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一十九章混亂的局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九章混亂的局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怎麼回事?」先前暴退了一段距離的古河,在那股恐怖氣息湮滅之後,方才有些忐忑的回到了黑袍人身旁,小心的問道:「她不是進化成功了么?怎麼?」

「進化應該出了點問題吧,那股氣息,已經徹底的消失了。」黑袍人微微搖了搖頭,輕聲道。

「失敗了?」聞言,古河一愣,旋即略微有些惋惜以及竊喜的鬆了一口氣,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青色煙霧逐漸散去的神殿,沒有忽然一皺,道:「異火的氣息…怎麼也消失了?」

「裡面的能量波動極其已經平靜了下來,至於那異火,難道是被美杜莎女王破壞了?」黑袍人也是略微有些遲疑的道。

「應該不可能,雖然美杜莎女王實力強橫,不過想要毀滅異火,那還尚差了一籌。」古河搖了搖頭,身為煉藥師,他自然是最清楚異火的力量。

「等煙霧散去,再細細的尋找一番吧。」微微皺了皺眉,古河無奈的道。

「老河,怎麼樣了?」兩道流光從城牆之外飛掠進入城市,最後停留在古河兩人身旁,視線在下方的神殿中掃了掃,嚴獅沉聲道:「剛才那股氣息?」

「是美杜莎女王的氣息,不過似乎進化出了點問題,或許…現在已經煙消雲散了吧。」古河沉吟道。

「呼…」聞言,嚴獅與風黎皆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先前的那股恐怖氣息,實在是讓得他們心中毫無半點戰鬥之意,那種級別的強者,已經不是他們所能夠觸摸以及抗衡的層次了。

「現在怎麼辦?」

風黎目光在城市之中掃了掃,無數道仇恨的目光讓得他眉頭微皺,抬頭望著較遠處的天空,月媚與墨巴斯正森冷的瞥著他們一行人。偶爾瞟向神殿中地目光,泛著許些焦慮。

不過即使月媚與墨巴斯滿心殺意。不過此時他們卻並未強行衝過來。在他們兩人地指揮之下。無數蛇人強者手持蛇矛閃掠上了屋頂。陰冷地死死盯著半空上地幾人。

這座在蛇人族心中屬於聖城地神殿城市中。蛇人強者也並不少。論起斗王級別地強者。比起古河一行人。只多不少。不過唯一缺少地。便是一個能夠與那黑袍人相抗衡地斗皇強者。若不是懼怕這位斗皇強者發起飆來。會造成大量傷亡地話。他們恐怕早就一擁而上。將古河等人強行擊殺了。

所以。現在地月媚等人。並未強行進攻。而是指揮著強者。隱隱將古河等人包圍其中。看起來似乎是想將之拖在城市內。

「他們是在等待其他部落首領地到來。若是等他們八大部落地人來齊之後。就算我們這邊有著雲宗主。那也會落入下風。畢竟。除開我們三人。五名斗王強者。已經足夠讓得斗皇強者感覺到麻煩了。而到時候。我們地境況。或許就不會太妙了。這裡。畢竟是他們地地盤。而且美杜莎蛇衛。也不光是擺著看地。雖然他們並不足攔下我們。可製造一些小麻煩。那也並不難。」目光掃過房屋頂上密密麻麻地蛇人強者。嚴獅沉聲道。雖然他性子粗獷。不過倒也不蠢。略微思量下。便是知道了對方地打算。

古河微微點了點頭。他自然也是知道對方打地什麼主意。不過現在最重要地東西還沒有到手。就這般退去地話。他實在是有些不甘。當下略微沉吟。低聲道:「先等等吧。紫色光幕即將消散。等其消散之後。我們立刻進入其中。然後快速地搜索一番。如果發現了異火。那便帶著它。立刻離開這裡。若是沒有發現地話…那也撤吧。」

見到古河堅持。並且一旁地黑袍人也並未反對。一嚴獅與風黎互相對視了一眼。也只得無奈地點了點頭。

瞧著兩人沒有反對的意思,古河輕吐了一口氣,偏頭瞥了一眼遠處滿臉冰寒的月媚以及墨巴斯,然後眼睛緊緊的盯著那開始變得若隱若現的光幕,體內雄渾地鬥氣,開始了急速地流淌。

巨大的城市之中,氣氛略微有些寂靜,所有人地目光,都是放在那即將崩潰的紫色光幕之上,心情也是猶如那緊繃地彈簧一般,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紫色光幕籠罩大片天地,緩緩的變得虛幻。

在這般寂靜的氣氛持續了將近幾分鐘之後,半空上的黑袍人忽然扭轉過頭,眸子盯著西方的天際,淡淡的道:「又有一位蛇人強者來了,看其氣息,想必是八大部落中的某位首領。」

聽得她的話,古河幾人臉色微微一變,皆是迴轉過頭,果然是見到一道紅色的影子,正在閃電般的對著城市中掠飛而來,約莫過了一分鐘左右,一道全身籠罩在紅色鬥氣之中的男性蛇人,閃掠出現在了城市上空,目光在半空中掃了掃,最後滿臉森然的停在了古河等人身上。

「該死的人類,你們竟然敢進入我族的聖城1來人脾氣似乎極為的火爆,一瞧得古河幾人,憤怒的咆哮聲,利馬在城市上空響徹了起來,而與此同時,其身體之上的紅色鬥氣,更是劇烈的升騰了將近一米左右,遠遠看去,就猶如是一個火人一般。

「這傢伙是八大部落中炎蛇部落的首領,炎刺,雖然脾氣極為火爆,不過實力卻在八大部落首領中排行前茅,當年蛇人族與加瑪帝國開戰,不少帝國強者都死在他手中,是個很棘手的對手。」微皺著眉頭望著忽然出現蛇人,風黎略微有些無奈的道。

聞言,古河眉頭一皺,目光掃過對方,道:「這般算來,他們已經是到了三名斗王了,不過還好,美杜莎蛇衛的隊長花蛇兒已經暫時的失去了戰鬥力。」

「光罩馬上要破裂了。」

黑袍人凝望著面前的紫色光罩,低聲道。這光罩是先前美杜莎女王變成蛇體后傾盡全力而釋放出來的光幕結界,所以,即使是以她斗皇的實力,也難以將之從正面擊破,唯有靜等著它自動消散。

聽得黑袍人的話。古河幾人臉色一緊,也懶得再理會那全身冒火的炎刺,皆是趕緊回過頭,緊緊地注視著越來越虛幻的紫色光幕。

天空之上,瞧得忽然趕來的炎刺,月媚與墨巴斯臉龐大喜,急忙閃掠身形出現在前者身旁。然後低聲竊竊私語,將先前所發生在城中的事情詳細的與其說了一遍。

滿臉怒容地聽著月媚與墨巴斯的話語,炎刺身體之上的火紅鬥氣,越來越烈,到得最後,幾乎是猶如實質的火焰一般,他緊握著拳頭。條條青筋在粗壯的手臂上鼓動著。眼瞳泛著血紅死死的盯著古河眾人,低低的咆哮聲中,壓抑著無匹地狂暴殺意:「一群人類雜種,今日之辱,定要用你們的鮮血來洗涮1

對於那狂暴得幾欲噬人的炎刺,古河等人直接選擇了無視,目光緊緊的盯著光幕,在某一霎那。紫色光芒微微一亮。旋即轟然爆裂,漫天細小的能量碎片。灑落天際。

在紫色光幕破碎的那一霎,半空上的古河等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閃電般地飛掠而下,一頭衝進了那青色煙霧還未完全散去地神殿之中。

隨著古河幾人的動作,無數蛇人發出憤怒的咆哮,一道道影子,在房屋之上跳躍閃現,然後都是鋪天蓋地的衝進了那神殿之中,一聲聲呼喊女王陛下的吼聲,響徹了城市。

此時,這座蛇人族中的聖城,已經基本完全混亂。

憑藉著先前的記憶,古河幾人迅速的穿梭過神殿,出現在了那處小島上空處,或許是由於美杜莎女王地消失,原本這裡地飛行禁制,也是完全的消散,所以古河等人毫無阻礙地落在了湖中心的小島之上。

腳掌踏上地面,古河幾人目光急忙四下掃動,可卻並未發現半點異火以及美杜莎女王地蹤跡。

黑袍下的眸子在周圍掃過,黑袍人忽然蹲下身子,撿起一塊焦黑的鱗片,黛眉微微皺了皺,喃喃道:「她真的被異火燒得灰飛煙滅了?」

「該死的,異火呢?」古河靈魂感知力迅速的籠罩著小島,可卻依然沒有發現任何異火的氣息,當下從容的臉龐上,露出一抹憤怒。

黑袍人站起身來,袖袍輕揮,一股劇烈的狂風猛的自其立腳之地暴涌而出,周圍的青色煙霧,也是被一掀而光,頓時,視線迅速變得清晰了起來。

隨著青色煙霧的消散,光禿禿的小島也是徹底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望著小島上一些有些恐怖的光滑深坑,眾人能夠想象出,這裡曾經經歷了何種破壞。

「沒有異火1目光掃過空蕩蕩的小島,嚴獅沉聲道。

風黎雙掌之間,暴湧出鋪天蓋地的細小風刃,將那些瘋狂對著小島撲來的蛇人震飛而出,回過頭來,催促道:「快走吧,再不走的話,就來不及了!在我的感應中,又有一位蛇人強者即將趕過來了1

聞言,古河牙齒緊咬著,片刻后,深吐了一口氣,滿臉不甘的道:「走1

聽得古河這話,嚴獅與風黎皆是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當他們準備撤退之時,遠處包圍而來的蛇人大隊之中,卻是忽然的騷亂了起來。

目光隨意的瞟過,古河的眼瞳驟然緊縮,在那遠遠的天空之上,一個手托青蓮座的人影,正在瘋狂的奔掠著,而在那青蓮座之上,妖異的青火,不斷騰燒著。

「異火1

死死的盯著那越來越渺小的人影,古河忽然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自己等人一番冒死將蛇人強者牽制住,沒想到卻是為他人做了嫁衣,當下他氣急攻心,低吼道:「該死的傢伙!竟然敢把我們當槍使1

「追1狠狠的一揮手,古河渾身鬥氣狂涌,背後的鬥氣之翼狠狠扇動,然後瘋狂的對著那人影狂追而去,其後,黑袍人以及嚴獅兩人,也是緊緊相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