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三十三章正確的療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正確的療傷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在滿山魔獸瘋狂尋找著那神秘女人之時蕭炎也是在葯老的保護下沒有驚動任何魔獸一路偷偷的對著藏身之地奔回。

「太刺激了那女人最後一招太強了若不是那紫晶翼獅王躲得及時恐怕連它的腦袋都會被洞穿…」回想著先前高空中那幕驚險華麗的戰鬥蕭炎心頭便是有些感到激動這種強者對撞的一幕在外界可難以出現一次埃

小心翼翼的回到瀑布的地方收拾好擺放在此處的葯鼎等等東西蕭炎剛欲打算回山洞腳掌卻是驟然凝固。

蕭炎睜大著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那瀑布之下的河流中那裡一位身著素衣的美麗女人正懸浮在其上緊閉的眼眸以及蒼白的臉頰讓得人知道她似乎受傷不輕。

「咕。」咽了一口唾沫蕭炎認出來這位漂浮在水面上的女人她正是先前與紫晶翼獅王戰鬥的那位斗皇強者。

看她現在的模樣好像處於昏迷的狀態蕭炎心頭頓時有些搖擺起來了救?還是不救?救了她的話恐怕會因此遭惹上此處的原住民可如果不救的話現在的她恐怕難逃被暴怒的紫晶翼獅王撕碎的厄難。

就在蕭炎心中猶豫不決之時遠處的叢林中卻是隱隱的傳來幾聲魔獸的吼聲。

「唉算你好運1聽著獸吼聲蕭炎一咬牙快的衝進水流之中將那素裙女人抱了起來由於水流的緣故這女人全身上下被打得濕透蕭炎的手掌環在她的小腿與後腦之處頓時感覺到那如溫玉般的嬌嫩柔滑觸感極為美妙。

咬了咬舌尖將那股旖念壓下。蕭炎抱起變成濕身的神秘美人然後賣命般的對著山洞方向狂奔而去。

一路狂奔直到進入山洞周圍五十米之內時這才鬆了一口氣葯老曾在這個範圍灑下了一種藥粉這種藥粉對於魔獸有很大的刺激性。一般很少會有魔獸闖進入這個***所以這裡也能算做是一個安全範圍。

抱著懷中的女人衝進山洞蕭炎將她輕放在石台上一屁股坐在她地身旁重重的喘了幾口氣。

在休息地時候。蕭炎這才有時間近距離地觀看這位美麗地斗皇強者。細細地打量著她。蕭炎心中逐漸地湧上一抹驚艷地感覺。用眉目如畫。冰肌玉骨這等象徵美麗地辭彙來形容她似乎並不為過。而且。最讓蕭炎驚嘆地。還是她身上所蘊含地那股雍容與華貴。

目光在那張吹彈可破地俏臉蛋上掃過。蕭炎目光緩緩下移。眉頭卻是微皺。只見在其玉頸之下地胸部位置。五道恐怖地爪痕。泛著鮮血將衣服侵染得血紅。昏迷之中地她。黛眉微微蹙著。一抹痛楚隱隱地噙在臉頰之上。這般模樣。雖然有些不符合她地氣質。然而卻頗為楚楚動人。

「她需要治療。」

搓了搓手。蕭炎從納戒中取出十多個小玉瓶。略微躊躇了一會。然後伸出雙手就欲解開女子地衣衫。不過當他手掌即將要碰催身體之時。緊閉著雙眸地神秘女人卻是驟然睜開了眼。美眸泛著一抹冰冷與羞惱。緊盯著蕭炎。

「呃…你醒了?」忽然睜眼地女人。把蕭炎駭了一跳。趕忙退後了幾步。舉起手中地小玉瓶。解釋道:「我只是想幫你療傷而已。沒有惡意。當然…剛才是你昏迷了。我才想自己給你上藥。不過既然現在你蘇醒了。那你自己來吧。」

說著。蕭炎小心翼翼地將玉瓶放在她身邊。然後再次退後了幾步。見識過這女人地強橫。蕭炎可是有些害怕她忽然個飆。一巴掌把自己給胡亂拍死了。那不得冤死?

見到蕭炎退後神秘女人這才微鬆了一口氣望向蕭炎的眼眸中少了一分冷意不過當她準備自己動手時卻是現全身處於一種麻木的狀態。

微微掙扎了一下身子神秘女人緩緩閉目片刻后睜開咬著銀牙低聲道:「該死的傢伙竟然中了它的封印術。蕭炎蹲在山洞地角落望著那半天動彈不了身子的神秘女人滿臉無辜可卻並沒有主動過去幫忙的打算。

再次掙扎了一下神秘女人只得無奈的停止了無謂的掙扎偏過頭美眸望著那蹲在地上畫圈圈的蕭炎仔細的將後者打量了一番似乎並沒有覺得這看起來頗為清秀的少年有什麼危害性之後這才輕聲道:「還是你幫我上藥吧。」

她的聲音非常悅耳動聽不過可能是因為她身份地緣故其聲音之中總是有著一抹難以掩飾的高貴。

「我來?」抬起臉來蕭炎盯著神秘美人眨了眨眼低聲嘟囔道:「幫你可以不過先說好事後你最好別給我搞什麼看了你身子要挖眼賠命的白痴事情。」

聽著蕭炎這話女子頓時有些哭笑不得搖了搖頭心頭卻是忽然想著有多少年沒人敢在自己面前說這種話了?

「我還沒那麼迂腐只要你能管好自己的手與嘴我自然不會做恩將仇報的事。」放緩了聲音女子淡淡的說道。

有了這話蕭炎這才慢騰騰的走上前來目光再次在那張美麗容顏上掃過乾咳了一聲伸出手來輕輕的神秘女人胸部上的衣衫小心地撕開一截。

撕開了素白地衣衫只見其下方竟然還有著一件淡藍色的金屬內甲看這內甲上猶如水波一般流轉地流光顯然並不是普通之物在內甲之上有著五道深深的爪印絲絲鮮血從爪印中滲出。

「好堅固的內甲若不是有這東西護身恐怕紫晶翼獅王的那招攻擊就能直接撕裂她的上半身。」望著這淡藍色的內甲蕭炎心中驚嘆道。

「咳…那個。傷痕在內甲的下面…想要止血敷藥…似乎要把內甲…取下來。」望著這將女子嬌軀包裹在內的淡藍內甲蕭炎忽然沖著臉頰略微有些緋紅的女子尷尬地苦笑道。

聽著蕭炎此話女子的身體明顯的顫了一顫深吸了一口氣竟然是緩緩的閉上了美眸。修長的睫毛輕微的顫抖著聲音卻是頗為平淡:「解開吧麻煩了。」

見到對方這般乾脆利落蕭炎倒是有些不自在了無奈地搖了搖頭將女子從石床上扶起然後背對著他盤坐在石床上。

望著女子背面那迷人的曲線輪廓蕭炎手掌略微有些哆嗦的將其上衣緩緩卸了下來。在移動著衣衫之時蕭炎手指偶爾會碰觸到女子的肌膚此時。他會感覺到對方的身體驟然緊繃了起來看來就算這女人是傳說中的斗皇強者在男女接觸上的這件事也並不是真正入她口中所說的那般平淡無波。將衣衫緩緩的卸到女子地纖腰處蕭炎這才模糊著內甲金屬扣將之輕輕的一個個的解開。

把最後一個紐扣解開蕭炎小心翼翼地將內甲脫離了女子的身體不過繞是他已經夠小心。可內甲離身時金屬刮到傷口依然讓得她吸了幾口涼氣。

將內甲解除之後女子的上半身幾乎便是□□□的展現在了蕭炎的面前當然這僅僅只是背面至於正面…蕭炎實在沒那膽子去看。

在一個陌生男子面前□□□著上身這名斗皇級別的女性強者雪白的肌膚。逐漸的泛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嬌軀不斷地輕微顫抖著。

「管好你的手與眼睛1這種時候女子再次出了一聲警告。

苦笑了一聲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套大黑袍然後從背後套在了女子身體之上這才緩緩的將她再次轉過身來睡在石床之上。

轉過身來蕭炎這才現原來她的臉頰。也是浮上了一層誘人的羞紅。不過那雙望向他的眸子卻是並沒有多少冷意。顯然先前蕭炎給她披衣解去尷尬的舉動博得了不少好感。

「我要清洗傷口了。」提醒了一聲蕭炎緩緩的拉下黑袍直到將傷口完全露出來之後這才趕忙停止因為現在這個高度他都已經能夠看見小半個雪白的嬌乳以及一條讓得男人為之瘋狂地迷人溝壑了…

從納戒中取出一些乾淨的布棉蕭炎又從一個玉瓶中倒出一些淡綠的液體然後緩緩的搽拭著傷口附近的血跡。

隨著蕭炎的輕輕搽拭神秘女人的睫毛不斷輕輕的顫抖著頭頂上那尊高貴的鳳凰飾也是悄悄散落了一些看上去少了分雍容多了分女人般地慵懶。

美眸望著面前那低著頭正認真清洗著傷口地少年女人目光中多了一分感激。

仔細的將傷口清洗后蕭炎再次從一個玉瓶中傾灑多一些白色粉末受到粉末地刺激女人黛眉微蹙俏鼻中出一聲蘊含著痛楚的低低呻吟聲。

「放心很快就好了。」微微笑了笑蕭炎將粉末均勻的灑在傷口之上然後再次取出一些止血用的棉布小心翼翼的將她的傷口包裹了起來。

當然在包裹傷口期間雖然蕭炎目不斜視可卻依然看見了一些不該看見的春光不過好在他掩飾得不錯不然難保這神秘女人不會變臉。

「好了傷口處理好了剩下的便是一些只能靠你自己的內傷了還有那封印也只能靠你自己解開。」拍了拍手蕭炎後退一步笑道。

「謝謝了。靜靜的躺在石床之上女人忽然對著蕭炎展顏一笑那一笑堪稱風華絕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