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八十四章初遇蛇人斗師初顯威兩章合一第三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初遇蛇人斗師初顯威兩章合一第三更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突然出現的赤背少年,讓得雙方都是略微一驚,不過片刻后,傭兵這方便是逐漸的平靜了下來,既然來者是人類,那麼他們相信,他至少不會幫著蛇人便是。

而那群蛇人,望著蕭炎這不速之客,卻是大為的惱怒,那名領頭的蛇人,三角形瞳孔的眼睛陰冷的掃過蕭炎,也不廢話,手掌一揮,兩名實力在五星斗者左右的蛇人,便是甩動著尾巴,滿臉凶光的對著蕭炎衝殺而去。

抬了抬眼,蕭炎輕嗅了嗅迎面撲來的淡淡腥風,微微皺了皺眉,然後手掌緩緩的握在玄重尺柄之上,腳掌輕輕抬起,然後猛然一踏,身形驟然間由極靜**成極動,一道人影猶如閃電一般,在眾人的注視之下,快速的與兩位蛇人猛然交錯而過。

「,1

身形剛剛交錯,蕭炎的身形便是再次突兀停滯,而那兩位滿臉凶光的蛇人,則是如遭重擊,身形劇顫的貼著沙面倒射而出,在倒射之時,口中的鮮血狂噴而出。

緊握著玄重尺柄的手掌微微鬆了松,蕭炎tian了tian嘴,目光瞟了瞟那被重尺起碼扇飛了幾十米距離的兩位蛇人,在這般重擊之下,他們即使不死,那也得非得落個重傷下場了…

「嘶…」

蕭炎與蛇人的交錯,以及到蛇人的tu血倒射,期間不過短短十來秒而已,而這十來秒。勝負立分。

望著蕭炎這雷霆的一手,那十來名傭兵,嘴巴微微張大,臉龐上充斥著驚愕,目光愕然地盯著少年的背影,他們很難想象,在這具單薄的身體之內。怎麼可能會隱藏著那般恐怖的力量?

「這傢伙…好暴力。」微張著紅唇盯著那猶如拍蒼蠅一般將兩名蛇人拍飛的蕭炎,那名性感女子。忍不住的失聲喃喃道。

「嘿,雪嵐,你們沒事吧?」沙丘之上,那名男子滿臉興奮的拖著傷腿跑了下來,小心翼翼地繞開幾名蛇人,來到傭兵之中,沖著女子笑道。

「旦仔你不是回石漠城找救兵了么?怎麼還在這裡?」望著男子。那位被稱為雪嵐的性感女人,柳眉微豎,叱道。

被女子叱喝了一頓,旦仔苦笑了一聲,指著蕭炎地背影道:「喏,這不是救兵么?」

「他?」聞言,雪嵐一愣,目光回望著蕭炎。皺眉謹慎的道:「他不是我們漠鐵傭兵團的人吧?你怎麼請動人家的?他提了什麼條件?」

「我也不認識他,先前失腳遇見了他,本來想請他去石漠城幫忙通報一聲…」說到這裡,旦仔臉龐略微有些尷尬:「剛開始他沒有理我,可當我說出我是漠鐵傭兵團的人後,他便是忽然熱情了起來。而且還給我解毒丸,療傷葯…」

「難道他與我們漠鐵傭兵團有故?」雪嵐縴手輕輕鋝過額前的一縷沾染著香汗的青絲,不經意間地風qing,讓得不遠處的一名蛇人眼中陰穢光芒大漲。

「可我從沒聽團長他們說過他們何時認識一名這般年齡的強者啊?看他先前出手的強度,恐怕至少也是一名八星以上的斗者吧?」雪嵐微蹙著柳眉,疑惑的道。

「我也不知道。」旦仔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不過我想他應該沒有懷意吧,不然的話,他又何必冒險來救我們?」

「唉…救不救得走人還是問題啊,這次的蛇人裡面。可是有三名九星斗者埃最後不要救人不成,反把他也搭了進來。」雪嵐搖了搖頭。有些擔憂地道。

聞言,旦仔一愣,訕訕的笑道:「我想…他應該能夠應付吧,畢竟我可是和他說過蛇人的實力,他若是沒有把握的話,怎麼還會過來?」

「你難道想和我說?他是一名斗師?」雪嵐甩了甩一頭那略微有些波卷的青絲,有些無奈的道。

「這…」旦仔張了張嘴,卻是沒有說出話來,雖然他心中頗為高看蕭炎地實力,可斗師…他的年齡應該不過二十吧?二十歲不到,就成為一名斗師?這如何可能啊?

「唉,希望他有底牌吧…」苦笑著搖了搖頭,旦仔只得這樣安慰道。

雪嵐皺著柳眉沉吟了一會,也只得頹梢⊥罰現在的狀況,只能寄託於面前的少年能夠有著出乎人意料的表現了。

……

見到蕭炎輕易擊傷自己的兩名屬下,那名領頭的蛇人三角眼瞳微微一縮,猩紅的蛇信輕輕的吐縮著,森然道:「人類,在塔戈爾沙漠中得罪我們蛇人,可不是什麼明智地選擇!」

蕭炎淡淡地笑了笑,斜握著重尺,沒有答話。

「若是識相,奉勸你現在離開,我可以不計較你傷我手下的過錯1領頭蛇人眼瞳中泛著陰寒,不過話語之中,卻是透著一分忌憚與隱隱地陰毒,顯然,先前蕭炎的出手,也讓得他不敢心存小覷。

「抱歉…」蕭炎笑了笑,微微搖了搖頭,簡單的兩字,卻是有著無須商談的語氣。

「找死1被蕭炎拒絕,領頭蛇人那略微生著一些細小蛇鱗的臉龐上頓時浮現一抹煞氣,手掌一揮,陰冷的道:「一起上,殺了他!女人抓回去好好享受1

「嘶1聽著首領下令,周圍的蛇人在略微躊躇了一會之後,便是吐著蛇信,手持一把尖銳蛇矛,對著蕭炎圍攻而去。

「傷員原地待命,其他人跟我上1瞧得蛇人竟然打算一起上,後面的雪嵐柳眉一豎,縴手一揮,冷喝道。

「不用了,你們就待在那裡吧。免得礙手礙腳。」聽得後面的動靜,蕭炎眉頭微皺,無奈地偏過頭,淡淡的道。

「你…」聞言,剛欲手持武器衝出來的雪嵐腳步頓時停住,倒豎著柳眉,她還是第一次被人這般看不起。剛欲喝叱,卻是忽然想起面前的人可是他們唯一的救兵。當下只得忿忿的跺了跺腳,然後狠狠的剮了蕭炎一眼,雙臂抱在豐滿地胸脯之旁,退後了一步,冷眼望著蕭炎,心中嘀咕道:「小小年紀,就知道逞強1

然而。雪嵐冷眼旁觀的神情並沒有持續多久,便是緩緩地被一股震驚所覆蓋,當然,為此而震驚的,還有著後面的所有傭兵。

在眾人不遠處,少年手持重尺而立,略微沉寂之後,淡淡的紫色鬥氣紗衣。逐漸的籠罩了全身,在這鬥氣紗衣之外,一裊裊紫色火焰,偶爾翻騰而起,頗為奇異。

「嘶….」望著少年身體之上的紫色能量紗衣,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猛吸了一口涼氣。

「這…鬥氣紗衣?他竟然真地是一名斗師?」睜著美眸。雪嵐盯著面前的那道被包裹在紫色鬥氣之中的背影,俏臉上充斥著不可置信。

「……」眾人面面相覷,唯有無語。

「好bt的傢伙…這點年紀竟然便晉陞成了一名斗師,要知道,兩位團長今年也不過才是五星斗師埃」旦仔張大著嘴,臉龐上表情猶如見鬼一般,獃滯的喃喃道。

「難怪他敢一人便衝過來…原來竟然會是一名斗師。」一名傭兵嘆息了一聲,苦笑道,聲音中有些羨慕,也有些劫後餘生的竊喜。

「這小傢伙究竟是從哪地方冒出來的啊?從沒聽說過附近的城市什麼時候出了這麼bt地一個少年啊?」雪嵐皺著柳眉。輕聲道。

「不知道…」對於這問題。周圍的人都是同時的搖著頭。

見狀,雪嵐也是無奈一笑。苦笑道:「算了,不管他的來路了,反正看來,我們今天似乎是好運的得救了。」

……

在蕭炎召喚出鬥氣紗衣之時,對面衝殺而來的蛇人,明顯也是一陣慌亂,看來,他們也是非常清楚能夠召喚鬥氣紗衣是代表著什麼。

斗師!那是與斗者完全不同地階別,若非沒有bt的鬥技或者***法做底牌,根本沒有人可能完成這種越階的挑戰,而至於bt的鬥技與***法…難道誰能指望這些混得明顯不太好的蛇人能夠擁有么?

所以,這將會是一場一面倒的戰鬥!

召喚出了鬥氣紗衣,蕭炎輕呼了一口氣,手掌緊握著玄重尺,望著對面那些驚慌起來的蛇人,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腳掌猛踏地面,隨著一聲炸了聲響,蕭炎身形貼著沙面,暴掠而出。

「1閃電般的出現在一名九星斗者的蛇人面前,蕭炎眼眸冷漠,手中的重尺夾雜著兇猛地勁氣,狠狠地砸在了對方胸膛之上,頓時,隨著一聲輕微的悶響,蛇人眼瞳一陣驟縮,然後一口鮮血夾雜著破碎地內臟,狂噴而出,同時,身體猶如炮彈一般,倒射而出,最後射進了一處沙丘之中。

電光火石之間,這名九星斗者連施展鬥技的時間都未曾有過,便是遭受到了蕭炎的致命攻擊,由此可見,如今的蕭炎,對付斗者,已經簡約到了何種地步。

眨眼間擊殺了一名九星斗者蛇人,蕭炎身形猛的一錯,再次來到另外幾名實力僅僅是四五星斗者蛇人之間,手中的重尺,在此刻幾乎變成了拍子一般,將那幾名倉惶逃竄的蛇人,全部拍得tu血而飛。

望著那場中幾乎是一人獨自表演的蕭炎,雪嵐與眾位傭兵,皆是目瞪口呆,就算是一名斗師,那也不可能如此輕易的便將對方擊殺得潰不成軍吧?不管如何說,對方也有三名九星斗者啊,可這短短一個照面…便是損失了一名九星斗者,以及其他的好幾名普通蛇人,這…

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覷了一眼,眾人也只得嘆息著搖了搖頭,這傢伙的實力,似乎比普通斗師還要強上許多啊?

………

瞧著那短短几回合,己方便是損失這般慘重。那名領頭的蛇人三角眼瞳中頓時湧上了一股嗜血地猙獰,與僅剩的另外一名九星斗者蛇人對視了一眼,臉龐上皆是湧起了一抹凶光,手中緊握著尖銳的蛇矛,蛇尾在沙面之上詭異的一扭,兩人成八字形,對著蕭炎怒攻而去。

看兩人的這般熟練的配合。明顯是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兩桿蛇矛詭異探伸。在蛇矛之間,一抹淡淡地猩紅色若隱若現,顯然是被塗上了劇毒。

手中的重尺將最後一名蛇人拍飛,感受到身後急射而來地森寒勁氣,蕭炎重尺豁然後移,隨著一陣叮噹聲響,將兩桿刁鑽刺來的蛇矛。抵禦而下。

「噗1瞧著攻擊被擋,兩名蛇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猛然張嘴,兩道腥臭的幽青氣體,對著蕭炎迅速**而去。

「小心蛇毒1瞧著兩名蛇人的舉動,雪嵐俏臉微變,急忙喊道。

雪嵐的喊聲剛落,蕭炎體外的鬥氣紗衣便是一陣急速涌動,然後迅速將蕭炎身體所有部位。都是包裹在其中,而凡是接觸到紫火紗衣地青色毒氣,則全部被焚燒成一片虛無,逐漸升空消散。

臉色淡漠的抗下這波毒氣攻勢,蕭炎腳掌猛然一踏,身形瞬間出現在那名領頭蛇人面前。手中重尺迅速舉起,然後狠狠的對著他腦袋劈砸而去。

突然穿過毒氣近身而來的蕭炎,讓得領頭蛇人臉色狂變,危機關頭,蛇尾忽然一陣詭異的擺動,隨著一陣奇異的梭梭聲響,身體頓時猶如蛇爬一半,後退了幾米,險險的避開了蕭炎的致命攻擊。

避開蕭炎地攻擊之後,領頭蛇人依然有些覺得不保險。蛇尾急速擺動。身形也快速的後退著。

然而後退剛剛持續了幾秒時間,一陣怪異的狂猛吸力。猛的自不遠處的蕭炎掌心中噴涌而出,頓時,那措不及防的蛇人頭領,便是被吸得再次對著蕭炎飛去。

抬眼望著那滿臉恐懼飛來地領頭蛇人,蕭炎一聲冷笑,腳掌再次猛踏地面,身體猶如大鵬一般,急速拔高,然後閃掠至蛇人頭頂上方之處,手中重尺轟然砸下。

「。」鮮血伴隨著腦漿,從空中飛灑而下,一截軀體,迅速墜落,然後被砸進了黃沙之中,片刻后,黃沙坑洞,也是在流動的黃沙中,逐漸消失。

望著首領死亡,最後一名九星斗者的蛇人,臉龐上也是湧上了一抹恐懼,嘴中發出幾聲尖銳的嘶鳴聲,然後蛇尾一擺,身體快速的對著沙漠深處逃竄而去。

解決掉這名領頭蛇人,蕭炎身體凌空一番,身體微旋,藉助著旋轉的力量,手中玄重尺猛的拖手而出,對著那逃竄的蛇人暴射而去。

「噗嗤…」重尺閃電般的掠過天際,快速的追上蛇人,最後從其脖子之處,飛射而出,帶著殷紅地血腥,cha進了黃沙之中,只留了一個尺柄在外。

腳掌重重地踏上沙面,蕭炎的腳掌深陷了半尺,輕喘了一口氣,緩緩地抽出腳掌,慢慢的行至玄重尺處,手掌握著尺柄,將之一把抽了出來。

用紗布將尺身上的鮮血搽凈,蕭炎將之隨意的cha在後背的尺套之上,然後緩緩的走向那十來名已經石化的傭兵。

「喂,你們沒事吧?」走得近了,蕭炎站在那名性感女人面前,笑問道。

「沒…沒事。」美眸在蕭炎那赤luo的上半身掃過,雪嵐倒並未因此有什麼害羞的表情,在這沙漠之中,女子的風氣較為開放的,而且她又經常混跡在傭兵堆之中,自然沒有那些溫婉小姐一般嬌羞矜持,看個男子半luo體,倒不至於羞紅俏臉。

「你…」雪嵐眨了眨眼睛,然後對著蕭炎輕笑道:「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相助,不過還是得對你說聲謝謝,不然的話,我們的下抄…我叫雪嵐,是這支小隊的隊長,同時也是漠鐵傭兵團中的一支分隊。」

「蕭炎。」蕭炎笑著點了點頭,道。

「蕭炎?似乎有點熟悉?在哪聽過?」聽著這名字,雪嵐微微皺了皺眉。在心中思慮了一會,卻依然沒有想出個頭緒,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抬頭對著蕭炎笑道:「你接下來打算去哪?如果有時間地話,我想請你去一趟石漠城,我們漠鐵傭兵團恩怨分明,你幫了我們。這恩情,我們會酬謝1

「石漠城距離這裡並不遠。半個小時的路程,應該變能到達,並不會太過拖延你的時間。」似乎是生怕蕭炎拒絕,雪嵐連忙又補充道。

聞言,蕭炎笑著點了點頭,既然來到了石漠城,自然是要和兩位多年不見的兄長見上一面。雖然最近幾年他們因為自己事業的繁忙,很少回到家族,不過年少時的兄弟感情,依然讓得蕭炎對他們感情頗深,在那蕭家之中,除了父親與薰兒之外,便是兩位兄長,小時候對他最是照顧。

「不知道薰兒那妮子怎麼樣了…一年時間了埃」回憶之中。那身著青衣的淡雅少女,忽然毫無預兆地浮現在了蕭炎心中,那柔柔的一顰一笑,都是讓得此時地蕭炎心神顫動。

一年的時間,苦修佔據了蕭炎的大部分空間,直到此刻思緒的忽然開啟。蕭炎這才嘗試到那思念的感覺。

緩緩的吐了一口氣,蕭炎抬起臉龐,略微有些扭曲的半空中,少女背負著小手,輕靈地身姿,讓得蕭炎心中猛的湧起一股想要立刻結束苦修,前去迦南學院的衝動…

念頭剛剛出現,便是讓得蕭炎打了個顫,狠狠的搖了搖頭,將之強行壓制在心底。那丫頭的秘密實在太多。若是自己不努力提升著實力,恐怕會在她面前自卑死。

出來歷練了這麼久的時間。蕭炎也更是明白了玄階***法的可貴,可要知道,當初薰兒可是隨便一掏,就是拿出了一卷玄階高階的***法,由此,蕭炎也更能感覺到她身份背景地神秘與龐大。

再有,對於薰兒的修鍊速度,蕭炎可是親身體驗過的,這一年時間,還不知道那妮子會蹦到什麼級別去,說不定,比自己還高?

「唉,不知道她在迦南學院過得怎樣?不過以這妮子的容貌與氣質…恐怕那追求者不會少吧?可以薰兒那什麼都不在乎的淡然性子…應該沒啥男子能讓她動心吧?」摸了摸鼻子,蕭炎卻是咧嘴自戀的一笑,每次在想著這些問題時,他都會有些慶幸,慶幸自己當年在那誤打誤撞之下,竟然莫名其妙地將這妮子的心給抓了過來。

「不過…天可憐見,小時候我只是想試試那鬥氣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而已啊,我那年齡,懂個屁的溫養脈絡礙不過為什麼我竟然一試就試了好幾年?…難道我那時候就對薰兒有不良企圖了?怎麼可能…」心中忽然鑽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讓得蕭炎有些神經質的喃喃道。

雪嵐偏頭望著身旁突然沉默,並且臉色不斷變幻的蕭炎,不由得有些愕然,好片刻后,方才輕碰了碰他:「喂?你沒事吧?不會是中毒了吧?」

「啊?哦…呵呵,抱歉,分神來,我沒事。」從回憶中蘇醒過來,蕭炎一愣,望著周圍那些正盯著自己的眾人,不由得歉意的搖了搖頭。

「如果沒問題的話,那我們現在變啟程回石漠城吧?怎麼樣?」雪嵐偏頭對著蕭炎詢問道。

「呵呵,好。」蕭炎笑著點了點頭。

「費高,去將駝馬車拉出來。」見到蕭炎點頭,雪嵐轉身對著一名傭兵揮了揮手,吩咐道。

「好勒。」一名傭兵笑著點了點頭,然後飛快地竄進不遠處地沙丘,從中拉出一匹駝馬馬車,馬車拉了過來,蕭炎這才發現,在馬車的後背箱里,有著兩頭一階魔獸地屍體,看其上面尚未粘稠的鮮血,應該便是雪嵐他們這支小隊的獵物了,這種沙漠之中的馬車體積並不大,而且由於其內現在已被魔獸屍體所佔據,所以想要用它作為坐騎,卻是明顯不可能了。

「你先帶著東西回石漠城吧,和團長他們彙報一下這裡的事情。」對著駕馭著馬車的傭兵揮了揮手,雪嵐熟練的下著命令。

「嘿嘿,好,我相信團長他們會很高興認識一位新朋友的。」傭兵對著蕭炎和善的笑了笑,然後腳掌在駝馬臀部上一踢,帶著獵物,快速的對著石漠城飛奔而去。

望著那快速消失在視線盡頭的馬車,蕭炎笑了笑,隨意的從納戒中取出一套衣衫穿在身上,率先對著履方向快步走去。

見到蕭炎動身,雪嵐也是趕忙催促著手下。

「隊長,你覺不覺得,蕭炎似乎和兩位團長…似乎有點像啊?」盯著蕭炎的背影,旦仔將東西裝好,忽然出聲道。

「呃?」聞言,雪嵐一愣,目光轉向蕭炎的背影,片刻后,心頭忽然猛的一動,輕身道:「我似乎聽團長說過,他們有個弟弟吧?」

「呃…我也記得,就是那個,實力一直詭異的在斗者之下徘徊的小傢伙吧?呵呵。」

「團長的弟弟…似乎…也叫…蕭炎?」雪嵐眨動著修長的睫毛,**tian了tian紅唇,回想起事情的始末,片刻后,俏臉逐漸的被一片驚愕所覆蓋。

,給土豆點動力吧,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