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二十七章大圍剿三更求月票求推薦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七章大圍剿三更求月票求推薦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清冷的月光從天際緩緩灑下,將整個森林,都披上了一層淡淡的神秘紗罩。

「嘶…」

一處山頂之上,少年嘴中緊咬著衣衫,額頭之上冷汗密布,抓住樹榦的手掌青筋密布。

在少年的背上,被倒滿了紅色液體,身體有些虛幻的老者,正拿著玉牌,緩緩的刮動著,而隨著他手掌的每一次刮動,那少年身體便是一陣劇烈的抽搐。

待得將紅色液體完全塗滿少年的後背之後,老者這才意猶未盡的停下了手,低頭望著那疼得臉龐抽筋的少年,幸災樂禍的笑道:「舒暢吧?」

「舒暢個屁1背上傳來的火辣辣疼痛,讓得蕭炎直接破口大罵,他實在是對那股灼燒般的疼痛有些心理陰影了。

「嘿嘿。」笑了笑,葯老低頭望著那逐漸在蕭炎背上揮發的紅色液體,這才微微點了點頭,隨口詢問道:「怎麼樣?有沒感覺摸到七星斗者的門檻?」

聞言,蕭炎頓時翻了翻白眼,撇嘴無奈的道:「這才剛剛突破六星斗者一個來月,如果現在就繼續觸摸到七星門檻了,你認為可能么?每一階的最後三星,可是最難以突破的。」

「距離我們出來修行,可已經過了快將近五個月了,距離你與雲嵐宗那丫頭的約定,也僅僅只有快不到一年時間了哦。」葯老淡淡的笑道。

微微愣了愣,蕭炎舔了舔嘴唇,皺眉道:「不知道她現在到了什麼級別,兩年前她便已經是三星斗者,按她的天賦以及雲嵐宗的實力,我可不認為她會比我弱。」

「的確,雖然我有很多種辦法讓你實力驟然提升,不過那些都是具有非常強的後遺症,使用了那些秘法,你恐怕以後將會永遠停留在那一個層次。」葯老緩緩的道。瞥了一眼沉默的蕭炎,道:「那些秘法,哪怕你真的敗給了那丫頭,我也不會讓你使用,那代價,太大。」

「我可不想在那三年約定上輸給她。你知道這兩年我付出了多少…她是我能夠在這些苦修中堅持過來地重要因素。」蕭炎翻過身子。仰頭望著天空上地銀月。伸出手掌。虛眯著眼睛淡淡地道。

緩緩地吐了一口氣。蕭炎偏過頭。望著身子有些虛幻地葯老。撇嘴道:「而且當初老師可是說好了地。能讓我追趕上她。」

「你這小子…」瞧著耍無賴地蕭炎。葯老無奈地搖了搖頭。手掌一探。森白色地冷焰在掌心中浮現而出。目光盯著那團輕盈跳躍地火焰。蒼老地臉龐上有著淡淡地笑意:「放心吧。我若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還有什麼臉在你面前誇海口。」

「不過。我能讓你提升實力。是在你有時間按我所說地方法修鍊地前提。可你現在被攆得滿山竄。可卻是在浪費著你本來就不多地寶貴時間哦。」葯老戲謔道。

翻了翻白眼。蕭炎攤了攤手。無奈地道:「其實老師只要放個屁就能蹦死他們地。可你卻偏要裝高人不肯動手。」

「啪1手掌拍在蕭炎腦袋之上。葯老笑罵道:「若什麼事都要我給你解決了。你還活著幹什麼?與人爭鬥。又何嘗不是在增長你地心智與閱歷?」

聳了聳肩,蕭炎再次反過身來,苦惱的呻吟了一聲,嘟囔著罵道:「那群混蛋,遲早把他們給全部幹掉,太浪費我地時間了礙礙」

扯著嗓子乾嚎了一陣。蕭炎忽然再次把衣衫咬在嘴中,含糊的道:「老師,繼續吧…」

「呃?」聞言,葯老愣了愣:「你還能堅持?」

「唉,我沒那麼多休息的時間礙」少年將頭埋在衣服之中,悶聲道。

望著那再次全身繃緊的少年,葯老愣了片刻,少年骨子中的所隱藏的桀驁,讓得他臉龐上浮現一抹欣慰。微笑著點了點頭。再次從納戒中取出一瓶「焚血」,然後傾斜而下。

「嘶…」

寂靜的夜中。少年牙關中泄露而出的顫抖冷氣,緩緩的盤旋不散。熾熱地陽光,透過樹枝的封鎖,在重重密林中留下無數細小的光斑,霎是美麗。

身體捲縮在一處隱蔽的叢林之中,蕭炎緊皺著眉頭望著下方不遠處進出的傭兵人群,這裡是進入魔獸山脈的主幹道,雖說平日來往的傭兵並不少,可今天,蕭炎卻是隱隱的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視線透過草叢,蕭炎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些來往地傭兵,半晌之後,瞳孔猛的一縮,他終於明白什麼地方有些不對勁了…

下面來往的隊伍,很多看似是臨時湊合而成的隊伍,然而在他們行走間,卻總是不經意的露出一些只有經過長久配合才能發揮得默契的舉動。

「似乎真有點不對勁礙」緊皺著眉頭,蕭炎將嘴中的草根吐出,眼珠轉了轉,然後小心翼翼的從草叢中鑽出,輕手輕腳的對著密林之中竄去。

蕭炎地衣衫上被他塗滿了一些草葉汁液所繪地綠色條紋,這能夠讓得他極為安全的隱蔽在密林中而不被發現。

在密林之中,隱藏在暗處地蕭炎,又是看見了兩三波分開的五人小隊,躲在暗處細細的觀察著這些傭兵隊伍的舉動,片刻后,蕭炎能夠確定,這些看似是來捕獲魔獸的傭兵,其實是在尋找著什麼…

接著叢林的掩護以及一些植物汁液對身上氣味的隱藏,蕭炎成功的避開了這些傭兵小隊和那些在林中散步的魔獸。

經過半個上午的四處遊走探測,蕭炎終於藉助著一個偶然的機會,知曉了這些傭兵小隊的身份。

「狼頭傭兵團…嘖嘖,看來把他們那所謂的三當家給殺了,還真是捅到馬蜂窩了埃」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蕭炎也是小小的驚愕了一下。

「媽的,躲了一上午,憋了一肚子氣,活該你們倒霉吧…」躲在陰影處,蕭炎望著那逐漸走進密林深處的一支五人小隊。輕聲冷笑道。

這支小隊,被蕭炎盯了不少的時間,五名五星斗者,蕭炎自認能夠將他們吃下,而且由於進入了密林地緣故,他也不用怕被另外的隊伍看見。然後被包了餃子。

尾隨著這支小隊鑽進密林之中,蕭炎卻並未蠢得立刻從正面動手,靜悄悄的躲在一旁的叢林中,猶如守候獵物的毒蛇一般,耐心安靜的等待著……

在蕭炎一直尾隨著小隊行走了一段距離之後,隊伍終於是停下來進行著休息,在休息之時,一名傭兵便是慢騰騰地離開了同伴,對著一處小樹叢緩緩走來。

拐進大樹后。傭兵剛剛掏出傢伙,面前便是一黑,緊接著喉嚨一疼。意識迅速模糊…

在傭兵小解之後不久,便是忽然發出一聲因為驚慌而變得走調的喊聲:「有魔獸,三階魔獸1

聽得他的喊聲,那幾名剛剛休息完畢的傭兵頓時一愣,其中一名傭兵,對著低頭倉惶逃過來的同伴笑罵道:「你昨天晚上被女人吸幹了吧?這是魔獸山脈的外圍,有個屁的三階魔…」

罵聲還未落,低頭的傭兵便已衝到了他地面前,一抹寒光驟然暴射而出。這名傭兵未完全脫口的罵聲,頓時凝固在了喉嚨中。

閃電般的解決掉一名傭兵,低頭地人影身形猛然一錯,手掌一抬,兇猛的吸力將最遠處那名正在愣神的傭兵吸扯而過。

手中匕首,猛的一彈,狠狠的射在了被吸過來的傭兵喉嚨之上。

「是蕭炎!蕭炎!1

短短十來秒的時間,兩名五星斗者,便是這般輕易的被偽裝的蕭炎結束了性命。而另外兩名傭兵,也終於是回過了神來,一名年紀偏大地傭兵,忽然一腳將自己身旁的同伴踢向了疾奔而來的蕭炎,手掌快速的從袖口中劃過一截短笛,放在嘴中剛欲吹動,黑影閃掠身前,蘊含著兇狠力量的一腳,頓時狠狠的踢在了他胸膛之上。

「噗嗤。」一口鮮血從嘴中狂噴而出。藉助著勁氣的反推之力。這名傭兵身體在半空劃過一道拋物線,用盡體內的最後一絲力氣。將嘴中的哨子,吹出了一截短暫而尖銳地音波。

音波從統觶然後從四面八方擴散而出。

臉色陰沉的手起刀落,蕭炎將未完全斷氣的傭兵徹底解決,抬頭望著密林之外,那裡,人影竟然開始飛掠而來。

「媽的,小看這些傢伙了。」低聲罵了一句,蕭炎也是轉身就跑。

「嘰嘰…」當蕭炎轉身逃竄之時,身後的密林外,大批的哨音不斷的吹響著,這一刻,所有的傭兵,都是飛快的對著密林方向趕過來。

「抓住他1

身後地大批傭兵,賣了命地追趕著前面那若隱若現的背影,一聲聲大喝不斷地在密林中響起。

「靠,真的玩大了。」瞟了一眼身後大批的追兵,蕭炎嘴角一扯,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然後藉助著身體上綠色斑紋的掩護,不斷的在草叢中竄逃。

再次奔跑了一段距離,蕭炎臉色忽然一變,回過頭來,只見那傭兵隊伍的最前排,一名臉色陰沉的中年男子,正健步如飛的狂奔而來,見到蕭炎回頭,他臉龐上浮現一抹森然的笑容,低低的咆哮聲,穿過草叢的阻礙,鑽進了蕭炎耳中。

「小混蛋,今天我就要你葬身在這魔獸山脈之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