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一十八章短促的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八章短促的相見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矗立在風沙之中,良久之後,黑袍人輕嘆了一口氣,逐漸轉過身來,縴手拉著黑色頭罩,緩緩的將之掀了下來,頓時,那張俏美淡然的白皙臉頰,便是有些驚艷的暴露在了風沙肆虐之中。

美眸凝視著那臉龐上洋溢著燦爛笑意的少年,雲芝紅潤的嘴唇不可仰止的浮現一縷輕笑,對於先前蕭炎所喊出來的那句頗具殺傷力的話語,她並未太過往心裡去,她也清楚,這隻不過是對方在興奮之餘下的一句笑語而已,雖然這句笑語,讓得她心中某處柔軟微微觸動了一下……

「唉,還是被認出來了…」雲芝縴手鋝開額前的青絲,晃了晃手中的那把奇異長劍,俏美的臉頰上流露出一抹無奈。

「嘿嘿。」望著那張熟悉的美麗臉頰,蕭炎忍不住的咧嘴笑了笑,手掌托著青蓮座,上前兩步,笑道:「半年不見,你還好吧?」

「嗯,挺不錯的…」微微抿了抿紅唇,雲芝似乎是想要使得自己和平日一般淡漠,不過每當目光瞟著少年那燦爛的笑容后,臉頰上強行裝出來的淡然,總是會迅速瓦解,如此反覆幾次,雲芝也只得幽幽的嘆息了一聲,微微點頭,輕聲道。

目光在蕭炎身上掃了掃,雲芝美眸微微亮上了許些,經過半年的歷練,蕭炎的身軀無疑顯得更為挺拔,那張清秀的臉龐,也是因為在沙漠中轉了幾個月,而變得黝黑了一些,原本略微有些柔和的線條,現在也是隱隱透著一抹堅毅,顯然,這半年。少年也是成長了許多。

以雲芝的身份,所見過的青年俊傑,不知好幾,其中不乏一些英俊得幾乎能讓女人倒貼的男子,不過對於這些,她卻是並未表現出多餘半分的注意力,能讓得她這般因為對方地成長而內心略感驚喜的男子。似乎也就面前這關係複雜得一團糟的少年吧。

「你晉入斗師了?」掃視間,雲芝略微有些詫異,旋即釋然,當初在分別的時候,蕭炎便是在斗者巔峰層次,不過雖然以他的天賦來說,突破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可能夠在短短半年之內。便是快速的突破斗者並且徹底穩固實力,這倒是有點讓雲芝感到意外。

「嗯,僥倖而已。」蕭炎笑著點了點頭。目光打量了一下雲芝,先前地驚喜已經逐漸的平靜,略微沉吟了一下,遲疑的問道:「你怎麼會和丹王古河在一起?」

聽得蕭炎的問題。雲芝微微一愣,旋即眼波流轉,輕聲道:「丹王古河在加瑪帝國交友廣闊,我也與他相識,曾經欠他人情,這次他要來沙漠尋找異火,便是把我也請上了。」

「哦。」點了點頭。蕭炎心中為那古河在加瑪帝國的地位再次咂了咂舌。然後低頭瞟了瞟青蓮座,道:「那…你沒帶回異火。他豈不是會怪你?」

「或許吧,不過我的任務只是護衛他們的安全。其他的,也並沒有太大地義務…而且他也把你當成了一名神秘的斗皇強者,所以他應該也清楚,從一名斗皇強者手中搶奪異火是何等的困難,我若是失敗了,他也並不好說些什麼,當然,難免會有些頹喪。」雲芝輕嘆了一口氣,雖說她與古河是舊交,可她也非常清楚蕭炎那倔強地性子,若是真要出手搶奪的話,這小傢伙恐怕會立刻翻臉,別看蕭炎平日里看上去有著遠超同齡人的成熟,可在某些事上,他可是比三歲頑童還要頑固,想要得到的東西,打死也不會鬆手。

縴手輕輕地揉著有些發疼的額頭,雲芝苦笑了一聲,心中為自己的倒霉暗嘆了一聲,遇上誰不好,偏偏要遇見這個小傢伙,若是面前換作另外一人,即使對方是一名斗皇強者,雲芝也會想辦法將異火奪走。

雖說以她的實力,幾乎是眨眼時間便能取走異火,可對於這曾經幾乎與自己赤身相對,並且彼此關係複雜的男子,雲芝實在是難以對他出手。

「嘿嘿…」似是也清楚雲芝的苦惱,蕭炎訕訕的笑了笑,將青蓮座抱在懷中,嘀咕道:「抱歉,我也追蹤這東西大半年時間了,就算你們不來沙漠,我也會去找美杜莎女

「不過你拿著異火做什麼?以你現在地實力…被這東西沾上丁點便是屍骨無存地下場埃」眸子盯著蕭炎手掌上的青色蓮座,雲芝黛眉輕皺,疑惑地道。

「嘿嘿,應該是吧…可我很需要它。」蕭炎嘿嘿一笑,有些含糊的道。

瞧得蕭炎這含含糊糊地模樣,雲芝也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既然他不想說,那她也不想多問,當下微微偏過頭,望向沙漠遠處,道:「你先離開這裡吧,後面還有兩名蛇人族的斗王強者追趕而來,我替你攔住他們一會時間。」

「然後呢?我以為你又會不告而別。」蕭炎聳了聳肩,笑道。

「抱歉,上次的確是有著一些急事,所以…」聽出了蕭炎話語中的一絲怨氣,雲芝只得輕聲解釋了一句,然後道:「將他們攔截之後,我便會去與古河他們匯合了,畢竟是約好了的。」

「這麼倉促么?」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蕭炎苦笑道:「好不容易見次面,卻是馬上要分開,下次想要再遇,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你們這些人,總是神神秘秘。」

雲芝輕笑了笑,望著少年的面孔,遲疑了一會,忽然道:「你一直是在獨自修行么?」

「嗯,是吧…」磨挲著下巴,蕭炎笑著點了點頭,他並沒有將葯老暴露出來。

「…雖然你的修鍊天賦不錯,不過再好的玉也需要精心雕琢,單憑你獨自修行,會走許多不必要的路子…若是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介紹一處地方給你,在那裡,你能得到最好的修鍊條件。」雲芝美眸輕輕閃爍,微笑道。

「啥地方?」愣了一愣,蕭炎雖然並沒多少興趣,不過好奇心趨勢下,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聲。

「雲嵐宗。」

雲芝微微一笑,道:「雲嵐宗在加瑪帝國勢力極強,我剛好有個朋友在裡面,若是你願意的話,我可以…」話到這裡,雲芝的話語忽然頓住,因為她發現,面前的少年,原本布滿笑意的臉龐,卻是突兀的變得有些陰沉了下來。

「怎麼了?」不知道所發何事,雲芝略微有些疑惑的道。

「呵呵,算了,雲嵐宗那種地方,我這小人物去幹什麼?去了反而是自討取笑。」蕭炎搖了搖頭,冷笑道。

望著蕭炎那忽然變得有些惡劣的態度,雲芝黛眉微皺,似是辯解的道:「雲嵐宗沒你想象中的那麼不堪,而且以你的修鍊天賦,誰還能夠取笑你?我這也是為你好,至少在那裡,你能夠直接得到最合適自己的鬥氣功法以及鬥技…而且雲嵐宗中的弟子也是千里挑一,素質都是不錯,你應該能和他們相處得很好的。」

「唉,算了,算了,反正對那裡沒啥好感,我自己一個人修鍊挺好,沒心情去那些啥啥宗。」聽著雲芝將雲嵐宗說得那般完美,蕭炎心中略微升騰起許些不快,特別是聽的他們的素質不錯之時,一縷怒火更是毫無預兆的冒了出來,不錯?能培養出納蘭嫣然那種女人的地方,能不錯到那裡去?

臉色微現陰沉,蕭炎輕吐了一口氣,不耐的揮了揮手,淡淡的道:「好了,不多說了,既然你要去找古河他們,那我們便在這裡分開吧,我也有急事,告辭了!以後有機會就見,你若是實在不想見我,那就算了。」

「今天的事多謝了,日後有機會,我會把這人情還給你…」

說著,蕭炎不再廢話,手掌托著青蓮座,轉身,背後雙翼微微一振,便是迅速飛掠上半空,然後頭也不回的對著遠處暴掠而去。

愣愣的立在沙丘之上,雲芝望著那化為黑點的蕭炎,半晌后,貝齒緊咬著紅唇,忿忿的跺了跺腳,那俏美臉頰上,湧上一抹不甘的委屈,她好心好意的為蕭炎打算,卻沒想到卻是惹得這傢伙這麼大的反彈,而起這番夾槍帶棍的砸下來,實在是讓得雲芝有著一種好心被狼吃了的感覺。

「倔強的傢伙,不去就不去,用得著這般嘛。」雲芝咬著紅唇,腳尖重重的踢在沙丘之上,一股兇悍的勁氣暴射而出,在這沙丘之上,拉出了一條十幾米長的溝壑。

「還人情…當我稀罕你這小小斗師的人情不成。」

狠狠的發泄了一通,雲芝俏臉上布滿著紅暈,手掌忽然緊握起長劍,輕吐了一口氣,臉龐上的一些平日幾乎屬於罕見的情緒立刻收斂而起,取而代之的,是那略微有些冰寒的淡然。

微微偏過頭,雲芝冷冷的望著視線盡頭處,兩個細小的黑點,正在急速飛掠而來。

「一群甩不掉的牛皮糖,真當我不會下殺手么?」

手中長劍斜指,凌厲的劍罡字劍尖出暴射而出,雲芝淡漠的盯著兩個越來越近的小黑點,嘴角微微掀起冰寒的弧度,顯然,剛剛因為蕭炎而滿肚子委屈與怒火的她,已經打算用這兩人,來做發泄怒火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