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三十章突破七星求推薦票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突破七星求推薦票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操縱著搖搖擺擺的身體,蕭炎心驚膽顫的飛躍過了這幾十米的深淵,待到達對面之後,還來不及降落,體內宣布告竭的鬥氣,便是飛快的將背後的紫雲翼唆的一聲給收了回去。

頓時,半空中,一道人影發出一聲悲哀的慘叫,然後成直線垂直掉落,撞進了一處柔軟的草地之中。

本就已經到達極限的身體,再這麼一撞,蕭炎眼前一黑,終於是徹底的昏迷了過去。

在蕭炎昏迷后,葯老這才晃蕩著從戒指中飄蕩而出,望著狼狽的蕭炎,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雙手將之託起,然後對著魔獸山脈深處緩緩行去。

「竟然敢強行使用地階鬥技,真是個膽大包天的傢伙礙」

沉睡的黑暗之中,蕭炎迷糊的覺得全身似乎被泡在冰涼的水液之中一般,一道道溫潤平和的能量,從身體的無數毛孔中鑽進,在體內靜靜的流淌著,能量所過之處,那因為鬥氣的過度用盡,而導致略微有些破損的經脈,正在緩緩的被修復著。

在當把經脈與肌肉修復到正常狀態之後,體內所流淌的溫潤能量,便是順著經脈的運轉,最後灌注進了位於小腹位置的鬥氣氣旋之中。

有了這忽然加入的新生軍,那原本慵懶旋轉的氣旋,便是猶如被注入了高速的馬力一般。^^,泡,書,吧,首發^^旋轉速度,驟然加快。

而隨著氣旋運轉速度地加快,那些在經脈中流淌的能量,更是猶如受到了牽引一般,一窩蜂的對著氣旋之中迅速涌去。

當氣旋將經脈中所有的能量全部吸收完畢之後,卻並未停止近乎貪婪般的吸掠,氣旋在急速旋轉了幾圈之後,更加兇猛的吸力從中散發而出,頓時。身體之外的莫名液體之中,越來越多的溫潤能量被吸進體內,然後經過經脈的煉化,灌注進了體積逐漸擴大地鬥氣氣旋。

這般無止境的吸掠。昏迷中的蕭炎並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他只能模糊的知道。當外界灌注地能量越來越弱,直到最後的完全消逝之時,他終於是突破了意剩雙眼朦朧的睜了開來。

入眼處,是一處寬敞的山洞。山洞四壁,懸挂著一些照明所用的月亮石。微微動了動麻木的身體,一陣水聲嘩嘩地響起,低頭一看,蕭炎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處身在一處小小的石坑之中,石坑內部,被灌滿了清水,不過從清水中殘留地一點淡綠色來看,這應該不是普通的水源。

手掌在水中晃蕩了一下,蕭炎發覺。這些有些淡綠的液體中。竟然蘊含著不弱的純凈能量。

捧起水液放在鼻下輕嗅了嗅,蕭炎有些愕然的輕聲道:「竟然是藥水?」

「的確是藥水。^^^泡^書^吧^首發^^為了給你配置這麼一小池的修復靈液,可是費了我起碼三四天的時間。」蒼老的聲音,從山洞之外傳來,葯老虛幻的身影,猶如鬼魅一般,飄蕩了進來。

來到石坑之旁,葯老上下打量了一下此時地蕭炎,眼中流露出一抹滿意,笑道:「本來還以為你至少要休息半個月才能康復,沒想到,這才僅僅五天時間,你不僅以已經痊癒,而且竟然還因禍得福地觸摸到了七星斗者的門檻,看你現在地狀態,或許只要再經過幾天時間的修鍊,應該便能進入到七星斗者的層次了。」

「我昏迷五天了?」聞言,蕭炎睜大著眼睛,驚愕的道。

「嗯。」點了點頭,葯老瞟了他一眼,皺眉斥道:「你這傢伙,明明能夠立刻使用紫雲翼逃離,卻偏要逞能的強行使用地階鬥技,要不是我幫你把紫雲翼激活,你恐怕連逃生的力氣都沒了1

尷尬的笑了笑,蕭炎無奈的苦笑道:「好吧,我承認我是因為很想試試使用了地階鬥技能否打敗一名斗師,這才冒險留了下來。」

「你使出的那東西也叫地階鬥技?別丟人了。」白了蕭炎一眼,葯老撇嘴道。

訕訕一笑,蕭炎也不敢爭辯,目光在山洞內掃視了一圈,問道:「我們現在應該是在魔獸山脈內部位置了吧?」

「嗯,這裡是我精心挑選的地方,附近的高階魔獸,都被我清理了出去,方圓幾百米內,你可以走動,不過還是要小心一些胡亂竄進來的魔獸,在這裡,隨便什麼東西,都能一巴掌拍死你。」點了點頭,葯老提醒道。

無奈的點了點頭,蕭炎從石坑中緩緩站起,然後取過一旁的衣服,手忙腳亂的套在了身上。

「我們要在這裡呆多久啊?」從石坑上跳下,體內充盈的鬥氣,讓得蕭炎精神有些振奮,雙拳虎虎生風的打了一套拳,偏頭問道。

「直到你成為一名斗師。」葯老將蕭炎的納戒拋給他,隨意的道。

「這段時間,你便安心在此處修鍊吧,什麼報復的那些事,等你成為一名斗師后再說,另外,煉藥術,你也不要落下,魔獸山脈內部藥材豐富,隨便找點東西來練手吧,免得每次都要我動手給你煉製丹藥。」望著蕭炎從納戒中取出玄重尺背負上,葯老說道。

咧嘴一笑,蕭炎點了點頭,背著玄重尺,緩緩走出山洞。

在此處安窩之後,隔絕了那些煩人追殺的蕭炎,也再沒有受到絲毫的打擾,伴隨著安靜的修鍊,體內的鬥氣,也是猶如那醞釀的美酒一般,越加的醇厚。^^^泡^書^吧^首發^^在從昏迷中蘇醒過來的第三天,靜心修鍊中地蕭炎。便是不出意料的突破到了七星斗者,這次的突破,並沒有絲毫的阻力,幾乎是猶如水到渠成一般的順利,而對於自己實力的提升,蕭炎心中也是有些欣喜。

突破到七星斗者之後,蕭炎的修鍊,便是漸緩了下來,每一階段的最後三星。突破難度都頗為巨大,剩餘兩星的提升,只能等待著它地自然蛻變,太過急躁。有時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修鍊鬥氣的時間雖然變得少了許多,不過蕭炎對鬥技的修鍊。卻是越來越緊湊,在山洞之外的百多米處,同樣有著葯老精心挑選地一處瀑布激流,在這裡,已經成為七星斗者的蕭炎。訓練了十幾天時間,蕭炎也終於達到了葯老對其使用地階鬥技地基本要求。

從瀑布之下游上岸邊。蕭炎抹去身上的水跡,完成了一項任務的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沉重的肩膀,也變得輕鬆了許多,到得現在,蕭炎才能保證在使用地階鬥技時,不會象上次那般,差點遇見反噬地尷尬。

坐在瀑布旁邊的岩石上,悠閑地曬著陽光浴的蕭炎。從納戒中掏出那隻在烏坦城購買到的葯鼎。然後再次取出大堆的各種藥材,將岩石擺得滿滿的。

望著面前的葯鼎。蕭炎搓了搓手,左手輕輕的貼著火口,心神微動,一縷鬥氣便是從氣旋中分流而出,然後傳至手掌之中,隨著一聲噗的悶響,鬥氣經過葯鼎火口的奇異轉化,利馬化成了略微有些深黃的火焰,在葯鼎之中緩緩地騰燒了起來。

瞧著那火焰比以前越加深邃地顏色,蕭炎滿意的笑了笑,待得火焰將葯鼎燒暖了之後,右手這才在面前地各種藥材中挑選了起來。

此次煉藥,蕭炎並未打算使用藥老的藥方,要知道,每一名煉藥師,都需要自己研配的藥方,沒有屬於自己藥方的煉藥師,與同行交流起來,卻是要多出幾分尷尬,所以,每名煉藥師,都會費盡心力的從無數種藥材之中,驗配出屬於自己的藥方,當然,這藥方的等級,自然是越高越好。

手掌在面前上百種藥草上移過,蕭炎手掌一頓,將一株散發著奇異怪味的紅果抓進了手中。

蛇欲果,一般只生長高階魔蛇交配過的陰暗地方,蛇性頗淫,而這種果實,也有幾分催情的藥力。

選好蛇欲果之後,蕭炎又是連抓了七八樣藥材,而這些藥材,都無一例外的,具有某些催情的效果。

見到蕭炎煉藥,葯老也是偷偷的從戒指中飄了出來,不過當他看著蕭炎所挑選的藥材之後,卻是老眉一挑,旋即沉默不語的站在他身後。

選好藥材之後,蕭炎首先將紅色果實丟進葯鼎之中,控制著火焰,迅速將其中的水分烘烤除去,頓時,紅果便是化為了一蓬紅色的粉末。

全神貫注的注視著葯鼎之內,蕭炎再次投進一株粉紅色的七葉花,此花名為慾望花,它所散發出來的香味,經常會將附近的魔獸折騰得滿山嘶吼。

將慾望花燒成粉末之後,蕭炎又緊接著將其他的所有藥材一同丟了進去,最後七八種顏色不同的粉末,被匯聚在了一起,再往葯鼎內加了一小團用慾望花燒出來的汁液,然後,一堆粉末,便是完全的融合成了一團粉紅色的液體。

在用高溫火焰將粉紅液體的水分再次蒸發完畢之後,一團淡白色的粉末,便是漂浮在了葯鼎之中。

望著那團淡白粉末,蕭炎咧嘴一笑,手掌一揮,將鼎蓋掀開,手掌一吸,所有的藥粉都被掠進了手中的玉瓶之中。

望著自己第一次配製出來的東西,蕭炎有些迫不及待的用手指沾點,然後用舌頭舔了舔。

「呼…嘿嘿,成功了。」藥粉入嘴,蕭炎渾身便是感到有些燥熱,運用鬥氣將這點燥熱壓下,蕭炎臉龐上的笑容,看上去似乎透著分難得一見的猥瑣。

「咳…」身後的蒼老乾咳聲,讓得蕭炎臉龐一紅,趕忙將透明的瓶子收了起來。

「別藏了,不就是煉了瓶春藥么,很多男性煉藥師第一次配置藥方,都是煉的這東西,嘿嘿…男人么…」出乎意料的,葯老卻並未開口訓斥,反而戲謔的笑道。

「呃?」微微一愣,蕭炎這才鬆了一口氣,回頭望著葯老,嘿嘿笑道:「老師當初第一次,難道也是煉製的這東西?」

聞言,葯老老臉一紅,有些惱羞成怒的揮了揮袖子:「你以為我也像你這般不務正業么?」

望著葯老那模樣,心知肚明的蕭炎嘴角一扯,站起身來,剛欲收拾東西,一道劇烈的能量波動以及狂暴的獅吟聲,忽然在天空中猶如悶雷般的炸響。

聽著這蘊含著狂暴的獅吟聲,葯老臉色也是微變,目光緊緊的盯著遠處的天空,那裡,正是狂暴能量的傳出之地,而藉助著銳利的目光,葯老似乎隱隱的看見了一個曼妙雍容的女子身影…

「這是六階魔獸紫晶翼獅王的吼聲,什麼人竟然打上了它的主意?」

「六階魔獸?」

眼瞳微縮,蕭炎咽了一口唾沫:「那可是相當於人類斗皇級別的強者啊,誰敢鋝它的虎鬚?」

推薦票,月票月票距離越來越大,諸位請幫忙一下,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