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六十五章一品煉藥師的考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一品煉藥師的考核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大門之處一位身材修長眉眼清澈得如雪山上的冰冷清泉一般精緻的臉蛋細長的秀眉修長玲瓏的身子之外穿著一套緊身的銀色裙袍銀色的衣物與那如溫玉般的肌膚互相印襯更是讓得女子多出一分難以掩飾的特殊金屬般的冰冷風情最讓得人詫異的還是這位銀袍女子竟然擁有一頭長長的垂腰銀色絲。

這種銀色並非那種因為什麼病症而變異出來的蒼白銀色輕柔如銀絲飄飄蕩蕩反而讓得銀袍女有種奇異的吸引力。

目光細細的打量了一番蕭炎心中驚嘆不已難怪此女能讓得大廳內部的大多人眼光火熱這般風情與氣質倒還真的算是上佳。

與她相比較起來那位叫做琳菲的女子卻是少了一分這般空靈的氣質特別是那頭純銀卻又不失光澤的柔軟三千銀絲更是讓得一些女子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嫉妒。

目光掃了掃蕭炎便是緩緩的收回了目光微微側過身子非常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來。

銀袍女子緩緩走上目不斜視的從蕭炎身旁走過徑直走向弗蘭克。

站在一旁蕭炎輕嗅了嗅她走過之處所遺留而下的一股淡淡體香心中笑著讚歎了一聲:「極品。」

「老師1來到弗蘭克面前銀袍女子精緻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霎那間的笑容就猶如那冰山上盛開的雪蓮一般讓得人大生驚艷之感。

「呵呵你可終於來了奧托這老傢伙可早就等不及了。」目光泛著柔和的盯著面前的得意學生弗蘭克欣慰的笑道。

「奧託大師1銀袍女子微偏過頭對著一旁翻著白眼的奧托微微行了一禮。

「雪魅丫頭還是這麼懂禮貌比我那…咳好了。好了來了就快開始吧。」笑著點了點頭奧托回過頭卻是望著自家學生那撅起的小嘴不由得搖了搖頭趕忙改口道。

微微點了點頭。雪魅在眾人地注視下。也是行進石台之中。她與琳菲之間。剛好只相隔了一個空檯子。

兩人目光對視。都是隱隱地有些火花閃爍。看來。她們兩人之間。似乎也並不是一團和氣。

「哼。待會可不要又炸鼎了。你自己失敗沒關係。別打擾到我了。」玉手輕拍了拍面前地統一型號地葯鼎。琳菲俏鼻一挺。輕哼道。

「我想。即使沒有干擾。你失敗地可能。也應該不校」雪魅淡淡地笑道。雖然她表面上看似有些冷冰冰地。不過對於這和自己競爭了好幾年地對手。她依然難以保持絕對地平靜。

「咳。好了…」望著考核還未開始。兩人之間火藥味便逐漸濃郁起來。弗蘭克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對著一旁地蕭炎笑道:「小傢伙。你去那裡吧。我可是很期待你地表現哦。呵呵。不過若是失敗了也沒關係。你可還有大把地時間呢。」

聽他話語中地意思。似乎對蕭炎順利通過考核地期望並不大。

聳了聳肩蕭炎順著弗蘭克的手指指處看去。卻是不由得無奈地搖了搖頭因為他現他的位置正好是那兩位火藥味正濃的女人中間。

正在彼此針鋒相對地兩女聽得弗蘭克的安排都不由拿眼睛瞟了一眼蕭炎雖說蕭炎算不上是那種英俊得幾乎會讓女人看上一眼就會倒貼的絕世美男不過至少不會讓人看著心生厭惡便是所以兩人倒未出口反對。隨意的瞟了瞟后。便是收回了目光開始檢查著石台上的煉藥器械。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無視於後面那幾位年輕同行射來的嫉妒目光慢吞吞的走進石台之中眼角在兩邊各自掃了掃二女那各不相同的美麗風情倒讓得他心裡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後也是開始檢查著石台上地工具。

一品煉藥師的基本條件是必須單獨的成功煉製出成形的丹藥而至於是何種丹藥這倒可以隨煉藥師公會來設定。蕭炎拿起石台上的一張羊皮紙然後看了看這張藥方是一種名為蓄力丹的丹藥藥方這種蓄力丹的效果能夠讓得服用之人在短時間內增幅一點力量這種丹藥在一品丹藥中雖然只能勉強算是排行中游不過對於第一次來考核的新人來說卻是無疑是有些難度。

手掌拿著蓄力丹藥方蕭炎目光向左右瞟了瞟卻是現似乎每個人所拿到的藥方都各不相同而看旁邊兩女地神色似乎對自己所需要煉製的丹藥信心頗足。

「這老頭難道是故意刁難我不成?」心頭嘀咕了一聲蕭炎瞟了一眼那笑容滿面的弗蘭克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再次將目光投向石台。

在石台之上這種蓄力丹所需要的藥材也是被整整齊齊的備了三份也就是說如果誰在煉製中將這三份藥材完全使用殆盡那麼考核也就宣告失敗。

藥材一旁還擺放著幾隻色澤頗為不錯的玉瓶想來應該是用來最後的裝丹之用。

目光初略的將石台上地大致東西掃過蕭炎心中緩緩地定了幾分神以他現在的煉藥術想要成功煉製出這蓄力丹並不會花費多大地氣力而且由於有了紫火的相助如今他煉藥更是如虎添翼區區一枚剛剛躋身進入一品行列的丹藥還難以讓得心生苦惱之意。

由於此時還未有人宣布考核開始所以蕭炎的目光隨意的在兩邊掃了掃目光粗略的掃過兩女石台上所擺放的藥材蕭炎抿了抿嘴經過葯老的熏陶現在他只是略一掃過這些藥材便能模糊的猜到她們究竟是想要煉何種丹藥。

「復傷丹凝火丹…我靠為什麼就我的藥方要困難些?」蕭炎心中不滿的嘟囔道他的蓄力丹與雪魅。琳菲地藥方比起來無疑是最為困難的一種。

「媽的這兩個老傢伙以權謀私…」無奈之餘蕭炎只得在心頭狠狠的將弗蘭克與奧托兩人誹謗了一番。

「檢查完畢了吧?如果沒問題的話那麼…考核開始1

目光在石台中掃過見到無人言后。弗蘭克手掌一揮一股勁氣便是透掌而出最後砸在大廳頂部的古樸鐵鐘之上頓時清脆地鍾吟聲便是在大廳內飄蕩盪的響了起來。

聽得鐘聲響起石台內除了蕭炎之外所有的考生。都是將手掌迅貼在了葯鼎的火口之上體內鬥氣狂涌而出頓時。隨著噗噗的幾聲悶響葯鼎之中都是燒騰起了火焰。

當葯鼎內的火焰騰燒起來之後石台的外部竟然開始緩緩的升起一圈透明的光幕光幕成正方形之狀將裡面地考生全部的包裹在其中。

隨著光幕護罩的開啟大廳之內地竊竊私語便是完全的寂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是全神貫注的緊盯著石台中考生的動作偶爾瞧見控制力頗為不此們則會暗暗的點頭。

站在石台處蕭炎四處的轉頭望了望現所有人葯鼎之內的火焰除了雪魅以及琳菲兩人地鬥氣火焰要深沉一些之外其他的人無一例外的全部都是淡黃之色。顯然他們的真實實力應該都是在斗者四星之下。

在石台之內所有人都是開始了自己的煉藥唯獨那蕭炎還是有些傻傻的望著周圍這種模樣便猶如鶴立雞群一般不惹人注意都難。

「那小傢伙…在幹什麼?」皺眉望著蕭炎。弗蘭克疑惑的道。

「這個…不知道。」攤了攤手。奧托同樣是有些迷惑這小傢伙。不會連怎麼生火都不知道吧?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也太喜劇了吧?

「咳…他有導師介紹信么?我看看是誰培訓出來的學生…」弗蘭克揮手叫來一名手下說道。

「會長他似乎沒有導師介紹信不過他地記錄上寫的是一名叫做葯老的煉藥師…」那名手下翻了翻蕭炎的資料苦笑道。

「葯老?」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弗蘭克偏頭望著奧托:「你聽過這名字沒?」

「我在加瑪帝國混了幾十年…從沒聽過哪位有資格收學生的煉藥師叫做葯老。」對於這個陌生的名字奧托同樣是滿頭霧水。

「算了等時間結束后詳細問一下吧看現在的情況我覺得我們似乎被那小傢伙消遣了。」

將手中的資料忿忿地丟給身旁地手下弗蘭克臉色略微有些不好看畢竟在他所管轄的分會中竟然生這種搞笑事件若是傳出去說不得會被其他城市地煉藥師公會取笑。

在外面弗蘭克等人對蕭炎的舉動心生忿忿之時光幕之內雪魅與琳菲也是有些愕然的望了一眼這行止實在是太過與眾不同的少年這傢伙以為現在是在玩耍么?

此時的蕭炎自然不知道他的躊躇惹得這麼多人的關注沉吟了半晌輕嘆了一口氣手掌緩緩的貼在火口之上心中無奈的道:「算了火焰獨特一點就獨特一點吧反正他們又不可能把我抓去切片研究…」

心中這般自我安慰了之後蕭炎體內鬥氣開始奔涌快的穿過經脈然後順著手掌一聲輕響傳進了葯鼎之中。

「。」隨著一聲悶響洶湧的紫色火焰猛然間自葯鼎之中騰燒了起來。

與此同時光幕外弗蘭克正有些氣憤的從手下手中接過茶杯剛剛小灌了一口眼角卻是突兀的掃見了蕭炎葯鼎中升騰而起的紫色火焰當下眼瞳驟然睜大「噗」的一聲口中的茶水全部被他粗魯的噴了出去…

茶水將衣襟打濕可弗蘭克卻管不了這些只見他手指顫抖的指向光幕中的蕭炎驚駭的失聲道:「紫色火焰?異火???」

聞聲滿廳瞬間死寂一道道目光豁然轉向光幕中的蕭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