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五十五章可怕的體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可怕的體質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小勝一籌雖然葯老說得很是簡約不過蕭炎卻依然能夠感覺到這其中的份量要知道那位女人可是在斗皇級別時便敢與斗宗相抗衡的牛逼人物啊而且在與當初的葯老交戰時其本身實力更是達到了斗宗級別可結果她卻依然略遜葯老一籌看來當年的葯老說他是站在了鬥氣大陸強者的巔峰也並不為過。

望著蕭炎那滿臉震撼的模樣葯老不由得笑罵道:「有什麼好震驚的?等你日後也能有此成就的1

「或許吧。」

聳了聳肩蕭炎倒是有些不置可否那種等級已經並不是光靠天賦便能到達機緣與運氣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環現在的他僅僅是只想快點將紫火養大然後吞噬它進化功法也好好讓自己快點成為一名斗師而已至於那些什麼斗皇啊斗宗礙這些光光是憑名字就能將蕭炎壓得喘不過氣來級級別他實在是不敢太好高騖遠。

「照老師的意思…小醫仙她難道也是那什麼厄難毒體?」目光再次掃向躺在床榻上俏臉顯出七彩顏色的小醫仙蕭炎試探的問道。

「嗯。」微微點了點頭葯老臉龐上的笑意緩緩收斂盯著小醫仙良久方才輕嘆道:「我曾經與那女人戰鬥過所以對這種厄難毒體印象頗深。」「這種毒體的修鍊方式很有些古怪她們並不需要長年的修鍊鬥氣她們想要變強只需要…」說到此處葯老眼睛轉向小醫仙嘴角殘留的藥粉面色略微有些古怪。

「吃…毒藥?」望著葯老的視線蕭炎先是一愣緊接著臉龐猛的一變驚駭的道。

「嗯沒錯…就是吃毒藥。只要吃下毒藥她們的厄難毒體就將會將毒藥中所蘊含的毒力以一種詭異的方法轉化成極為特殊地毒鬥氣。」葯老驚嘆的咂了咂嘴繼續道:「毒性越劇烈的毒藥。對她們實力的提升便越有好處所以她們不需要苦修只需要不間斷的吃毒藥便能快的提升實力。」

「真是…變態地體質埃」輕嘆了一口氣蕭炎苦笑道。

「當然世界上沒有絕對完美的東西這厄難毒體雖然能夠靠吃毒藥來快提升實力不過。毒藥始終都是毒藥雖然依靠著厄難毒體她們可以止住毒力噬體。不過當日後她們服下的毒藥越來越多時多到甚至厄難毒體已經壓抑不住體內毒鬥氣的地步那時候…萬毒噬身之痛便將會讓她們在最痛苦的折磨中緩緩死亡。」葯老搖了搖頭嘆息道。

想起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蕭炎身體便是輕輕的打了個冷顫有些同情的望著床榻上猶如睡美人般的小醫仙黯然道:「難道沒有解決地辦法?」

「得到了快增加地力量。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地東西。」葯老淡淡地道。

「那如果讓她放棄靠服用毒藥來獲得力量地話。是不是可以避免這種結局?」眼珠轉了轉。蕭炎問道。

「理論上來說。地確可以。」

點了點頭。望著蕭炎那略喜地臉色。葯老嘆道:「可惜。你要知道。對擁有厄難毒體地人來說。越是劇烈地毒藥。對她們地吸引力便越大。甚至為了得到劇毒。而不惜殺人搶奪。在她們眼中。劇毒。就猶如「異火」對煉藥師地吸引力一般。千方百計。就算最後是飛蛾撲火。那也要毫不猶豫地撲上去…你想讓她放棄服用毒藥。你認為可能?」

「如果她從沒吃過毒藥。那麼這厄難毒體便不會開啟。可一旦服用了毒藥。就算是誤服。那麼。厄難毒體。便會真正地開啟。開啟之後。便會出現我先前所說地狀況。再沒有任何機會可以挽回。總地說來。是我們現得晚了。不然…」葯老惋惜地嘆道。

嘴巴微微張著。蕭炎臉色一陣變幻。半晌后。頹喪地軟了下來。按照葯老這麼說。那些劇毒。就如同是毒品對癮君子地吸引力一般。想要她放棄。恐怕還真沒多少可能。

「現在她的這厄難毒體還只是最初級階段所以在她清醒的時候你與她有身體接觸倒沒什麼可一旦陷入昏迷或者日後毒體越來越成熟后那可真的是…碰什麼死什麼。」

嘴角微微抽搐蕭炎終於明白前段時間為什麼小醫仙會說那種奇怪地話語了看來她應該也是知道了自己具有這種詭異的厄難毒體了吧?

「可她是怎麼知道的?她一直待在這偏僻小鎮里怎麼可能會知道這種即使是在加瑪帝國也沒有多少人都能知道的秘聞?」蕭炎疑惑的喃喃道。

葯老略微沉吟然後目光掃到小醫仙懷中的七彩捲軸眼睛微眯手掌一招便是將之吸進手中緩緩的攤開眼睛從其中各種各樣的劇毒配方上移過然後停留在了最後一卷之上頓時無奈的搖了搖頭將之遞向蕭炎。

伸手接過七彩捲軸蕭炎目光一掃也是滿臉苦笑。

「厄難毒體一種奇異地毒體能夠以吞噬毒藥來快提升實力厄難毒體地辨別方式小腹處生有一條細小的七彩隱線七綵線條將會隨著體內所蘊含地毒力濃度生長而當七綵線條延伸到心臟位置時則是厄難毒體的最強時刻同時也將會受到萬毒噬身之痛。」在這行小字下面還非常詳細的列舉了厄難毒體會造成何種破壞其中便包括了葯老先前的所說。

「原來她早就知道這般繼續下去她遲早會成為劇毒的攜帶體。」揚了揚七彩捲軸蕭炎苦笑道。

「嗯。」嘆息著點了點頭蕭炎將捲軸遞還給葯老眼睛盯著小醫仙輕聲道:「厄難毒體不是萬毒不侵么?怎麼現在她?」

「毒力太濃暫時昏迷了而已應該很快就會蘇醒了。」葯老隨意的道。

「哦。」輕點了點頭。蕭炎在小屋的桌邊坐下等待著小醫仙的蘇醒而葯老在再次提醒了一聲后便是回到了戒指之內。

坐在桌邊蕭炎望著昏迷中的小醫仙。嘆息著搖了搖頭她本來的願望是成為一名煉藥師可惜因為天生屬性的緣故她只得退而其次的成為一名醫師可按照她體質地展日後恐怕還真的將會成為大陸上眾多人恐懼與忌憚的宗師級大毒師。

到了那地步或許當真會如同那天所言。將再沒有人敢與她接觸更別說。做能與傾心談話的朋友原本她是想成為救死扶傷的醫師可似乎老天偏不喜這樣生生的讓得一位善良地女人變成那人見人怕的厄難毒體。

「唉。」再次輕嘆了一口氣蕭炎再次抬眼卻是現小醫仙臉頰上的七彩顏色正在逐漸的減退。

「要蘇醒了么?」

喃喃了一聲蕭炎再次靜坐了片刻。床榻上緊閉著雙眸的小醫仙終於緩緩的睜了開來玉手微微動了動眼角瞟著那漆黑的毒藥嘴角漸漸泛起一抹苦澀片刻后苦澀逐漸的擴大小醫仙忽然拉過被子遮住臉有些嗚咽的斷斷續續聲音從被窩中傳出。

「又沒有克制篆我真是該死呢。」

坐在椅子上。聽著那微弱地柔柔嗚咽聲音蕭炎心情也是有些沉重緩緩的站起身來坐在床榻邊手掌輕輕的拍了拍小醫仙裹在被窩中地身體。

察覺到有人碰觸被窩猛的被掀了開來望著那坐在床邊的少年小醫仙美眸睜大了許多趕忙抹去眼角的淚珠。輕聲道:「你怎麼進來了?」

「在你昏迷的時候就進來了。」蕭炎柔聲笑道。

聞言。小醫仙俏臉微變手中緊握的黑色毒藥悄悄的縮進被窩中。片刻后忽然似是想起了什麼急忙道:「你沒碰我吧?」

「呃…認識這麼久我似乎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吧?」蕭炎乾笑道。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你沒接觸我的身體吧?」連忙擺了擺手小醫仙辯解道。

「沒。」蕭炎搖了搖頭。

見到蕭炎搖頭小醫仙這才鬆了一口氣修長地□□□去捲起來雪白的下巴抵在膝蓋上輕聲道:「我沒事只是配製葯的時候出了點問題。」

蕭炎沒有說話眼睛盯著小醫仙許久之後忽然低聲道:「真的…戒不掉那東西么?」

聽著此話小醫仙先是一愣緊接著嬌軀驟然繃緊俏臉難看的盯著蕭炎:「你…你知道了什麼?」

「我看了七彩毒經同時也知道你吃了毒藥。」蕭炎盯著那對閃躲的水靈眸子道。

「那…你也知道上面說的厄難毒體了?」見到蕭炎點頭小醫仙凄然一笑緊咬著紅潤的嘴唇道:「那你也害怕我了吧?」

眼睛緊盯著淚珠劃過嬌嫩臉頰的小醫仙蕭炎心頭有些觸動搖了搖頭嘴角噙著溫暖地笑意輕拍了拍她的腦袋柔聲道:「怕的話剛才我就自己跑了不管如何說我們可是共過患難的哦。」

聞言小醫仙明眸中的淚珠一頓張大著嘴望著蕭炎:「你真不怕我?那你以後還敢吃我煮給你的東西?」

「隨時都可以。」蕭炎笑眯眯的道。

望著蕭炎那充斥著和煦笑容的臉龐小醫仙心頭淌過一抹暖流抹去俏臉上的淚珠俏鼻抽了抽心中輕輕呢喃道:「謝謝你蕭炎或許你會是我以後唯一地朋友不過不管日後如何只要你還將我當成朋友即使我真地成為了人人懼怕的大毒師可在你面前我依然是青山鎮地小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