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二百二十六章開花結果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六章開花結果時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火焰人影飛速閃掠過天際,片刻之後,忽然突兀的停滯在了半空之上,渾身森白色的火焰,也是逐漸的消散,待得火焰完全消失后,露出了一張少年清秀的面孔。

漆黑的眸子輕輕眨動著,少年腦袋微微後仰,眸子之中的滄桑之色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屬於少年的朝氣與狡黠。

「老師,剛才…是怎麼回事?」微微扭了扭脖子,蕭炎皺著眉頭輕聲問道,他所詢問的問題,自然是先前葯老那本來萬無一失的攻擊,為什麼會忽然間被震碎。

「你袖子里那傢伙乾的…」葯老無奈的回道:「先前若非是有著骨靈冷火的對氣息的隔絕,恐怕那雲芝以及幾名蛇人,都會感應到這股氣息,便是美杜莎女

「是她?」聞言,蕭炎一愣,手掌伸進袖袍之中,小心翼翼的將全身溫涼如玉的七彩小蛇掏了出來,放在掌心下,緊緊的盯著她。

察覺到蕭炎的注視,七彩小蛇也是高高的抬起小小的頭顱,泛著淡紫顏色的瞳孔,充斥著靈性,蛇嘴微微張開,蛇信輕吐了吐,似乎是想要添著蕭炎的臉龐。

微微偏頭躲開這小傢伙的調皮舉動,蕭炎笑了笑,旋即在心中有些凝重的輕聲道:「老師…你說她是不是已經回復了美杜莎女王的記憶?」

「應該沒有…若是回復了記憶的話,以美杜莎女王那高傲不遜的性子,不可能還留在你身邊…我想,先前或許是因為我想要對著五名蛇人斗王強者下殺手,才會使得美杜莎女王的靈魂暫時突破了七彩吞天蟒的束縛吧,看現在的七彩吞天蟒的模樣,想必美杜莎女王的靈魂,應該已經再次被壓制下去了。」葯老沉吟道。

輕鬆了一口氣,蕭炎手掌溫柔的撫摸著吞天蟒地腦袋。苦笑道著喃喃:「這小東西,還的確是個不定時的炸彈啊,指不定哪天那美杜莎女王會再次衝出來…」

「我當初便這樣說過,可你還是把她留在了身邊。」葯老幸災樂禍的笑道。

捎了捎腦袋,蕭炎盯著那可愛的吞天蟒,無奈的道:「誰讓這小傢伙地誘惑力這麼大…希望它能一直壓制住美杜莎女王地靈魂吧。」

從納戒中取出一瓶伴生紫晶源。蕭炎滴了幾滴進入吞天蟒嘴中。然後這小傢伙。便是心滿意足地伸吐著蛇信,懶懶的鑽進了蕭炎的袖袍之中。

將吞天蟒安撫好后,蕭炎目光在下方的沙漠中掃了掃,然後對準一個地方。緩緩地落下了一段距離,低頭望著腳下的黃沙,輕聲道:「是這裡了吧。」

手掌緩緩探開,對準著沙丘,略微沉寂,龐大的吸力,猛的自掌心中暴涌而出,在這股吸力之下,下方那片區域之中的黃沙驟然湧上天際。

隨著黃沙的抽離。下方忽然出現了一個幾米左右的漆黑空洞。在那空洞之中,青色蓮座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正懸浮其中。

瞧得青蓮地心火安然無恙,蕭炎鬆了一口氣。手掌一招,青蓮座頓時化為一抹青光,飆射向蕭炎的掌心之上。

手掌托著青蓮座,蕭炎目光泛著許些迷醉地打量著那簇不斷翻騰地細小青色火焰,片刻后,漆黑的眼瞳中,一抹熾熱地光芒閃掠而過。

「先去沙漠外圍位置吧,那裡安全一些,然後找個安靜的地方,吞噬異火1似是清楚蕭炎此時心中對異火是何等地渴望,放下藥老笑著提醒道。

「嗯。」重重的點了點頭,蕭炎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回氣丹,塞進嘴中,微微嚼動,將之吞進肚內,然後托著青蓮座,開始對著沙漠之外狂掠而去。

隨著蕭炎的身形消失在漫天黃沙之中,這在塔戈爾沙漠中進行的這場驚心動魄的異火搶奪戰,終於是以某人的大獲全勝而落幕。

飛掠了將近大半天的時間,中途在接連服用了十三枚回氣丹之後,蕭炎終於是逐漸的抵達了塔戈爾大沙漠的外圍位置,由於他現在需要一個極度偏僻而且不能被人打擾的環境,所以蕭炎所行走的方向,是地圖上人煙最為稀少的區域。

當天空之上的烈日逐漸西落,並且完全掉入地平線之後,千篇一律的金色沙子上,終於是開始出現了許些枯萎的草皮,隨著繼續飛行了一段時間,蔥鬱的綠色再度出現在視線之內,遙遠的地平線處,一座雄偉的山巒,逐漸的露出了一截小小的山峰。

望著那出現的山巒山峰,長途跋涉了將近整整一天的蕭炎,終於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甩了甩近乎已經酸麻的手臂,背後那已經因為鬥氣的告竭,而變得若隱若現的紫雲翼,再度變得實話了許多,雙翼微微一振,蕭炎的身體,化為一抹黑光,徑直投射向遠處的那座雄偉山巒之中。

十來分鐘后,蕭炎風塵僕僕的落在山巒的山腳之下,此時的他,渾身黑袍,已經被鋪上了一層細微的黃沙,手掌抹去腦袋上摻雜著汗水的黃沙,袖子胡亂的搽了搽,反而是將一張臉龐搞得亂七八糟,極為邋遢。

落下地后,臉色略微有些蒼白與凝重的蕭炎,迅速將青蓮座放在身旁,然後來不及與葯老說話,趕緊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回氣丹,塞進嘴中,迅速擺出修鍊姿勢,開始進入修鍊狀態,回復鬥氣。

雖然趕路期間,有著回氣丹支持,不過丹藥畢竟是外物,一直依靠著它們來回復鬥氣,極其容易使得身體對它們產生依賴性,若是長久不斷的服用下去,恐怕身體自身所攜帶的鬥氣回復能力,將會逐漸的減退,甚至…到得最後,這種回復能力,會完全的消失…

難以想象,若是一名斗者,失去了回復鬥氣的能力,那麼他還能被稱為是一名斗者么?

所以,經過這般長時間的趕路,落下地來,蕭炎的首要事情,便是趕緊催動身體內的經脈,開始回復著鬥氣。

修鍊的時間,持續了將近一個小時左右,蕭炎這才逐漸的睜開眼眸,深深的吐了一口略微有些偏黃的濁氣,扭了扭依然有些酸麻的肌肉,苦笑道:「雖然現在的焚決已經因為吞噬紫火而進化成了黃階中級,不過畢竟還只是黃階功法啊,根本不足以支持我的消耗,若非是有著大量的回氣丹支持,恐怕我早就堅持不住了,唉…」

「呵呵,放心吧,這次,只要你能成功吞噬異火,那焚決一定能夠成功進化到玄階級別,到時候,擁有玄階功法的你,應該已經能夠在功法的等級下,凌駕於大多強者了…」葯老笑著安慰道。

「希望吧,我會儘力的。」

偏過頭來,望著地面上的美麗青蓮座,蕭炎緊緊的抿著嘴,薄薄的嘴唇,隱隱的透著倔強。

對於異火所蘊含的能量,蕭炎並未有絲毫懷疑,雖然說功法階別之間的進化,足足需要比級別間的進化高上數十倍的恐怖能量,不過蕭炎相信,青蓮地心火,絕對有著這份驚天的能耐!不然,它也沒資格讓得大陸上無數強者為之折腰。

深深的吸了一口山巒中清新的空氣,蕭炎手掌托起青蓮座,將之放在面前,眼睛死死的盯著蓮心中那簇充斥著靈性的青色火苗,臉龐之上,閃過一抹淡淡的欣慰與苦澀。

三年之前,在他剛剛接觸到那捲神秘的黑色捲軸之時,他內心深處便是明白…尋找異火,將會成為自己一輩子的使命。

因為只有不斷的吞噬異火,他才能逐漸的踏上巔峰,想要站在大陸的金字塔巔俯視眾生,那便需要那種近乎瘋狂的付出!

三年時間,為了尋找異火,蕭炎幾乎是走遍了半個加瑪帝國,當初在地下岩漿世界中,難以想象當時得知此處有著異火存在的蕭炎心中是何等的激動,然而,當在他與雙頭火靈蛇死拼了好幾次之後,卻是只得到一個空蕩蕩的青蓮,當時的蕭炎,雖然極其頹喪,不過卻依然並未選擇放棄。

所以,沒有放棄的他,便有了接下來的一系列讓得任何人聽了都會有些覺得瘋狂的行動。

憑藉著斗師實力,隻身深入荒涼的沙漠,孤身直闖被人類視為禁地的蛇人族,在這次沙漠的路途之中,他曾經在死神的鐮刀上,幾次險險的避過那足以帶走靈魂的死亡刀鋒…

因為有著這般膽識與付出,所以,幸運的少年,成為了這場即使是斗靈強者,也唯有靠邊站的異火博弈的最大勝利者。

為了這簇小小的青色火苗,蕭炎努力了三年,今天,終於是得償所願的將之抱在了懷中,這是屬於他的勝利品。

緩緩的仰起頭顱,蕭炎目光盯著天空之上的那輪彎月,嘴巴逐漸的張開,瞬間之後,少年略微有些嘶啞的低低嘶吼,帶著許些狂笑之聲,響徹在了山巒上空。

漆黑的戒指微微一顫,葯老的身形,突兀的閃現在蕭炎的身後,低頭望著那緊縮著身體,壓抑著低低顫抖的少年,渾濁的老眼中閃過一抹欣慰與柔和。

三年之間,他陪伴著蕭炎,見證著他的成長,見證著他的努力,見證著那一次次突破極限的戰鬥以及修行。

而三年的努力,終於是到了開花結果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