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零七章神秘黑袍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零七章神秘黑袍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第兩百零七章神秘黑袍人

滿臉震撼的望著遠處的戰鬥,戰鬥之中偶爾所釋放出來的點點餘波,也是讓得蕭炎心神皆顫,按照他的計算,光是這些泄lou而出的戰鬥餘波,若是一個不慎被擊中,那都能在瞬間將他搞成重傷。

「這就是斗王級別的戰鬥么?」獃獃的望著那在三人戰圈之中不斷蔓延而出的巨大裂縫,蕭炎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1一道劇烈的能量炸了聲忽然響起,濺起漫天黃沙,片刻后,黃沙逐漸揮灑而落,三道交錯的影子,彼此倒射而出。

三雙目光在半空中交錯,皆是蘊含著未曾掩飾的殺氣。

目光在戰鬥忽然平靜下來的場中掃了掃,蕭炎發現,三人之中,俏臉微現蒼白的月媚明顯處於下風,而那嚴獅與風黎,則是因為聯手戰鬥,渾身上下,僅僅是衣衫有些破裂而已,氣息也是依然平穩有力,顯然並未受什麼傷。

「真是無恥的人類…我一人的確不是你們兩人的對手,不過在這沙漠之中,我若是想走,你們還沒資格攔下我1豐滿的xiong脯輕輕的起伏了一下,月媚在初步測試了一下對方的實力之後,便是徹底的放棄了硬拼的念頭,冷笑著譏諷了一聲,雙手開始快速的在身前結出幾個印結。

「攔住她1瞧得月媚身體之上忽然暴涌的鬥氣,嚴獅眉頭緊皺著喝道。

他的話音剛落,一旁地風黎。便是瞬間化為一縷清風,閃電般的對著月媚暴射而去。

「蛇之技:分化1冷笑著望著那閃電而來的一縷清風,月媚身體猛然一顫,然後在眾人愕然的目光中,驟然炸了…

炸了之中,沒有任何血肉飛濺,反而是從炸了之處湧出無數條幽青的能量巨蛇。這些巨蛇一出現,便是鋪天蓋地的對著四面八方飛馳而去。

「好詭異的蛇技…」隨手揮出十幾道鬥氣匹練。將上百條能量巨蛇砸成一片虛無,嚴獅望著那幾乎依然無窮無盡地能量巨蛇,臉se凝重的道。

在那漫天能量巨蛇飛舞之時,一旁旁觀地幾人,除了那名神秘黑袍人之外,其他的都是瞬間出手,在極快的時間之內。將半壁天空之上的能量蛇全部擊成一片虛無,然而即使是如此,可依然有著不少的漏網之魚鑽進了沙層之中。

「唉…在沙漠之中想要擊殺一名蛇人強者,的確是有些困難啊,這種拖身技能,實在是讓得人防不勝防。」瞧得周圍胡亂逃竄的能量巨蛇,中年人也只得無奈地苦笑道。

聞言,旁邊正在竭力截殺能量巨蛇的幾人。也是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這種詭異的蛇技,若是沒有完全準備,還真不可能將之攔截下來。

坐在沙丘之上,蕭炎滿臉愕然的望著那鋪天蓋地鑽進沙層之中的能量巨蛇,忍不住的咂了咂嘴。這傢伙,也實在是厲害了吧?竟然還有著這種保命技巧,難怪先前即使是看見了對方陣容恐怖,可依然並沒有選擇立刻逃竄,原來是有著底牌礙

「唉,不過還好,終於是擺拖這女人了礙」不管如何說,那要人命的女人終於是被打退了去,蕭炎也是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伸手將一旁的玄重尺抓了過來。剛剛站起身子。臉se猛然一變。

在距離蕭炎僅有幾米處的沙丘之中,一條幽青的能量巨蛇猛然暴射而出。睜著猙獰的巨嘴,穿過漫天黃沙,狠狠的對著蕭炎喉嚨噬咬而去。

「我kao1突如其來地偷襲,讓得蕭炎措手不及,當下只得滿臉驚駭的望著那越來越近的能量巨蛇。

在能量巨蛇忽然衝出沙丘的那一霎,周圍的中年人等一gan強者便是率先將之察覺,不過當他們瞧得被巨蛇攻擊的目標之後,手中想要救援的動作卻是略微遲緩了一下。

這些強者,並不認識蕭炎,而且加上xing子也頗為淡漠,沒有一個是什麼老好人,所以,在瞧得被攻擊之人是與自己等人無關之輩時,緊繃的心,微微鬆懈了許多,雖然他們依然是象徵xing的對著能量巨蛇揮射出來一道鬥氣匹練,不過明顯的,這種速度,根本不可能搶在能量巨蛇在攻擊到蕭炎之前將之擊散。

雖然蕭炎面臨險境,不過周遭地一切動靜,也是被他收入眼中,瞧得那些人地細微變化后,他心略微沉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然而就在當他準備硬抗下這能量巨蛇的攻擊之時,一個出乎了所有人意料地人,卻是驟然而動。

遠處那名全身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神秘人,自從那能量巨蛇對著蕭炎暴射而去之時,那似乎毫無重量的踏在沙面之上的雙腳,卻是悄悄的印出了一個有些深陷腳印,特別是當他發現周圍這些傢伙的細微舉動之後,一道僅有他自己能夠聽到的輕微悶哼,低低的在黑袍之中回蕩。

當那能量巨蛇距離蕭炎僅有半米距離時,那名神秘黑袍人終於是有些耐不住了,腳尖輕輕一點,身體幾乎是化為了一條細小的光線,瞬移一般的出現在了蕭炎面前,袖袍輕揮,一股兇猛的無形勁氣暴射而出,將那猙獰的能量巨蛇,瞬間擊散成一片虛無。

擊散這條能量巨蛇之後,黑袍人似乎略微有些難以平息的怒氣,再次低哼了一聲,腳掌猛的一沙面,頓時,一股兇悍無匹的勁氣侵進沙層之中,然後猛然沿著某處方向暴涌而出,片刻之後,百多米遠的距離之外,一道蘊含著痛楚的悶哼聲響起,隨著一陣黃沙揮舞,悶哼聲的主人帶著許些傷勢,急忙逃離了此地。

突然出現在身前地黑袍人。讓得蕭炎免去了被重傷的危機,當下緊繃的心頓時鬆懈了下來,手掌抹了一把額頭,有些驚愕的發現,額頭上面已經遍布了冷汗。

心有餘悸的喘了幾口氣,蕭炎望著面前的神秘黑袍人,略微帶著許些恭敬。道:「多謝前輩出手相救了1

黑袍微微抖動了一下,裡面的人依然沒有說話。似乎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呃…」空曠地沙漠之上,那位中年人以及其他幾人,臉se都是有些愕然的望著那忽然出手地神秘黑袍人,他們對這位可是極為的熟悉,若是要說起xing子的淡漠,恐怕她才是這裡之最,別說僅僅是一個陌生人死在面前。就算是更大的死亡,她也只會睜著眼眸,淡淡的望著,想要她出手相救,除了與她有關係的人之外,一般極少會出手救人,所以,當眾人瞧得她竟然會莫名其妙的出手救一名不認識地少年時。都是有些感到詫異。

「呵呵,這位小兄弟,你沒事吧?你還真是好膽量啊,竟然敢孤身進入沙漠深處,今夜若不是我們感應到這邊有劇烈的能量波動,恐怕你還真的會被那女人給抓了回去。」中年人臉龐上的詫異一閃即逝。笑著走過來,對著蕭炎笑道。

「沒事,多謝諸位前輩了。」蕭炎看了看這名中年人,微笑著道。

「別再繼續留在這裡了,馬上這裡就不會太平了,趁早離開沙漠。」神秘黑袍人背對著蕭炎,輕輕的整理著袍子,略微有些嘶啞而低沉的聲音,從中傳了出來。

「呃?」聽得這嘶啞得有些猶如磨牙齒的聲音,蕭炎與中年人都是愣了一愣。

「你…你的聲?」中年人愕然地眨了眨眼。一句疑惑順口的了出來。

「沒事。走吧,別浪費時間了1黑袍人忽然猛的向後揮了揮手。一股黃沙飛涌,頓時便將中年人嘴中的話給塞了回去,依然嘶啞的聲音中,隱隱有著許些不耐。

對於這忽然間變得莫名其妙的黑袍人,中年人也是滿頭霧水,心中忐忑地想著自己啥時候又不小心招惹到這尊姑奶奶。

想了片刻,中年人依然沒察覺到自己哪裡錯了,當下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天空吹了一個口哨,頓時,天空上那頭巨大的碧綠魔獸,便是揮動著巨大的翅膀,緩緩的降落了一些。

黑袍人轉過身來,剛yu騰身而起,黑袍下掃動的目光卻是忽然瞟見蕭炎手中的重尺,略微遲疑了一下,黑袍中的手掌微卷,竟然是極為奇異的隔空將蕭炎的重尺奪了過來。

「你…」察覺到對方地舉動,蕭炎一愣,眼睛一瞪,還以為對方是想搶奪自己地玄重尺。

「你的尺子,在先前地時候,被那女人的蛇毒附上了,若是運用鬥氣的話,它會趁機侵蝕進體內。」一股微風將玄重尺懸浮在黑袍人面前,一股青se的鬥氣從黑袍人體內湧出,然後覆蓋上玄重尺,最後將其上的一丁點隱藏著的蛇毒,剝離了去。

聞言,蕭炎愕然,旋即滿臉尷尬。

將蛇毒驅逐,重尺掉落而下,深深的cha在蕭炎面前的沙丘之中,做完這一切后,黑袍人不再停留,身體瞬間閃掠上巨大的魔獸背上,然後盤坐,沉默不語。

望著黑袍人率先上去,周圍的幾名強者也是拿奇異的目光掃了一眼蕭炎,心中滿是疑惑的嘀咕道:「真是奇了怪了,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熱心腸了?不僅救人,還幫人驅毒?真是不可思議的一夜…」

「幸運的傢伙。」思來想去沒有結果,眾人只得無奈的嘟囔了一聲,然後在蕭炎那同樣滿是疑惑的目光中,飛掠上魔獸背間,最後在一陣狂風飛舞間,迅速消失在沙漠盡頭。

茫茫沙漠,夜風拂過,淡淡的黃沙撲面而來,半晌后,蕭炎抽了抽嘴巴,苦笑著喃喃道:「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夜…」

最後兩天了,月票榜位置岌岌可危,請諸位將倉庫中的月票投給土豆吧,感激不盡,謝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