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七十四章五品丹藥所引發的空中血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五品丹藥所引發的空中血案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五品丹藥所引發的空中血案

飛行的三天時間,蕭炎都是一直在飛鳥之上度過,雖然途中曾經停了兩道休息站,不過他也並未出去,一直待在小房間之中,將葯老煉製丹藥的每一個步驟,仔仔細細的收進了腦中。

此次的煉製丹藥,足足費去了葯老整整兩天半的時間,而這還是因為葯老有著異火相助的前提之下,由此可見,若是換個平常煉藥師來,想要成***的煉製出這血蓮丹,沒有了十來天的時間,恐怕是決計不可能。

將葯老煉製五品丹藥的全過程完全的收入眼中,蕭炎心中的確是有些感到受益匪淺,同時,他也發現,自己現在引以為豪的火候控制力等等東西,在真正的煉藥大師眼中,其實並算不了什麼,比如這次的煉製血蓮丹,雖然它所需要的材料僅僅只有三種,不過其中那複雜的程序,卻是讓得蕭炎驚訝得直咂舌,他曾經在心中暗自思量過,如果換作他上的話,恐怕光是第一道的精確提煉,便會將藥材焚燒成一堆灰燼…

……

小房間之中,外面的雲層急速向後飛掠而過。

經過長達兩天半的異火燒,葯老掌心上空幾寸高處,一枚龍眼大小的血se圓潤丹藥,正在滴溜溜的急速旋轉著,看其表面上的光澤,明顯是已經在進行最後一步的凝丹步驟。

舔了舔嘴,蕭炎捶了捶有些麻木的雙腿,目光隨意地瞟了一眼窗外。卻是忽然感覺到空氣似乎躁熱了許多。

「要到了么?」喃喃了一聲,蕭炎揉了揉發黑的眼圈,然後扭了扭脖子,將目光再次投向漂浮在桌面上的葯老身上,雖然經過了兩天時間不眠不休的煉製,不過葯老的臉se,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靜。似乎這般長時間的揮霍能量,對他並沒有多少損耗一般。

「丹藥要成了…」就在蕭炎心中大生佩服之感時。葯老忽然淡淡地道。

聞言,蕭炎趕忙從納戒中取出一個品質極為上乘的胭脂玉瓶,然後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同時迅速起身,退後了幾步。

瞥了一眼桌上的玉瓶,葯老微微點頭,掌心微顫。一股更加濃郁的森白火焰騰燒而起,最後竟然是將那枚血se丹藥完全的包裹了進去。

隨著森白火焰的幾次急速翻騰,一股兇猛的能量波動猛然自火焰中蕩漾而出,轉瞬間便是猶如一道漣漪一般,從小屋之中擴散了出去。

在這股能量漣漪擴散之時,那頭正在飛翔的飛行魔獸也被驚嚇了一跳,頓時巨大地身軀顫抖的搖擺了幾下,隱帶著恐懼的尖鳴聲。在半空中響起。

感受到這股突如其來的能量波動以及飛行魔獸的變化,蕭炎臉se微微一變,而且,與此同時,那枚正在成形的血se丹藥,忽然釋放出一股股極其濃郁的葯香。並且,這種葯香還略帶著淡紅之se,從房屋中鑽出,最後繚繞在這片小小的天空。

「這是四品以上丹藥成形時才會出現地異象,守住門口,給我幾分鐘安靜收丹的時間。」面se不變的盯著掌心中的火焰,葯老沉聲道:「小心同行的那幾位煉藥師1

「嗯。」

凝重的點了點頭,蕭炎已經發現,在異香傳出來地霎那,這巨型鳥獸之上的其他幾個房間之內。便是響起了一些*動。四品以上的丹藥,對於很多人都擁有致命的吸引力。一些人即使是拼了命,都想得到它。

手掌緊握著背上的玄重尺,蕭炎轉身拉開房門,然後面無背鋈ィ同時,一手將門狠狠的拉攏。

剛剛站在門口不久,另外四個房間之內,四道人影便是有些衣衫不整的沖了出來,目光在走廊上掃了掃,最後停在了那臉se淡漠的蕭炎身體之上。

四人的目光先是在蕭炎胸口上地那枚二品煉藥師徽章上掃過,眼瞳中明顯閃過一抹驚詫,互相對視了一眼,幾人眼中都是有些莫名地意味。

在四人打量著蕭炎之時,蕭炎也粗略的掃過四人,四人之中,有一名老者以及三名年齡大概在三十多地中年人,那名老者胸口之上,佩戴著一枚三品煉藥師的徽章,而其他三人,有兩人是與蕭炎同級別的二品煉藥師,一名則是一品煉藥師。

「呵呵,這位小友,在下哈朗。」眼睛盯著那縷縷從蕭炎身後的房間中飄出來的淡紅香味,那名老者眼瞳微眯,一抹貪婪在眼底浮現,輕咳了兩聲,緩緩走近蕭炎,和善的道。

淡淡的瞟了一眼這名貌似和善的老者,蕭炎沒有答話,握著玄重尺的手掌,更是緊了幾分。

「呵呵,小友,剛才忽然出現的能量波動,可是由這裡散發而出?外我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過來詢問一下,呵呵,畢竟現在大家都處在千米高空之上,萬一出了點事,我們可就都要遭殃埃」沒有在意蕭炎冷淡的態度,老者依然是笑眯眯的道。

「是啊,這位小兄弟,大家現在幾乎可以說是在同一條船上,還請麻煩不要弄出一些危險的東西來啊,不然,呵呵…這對大家都沒好處埃」一名二品煉藥師,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湊了過來,目光隱晦的掃了掃那小房間,喉結明顯是劇烈的滾動了幾下。

見到這兩人如此說,另外兩位中年人,也是不甘寂默的湊上來,齊聲附和著,而且在附和的同時,他們竟然還說出了想要進屋檢查一下的提議。

「我家老師正在裡面煉製丹藥,各位也是明白人,不必和我裝傻沖愣。我們並不會影響到飛鳥的飛行,還請諸位能給個面子,回到自己地房間,不要胡亂打擾,否則…」蕭炎瞥了一眼面前明顯不懷好意的四人,森然的道。

「呵呵,小友說笑了。我們並沒有這等意思,只是你也知道。在這千米高空之上,萬一出點事故大家都擔待不起啊,而且你與你的導師既然會選擇坐飛鳥獸,那自然肯定也還未達到鬥氣化翼的地步,若真是出了事…」那位名為哈朗的老者,滿臉笑容的道,只不過。笑容雖然平和,不過卻依然掩飾不住那幾縷貪婪與yin狠。

雖然他也清楚裡面地那位神秘煉藥師等級恐怕並不會比自己低,不過此時對方明顯是處在煉丹期間,這種時候,分心是大忌,一個不慎,丹毀是小事,萬一來個反噬。恐怕ri后就將會變成廢人,因此,他才會有這般的膽量…

「小兄弟,我們只是檢查一下而已,不會多事地,還麻煩讓開一下。」那名二品中年人同樣也知道此時是極好的時機。所以當下不敢再拖延,上前了一步,手掌之上,鬥氣暗藏,然後對著蕭炎推搡而去。

「滾1

望著這傢伙的大膽舉動,蕭炎臉se一寒,手掌驟然緊握,其上紫se火焰瞬間騰燒而起,然後攜帶著兇悍的勁氣,在中年人措不及防之下。狠狠的轟擊在了他手掌之上。

「1一聲悶響。蕭炎腳步急退,直到緊緊貼著房門之後。方才穩下了身形,蕭炎此時的實力,僅僅是普通斗師,而那名大漢,卻是早已晉入了三星斗師級別,雖然仗著紫火鬥氣,蕭炎佔據了上風,不過卻依然是勝得不太輕鬆。

「礙」接下了蕭炎的攻擊,那名二品煉藥師急退了好幾步,卻是忽然抱著拳頭痛苦地嚎叫了起來,幾人眼睛一瞟,卻是有些驚駭的發現,這傢伙的拳頭,居然變得極其通紅了起來,隱隱還有著鮮血從中滲透而出,頗為恐怖。

「實火?不對,這小子有古怪,動手!塔古!裡面的丹藥快要煉成了1望著蕭炎拳頭之上升騰而起的紫火,那名老者臉se一變,然後轉頭對著另外一名二品煉藥師喝道,看這模樣,他似乎與那名二品煉藥師竟然認識。

聽得老者的喊聲,那名實力明顯比剛才那位二品煉藥師更加強悍的中年人,點了點頭,腳步一踏,然後右腳對著蕭炎飛踢而起,腳掌之上,濃郁的深黃se鬥氣攜帶著壓迫地風聲,讓得蕭炎臉se微微凝重。

「**1心中怒罵了一聲,蕭炎手掌豁然抽起背上的玄重尺,在掌心一轉,便是將之收進納戒之中,與此同時,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蹬,身體微弓,最後猛然沖向那名中年人。

「八極崩1

心頭驟然一聲冷喝,蕭炎右拳緊握,重轟而出,恐怖的力量,竟然製造出了一波*尖銳的聲波。

「1

拳頭與腳掌重重的轟擊在一起,在蕭炎這次地全力攻擊之下,即使那位中年人心中沒有存有不屑之感,可依然被那拳頭之上所蘊含的恐怖勁氣,狠狠的擊得倒飛了出去。

「砰。」

中年人狠狠的砸在一處房間之上,頓時木屑橫飛,小屋就此摧毀,而小屋摧毀之後,竟然是lou出了外面那蔚藍的天空以及淡淡的雲霧。

望著那臉se蒼白的停留在飛鳥背部邊緣位置的中年人,蕭炎眼中掠過一抹森然,剛yu再次快速攻擊將這傢伙擊出飛鳥背上之時,可身後的那聲得意冷笑,卻是讓得他心中一驚。

豁然回過頭來,只見那名滿臉yin冷的老者,竟然已經出現在了房門之前,偏過頭來,對著蕭炎得意地裂了裂嘴,yin森森地道:「小子,等我將裡面的那傢伙收拾后,就把你給丟下去1

說完,老者一拳攻擊在木門之上,頓時,木屑四射,房門在老者得意地大笑聲中,轟然爆裂。

隨手揮開一些射來的木屑,老者滿臉笑容,剛yu踏進房中,一道幽靈般的影子,卻是猶如鬼魅一般,詭異的漂浮在了其面前,蒼老的手掌閃電探出,最後握住了老者的脖子。

「你要收拾我?」

響起在耳邊的淡淡聲音,讓得尚還有些不知所措的老者,眼瞳驟然緊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