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四十三章九星斗者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九星斗者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當蕭炎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正是夕陽斜落的時分,緩緩的睜開眼來,輕輕蠕動了一下手指,想象中的劇痛,並沒有如期而來,反而一股充實的力量之感,在體內不斷的流淌著。

舒暢的充盈感覺,讓得蕭炎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微微偏過頭,那整齊疊放在身旁的淡藍色金屬內甲以及兩卷捲軸,現入了眼內。

望著這些東西,蕭炎先是愣了一愣,旋即豁然坐起身來,目光急忙在四周掃過,可卻並沒有發現那道曼妙優雅的身姿,當下,一股落寞的黯淡,緩緩的攀爬上少年的臉龐。

「走了么?」苦笑了一聲,蕭炎有些無力的靠著身旁的樹榦,微眯著眼睛許久之後,方才慵懶的伸手取過那件疊放得整整齊齊的金屬內甲,握在手中,內甲卻是奇異的泛著許些溫熱,並沒有意料中的那般冰涼,手掌捏了捏內甲,竟然柔軟如絲綢,極為的怪異。

抓緊著淡藍內甲,蕭炎將之放在鼻下輕嗅了嗅,一股淡淡的體香,縈繞在鼻下。

「她竟然把這貼身的東西給留了下來…」臉色泛著古怪,蕭炎喃喃了一聲,將金屬內甲緩緩攤開,那曾經被紫晶翼獅王遺留而下的爪印,赫然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將內甲揣進懷中,蕭炎仰頭望著稀疏的樹頂,嘴角的笑容,略微有些苦澀:「唉,她還是繼續回去做她那受人敬仰的斗皇了…我也得繼續為我的斗師奮鬥埃」

狠狠的甩了甩頭,蕭炎有些意興闌珊的將兩卷捲軸收進納戒之中,低頭瞟了手指上的黑色戒指一眼,道:「老師,現在我們去哪?」

戒指微微一顫,葯老緩緩的飄了出來,圍繞著蕭炎轉了一圈,忽然道:「你看看自己現在的實力。」

聞言,蕭炎一愣。然後依言的微閉上雙眼,心神在體內迅速的內視了一圈,片刻后,睜開眼,驚愕地道:「九星斗者?怎麼連跳了兩星?是…是那紫晶源的原因?」

「只是兩星么?還好那女人不是很蠢,若她直接助你突破了斗師。那樂子可就大了。」葯老淡淡的道。

「什麼意思?」蕭炎錯愕地問道。

「紫晶源能量地確雄渾。不過其所蘊含地力量太過霸道。雖然那女人已經將之煉化過一次。不過。若是任由紫火提升著你地實力。你體內地氣旋。最終將會被直接漲破。紫晶翼獅王之所以能夠直接提升整整一階。那是因為它們地肉體強橫。根本不用害怕會被紫火反噬。而你。嘿嘿。若是依靠紫火晉陞斗師。恐怕就將會立刻被紫火吞噬成一堆灰燼。」葯老笑吟吟地道。

「呃…」抹了一把冷汗。蕭炎也終於知道。原來好東西也並不能亂吃。再好地補藥。一旦人體承受不了。那也將會轉變成劇毒之葯。

「即使你現在。在她地壓制下。只是提升了兩星。可這速度。依然讓我有些擔心。唉。這女人。真會搞事。這種跳躍似地修鍊。弊端可是極多地埃」搖了搖頭。葯老略微沉吟。道:「這一個月之內。你需要再次蹲在魔獸山脈之內。而且每天必須獵殺五頭以上地一階魔獸。只有戰鬥。才能讓你體內浮躁地鬥氣變得和以前一般穩紮。要不然。等日後遇見「異火」之時。你根本沒資格去吞噬。」

「五頭便五頭吧。」無所謂地點了點頭。蕭炎爬起身來。背著玄重尺。將葯老收進戒指之中。再次望了一眼周圍。然後緩緩地渡出了這密林。

走出林子。天邊火紅地夕陽。已經下落了大半。站在原地。盯著夕陽許久之後。蕭炎方才落寞地嘆了一口氣。轉身緩緩地消失在樹木地遮掩之中。

在蕭炎離開之時,並沒有發現,在他不可察覺的一處隱蔽山峰之上,身著雪白素裙的女子,俏立其上,直到其瞧見蕭炎安全的從密林出來之後,方才輕輕的鬆了一口氣,再次目送著少年背影逐漸消失,這才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終於不再留戀,背後青翼微微一振,身形化為一抹青影,迅速地對著魔獸山脈之外飛掠而出。

幽暗的森林之中,一頭一階嗜血鼠小心的爬行著,血紅的細小雙瞳,不斷警戒的在林中掃過,尖銳的牙齒與爪牙,泛起森寒的光澤。

再次快速爬了一小段距離,就在嗜血鼠低頭啃食樹榦的汁液之時,一道白影猛的自樹上暴射而下,一口寒氣狂噴而出,頓時將那發現不妙就欲逃竄地嗜血鼠雙腳冰凍了起來,鋒利的獠牙巨口猛的張合,閃電般的一口將嗜血鼠吞進了肚內。

成功的完成一次漂亮的襲殺,這頭全身布滿白色毛髮的獨角狼,得意的梳理了一下白毛,姿態甚是從容,這白狼,名為冰霜獨角狼,其實力在一階魔獸中,堪稱頂峰,所以對付一隻嗜血鼠,倒是極為的容易。

將嗜血鼠徹底地吞進肚內,冰霜獨角狼剛欲再次尋找新地目標,變故卻是驟升。

「1隨著輕微的悶響,在距離白狼不遠處,枯葉猛然暴射天空,頓時,在這片小小地地方上,下起了枯葉雨。

突然而來的變故,將冰霜獨角狼驚得急忙倒退,然而其身體剛剛倒退,一道人影猛的自枯葉之中暴射而出,蘊含著兇悍勁氣的拳頭,狠狠的對著前者腦袋砸去。

兇悍的勁氣,讓得冰霜獨角狼渾身毛髮頓時豎了起來,布滿獠牙的猙獰巨嘴中,吼出一聲狼嚎,旋即一股白色寒氣,被其狂噴了出來。

白氣轉瞬間,便將人影包裹其中,然而此次,冰寒的白氣,卻並未取得效果,只見人影身體之上,淡黃中夾雜著一縷紫色的鬥氣緩緩附體,在這股熾熱的火屬性鬥氣之下,白氣不僅未能凍僵人影的身體,反而被蒸發成了一片白霧,急速消散。

望著寒氣竟然無效,冰霜獨角狼急忙轉身,四腿邁動,開始了逃命。

人影衝出寒氣,望著那竟然逃竄的冰霜獨角狼,不由得冷笑了一聲,腳掌忽然怪異的一扭,然後重踏在地面之上,一聲輕喝,從其嘴中低低的傳出:「爆步1

隨著喝聲的落下,只見人影腳掌之上,竟然泛起了一股淡黃的光芒,腳掌攜帶著淡黃光芒,在地面之上重重一踏,頓時,一道猶如爆炸般的悶響,在腳掌與地面接觸間爆響了起來,而與此同時,人影也幾乎是在屁股上面安裝了彈射裝置一般,幾乎在眨眼間,暴沖了出去,速度猶如那離弦箭支一般快捷,讓得人有些目不暇接。

接連幾步重踏在地面上,每一次腳掌的落下,都將會帶出一聲沉悶的爆炸聲響。

八聲響,八步!僅僅是八步,人影竟然便是在叢林中,將那極為擅長速度的冰霜獨角狼超越了過去。

身體從冰霜獨角狼上面跨越而過,人影猛的旋轉身體,蘊含著兇猛勁氣的拳頭,重重的轟擊在了狼頭之上,頓時,冰霜獨角狼快捷的速度噶然而止,隨著一聲悶響,堅硬的狼頭,竟然便是轟然爆裂開來,血水腦漿四射。

一拳解決掉冰霜獨角狼,人影微微抬起頭來,露出清秀的少年面孔,赫然是那在魔獸山脈修行的蕭炎。

如今的蕭炎,較之一個月前,整個人似乎多了一種硬朗的感覺,而且,身體上似乎也隱隱有股血腥之味,顯然,每天必須獵殺五頭以上魔獸的任務,讓得蕭炎幾乎煥然一新,畢竟,經歷了血戰的洗禮,任何人都會有或多或少的變化。

經過一月的獵殺修鍊,蕭炎體內那讓得葯老有些擔憂的鬥氣,也終於是安穩了下來,那些由紫晶源所煉化得來的力量,被蕭炎反覆的淬鍊了幾十遍,直到小腹處的氣旋,縮水了將近一小半之後,方才停止繼續淬鍊。

雖然氣旋體積看似縮水了,不過蕭炎卻是非常明白,現在的自己,遠遠比一個月前強橫!

在這一月之中,蕭炎也將雲芝所留下的那捲玄階中級的鬥技修鍊了去,而這卷鬥技,則正是先前蕭炎所使用出來的「爆步」。

顧名思義,這是一種依靠著能量爆炸的衝力而加快速度的身法鬥技,對這東西,蕭炎頗感興趣,所以才學了它,不過以蕭炎現在的實力,頂多只能踩出十步「爆步」,再多的話,便是有些無可奈何了,可即使是如此,這「爆步」,在蕭炎這個月中的獵殺任務中,也出了極大的力。

雲芝所留下的一卷功法與鬥技,蕭炎只學習了「爆步」鬥技,至於那捲功法,這東西對於他這修鍊了詭異「焚決」的人來說,卻是猶如一個雞肋,所以,蕭炎也只得將之冷落在納戒之中。

總的來說,這一月的修行,蕭炎的總體實力,幾乎翻了一倍之多,以他現在開啟全部束縛的前提下,打敗一名二星斗師,並非不可能!

在一月時間完結之後,蕭炎再次在魔獸山脈呆了幾天時間,並且用最完美的戰鬥,正面擊殺了一頭二階魔獸,以此來衡量了自己的修鍊成果!

而在衡量了自己的實力之後,蕭炎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張中年人陰厲的面孔。

正是他,幾個月之前,將自己逼進了魔獸山脈深處。

而現在,或許便是該討回來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