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五十六章吞噬紫火之前的準備二合一章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吞噬紫火之前的準備二合一章節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自從那日小醫仙因為服毒而昏迷之後小谷中的日子再次變得猶如以往那般悠閑而平和了起來而且或許是因為蕭炎在知道了她的身份后依然沒有與她疏遠的因故小醫仙也是頗為感動現在對待蕭炎幾乎是到了無話不談的地步。

看來蕭炎的這原本是出於一些同情心的舉動卻是誤打誤撞的贏得了小醫仙真正的全部信任而對此蕭炎也是未曾意料。

谷中平靜的日子一天天的緩緩渡過蕭炎體內的紫火也是在頂著烈日堅持不懈的苦修之中不斷的變得越加雄厚當然能有這般度自然是全都依仗著紫晶源的相助若不是有這神奇的東西蕭炎想要讓紫火成長到現在這一地步沒有個好幾年時間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又是一個炎日之下的苦修蕭炎緩緩睜開雙眼漆黑的眼眸中濃郁的紫華持續了好片刻時間方才逐漸消散。

此次的修鍊結束蕭炎卻並未如同以往那般起身躲避炎日反而抬起頭來虛眯著眼睛望著遙遙天空上巨大的烈日手掌緩緩抬起輕喝道:「現1

隨著輕喝的落下蕭炎手掌之上紫色火焰猛的騰現而出此時的紫火不僅已經能夠將手掌包裹而且還順著手臂一路沿上直至肘處方才緩緩停止。低頭望著變成紫色火焰的手臂蕭炎臉龐上湧上一股欣喜拳頭緊握旋即狠狠的擊在地面之上頓時隨著一道爆聲炸響一條條裂縫順著蕭炎拳頭的接觸點不斷的對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出直到碰觸到山壁。方才停止。

「好強的威力。」望著這一拳所造出的破壞蕭炎忍不住的驚嘆道。

「還算勉強吧不過現在紫火的力量已經快要達到你控制的極限了如果再繼續修鍊下去反噬恐怕也將會來了。」葯老從戒指中飄蕩而出。瞟了一眼那包裹著蕭炎半隻手臂地紫火笑道。

「的確快要到極限了現在我控制氣旋中的紫火明顯沒有以前那般得心應手了若是繼續讓它成長恐怕它就該反客為主了。」點了點頭蕭炎道。

「既然這樣…」葯老微微一笑輕聲道:「那麼…你就搶在它反噬之前提前吞噬它吧。」

低頭望著手掌上翻騰的紫火。蕭炎裂嘴笑道偏頭問道:「什麼時候動手?」

「明日晌午吧。今天。你需要準備一些東西。」葯老微笑道。

「還需要準備什麼?」

「吞噬紫火。進化功法。並不是你想象中地那般簡單。這紫火雖然遠遠比不上「異火」。不過以你這九星斗者地實力。卻極難順利地將之吞噬。所以。你需要準備兩種丹藥。以備不時之需。」葯老笑吟吟地道。

「護脈丹。冰心丹。這兩種丹藥是二品丹藥。按照常理來說。以你一品煉藥師地實力難以煉製成功。不過你現在擁有比普通鬥氣火焰強上許多地紫火。所以倒能提高一些成功率。」

「護脈丹。顧名思義。有著保脈護體之用。你在吞噬紫火之時。便需要將紫火按照焚決地運功路線來運轉。而這種實質紫火。可不比溫和地鬥氣。它們所過之處。造成地破壞頗為巨大。而經脈是修鍊最重要地東西。萬萬不能傷之半點。所以。這護脈丹。是你必須準備地東西。」葯老認真地道:「而且。由於紫火生性霸道狂野。在吞噬之時。那種紫火中所蘊含地狂暴之意。將會隨著吞噬地進行。而沾染你地心神。若你心神被侵蝕。那麼吞噬地打算。自然宣告破碎。並且。說不得還會給你留下難以抹去地後遺症。因此。這兩種東西。是你吞噬紫火時。必不可缺地兩種東西。」

見到葯老那凝重認真地神色。蕭炎也是不敢怠慢。趕緊點頭。

「這是兩種丹藥的藥方其中所需要的藥材剛好能夠在這小谷中湊齊不過除此之外還需要二階的木屬性魔核以及冰屬性魔核各自一枚。」葯老手指輕輕點在蕭炎額頭之上將藥方的信息傳了過去旋即又補充道。

「木屬性與冰屬性地二階魔核?」

聞言蕭炎一怔旋即無奈的點了點頭他的存庫中只有一枚木屬性的二階魔核這還是上次在衡量自己實力時費盡心機獵殺了一頭二階魔獸方才得到而至於二階冰屬性魔核他卻是拿不出來看來接下來的時間他必須自己進入魔獸山脈獵殺擁有這種魔核的魔獸了。

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兩種丹藥所需要的藥材之後蕭炎再次望了望天色然後躍下山岩在山谷中找到正在安靜研讀七彩毒經的小醫仙與她說明了自己出谷的目地。

聽得蕭炎要出去獵殺二階魔獸小醫仙頓時有些擔憂的想要一同前往不過卻被蕭炎阻攔了下來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可不能在一頭二階魔獸面前保證她的安全。

被蕭炎阻攔小醫仙也只得無奈的放棄了一起的決定不過她卻依然有些不放心的遞給了蕭炎一枚她精心配製的毒藥藥丸。

非常清楚小醫仙對毒藥的製造能力所以蕭炎這次倒沒推辭將那枚漆黑地藥丸小心翼翼地收起然後道了一聲謝飛快的沖至山壁之前在小醫仙地注視下腳掌踏出炸響之聲身形猶如大鵬一般直衝向山谷之巔。

站在山巔上蕭炎對著谷底的小醫仙搖了搖手然後身體微振紫雲翼便從背後舒展開來在日光的照耀下散著點點紫色光澤。

站在谷頂蕭炎一抬眼便能夠看見小半個魔獸山脈的輪廓入眼之處碧綠的樹木佔據了絕大部分的視線。偶爾一陣狂風從山脈內部刮出頓時在這片森林之上掀起一陣綠色的風浪頗為的壯觀。

抬頭望了下烈日蕭炎抹了把汗背後雙翼微振。然後便是躍身跳下了懸崖雙翼扇動間藉助著一股浮力飛的對著魔獸山脈之中飛掠而去。

魔獸山脈極為遼闊想要在這麼大的範圍中尋找出一頭二階地冰屬性魔獸還真是有些困難在尋找了接近一個小時依然無果之後蕭炎只得無奈的請葯老出手。依靠他那變態的靈魂感知力方圓千米內魔獸的等級至少難以逃過他的搜索。

雖然口上一直說進入魔獸山脈后什麼都要靠蕭炎自己。可如今這情況葯老倒並未再找借口推辭只是略微閉目了半晌之後緩緩睜開眼來手指指向東南邊的方向笑道:「那裡有二階地冰屬性魔獸不過似乎還有點其他的狀況去么?如果不去的話我們可以換其他的地方再搜索。只不過要再搜索一段時間。」

見到葯老手指指處蕭炎雙翼一振身形便是迅猛的飛掠而去同時飛快的往嘴裡丟了一枚回氣丹含糊的嘟囔道:「先看看吧。」

快的飛掠過半空在即將到達目的地時蕭炎眉頭忽然微皺下方地森林中傳出了驚慌的大喝聲。聽聲音的大小似乎人數還不少。

「老師就是這裡?」蕭炎疑惑地問了一句。

「嗯下面有些傭兵在獵殺魔獸不過他們似乎在吸引魔獸時失誤的多引了一頭二階冰屬性魔獸現在正被攆得雞飛狗跳。」戒指中傳出葯老的笑聲。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背後雙翼緩緩收攏最後化為紋身貼在了背面之上。身體凌空一翻。雙腳穩穩的穿過茂密的枝葉落在了一顆巨大的樹榦之上。目光掃向下方。

在蕭炎的下方是一處頗為寬敞的空地此時地空地上正狼狽的逃竄著起碼幾十名傭兵而在這些傭兵身後是兩頭兩階的魔獸正在鍥而不捨的追殺著以這些傭兵僅僅斗者的實力自然不可能和兩頭兩階魔獸相抗衡所以下方的局面基本是一面倒的追殺。

目光仔細的掃過這些傭兵蕭炎忽然現這些人似乎都是隸屬於一個傭兵團而且看那有些熟悉的團徽好像正是當日蕭炎所遇見地卡崗幾人所在的血戰傭兵團。

「礙」就在蕭炎掃視之時一道熟悉的驚恐尖叫聲忽然在下方狼狽的人群中響起蕭炎微微一愣目光掃移而下只見那人群中的一位少女似乎是因為腳下的石頭被絆倒而此時後面的一頭二階魔獸正張大著獠牙巨口對著她兇悍撲去。

目光盯著那名尖叫的少女蕭炎眉頭微皺這少女正是那日卡崗小隊中那名叫做苓兒的少女。

以蕭炎此時地距離就算是有心想要救援也趕不過去所以他也只得苦笑著搖了搖頭。

就在魔獸即將撲殺苓兒之時一聲怒喝驟然響起:「畜生滾開1

隨著喝聲地響起一道壯碩的人影猛地自樹林中暴射而出手中有些巨大的寬劍泛起濃郁的鬥氣狠狠的劈在二階魔獸掌爪之上頓時兩者都是急退了一步。

「咦?」望著那忽然出現的人竟然能夠與二階魔獸硬拼而不落敗蕭炎頓時驚咦了一聲。

「費雷大叔1本來俏臉慘白的少女見到壯年的出現小臉上頓時湧出劫後餘生的欣喜急忙道。

「苓兒退後1

被稱為費雷的壯年沒有回頭低喝了一聲然後目光掃向那因為他的出現而再次開始匯聚的兩頭魔獸不由得滿嘴苦以他二星斗師的實力頂多只能夠應付一頭二階魔獸埃

「團長怎麼辦?」一名中年人從傭兵群中走出焦急的問道他非常清楚費雷的實力。

「卡崗先整合隊形千萬不要亂了否則會被它們逐個蠶食1費雷沉聲喝道。

「費雷大叔你一人可打不過那兩頭二階魔獸埃」苓兒急聲道剛欲前走一條修長的手臂便是從後面伸出。一把抓住她同時女子清冷的聲音也是傳了出來:「別去打擾團長1

被女子抓住苓兒可憐兮兮的轉過頭望著身後那有著一副堪稱魔鬼般身材的清冷女子。道:「晴姐姐我們去幫費雷大叔暫時抵禦一下吧?」

被苓兒成為晴姐姐的女子嬌軀頗為高挑而且渾身的肌膚並非是那種潔白如玉反而是有些偏向性感的古銅色黑色地緊身短皮衣將胸前凸出一對傲人的弧度由於皮衣頗短。剛好到肚臍之處所以那光滑平坦。不足盈盈一握的纖腰竟然便是□□□的展現了出來極為的引人垂涎。

女子下身同樣是一件短短的緊身黑色皮裙修長緊繃地雙腿之上佩戴著一把修長的匕她的這種形象就猶如是森林中的一頭母豹一般充滿著爆力與狂野的野性。

而這種充斥著野性的女人男人見到她的第一個印象。那便是征服她讓這頭猶如母豹般的女子在身下匍匐婉轉當然這種念頭蕭炎在初始瞟見時也的確同樣產生過不過。念頭剛剛出現便是被拋了開去畢竟他不是精蟲上腦地人長久來的苦修讓得他的自制力也極為地不凡。

「以我們這裡這些人若是不整合好隊伍只能被二階魔獸一個個的撲殺。現在還是聽從團長的吩咐吧。把隊伍收攏你也別再添亂了。先前若不是你搗亂又怎會引出兩頭二階魔獸?剛才我們可差點為此付出同伴的性命1被稱為晴姐姐的女子微皺著柳眉對著苓兒輕叱道。

被這番訓斥苓兒也是有些委屈不過卻不敢再多嘴只得乖乖的站在女子身邊。

「晴葉待會若是出現了事故你帶著苓兒先走吧這裡我們來攔祝」一名身著白色衣衫的青年湊了過來笑道。

眼波瞟了青年被稱為晴葉的女子淡淡的道:「團長未下令我不會先走而且論起實力來你可遠遠不如我。」

聞言白衣青年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對著一旁正做鬼臉的苓兒無奈的攤了攤手。

見到木闌吃鱉苓兒偷偷的笑了笑若是以前她看見木闌對晴葉討好的話心中定然會暗暗的有些不痛快可現在不知為何這以前讓得自己頗為崇拜的木闌大哥現在卻是再難以讓她有以前的那種感覺並且偶爾之時少女胡思亂想的小腦瓜中還會莫名其妙地跑出一位少年的背影那位背負著巨大黑尺的少年…

「聽說他竟然把狼頭傭兵團的穆蛇也殺了那傢伙可是連費雷大叔也頭疼不已的強者啊真是個愛騙人的傢伙竟然說自己才八段斗之氣…」小手抓著身旁晴葉的手臂苓兒回想起那在青山鎮傳了一個月依然火爆的消息少女的心中不由得泛起莫名地意味。

「血戰團員結隊!替團長攔住那頭冰系二階魔獸1

在苓兒呼吸亂想時一旁地卡崗已經快的將隊伍整頓好手掌一揮幾十名變得配合有素地傭兵頓時快步衝出然後將那正想對著費雷圍殺而去的一頭二階魔獸攔截而祝

被一群雜魚攔住去路這頭體型頗為不小的魔獸頓時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聲巨大而鋒利的爪子猛的揮舞而下幾道冰寒的勁氣狂射而出最後擊打在傭兵手中的盾牌之上在其上面凝結成一層薄冰刺骨的冰冷讓得幾名傭兵趕忙丟棄手中化為冰盾的盾牌。

「攔住它!土系斗者排前火屬性斗者攻擊它的要害1望著剛一接觸便是落入下風的隊伍卡崗急忙喝道。

卡崗的喝聲剛落那頭冰系魔獸便是不耐的仰天一聲巨吼頓時一片雪白的冰層迅自其腳下蔓延而出而凡是沾著冰層的傭兵全身立刻泛起了白氣冰冷的溫度幾乎將他們體內的血液凍結。

好不容易整合起來的隊伍在二階魔獸的這輪攻擊之下脆弱得幾乎不堪一擊。

攻破了阻攔在身前的隊伍。冰系魔獸雙眼赤紅的開始了殺戮幾名躲避不及地傭兵頓時便被砸得吐血狂退。

「團長守不住了1見到肆意殺戮的二階魔獸卡崗臉色蒼白的對著那正與另外一頭二階魔獸苦戰的費雷大喊道。

手中巨劍狠狠的將對面的二階魔獸劈退費雷急退了幾步。在眾人地注視下忽然抬起頭來對著一處巨樹高聲喝道:「朋友大家都是在魔獸山脈混飯吃若是方便還請能夠出手一救血戰傭兵團感激不盡1

見到費雷這般舉動周圍的血戰傭兵頓時有些驚愕的面面相覷然後都將目光投向費雷所望之處。

在費雷喝聲傳出之後片刻密林之中終於才有所迴音:「我可以幫你擊殺那頭二階冰系魔獸。不過若其體內有魔核…」

「歸閣下1聞言費雷一喜毫不猶岳。

「呵呵。團長真是豪爽前段時間受了貴團幾位朋友相助今日便權當還個人情吧。」隨著一陣輕笑聲響起樹林之上樹葉一陣晃動一道黑影猛然猶如大雕一般迅猛撲下。

「叮1

晴葉咬著銀牙與那追殺而來的冰系魔獸硬拼了一記強大的力量頓時讓得她俏臉微白的急退著。

魔獸擊退晴葉。出一聲猙獰的咆哮聲然後再次猛撲而來。

就在晴葉打算再次相拼之時半空之上一道黑影猛的飆射而來最後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之上在傳出一聲暴響之餘也濺起了漫天塵土。

灰塵緩緩散去一道背後背負著怪異的巨大黑色鐵尺的單薄身影出現在了在場所有人眼中。

「蕭炎?1背後那獨特地巨尺標誌。立刻讓得卡崗等人失聲喝了出來。

「呵呵卡崗大叔別來無恙埃」蕭炎緩緩轉過頭來目光先是在身後的晴葉身上掃過然後對著一旁的卡崗笑道。

「好了敘舊的話待會再說先把這畜生解決吧。」

對著滿臉狂喜的卡崗搖了搖手蕭炎轉過身來。望著面前這頭巨大的二階魔獸。不由得微微一笑腳掌緩緩的抬起。然後重踏著地面隨著一聲炸響蕭炎的身形化為一道黑影閃電般的出現在魔獸左側手掌緊握著尺柄猛然一抽玄重尺離背而起帶起一股劇烈地破風聲響重重的轟擊在了其頭顱之上頓時巨大的力量竟然將魔獸那龐大的身體擊飛而起在砸斷了好幾根大樹之後方才緩緩停止下來。

「好1眼角一直瞟著這邊的費雷瞧得蕭炎這恐怖的一手不由得失聲讚歎道。

那站在蕭炎身後的晴葉望著那被蕭炎猶如打皮球一般打出十多米的二階魔獸玉手不由得捂上了紅潤的小嘴滿臉地驚愕很難想象這看起來贍少年竟然擁有這般狂猛的力量當真是…人不可貌相埃

那不遠處的苓兒自從蕭炎出現之後一雙視線便是牢牢的貼在他的身上見到此時他這般大神威水靈的眸子中頓時異彩掠過。

「吼1

遠處被擊飛的魔獸再次爬起來被人擊飛的恥辱讓得它憤怒地咆哮了起來渾身上下冰冷地寒氣逐漸的繚繞巨嘴一張十幾根尖銳地冰刺便是對著蕭炎飛射而去。

望著那些射來的冰刺蕭炎手中玄重尺倒插身前隨著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響將那陣冰刺攻擊完全的抵抗了下來。

手掌緊握著重尺蕭炎瞟了一眼那逐漸覆蓋上一層薄冰的尺身淡淡一笑手掌之上紫色火焰緩緩探出在尺身上輕輕一抹便將薄冰完全消融而去。

「吼1

見到冰刺攻擊無效魔獸再次仰天出怒嘯渾身毛倒立一陣冰寒的白氣圍繞在周身瞬間之後竟然凝固成了一套雪白的冰甲冰甲將魔獸的身體完全掩蓋在日光照射下猶如一具冰雕一般。

覆蓋上冰甲之後魔獸再次邁開四蹄猶如一倆坦克一般對著蕭炎衝撞而來。

抬眼望著那暴沖而來的魔獸蕭炎緩緩的舒了一口氣手掌竟然鬆開了重尺拳頭緊握著紫色火焰騰燒而出包裹了將近半條手臂。

低頭望著手臂上裊裊升騰的紫火蕭炎抬起頭望著那越來越近的魔獸此時因為其身體之上的冰甲一陣寒風攜帶著壓迫的勁氣迎面撲來。

輕吐了一口氣蕭炎腳掌猛然重踏地面身體猶如離弦的箭一般在周圍那目瞪口呆的視線中居然選擇了與魔獸硬碰硬。

「這傢伙…瘋了么?」望著蕭炎的舉動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這般驚愕的喃喃道。

「八極崩1

就在雙方即將碰撞之時蕭炎心中驟然一聲輕喝被包裹在紫火中的拳頭猛然傳出尖銳的破風之聲瞬間之後夾雜著恐怖的勁氣狠狠的砸在了魔獸腦袋之上。

剛剛接觸魔獸身體之上的冰甲便是被蕭炎的紫火摧枯拉朽般的融化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露出了裡面魔獸的頭顱。

「1

拳頭夾雜著紫火重重的砸在魔獸腦袋之上略微沉悶之後蕭炎的拳頭藉助著紫火的灼熱溫度竟然是在一道悶響聲中生生的將洞穿了魔獸的腦袋。

沉悶的聲響在空曠的森林中響起蕭炎的手臂幾乎沒入了將近半截在魔獸的頭顱之內鮮血沿著手臂滴答而下最後在略微有些安靜的樹林中形成了詭異的輕響。

淡漠的注視著面前這頭睜大著血紅巨眼的魔獸蕭炎輕吐了一口氣手臂緩緩的抽離掏出布巾搽拭著手臂上的血液。

隨著蕭炎的手臂的抽離面前那將血戰傭兵團幾十名團員攆得四下逃竄的二階魔獸終於是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轟然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