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八十章曾經的十大強者冰皇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章曾經的十大強者冰皇第一更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章曾經的十大強者,冰皇!

望著面前那被包裹在一層泛著妖異白芒的冰層之中的老人,蕭炎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對著老人略微有點歉意的攤了攤手,然後轉身yu走。

「小子,我的確是小看你了。」就在蕭炎轉身之時,那冰層之中,卻是傳出了老人略微有些疲倦的聲音。

腳步微微一頓,蕭炎偏過頭,望著那在冰層中緩緩睜開眼的老人,心中並未因此有所驚慌,因為他知道,憑藉老人現在的實力,還不可能突破葯老所設置的屏障。

嘆了一口氣,蕭炎苦笑道:「老先生,我早說了無意與你交惡,只是這東西,對我來說,實在有些重要,所以…」

「哈哈,沒想到隱居在此二十多年,今ri卻會被你一小輩弄得這般狼狽,實在是有些可悲埃」老人的聲音中略微有些蒼涼,然而片刻后,話音驟然一轉,視線透過妖異的冰層,凝望著外面的蕭炎,淡淡的道:「小子,這塊殘圖對你很重要?」

蕭炎沉默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

「嘿嘿。」見狀,老人嘿嘿一笑,笑容有些詭異。

眉頭微皺,蕭炎不再理會他,轉身便是對著門口走去。

「當年在沙漠中費盡心機的得到這塊殘圖之後,我便是憑藉著我多年製圖的經驗,將之完美的分割成了兩份,其中一份,便是先前你所拿走的,而另外一份…嘿嘿。」老人冷笑道。

腳步再次一頓。蕭炎背對著老者,手指在納戒上一彈,先前那張殘圖便是快速地出現在掌心中,蕭炎將之託在眼前細細觀看,果然是發現,這張殘圖的面積,比自己上次在魔獸山脈中山洞中的所得要小上將近二分之一。

手掌緊握著殘圖。蕭炎的臉se略微有些難看,費盡心力竟然只是搞到一份殘圖的二分之一。這實在是讓得他有些惱火。

輕吐了一口氣,蕭炎將殘圖小心的裝進納戒之中,緩緩迴轉過身,冷眼望著老人,道:「你本來可以不用將這秘密說出來的,而且你也知道,我不會取你xing命。可你現在卻偏偏自己說了出來…你,是在逼著我下殺手?」

「嘿嘿,小子,別拿死亡來威脅我,我活了大半輩子,什麼風浪沒見過?我在加瑪帝國橫行地時候,你還沒出生呢!難道還會怕你這點威脅?再有,我若身死。即使你有通天本領,那也不可能得到另外的一小份殘圖,嘿嘿,到時候,缺少了那一小部分地殘圖,就算你將地圖拼湊完整了。那也尋找不到地圖中所蘊含的寶藏。」對於蕭炎那暗含殺意的冷聲,老人卻是不屑的道。

眼眸微眯,淡淡的寒芒從中掠過,蕭炎輕吸一口氣,拳頭微微緊握,淡淡的道:「說吧,你究竟想gan什麼?既然你會自己將這秘密說出來,總不會只是用來激怒我這麼蠢吧?」

「小傢伙心智果然不凡,真好奇是哪個老bt將你培養出來的,現在雖然我不敢說什麼。不過我卻能肯定。十年後地加瑪帝國,你或許能夠站在巔峰。」見到蕭炎平淡的模樣。老人不由得有些感嘆的道。

對於老人的這番高度評價不置可否,蕭炎瞟著他,皺眉道:「說說吧,你究竟要怎樣才肯交出另外一小份殘圖?」

「能將我從冰層中釋放出來么?當然,如果你不怕我反撲的話。」老人笑道。

蕭炎微眯著眼眸盯著老人,片刻后,眼眸緩緩閉上,旋即再度睜開,緩緩走上前來,手掌輕貼著冰層,掌心微顫,一縷森白火焰侵入其中,將那妖異的冰層,快速的消融瓦解。

「我能鎖住你一次,就能有第二次,所以,別耍花招,不然下次,結冰的,就是你地血液了。」揮手間破去這即使是一名斗靈強者也無能為力的妖異冰層,蕭炎的那雙漆黑眸子,忽然再次變得深邃與滄桑。

破去冰層,蕭炎腦袋微微後仰,深邃與滄桑,飛速的消逝在眸子之中,緩緩低下頭,望著那破冰而出,不斷打著哆嗦的老人,道:「說吧。」

「好恐怖的冰冷火焰,如果我沒猜錯地話,你先前所使用的火焰,應該是一種神奇的異火吧?」臉龐發青的打著哆嗦,老人略微有些驚懼的道。

蕭炎抬了抬眼,不置可否。

瞧得蕭炎這模樣,老人眼中明顯的掠過一抹喜意,不過瞬息后,喜意被快速的壓制而下,沉吟道:「你也知道,我本來的實力,應該是一名斗皇強者吧?」

「嗯。」蕭炎點了點頭。

「那你知道我的身份么?」老人再度問道。

「不知。」

見到蕭炎搖頭,老人也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旋即臉龐上湧上一抹自傲,道:「我地名字叫海波東,或許你並沒有聽過這名字,不過我地另外一個名字,我想你應該聽過。」

「冰皇1

冰皇二字入耳,蕭炎先是一愣,緊接著臉龐明顯的變了變,目光泛著許些奇異地打量著面前一直在他面前吃鱉的老人,雖然以前的他一直龜縮在烏坦城,不過對於這曾經名動加瑪帝國的強者,卻依然並不陌生。

冰皇,前一代加瑪帝國十大強者之一,為人xing子孤僻自傲,極其擅長冰系鬥氣,曾經一怒之下,冰封了整整一座城市,在當年的十大強者之中,他是為數不多的斗皇強者,後來曾與雲嵐宗上任宗主決戰雲嵐山巔,雖然最後落敗,可對方也依然勝得不輕鬆,在上一屆的加瑪帝國與出雲帝國舉辦地強者大會之上。一人獨戰對方一名斗皇以及一名斗王,而未落敗,藝驚全常

而在那次的強者大會之後,冰皇便是逐漸的消失在了無數人的視線之內,直到現在,冰皇之名,已經成為了加瑪帝國老一輩人記憶之中的強者。現在年輕一代的十大強者,已經取締了以前屬於他們的榮耀與風光。

蕭炎從沒想到過。這面前其貌不揚地老人,竟然便會是那曾經讓得出雲帝國強者階層大為頭疼的冰皇,這種戲劇xing地結果,實在是讓得有些愕然。

「嘿,還好老夫的名頭沒有隨著時間而灰飛煙滅,你竟然還聽過…」望著蕭炎那副驚愕的神情,海波東略微有些得意的笑道。

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蕭炎嘆道:「的確是很讓我驚訝的答案,沒想到,那名動加瑪帝國地斗皇強者,竟然會隱居到沙漠之外來當一名出售地圖的商販。」

「那你怎麼會搞成這樣子?你先前表現出來的實力,似乎只有斗靈左右吧?」蕭炎疑惑的道。

聞言,海波東有些苦*的點了點頭,嘆道:「當年在參加完畢那帝國間的強者大會之後,我便是來到了塔戈爾大沙漠。在偶然間,得到了那塊殘圖,可卻因此引來了沙漠中蛇族的皇者,美杜莎女王的追殺,你要知道,美杜莎女王地實力可是在斗皇中排行頂尖的強者。要不是蛇人族只有一位這種強者的話,說不定他們早就開始進攻人類帝國了。」

「那場戰鬥,我沒有絲毫意外的敗在了她的手中,雖然事後藉機逃拖了,不過卻是中了她的蛇之封印咒,不僅身體急速衰老,而且連實力,也是被封印在了斗靈級別。」海波東嘆息道:「這麼多年,我一直躲在這裡研究那塊殘圖地秘密,想要從中得到一些能夠解除封印的東西。可這殘圖只是一整張地圖的小部分。任我經驗再如何老練,也不可能將它破解埃」

「你不會是想讓我幫你破解封印吧?」微眯著眼睛。蕭炎忽然挑眉道。

「嗯。」

「呃…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可沒那本事。」搖了搖頭,蕭炎gan笑道,這麼重的擔子,他可挑不起。

「在這幾十年間,我得到了一張能夠破解封印的藥方,只要煉製出它上面所說的丹藥,那麼便能我便能回復實力。」海波東沉聲道。

「…我覺得你應該去找丹王古河,這加碼帝國比起煉藥來,應該沒多少人能比得過他,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二品煉藥師而已。」蕭炎聳了聳肩膀,無奈的道。

「他不行。」海東波搖了搖頭,苦笑道:「煉製這種丹藥的首要條件,那便是必須煉藥師具有異火…丹王古河,似乎並沒有這東西。」

「哦?」聞言,蕭炎心頭掠過一抹驚訝,什麼丹藥竟然需要如此苛刻的條件?

「本來我也不會將另外一小份殘圖地消息告訴你,不過…你最後施展出來地森白火焰,卻是讓得我改變了主意。」

「只要你能將我所需要的丹藥煉製出來,那我不僅會將那塊小殘圖交給你,同時,我冰皇海波東,也欠你一個人情,你應該知道…一名斗皇強者地人情,值什麼價…」海波東沉聲道。

聽著此話,蕭炎心頭略微有些意動,輕聲詢問道:「你所需要的丹藥,是幾品?」

「六品丹藥。」海波東舔了舔嘴,笑道。

翻了翻白眼,蕭炎無奈的攤了攤手:「六品…即使我擁有異火,可我現在只是一名二品煉藥師,怎麼可能煉製出那種等級的丹藥?」

「我相信你的實力不會是表面上的這點…」對於蕭炎的無奈,海波東卻是略微有些狡猾的笑道。

嘆了一口氣,蕭炎微微沉默,心中輕聲詢問道:「老師,你認為如何?」

「不管如何,與「凈蓮妖火」有關的地圖殘片,我們必須弄到手,那會對你ri後進化***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1葯老沉吟道。

「那你的意思…是答應他?」

「嗯,先答應他吧,而且一名斗皇強者的人情,也的確值這個價錢。」

「可我擔心這老傢伙一旦回復了實力,就…」蕭炎轉了轉眼珠,謹慎的在心中道。

「呵呵,放心吧,有我在,即使他回復了實力,也不可能奪回殘圖,再有…在煉製丹藥時,難道我們不能做點以防萬一的手段么?」葯老淡淡的笑道。

聞言,蕭炎這才輕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望著那滿臉期盼的海波東,微微點頭,微笑道:「好,我答應你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