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五十四章厄難毒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厄難毒體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山谷中的與世隔絕的安靜修鍊在一日復一日之中緩緩度過距離上次蕭炎煉化紫火到現在已經足足半個月時間了。

半個月以來蕭炎幾乎完全放棄了鬥氣的修鍊所有吸收進入體內的能量全部都被灌注進了那猶如無底洞的紫火之內而在這般瘋狂的催長之下蕭炎所取得的成效也是極為的顯著。

以前那原本只有小指頭般大小的紫火到如今體積已經變大了幾十倍每次內視看著那逐漸長大的紫火蕭炎心中便是升起一股滿足的感覺按照這般進度頂多再有半月時間紫火便能夠到達供他進化功法所需要的能量界限。

又是一個烈日之下的修鍊盤坐在山岩之上蕭炎的衣衫已經完全被汗水所打濕頂著烈日修鍊了接近兩個小時左右待得天空上烈日溫度緩緩降下來時蕭炎這才從修鍊狀態中脫離而出低頭望了一下濕噠噠的衣衫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活動了一下身子蕭炎閉目內視了一下現紫火又是成長了一點滿意的笑了笑站起身來輕輕跳躍了一下身子。

經過半個月的暴晒蕭炎的皮膚變得黝黑了一些那張清秀的臉龐也是因為堅持不懈的苦修而多出了一抹堅毅成熟。

待得有些麻木的雙腿完全回復活絡之後蕭炎伸出手掌手指輕輕一彈隨著一聲細微的輕響大團的紫色火焰猛的自蕭炎手掌上湧現而出瞬間便將手掌完全包裹在紫焰之內。

經過半月來的修鍊那原本只有從指間冒騰而出的細微紫火到現在現在。竟然已經能將蕭炎的手掌完全覆蓋。

望著那包裹在紫焰內的手掌蕭炎咧嘴一笑手掌緩緩緊握然後猛然一拳擊出頓時一股熾熱的溫度。將面前的空間熏烤得有些扭曲與模糊了起來。

「嘖嘖這如果擊打在人體身上恐怕效果很不錯吧?」任由手掌上地紫焰緩緩升騰蕭炎笑眯眯的輕聲道。

再次在山岩上把玩了一下紫火蕭炎這才有些意猶未盡的將之收進體內身體微微一振紫雲翼頓時從背後彈射而出偏過頭望著這對泛著紫色的黑翼。蕭炎微微一笑直接躍身對著山谷中跳躍而下。

劇烈地風聲在耳邊狂刮而過。在離地還有二十幾米時。蕭炎雙翼微振。急落地身體。度頓時降了下來。手掌探出。對準著地面。一股推力暴涌而出。竟然將蕭炎地身體。反向著天空衝上了一點距離。借著這股力量。蕭炎身體凌空一翻。背後地紫雲翼也是「唆」地一聲化為紋身貼在了蕭炎背上。

雙腳穩穩地落地。蕭炎身體微顫。將所有地力量全部化解而去。片刻后。這才直起身子。笑眯眯地對著谷中地小茅屋行去。

緩緩走近小茅屋。蕭炎眉頭卻是微微一皺。平日這時候。小醫仙應該採藥歸來了吧?可今天怎麼還如此安靜?

心中閃過一抹疑惑。蕭炎緩緩地來到小茅屋之前。輕敲了敲木門。可裡面卻未有半點聲響。再次重重地敲了幾下。卻依然是相同地結果。

眉頭緊緊皺起。蕭炎心中掠過一抹不安。站在門口躊躇了一會。忽然一咬牙。狠狠一腳踹在木門之上。頓時將之踢飛而去。

粗暴地踢開木門。蕭炎趕忙衝進。卻是被房間裡面漂浮地一些煙霧嗆得劇烈地咳嗽了幾聲。右掌急忙探出。兇猛地勁氣自掌心中噴薄而出。頓時將屋內地煙霧席捲得排出了草屋。

屋內煙霧逐漸消散只見在那床榻之上小醫仙正緊閉著眼眸原本紅潤的俏臉此刻也是泛起了詭異的七彩顏色。

瞧著小醫仙這猶如是沒有呼吸一般的模樣蕭炎臉龐一急剛欲衝過去一道光影猛的自其手指上的黑色戒指中衝出暴喝道:「別過去1

葯老的喝聲將蕭炎震得驟然頓在原地好片刻後方才從這震耳欲聾地喝聲中回復下來疑惑的望向葯老滿臉的愕然。

「想死就去碰她吧。」臉色略微有些凝重的盯著小醫仙七彩的臉色葯老沉聲道。

「怎麼了?」

第一次看見葯老露出這般神色蕭炎也是被駭了一跳目光再次掃向小醫仙忐忑的問道。

葯老沒有回話漂浮起身子圍繞著昏迷的小醫仙轉了幾圈片刻后搖了搖頭低聲嘆息道:「果然是礙」

望著葯老那微沉的臉色蕭炎不由得心中略微一緊小心的問道:「她究竟怎麼了?」

「喏看她手上。」葯老對著小醫仙略微敞開地玉手指了指。

聞言蕭炎趕忙將目光投向小醫仙的手掌只見在她的手掌似乎握著一小袋漆黑的藥粉眼睛疑惑的眨了眨蕭炎湊上身來在距離小醫仙手掌幾尺之外輕嗅了幾口那藥粉傳出來的味道頓時腦袋猛然一陣暈眩胸膛中一陣翻江倒海一屁股坐在地上乾嘔了許久方才臉色蒼白的站起身來驚駭的道:「好毒的葯這東西恐怕就算是一名斗師一個不慎也會被毒死吧?」

「嗯連我也不得不說這小女娃子對煉毒這東西地確是天賦非凡埃」微微點了點頭葯老地話語中蘊含著一抹不知是讚歎還是其他的意味。

蕭炎苦笑著點了點頭他也覺得小醫仙似乎天生便是操縱毒藥地能手或許稱呼她為小毒仙還要更貼切一些。

「你再看看她嘴邊。」漂浮在茅屋半空葯老再次提醒道。

目光從小醫仙手上移過最後停在了小醫仙嬌艷欲滴的紅唇之上蕭炎瞳孔猛的一縮只見在她紅潤之邊竟然還殘餘著點點黑色粉末看其顏色聞其氣味。分明便是小醫仙手中所握的黑色劇毒。

「她…她服毒自殺了?怎麼可能?她無緣無故的自殺幹什麼?」傻傻的盯著那些殘餘的黑色蕭炎滿腦子糨糊的喃喃道。

「誰說她自殺了?你見過死人還能這麼漂亮么?」葯老翻了翻白眼撇嘴道。

「她的本體實力不過才斗者一星啊怎麼可能抵抗住那即使是斗師也唯有喪命的劇毒啊?」蕭炎想要撲上去察看小醫仙地氣息。可卻因為葯老先前的暴喝所以只能急得胡亂走動。

「若是普通人的話的確是必死不過…」葯老眼睛緊盯著床榻上睡姿優雅的小醫仙輕聲道:「不過她卻不會。」

「什麼意思?」頓住腳步蕭炎愕然的道:「她有什麼不同?難道是因為她毒師地身份?可就算是毒師被直接所煉製的毒藥給毒死那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吧?他們又不是萬毒不侵。」「沒錯再高明的毒師。也有可能被自己的毒藥給毒死。」點了點頭葯老沉聲道:「可凡事都有例外在鬥氣大陸上。有一種極其特殊的體質這種體質被人稱為…「天生毒體」或者」「厄難毒體」因為這種毒體的出現基本上就是帶來厄難。」

「天生毒體?厄難毒體?」陌生的辭彙讓得蕭炎滿頭霧水。

「你常年縮在烏坦城自然不知道鬥氣大陸上的一些隱秘當年我□□□還在時鬥氣大陸曾經出現了一個擁有厄難毒體地女人。這女人曾經在一次暴怒中生生的將一個帝國變成了千里毒土在那片毒土之上足足有幾十萬乃至更多的亡靈在盤旋。」

「嘶…」聞言蕭炎狠狠地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女人也太狠辣了吧?幾十萬人的性命便是這般毫不憐憫的全部收割了?這是在殺雞么?

「你要知道。鬥氣大陸上強者有強者的規矩那女人這般作為無疑是觸犯了這種無形的規矩畢竟當時也有很多強者都是從那個帝國之中走出來的…所以事情便是這般的爆一個接一個的強者前去找那女人報復。可卻一個接一個的隕落。對了那些強者。級別最低地至少是斗靈高的甚至有一位即將進入斗宗級別的九星斗皇。」說著葯老攤了攤手道:「可惜全部掛在那女人手中了。」

「咕…」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蕭炎抹了把冷汗這女人也太彪悍了吧?當真是殺人如殺雞狗埃

「這事鬧到最後終於搞出了那些隱世的老不死經過一場外人所不知道的驚天大戰之後這名實力僅僅是五星斗皇的女人重傷遠遁而老不死的一方一名斗宗級別的級強者也為此足足排了十年毒素才完全地康復。」

「牛逼…」

蕭炎喉嚨滾動了一下以斗皇級別竟然敢和斗宗強者叫板而且看起來似乎還給對方留下了深刻的痕對於這種人蕭炎只得用這兩字來形容。

「在這女人遠遁的二十多年後她又再次出現不過那時的她也已經晉入了斗宗級別而此時吃過一次暗虧的老不死們也不敢再出來胡亂審判所以只得裝聾作啞的當不知道她的消息。」

「二十年…從五星斗皇提升成斗宗這度也算是變態了吧。」搖了搖頭蕭炎道。

「嗯…這女人的確是那種天資驚艷之人。」點了點頭葯老將目光轉向床榻上的小醫仙輕聲道:「在那之後我在一株靈草之時與那女人撞在了一起並且也生了衝突最後…打了起來。眼瞳緩緩睜大蕭炎第一次聽到葯老隱隱地暴露其當年地事當下急忙問道:「結果如何?」

「結果么…」

葯老輕笑了笑抬起頭來渾濁的眼瞳中露出許些感慨地回憶半晌後方才淡淡的笑道:「結果算是我小勝她一籌吧。」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滿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