爺,我看你狼頭傭兵團有多少人可死?你派出來一個,我殺一個…現在,遊戲才剛剛開始1

「混蛋!該死地1

寬敞的大廳之中,穆蛇聽得手下不斷傳來的消息,暴怒的他,一掌將手中的茶杯捏得粉碎,怒聲咆哮道。

望著陷入暴怒的穆蛇,大廳內的狼頭高層,皆是一片寂靜,誰也不敢在這時候去觸他的霉頭。

「短短兩天時間,我們就已經死了十五位骨幹成員,這要是繼續下去,我們狼頭傭兵團還有人嗎?」重重的喘了幾口粗氣,穆蛇嘶聲道。

眾人面面相覷,都是啞口無言。

「下手之人,已經確定是蕭炎無疑了…」望著沉默的大廳,穆力乾咳了一聲,只得硬著頭皮說道。

「你不是說他實力頂多與你持平么?那為什麼派出去的三名七星斗者,都是死在了那傢伙手中?」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之上,穆蛇怒喝道。

苦笑了一聲,穆力無奈的道:「三個月前,那傢伙就算拿出隱藏的實力,也的確只是和我不相上下,要不然,在山洞之中,他也不會被我帶的人逼成那副狼狽模樣。」

「可現在他所展現的實力,絕對不下七星斗者,說不定,還是八星1穆蛇陰沉著臉,想起某種可能,嘴角不由得抽了抽,聲音中,更是泛起了一抹涼意:「難道那傢伙,在魔獸山脈中待了幾個月,便成長到了這地步?」

聞言,穆力眼角跳了跳,眼瞳中隱晦的掠過一抹駭然,僅僅三個月的時間,那傢伙,卻竟然連跳了兩星?這該死的混蛋,究竟是怎麼修鍊的?這速度…也太恐怖了吧?

「看來,我所預料的果然沒有錯,那小子,不是盞省油的燈埃」緩緩的從暴怒中回復了理智,穆蛇坐回了椅子,手指敲打在桌面之上,沉吟片刻,陰冷的道:「先暫時讓我們的人撤出魔獸山脈,等兩日之後,把隊伍編製成五人一組,然後帶好指向所用的信號彈,一同進入魔獸山脈。」

「我要撒一張天羅地網,看那小混蛋躲哪裡去!」手掌緊握,穆蛇臉龐之上充斥著猙獰的殺意。

「是1

「對了,赫蒙那傢伙呢?怎麼沒見到他?」微微點了點頭,穆蛇目光在大廳內掃過,忽然皺眉問道。

「呃…」聞言,底下眾人一愣,片刻后,一人才幹笑道:「聽說赫蒙三團長帶了幾個弟兄,陪藍花酒館的藍夫人進入魔獸山脈抓雪狐了。」

嘴角一抽,穆蛇怒罵道:「這腦子裡只知道女人的蠢貨。難道不知道狼頭傭兵團最近的處境嗎?竟然還敢私自進入魔獸山脈,該死的傢伙。遲早死在女人肚皮上1

「團長。三團長是八星斗者,如果他遇上蕭炎。說不定還能順便把他給收拾了呢。」

「以那傢伙的腦子,他能活著回來,我就滿意得很了1穆蛇冷哼了一聲,旋即煩躁的揮了揮手,不知為何,他心中總有股不安的感覺。赫蒙不同別地團員,如果他不幸也死在蕭炎手中。那對狼頭傭兵團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那傢伙回來之後,讓他來見我。」丟下一句怒意頗濃地話后,穆蛇轉身離開了竊竊私語地大廳。

淡淡的月光之下,一座帳篷營地聳立在樹林之中,幾團淡黃地篝火,在夜幕中看上去顯眼之極。

站在一處樹梢之上,蕭炎斜靠著樹榦,嘴中輕輕咬動著碧綠的草根,一股淡淡的苦澀味道。在嘴中瀰漫開來。

站在樹梢上。藉助著重重樹枝的掩護,蕭炎剛好能夠將下方的營地看得清清楚楚。營地中共有十五名傭兵,實力大多在五星斗者左右,而在最居中的那處帳篷中,更是有一位八星斗者,而他便是蕭炎此次地目標,據說,他還是狼頭傭兵團的三團長。

以蕭炎此時地實力,獨斗一位八星斗者,雖然勝算頗大,不過這是在排除掉對方沒有幫手的前提,看現在的情況,想要順利擊殺那名八星斗者,就必須先把其他的傭兵解決。

皺著眉頭望著那防守頗為嚴密的營地,蕭炎並未立刻採取行動,而是安靜的等待著最好的時機。

天空之上,彎月逐漸高升,大地一片寂靜。

再次等待了半晌時間,淡淡的微風,忽然在天地間吹拂而起,微風刮過樹林,響起一陣嘩嘩聲。

感受著這股微風的風向,蕭炎臉龐上揚上淡淡的笑意,手指在納戒上輕輕一彈,一小袋藥粉出現在手中,這藥粉是當日與小醫仙分開時,她所贈送,那種能夠令人陷入睡眠地特效,正是現在蕭炎最需要地東西。

拋了拋手中的藥粉,蕭炎微微一笑,剛欲動手,卻是發現營地中緩緩對著這邊走出兩名傭兵護衛。

「被發現了?」

眉頭微皺,蕭炎身形向陰影中縮了縮,然後淡漠地望著越來越近的兩名護衛,與此同時,體內的鬥氣,也是開始了流淌。

就在兩名傭兵來到蕭炎樹下之時,卻是忽然的停了下來,兩人四處望了望,然後掏出傢伙,小解了起來。

瞧得兩人的舉動,蕭炎鬆了一口氣,心中低聲罵了一句…

「媽的,那娘們實在太風騷了,那大屁股看上去就想把她按在地上給幹了。」小解之時,一名傭兵忽然滿嘴粗話的罵道。

「小聲點吧你,那娘們可是三團長的禁臠,你敢對她做出格的事,三團長會直接把你丟去喂狼。」另外一名傭兵小心的提醒道。

「嘁,一個爛貨而已,上次我還看見她被二團長給上了呢,不過看來,她沒敢對三團長說這事,嘿嘿。」

「算了,算了,這些事別去亂說,不然倒霉的是我們這些小兵,走吧…」收拾好傢夥,左邊的傭兵率先轉過身來,面前黑影忽然閃過,尚還來不及反應,喉嚨處便是一陣劇痛,緊接著,意識迅速模糊。

「走吧。」另外一名傭兵,唆了一陣后,方才轉過身來,望著空蕩蕩的身後,頓時一愣,還沒來得及開口,喉嚨處微微一涼,然後視線陷入黑暗。

悄無聲息的將兩人的屍體抬進密林中,蕭炎再次攀上樹頂,望了望下方的營地,手中的藥粉緩緩撒落。

藥粉藉助著黑夜的掩護,在微風的攜帶下,悄悄的飄進了營地之中。

在藥粉的作用之下,營地周圍的傭兵,頓時接二連三的軟倒而下。

只是片刻時間,喏大的營地,便是完全的寂靜了下來。

望著安靜的營地,蕭炎再次靜等了片刻,方才從樹榦上躍下,提著一把從傭兵身上取下的長劍,緩緩的行進營地之中。

提著長劍,蕭炎順利的穿過幾座空著的帳篷,片刻后,來到了營地中央位置的那所大帳篷之外。

在帳篷內部火團的反射下,兩條交纏的肉體,正賣力的聳動著。

蕭炎聽著那從帳篷內部傳出來的男人粗重喘息聲以及女人的呻吟聲,嘴角挑起一抹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