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七十八章交手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交手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在冰寒的白色霧氣籠罩了房屋之內時,蕭炎心頭便是閃過一抹不妙,因為他能察覺到,這霧氣竟然讓得他失去了方向感,而且,當瀰漫的霧氣侵蝕到身體之後時,蕭炎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速度減緩了許多。

這還未正式交鋒,便是被對方牽制了速度,蕭炎心頭微感凜然,心神一動,體內小腹處的紫色氣旋之中,頓時分化出一縷縷紫火鬥氣,紫火鬥氣順著經脈快速的流轉著,瞬間之後,蕭炎身體輕震,淡淡的紫色鬥氣紗衣,將他的身體完全的包裹在了其中,鬥氣紗衣表面上,一縷縷紫火騰燒而起,把那些侵體而來的冰寒霧氣燒成一片虛無。

鬥氣紗衣附體,蕭炎明顯的感覺到自身的狀態提升了許多,當下手掌緊緊的握在背後的玄重尺之上,使勁一扯,隨著一聲輕響,重尺在地面上cha出了一個深深的印記。

手掌緊握著重尺,蕭炎目光謹慎的在周圍瀰漫的寒霧中掃過。

在蕭炎冒著紫火的紫色鬥氣紗衣附體之時,周圍的白色霧氣之中,明顯的傳出了一道低低的驚咦聲,顯然,那位神秘老人也未曾料到蕭炎竟然能夠召喚出附帶著火焰的鬥氣紗衣。

「老先生,在下並無惡意,也不想打擾老先生的隱居,只是這殘圖對我來說極為重要,還請老先生通融一下1目光在周圍掃過,蕭炎大聲喊道。

「哼。當年我費盡心計方才得到這東西,雖然研究了十幾年依然不知道它確切有什麼用,不過我至少能知道,它其中所蘊含的秘密絕對不小,想要讓我平白無故地交給你,做夢1瀰漫的寒霧之中,老人冷笑道。

眉頭微皺。蕭炎剛欲再次開口,心頭卻是猛的一凜。手中重尺迅速的cha在身前,然後身子快速的側著躲在了其後。

「噗…」隨著輕微的破風聲響,幾道白色冰刺自霧氣之中暴射而出,最後叮叮噹噹的射在了蕭炎面前地玄重尺之上。

冰刺在擊打到玄重尺身之上后,忽然的化為一灘冰水,覆蓋在了尺身之上,而此時。蕭炎握著尺柄地手掌,卻是察覺到一股冰冷的感覺,不斷的對著體內湧來。

臉色微微一變,蕭炎屈指輕彈,紫色火焰猛的自掌心中浮現,然後飛快的在尺身之上一抹,將其上面的一些冰霜寒氣全部消融而去。

「咦?紫色火焰?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還身懷多種奇物。難怪會有這般膽子。」望著蕭炎的舉動,隱藏在霧氣之中地老人,再次驚異的道。

蕭炎微眯著眼睛,沒有答話,目光緊緊的鎖定著周圍的白霧,腳步緩緩的按照先前腦子中的記憶路線倒退的行去。

「雖然被那該死的東西害得實力大不如前。可要收拾你這毛頭小子,卻還並不難1察覺到蕭炎地暗地舉動,白霧之中,老人冷笑了一聲,一道白影猛然暴沖而出,幾乎是猶如一抹閃電一般,接近了蕭炎。

突然衝來的老人,讓得蕭炎臉龐微微一驚,手掌緊握著重尺,毫不客氣的狠狠對著面前的人影砸了過去。

望著那夾雜著壓迫風聲而來的巨尺。老人乾枯的雙手快速地結出一個印結。輕喝道:「凝冰鏡1

隨著老者手印的結束,其面前的白色霧氣忽然急速翻動。瞬間之後,一扇約有半米長寬的透明冰鏡,突兀的在面前凝結而出。

「1重尺狠狠劈下,最後重重的砸在了冰鏡之上,頓時,蕭炎臉色猛的一變,他發現,在他的感知之中,當他的重尺劈在冰鏡之上時,一股強猛的反彈力量,卻是詭異地倒射而出,最後將措手不及地蕭炎,震得倒射而出。

望著那臉色略微有些蒼白著倒射而出的蕭炎,老人再次一聲冷笑,手掌一揮,幾十枚螺旋狀地冰刺,在面前急速成形,然後在老人的揮手間,鋪天蓋地的對著蕭炎嗚嘯著暴射而去。

腳掌在地面上搓了一段距離,蕭炎抬頭望著那夾雜著冰寒氣息而來的大批冰刺攻擊,眉頭微皺,腳掌猛然一踏地面,隨著一聲能量炸響,身體暴沖而上。

身處半空躲避開冰刺的攻擊,蕭炎身體猛然旋轉,手中的玄重尺藉助著旋轉的力量拖手而出,狠狠的對著老人怒射而去。

重尺飛射而出,在幾重力量的加持之下,竟然是猶如撕破了空氣一般,隱隱有著淡淡的紫色尺弧,在其表面浮現。

望著那暴射而來的玄重尺,老人眉頭驚詫的挑了挑,面前的少年,給了他太多的驚訝。

然而驚訝歸驚訝,老人下起手來可沒有絲毫手軟,雙掌一開一合,竟然是凝結出了無數的細小冰絲,手掌一拋,冰絲衝天而起,然後鋪天蓋地的對著重尺纏繞而去,只是片刻時間,便將重尺包裹了一層厚厚的白色冰絲。

在這鋪天蓋地的冰絲纏繞之下,重尺之上所攜帶的兇猛勁氣正在被急速的化解著,而當它在距離老人頭頂僅有半米之時,終於是完全的停滯了下來。

隨意的瞟了瞟頭頂上被冰絲包裹得嚴嚴實實的重尺,老人冷笑了一聲,手掌一甩,在冰絲的纏繞之下,重尺在半空中嗚嘯著旋轉了一圈,然後猛然掉頭,狠狠的對著處於半空中無處借力的蕭炎怒砸而去。

重尺在老人的趨勢之下,其上所攜帶的勁氣,不比先前蕭炎竭盡全力的一投要弱上多少,若是被砸中,蕭炎也難逃重傷的下常

望著那越來越近的重尺,蕭炎無奈地搖了搖頭。背間微微一振,紫雲翼豁然彈射而出,雙翼一振,身形急速拔高,最後將那飛射而來的重尺躲避而過。

「咦?鬥氣化翼?」瞧著蕭炎背後彈射而出的雙翼,老人眼瞳微縮,驚愕的道。片刻后,搖了搖頭。皺眉道:「不像是鬥氣化翼,難道…是飛行鬥技?」

「好傢夥,這小子怎麼全身都是寶?」緩緩的搖著頭,老人愕然道。

沒有理會紫雲翼帶給了老人多大的震撼,蕭炎趁其分身之時,身形猛然下撲,手掌之上紫色火焰騰燒而去。屈指一彈,一縷紫火暴射而出,最後將那連接著重尺的冰絲全部焚燒而斷。

失去了冰絲地驅使,玄重尺急速掉落,蕭炎雙翼一振,身形迅速衝擊而下,手掌之上的紫火在十指連彈間,一縷縷細小地火焰。將玄重尺上面的冰絲全部的焚燒殆荊

將冰絲完全清楚之後,蕭炎這才敢再次將玄重尺握在手中,握住重尺,雙翼再次急速振動,蕭炎的身體,猛然衝天而起。

站在下方。老人望著那打算直接破屋而出的蕭炎,臉龐上不由得泛起一抹嘲諷與戲謔。

蕭炎的身形急速拔高,然而就在紫雲翼振動了兩次之後,他卻是忽然感覺到頭頂上方不遠處,森冷的寒氣正不斷地散發而出。

感受到這股寒氣,蕭炎心頭微緊,手中的重尺猛然對著頭頂上方怒刺而去。

「鐺1

上刺的重尺,似乎是碰見了什麼東西,響起一陣清脆的聲響,而與此同時。幾塊細小的冰塊。緩緩掉落,最後砸在蕭炎的臉龐之上。冰冰涼涼的感覺讓得他心中微微下沉,他沒想到,那老傢伙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將整個房間變成一個奸硬地冰窖。

放棄了強行破洞的打算,蕭炎雙翼緩緩的扇動著,身形下降了許多,冷冷的望著那站在白霧之中的老人。

「嘖嘖,罕見的飛行鬥技,奇異地紫色火焰,詭異的身法鬥技,遠遠超過普通斗師的實力,小子,你究竟是雲嵐宗的宗主傳人?還是那幾個超然大家族中的少爺?或者是皇室中人?」抬起頭饒有興趣的望著半空中扇動著紫黑色翅膀的蕭炎,老人問道。

蕭炎tian了tian嘴,目光謹慎的注視著老人,並未答話。

「不過就算你真是我所說的那些身份,今天也不可能拿著地圖殘片離開這裡。」手掌摸了摸蒼老臉龐上的那道疤痕,老人地聲音又是開始逐漸地轉冷。

「固然你身懷多種絕技,可你不過一名斗師而已,雖說如今我實力大減,可要收拾你,並不困難。」老人淡淡的道:「把東西交出來吧,我讓你離開,我也並不想被人破壞我多年地隱居生活。」

望著這頑固的老人,蕭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心中苦笑道:「老師,看來似乎只有你出手了,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即使他如今實力不復以往,可也正如他所說,收拾我並不難。」

「呵呵,的確不難,畢竟你們足足相差了兩個階別,而且那傢伙身懷的鬥技,不會比你弱,先前的交鋒,不過只是試探而已,若他真是認真了起來,你撐不過五回合。」葯老的聲音,在蕭炎心中響起。

蕭炎苦笑著點了點頭,與老人短暫了交鋒了一陣,他自然是知道他的強悍,若不是現在他無法鬥氣化翼,恐怕自己早就被擒了。

「嗯…交給我來吧,我暫時控制你的身體。」

對於此,葯老倒並未拒絕,他知道,即使是想要用實戰來鍛煉蕭炎,那也是有一個界限,以蕭炎這剛剛到達斗師的實力,去挑戰一位戰鬥意識曾經是斗皇級別的強者,無疑只是找虐。

「老先生,我說過,這張地圖殘片,我勢在必得1先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低頭對著老人聳了聳肩,忽然緩緩的閉上了眼眸。

望著蕭炎怪異的舉動,老人略微有些愕然,眉頭微皺,片刻后,臉色卻是猛然一變,他發現,一股絲毫不比他遜色的兇猛氣勢,忽然緩緩的從半空中的少年身體之內散發而出。

「怎麼可能?」感受著那股節節攀升的氣勢,老人平淡的臉龐上,終於是露出了一抹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