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七十章交換求聲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章交換求聲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章交換

對著蕭炎招了招手,奧托上前兩步,推開房門,然而人還未走進,一股兇猛的勁氣便是攜帶著鋪天蓋地的黑se粉末從房間內部噴涌而出。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蕭炎心頭微微一驚,謹慎的退後了幾步,右掌迅速的握在了背間的玄重尺之上,身體微弓。

在房間內的黑se粉末即將噴出房間之時,奧托撇了撇嘴,袖袍猛的一揮,更加兇猛的勁氣憑空浮現,然後將那些黑se粉末,全部的xian飛了回去。

黑se粉末逐漸消散,這才lou出裡面那又臟又亂的房間,拍了拍手,奧托偏頭對著謹慎的蕭炎笑道:「這老傢伙總喜畸蠱人的東西,剛才那黑se粉末雖然不至於讓人中毒,不過若是皮膚沾上了點,會癢得難受。」

手掌緩緩的鬆開尺柄,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這老傢伙果然是有些bt。

「走吧,跟在我身後,別亂碰什麼東西。」笑了笑,奧托率先走進房間之中,其後蕭炎在略微躊躇了一會後,緊緊的跟了上去。

走進昏暗的房間,房門自動狠狠的關攏了去,響亮的聲音,讓得蕭炎再次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在這些猶如垃圾堆的房間中掃過,跟著奧托走過幾道搖晃得猶如馬上要倒塌一般的朽木木梯,最後再經過幾波亂七八糟的攻擊之後,終於是來到了建築物的最上層。

走完最後地樓梯,蕭炎也是輕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望著那走廊盡頭的一扇木門,偏頭對著奧托問道:「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奧托點了點頭,低頭瞟了一眼先前那在樓梯處被一盆腐蝕xing液體融化出了幾個小洞的衣袍,嘴角微微抽搐,咬著牙道:「這老混蛋,正經煉藥不學。盡玩這些見不得光的玩意…」

聽得他的抱怨,蕭炎嘴角一裂。也只得在心中悶笑了幾聲。

「屁的正經煉藥,老子這些東西哪裡不正經了?你個老潑皮,別以為你是煉藥師公會的副會長,老子就不敢攆你出去1在蕭炎悶笑之時,那走廊盡頭地房間之內,忽然傳出那蒼老的怒罵聲。

「你才是老潑皮。」翻了翻白眼,奧托悻悻地揮了揮袖袍。帶著蕭炎走進走廊,最後來到房間之外,狠狠一腳對著那似乎是木質的房門踢去。

「鐺1

腳掌踢上房門,一聲清脆的鋼鐵聲音忽然從房門上傳出,蕭炎見狀,眼角微微一抽,偏過頭來,望著那老臉幾乎扭曲在一起的奧托。非常識趣的趕緊退後了幾步。

「哈哈,老傢伙,上次被你踢壞了一扇門之後,老子就專門找人換了一扇精鋼鐵門,哈哈,好玩吧?」房間之內。再次傳出那蒼老的爆笑聲,只不過這次的笑聲中,多出了些幸災樂禍。

「老王*蛋…」臉龐扭曲地吸了一口涼氣,奧托的臉se逐漸的轉變成鐵青,身體之上,強猛的鬥氣緩緩升騰而起,最後將奧托猶如一個火人一般包裹在其中。

「好強的鬥氣…他的實力起碼在斗靈級別吧?」瞧得奧託身體之上翻騰的深黃鬥氣,蕭炎急忙再次退後兩步,心中驚嘆道。

身體被鬥氣籠罩,奧托再次猛的一腳對著精鋼鐵門狠狠踢去。

「1隨著一聲沉悶地聲響在走廊中響起。那道房門。竟然是直接被踢飛進了房間之中。

「啊,老混蛋。你竟然來真的1瞧得房門飛進,裡面頓時傳出一道怪叫聲。

「哼。」臉se鐵青的冷哼了一聲,奧托雙腳有些不協調的走進房間之中,目光在其內掃了掃,最後停在房間內一位身著極為邋遢的老者身上,冷笑道:「古特,你信不信哪天我把你藏寶室里的東西寫成條子,然後全部公布出去?」

「嘿嘿,別別…開個玩笑嘛。」聞言,邋遢地灰衣老者急忙擺了擺手,湊上前來賠笑道。

「哼。」甩了甩袖子,奧托轉頭對著門外道:「蕭炎,進來吧。」

「呃,你還帶了別人來?想gan什麼?」瞧得奧托的舉動,古特眼睛一瞪,滿臉謹慎的道。

撇了撇嘴,奧托懶得理會這神經兮兮的傢伙。

緩緩走近屋內,蕭炎目光習慣xing的在房間內部掃了掃,當其視線在房間內櫃檯上的一些水晶台中瞟過時,一抹驚愕的神se在其臉龐上迅速浮現了出來。

「火心七葉花?血晶草?藍岩心石?……」

望著那些每一種都算是難得一見的奇珍,竟然全部被匯聚在此處,蕭炎嘴巴不由得緩緩的張大了起來,這裡的收藏,也實在太豐富了吧?

「嘿,嘿…小子,你看什麼呢?想打我寶貝地注意?」瞧得蕭炎地神se,那古特急忙跳了過來,滿臉兇狠的怒視著蕭炎。

「呃…」尷尬地笑了笑,蕭炎收回目光,眼睛盯著面前的邋遢老者,心頭很難想象,這麼一位瘦弱的老者,竟然會是名震加瑪帝國丹王古河的親哥哥。

「咳,抱歉,古特大師,我長這麼大,還從未見過這麼多奇珍,看這些豐藏,恐怕在這加瑪帝國,再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與您比較了。」蕭炎微笑道。

「…小子嘴巴倒很甜,不過說的話倒是比較屬實。」聽得蕭炎這隱隱有些拍馬屁的話語,古特蒼老臉龐上的兇巴巴神情這才柔和了一點,點了點頭,倒是毫不客氣的將這話接了下來。

「來我這裡有什麼事,快說吧,我忙得很。」轉身來到一處堆滿破東西的桌邊坐下,古特翹著腿,問道。

「是這小傢伙有事找你。」奧托翻了翻白眼,瞟了一眼旁邊那布滿灰塵的椅子,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站著說道。

「哦?我又不認識他,找我gan什麼?難道你是有什麼異寶想要轉賣給我?嘿嘿,好啊好啊,只要能讓我滿意,我一定也給你一個滿意的價格1古特雙眼微微放光,緊緊的盯著蕭炎手指上的納戒,笑道。

「咳…不是,古特大師,我並不是來賣寶貝的,我來是想詢問一下…」蕭炎搖了搖頭,目光鎖定在古特的臉龐之上,輕聲道:「我想問一下,您手中,是不是收藏有冰靈寒泉?」

聞言,古特先是一愣,然後將頭顱搖得跟風車一樣:「沒有沒有,你找錯人了,我沒有那東西1

瞧著古特這無賴的模樣,蕭炎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先前在他說出冰靈寒泉之時,他分明的瞧見古特臉龐上一閃而過的愕然,或許,他是在愕然自己如何得知他有冰靈寒泉的消息吧。

「老傢伙,別耍皮了,上次你不是給我說了么?你從別人手中換來了一小瓶冰靈寒泉,我可記得牢牢的呢。」奧托笑道。

「滾,你個老混蛋,以後別來我這裡了。」被揭穿了謊言,古特頓時有些惱羞成怒的罵道。

奧托攤了攤手,對著蕭炎道:「我已經帶你見到了他,如何讓他將冰靈寒泉交換給你,便只能看你自己的了,我在外面等你。」說完,奧托便是對著房門之外走去,在出門之刻,手掌在牆壁上的某處拍了拍,頓時,一扇木門,緩緩的從門口處升起,片刻后,將房間遮掩在其內。

見到走出去的奧托,蕭炎無奈的點了點頭,手掌一揮,將座椅上的灰塵吹去,然後坐在了古特對面。

老眼瞟了一下緊閉的房門,古特斜瞥了一眼對面的蕭炎,哼哼道:「小子,別想了,我不可能將冰靈寒泉交換給你的。」

「古特大師,我相信這世界上沒有完不成的交易,交易未能成***,只是因為沒有拿出讓對方心動的交換之物。」蕭炎微笑道。

「哦?既然你都知道,那還在這裡做什麼?別和我說你需要冰靈寒泉救命什麼什麼的,我這人可沒那些無謂的同情心。」有些漆黑的眉頭挑了挑,古特瞥著蕭炎,笑容中頗有點戲謔的味道,想必他心中並不認為,面前的蕭炎,能夠拿出讓他動心的物品。

蕭炎手掌緩緩磨挲著下巴,嘴巴緊抿著,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東西才能夠打動面前的古特。

「嘿嘿,小子難道還真有點存貨?不過事先說好,***法鬥技,就別拿出來了,雖然它們也很珍貴,不過我並不感興趣,我最喜歡的…是這些天材異寶。」瞧得蕭炎的模樣,古特也是來了一分興趣,手指指著滿屋的異寶,笑眯眯的道。

蕭炎手指輕輕的敲打在桌面之上,沉默了好片刻之後,手指方才輕輕的摩擦著納戒,手指輕彈,一隻小玉瓶出現在了掌心中。

望著蕭炎手中的翡翠玉瓶,古特挑了挑眉,眼中隱隱的lou出一抹好奇。

有些不舍的撫摸著小玉瓶,蕭炎緩緩揭開瓶口,然後輕放在桌面之上,頓時,一股紫氣從中裊裊升起,而這片小空間的溫度,也似乎在此刻驟然上升了許多。

感受到周圍逐漸變得熾熱的空氣,再的盯著那縷縷猶如紫se火焰的氣體,古特眼瞳微微一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