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三十四章山洞同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山洞同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身體趴在一處小山峰上,蕭炎目光不斷的在周圍掃過,因為那頭紫晶翼獅王的緣故,這段時間魔獸山脈內部的魔獸明顯的躁動了許多,不過好在葯老所布置的藥粉很有奇效,雖然附近也偶爾會有魔獸出沒,不過當在聞到那股刺激的氣味之後,都是趕緊的離了開去,所以,這兩天之內,蕭炎兩人倒還沒有被發現。

「喂,有那女人在身邊,可始終是個麻煩哦,你難道打算一直這樣啊?」葯老從戒指中漂浮而出,笑道。

「嘿嘿,那可是斗皇強者啊,有機會讓她欠我個人情,這可是長遠投資,這點風險算得了什麼?」蕭炎手掌扇開面前從樹上垂下的柳條,嘿嘿笑道。

「我看你最好趁她虛弱的這段時間把她給…嗯嗯了吧,這樣還可以多一個斗皇強者的貼身保鏢,日後你在這加瑪帝國,也就能橫著走了。」葯老為老不尊的壞笑道。

翻了翻白眼,蕭炎嘀咕道:「我倒是想,不過若真是那樣了,等她回復之後,第一個要殺的就是我。」

「好了,監視完畢,回去吧。」再次環顧了一下平靜的四周,蕭炎揮了揮手,懶得和葯老爭辯這極其無聊的問題,從石堆后躍出,然後矯健的跳下了小山峰。

將葯老收進戒指之中,蕭炎一路小跑,幾分鐘后,回到了清涼的山洞之中。

進入山洞,卻是見到那原本躺在石床上的神秘女人正手掌托著香腮。閑坐在石板上,瞧著蕭炎歸來,她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回來了埃」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背負著玄重尺走近,從納戒中取出幾條在瀑布下逮到地肥魚,一屁股坐在地上,燃起一堆火焰。隨口問道:「你好些了沒?」

神秘女人微微站起身子,帶起一陣淡淡的香風。來到蕭炎身旁,微蹙著黛眉輕嘆道:「外傷倒沒什麼大礙,不過身上的封印術,卻是至少要好幾天時間才能解開。」

「這段時間就躲這裡吧,它們應該搜不過來。」將魚叉好。放在火架上,蕭炎偏過頭。望著身邊地神秘女人。

由於女子身上的那套素裙已經破碎,所以現在的她,是穿著蕭炎的黑袍,別人穿起來有些顯得沉重的黑色,到了她身上,卻是被凹凸有致地玲瓏軀體襯托著多了一分神秘的韻味,蓮步微移間,一截如玉般地雪白小腿,若隱若現,頗為迷人。

優雅的坐下身子。神秘女人美眸盯著那不斷在烤魚上灑著各種調料的蕭炎。微笑道:「你的膽子真不小,斗者的實力。就敢闖進魔獸山脈內部。」

「沒辦法啊,被人追殺進來地。」蕭炎笑了笑,偏頭問道:「對了,你的名字?」

「雲芝。」美眸微微閃爍了一下,神秘女人含笑道。

「葯岩。」蕭炎從玉瓶中傾灑出一些精心搭配地調料,也是隨口道,雲芝?他可從沒聽過什麼時候加瑪帝國多了一個叫做這名字的斗皇強者,想來,她多半也是隱藏了真實身份吧。

自稱雲芝的女人,也並沒有追究蕭炎話語的真實性,雖說如今實力被封印,可一個實力僅僅是斗者的少年,明顯對她沒有太大的危險性。

短暫的交談,便是這般緩緩的落幕,失去了話題的兩人,便是陷入了沉默的氛圍,直到蕭炎將手中地烤魚遞向蘭芝之後,她這才對著他輕輕點了點頭。

撕下一小塊魚肉,蘭芝紅唇微微蠕動,細嚼慢咽地優雅姿態讓得一旁狼吞虎咽的蕭炎有點感覺到自卑。

「你是煉藥師?」目光掃過蕭炎身旁地一些小玉瓶,蘭芝聲音中略微有些詫異。

「呃,醫師吧…」咽下口中的食物,蕭炎隱瞞了自己是煉藥師的事實,他並不覺得暴露身份是件明智的事情。

「哦。」微微點了點頭,蘭芝明眸中的詫異緩緩消逝,煉藥師與醫師,雖然都有個師字,不過彼此的身份卻是天差地別。

「我有個朋友是位煉藥師,在加瑪帝國等我辦完這裡的事情后,你若是願意,我可以把你介紹給他。」蘭芝抿了抿泛著點油漬的紅唇,微笑道。

聞言,蕭炎一愣,旋即在對方那愕然的目光中搖了搖頭:「多謝了,不過我想還是算了,我已經有老師了。」

聽得蕭炎竟然拒絕了她的好意,蘭芝俏臉上明顯的閃過一抹錯愕,自己的介紹,竟然會被當事人給拒絕了?這可是這麼多年來的頭一遭,這時候,蘭芝幾乎有些衝動的想問一句:你知道我要把你介紹給誰么?

然而衝動只是在心中一閃便逝,以蘭芝的定力與身份,自然真不會當場問出這種話,當下只是帶著點點莫名的意味,緩緩的點了點頭。

「你傷好了后,還打算去找紫晶翼獅王?」將最後一塊魚肉撕下,蕭炎滿口含糊的問道。

「嗯,我需要得到紫靈晶。」蘭芝輕嘆了一口氣,說道。

蕭炎搖了搖頭,見識過她與紫晶翼獅王的戰鬥,他顯然認為蘭芝得手的機會並不大。

「我與它的實力相差並不遠,只是沒料到它竟然掌握了封印術,上次吃虧在措不及防,下次再戰,我的風之極,隕殺不見得會輸給它。」瞧著蕭炎的表情,雲芝黛眉微蹙著道,話語中隱隱有著一抹不甘。

「那招的確很強。」對於那將紫晶翼獅王最堅硬的尖角切割掉一半的深邃光線,蕭炎倒並未懷疑它的威力,不過若真和那紫晶封印對碰起來。蕭炎也不知道誰會更勝一籌。

吃完手中地烤魚,蕭炎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和蘭芝打了聲招呼。然後盤坐上一旁的石台,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然後緩緩地閉目。

望著開始修鍊的蕭炎,蘭芝也是站起身來,將滿是油膩的玉手清洗了一下。然後來到蕭炎面前,明眸上下打量著修鍊中的蕭炎。片刻后,黛眉一皺,輕聲道:「怎麼是最低級的黃階功法?這小傢伙地老師,似乎也太摳門了點吧,難道他不知道好的功法對於初學者來說。^^^泡^書^吧^首發^^代表著什麼么?」

輕嘆著搖了搖頭,蘭芝心中。頓時將那從未見過面地葯老,貶成了敗壞學生的無良老師。

「等事完之後,幫他一把吧,這麼好的苗子,可別被糟蹋了。」搖了搖頭,蘭芝也是在一旁坐了下來,閉著眼眸,緩緩的溶解著體內的紫晶封櫻

在蘭芝破解封印地這幾天,由於蕭炎的悉心照料,兩人地關係也是逐漸的熟絡了起來。而或許是因為封印的緣故。現在蘭芝與蕭炎說話中,那抹類似久居高位的高貴。卻是逐漸的淡了下來,這倒是讓得蕭炎心裡暢快了一些,畢竟他最不喜的,便是這種東西。

山洞同居般的生活平靜的過了兩天,然而當第三天時,卻是被一聲突如其來的狼嘯聲打破。

在山洞中剛剛吃完午餐,聽得這在洞外不遠處響起的狼嘯,蕭炎臉色猛地一變,急忙站起身來,與蘭芝對視了一眼,都是眉頭緊皺。

「怎麼會被發現了?」蕭炎來回了渡著步子,他每天身上都被灑了遮掩氣味地藥粉,魔獸不可能跟蹤他來到此處埃

眉頭緊皺著,蕭炎忽然瞟見蘭芝那蘊含著歉意的臉頰,微微一愣,心頭一動,苦笑道:「你不要和我說,你今天出去過?」

望著蕭炎地臉色,蘭芝俏臉上湧上一抹歉意的緋紅,扭捏的低聲道:「抱歉,我…今天出去洗了下澡。」

聞言,蕭炎頓時有些無語,嘆息了一聲,緊了緊背後的玄重尺,咬牙道:「你留在這裡別亂動,我出去引開那頭魔獸。」

「你…你的實力…還是我去吧。」望著那轉身就欲出去的蕭炎,蘭芝心頭的歉意更是甚了些,急忙站起身來道。

「給我呆在這裡別動1腳步忽然頓住,蕭炎轉過頭來,沉聲喝道:「你出去只會引更多的魔獸1

被蕭炎這突如其來的厲喝聲嚇了一跳,蘭芝傻傻的望著前者,腦袋忽然有些轉不過彎來,這…這小傢伙竟然敢這般吼自己?

「不要再出洞口一步,不然我們都得死在這裡1

到了這時候,蕭炎也沒心思再管身後的女人是一名斗皇強者,口氣嚴厲的說了一句后,快速的奔跑出了山洞。

站在原地,望著少年消失在洞口處的背影,蘭芝玉手在身前一陣胡亂的擺動,似乎不知道現出什麼合適的表情一般,半晌后,方才跺了跺腳,嗔道:「小小年齡,凶起人來,卻是這般不留情,虧我還打算幫你,既然這麼愛逞強,那你便自己去好了。」

然而話雖這樣說著,蘭芝卻是向前走了幾步,望著通亮的洞口,想起蕭炎的提醒,卻不得不止下腳,眉宇間有著一抹焦慮。

在蕭炎出去之後不久,蘭芝便是聽見那狼嚎聲更是劇烈了許多,片刻后,狼嚎逐漸遠去,可少年,卻依然沒有歸來。

再次等待了一段時間,雲芝終於耐不住,咬了咬銀牙,玉手一握,奇異的長劍彈射而出,冷聲道:「紫晶翼獅王,你這混蛋,若是葯岩出了事情,我非得把你這山脈掀翻不可1

說著,雲芝便是欲闖去洞去,然而此時,一道人影忽然從洞外踉蹌跑進。

「葯岩?你沒事吧?」瞧得人影,雲芝俏臉一喜,趕忙跑過去詢問道。大姐,麻煩你別出去了,再來頭魔獸,我就真得掛了。」滿身鮮血的對著雲芝苦笑了一聲,蕭炎眼前一黑,徑直倒了下去。

倒下的瞬間,蕭炎模糊的察覺到,自己似乎倒進了一處柔軟的溫香軟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