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一百八十五章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兄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五章兄弟

在回石漠城的路上,為了確定蕭炎的身份,雪嵐也是隱晦的詢問了幾次,不過每次都被蕭炎含糊的抵擋了過去,對此,她也只得無奈的瞪了對方几眼。

然而雖然蕭炎並未親口承認,不過雪嵐在仔仔細細的掃視了一眼這傢伙的容貌之後,心中卻是終於認定了下來,面前的這位斗師級別的少年,絕對便是蕭鼎與蕭厲嘴中的那位xiu煉狀態有些詭異的小弟,蕭炎!

而在認定了蕭炎的身份之後,雪嵐看向蕭炎的目光中,也是少了一分戒備,多了幾分柔和的笑意。

在一路的暢聊之中,那坐落在塔戈爾沙漠東部外圍的一所巨大城市輪廓,也是隱隱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

望著那不遠處的石漠城,不僅雪嵐等人長鬆了一口氣,就是連蕭炎,臉龐上的笑意也是多出了幾分,在沙漠中長達十來天的苦修與行走,實在是讓得他精神頗為疲憊,如今能有一個歇息的地所,自然讓得他頗為興奮。

在眾人的歡喝聲中,蕭炎等人緩緩的來到城門口處,然後涌貫而進。

沙漠之中的城市,與帝國內部的城市相比較起來,多了幾分樸實與厚重,或許是因為臨近塔戈爾沙漠的緣故,這裡的防禦,也比帝國內部要森嚴許多,城市中,隨處可見全副武裝的士兵在巡邏著。

進入城市之後,蕭炎便是跟著雪嵐一行人。對著城南處行去,在轉過幾條街道之後,一個佔地幾乎能夠與烏坦城的蕭家大院相比地院落,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在院落的上方處,一條旗幟隨風搖擺,漠鐵傭兵團幾個大字,繪製其上。隱隱的透lou著一股鐵血jian硬之氣。

在大院之外,幾名身形剽悍的大漢。正手持武器的筆直站立,尖銳的目光,來回的掃視門外過往地路人,從他們身體上隱隱散發的血腥味道來看,他們是真正地從刀口上打滾過來的鐵血漢子,可不是那些在腰間佩把武器,便以為自己是傭兵的菜鳥能夠相比。

「在這石漠城中。我們漠鐵傭兵團的實力能夠排行前三,僅有一個沙之傭兵團能夠超過我們,他們的團長是一名大斗師,所以沙之傭兵團的地位,無可撼動,而除了沙之傭兵團外,在這整個石漠城中,便只有暴風傭兵團能與我們勉強相匹敵。」對著大院行去。雪嵐對著一旁的蕭炎微笑道,笑容中略微有幾分自傲。

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心中有些驚嘆,短短几年時間,大哥與二哥便能在這人生地不熟地地方建立起一股不弱的勢力,這實在是讓他不得不佩服。自少他心中清楚,如果換作自己來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有這般的成就。

「大哥一向機智過人,即使是父親也讚不絕口,二哥為人謹慎兇狠,處事圓滑,手段頗狠,他們互相聯手,加上出se的xiu煉天賦,實在是一對完美的搭檔。難怪會有如此成就…」腦子回想起昔ri父親對兩位兄長的讚揚。蕭炎忍不住的在心中笑道。

「雪嵐,你們沒事吧?聽先前回來地說。你們遇到蛇人襲擊了?」走進大院,門口處的一名大漢迎上前來,對著雪嵐笑問道。

「沒事。」隨意的擺了擺手,雪嵐笑問道:「兩位團長在嗎?」

「嗯,都在。」大漢笑著點了點頭,目光在一旁的蕭炎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他的臉龐之上,忍不住的笑道:「自從知道這位小兄弟地姓名之後,兩位團長可是興奮得有些坐不住礙呵呵,很少見到一向自詡冷靜穩重的團長高興得如此失態。」

蕭炎微微一笑,心頭卻是淌過一道暖流,對著大漢和善的點了點頭,然後跟著一旁掩嘴輕笑的雪嵐走進了院落。

跟在雪嵐身後,穿過幾條小道,一路走來,遇到不少漠鐵傭兵團的團員,而當他們在見到蕭炎之後,臉龐之上都是浮現一抹驚異,然後竊竊私語了起來。

「呵呵,兩位團長經常會提起你,看來先前我叫回來報訊的那傢伙,已經把你給宣揚了出去。」望著周圍傭兵的表情,雪嵐偏頭嫣然笑道。

苦笑了一聲,蕭炎點了點頭,看來她是猜出了自己與兩位大哥的關係了。

再次跟著雪嵐轉過一條小道,一間寬敞的大廳出現在了面前,站在大廳之外,蕭炎聽著裡面傳出來的兩道熟悉地男子聲音,鼻子忽然略微有些酸,與家族之中地蕭寧等人不同,在這個世界之中,蕭鼎與蕭厲,可是真正的與他有血緣關係地親兄弟啊,不管蕭炎xing子如何淡定,可在這血濃於水的血脈之中,依然忍不住的有些激動與失態…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對著一旁微笑的雪嵐抱歉的笑了笑,然後緩緩走近大門,剛yu推門而入,房門卻是嘎吱一聲,被拉了開來。

房門被拉開,一張與蕭炎有著幾分相視的青年面孔,忽然的顯現了出來。

青年身穿一套傭兵服裝,挺拔的身子,筆直有力,漆黑的眸子中,透著慵懶與yin厲,臉龐之上,笑意盎然,只不過這分笑意之下,卻是隱隱的藏著幾分猶如惡狼一般的兇狠,顯然,雖然青年看似和善,不過明顯是那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臨死都要反咬一口的兇悍類型。

青年打開房門,望著忽然出現在面前的少年,微微一愣,旋即身體猛然僵硬,臉龐之上那隱藏著兇狠的笑意驟然間煙消雲散,一股發自內心的燦爛溫暖笑意,極為少見的浮上青年地臉龐。

望著青年溫暖的笑容。蕭炎鼻尖微微紅了紅,眼眶忍不住的有些濕潤,以前在家族之中,即使是在自己淪落為廢物之後,可面前的青年,依然是小心翼翼的維護著自己僅剩的尊嚴,猶如那惡狼一般。將所有敢出言嘲芬У帽樘凵耍事後還不忘帶著被家法侍候而出地傷痕。在身邊笑眯眯的安慰著黯然頹喪地自己。

「二哥…」手背抹了抹眼睛,蕭炎盯著面前的青年,顫抖著聲音喊道。

「呵呵,呵呵…小炎子,竟然真的找來了,哈哈。」望著少年的模樣,青年咧嘴傻笑了幾聲。然後快步上前一步,狠狠的抱住蕭炎,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聲音同樣滿是激動與喜悅。

小炎子,小時候地親昵稱呼,讓得蕭炎微微笑了笑,手掌不著痕的將眼中的霧水搽拭而去,苦笑道:「二哥。你想拍死我啊?」

「小傢伙,不錯礙你那體質的詭異問題給解決了?」蕭厲笑著鬆開蕭炎,手掌拍了拍肩膀,目光在其身上掃視了一圈,驚喜的道。

「嗯。」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

「走走,先進去看看大哥吧。他可等了你不少時間了。」說著,蕭厲一把抓著蕭炎,也來不及和一旁的雪嵐打招呼,轉身衝進了大廳。

行進大廳,蕭炎的目光便是投向了坐於首位的青年,青年一身白袍,此時正微笑著望著進屋而來地蕭炎,較之常人要明亮幾分的眸子中,透著幾分睿智與難以察覺的機智狡詐。

「小炎子,幾年不見。真的長大了埃」白袍青年緩緩站起身子。盯著那身高几乎足以和蕭厲相比的少年,眼眸中掠過一抹寵溺與柔和。微笑道。

「大哥。」蕭炎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波動,臉龐上地表情,也是逐漸的變得猶如白袍青年一般平和了起來,笑道:「大哥也是越來越英俊瀟洒了。」

瞧得蕭炎竟然如此容易便壓下了心中的情緒,白袍青年臉龐上明顯閃過一抹詫異,讚歎的點了點頭:「小傢伙,看來在我們走後,你經歷了許多啊,這般定力與心智,或許連你二哥都比不上哦。」

「那種氛圍雖然讓人難受,可沒有那種環境,我還真的難以走到今天的地步。」蕭炎攤了攤手,笑道。

「呵呵,你能走到如今的地步,自然是好,你二哥一直抱怨我當初沒把你也帶走,可在加瑪帝國遊歷的那段時間,我們都幾次差點喪命,若是讓你跟在身邊,豈不是反而害了你,留在家族之中,自少父親能照顧你…」蕭鼎笑道。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見面,也就別在說以前的那些喪氣事了,還好小炎子沒出什麼事,不然ri后回去,定要把那些小王*蛋好好教訓一遍1揮了揮手,蕭厲道。

「呵呵,好吧,不提以前的那些事了。」蕭鼎笑了笑,目光轉向蕭炎,含笑道:「小傢伙,聽回來地傭兵地報道,你的實力,似乎在斗師級別了?」

聞言,一旁地蕭厲也是滿臉驚異的盯著蕭炎,他記得當初走的時候,蕭炎還在三四段斗之氣徘徊吧?這不過短短三四年的時間,竟然便快要追趕上自己兩人了?

「嗯,前不久在歷練時,才晉入的斗師。」

「嘖嘖,真是了不起,這種xiu煉速度,即使是你小時候最巔峰之時也比不上吧?」見到蕭炎點頭,蕭鼎與蕭厲皆是忍不住的驚嘆道。

「呵呵,不努力xiu煉不行啊,畢竟三年期限可是快要到了…」蕭炎聳了聳肩,笑道。

「三年期限?」蕭鼎與蕭厲一愣,片刻后,蕭厲臉龐上的笑意逐漸收斂,聲音yin狠的道:「聽說納蘭家族的納蘭嫣然,真的來家族逼迫父親解除婚約了?」

「他們還真的是有些欺人太甚礙」蕭鼎淡淡的笑道,笑容中透著幾分冷意,以漠鐵傭兵團的實力,現在的確不可能抗衡雲嵐宗,不過他為人素來懂得隱忍,出來打磨了這麼多年,那分隱忍更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在這石漠城之中,狡狐蕭鼎與惡狼蕭厲之名,可曾經讓得他們的對手寢食難安埃

「呵呵,這些事情,我會去料理,大哥和二哥,安心發展你們的勢力就好,說不定ri后我得罪了什麼大人物,還得kao你們保命呢…」蕭炎搖了搖頭,戲謔的笑道。

蕭鼎與蕭厲對視了一眼,臉龐上浮現柔和笑意,輕聲道:「不管ri后如何,你只需要記得,我們是親兄弟,當初建立漠鐵傭兵團,我與你二哥所想的,便是能替ri后的你建造一個安身之所…不過看你現在的情況,似乎已經不需yao我們的護持了。」

蕭炎失笑,笑容中透著感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