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二百二十七章異火的吞噬啟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七章異火的吞噬啟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將狀態逐漸回復到巔峰之後,蕭炎這才緩緩的平靜下來,抬著頭,盯著天空之上那輪彎月許久,輕聲一笑,手掌托著青蓮座,豁然站起身來。

「先找個安全點的地點吧。」葯老低聲道。

「呵呵,好。」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四顧著望了下周圍的地形,這裡是沙漠邊緣處的唯一一座山巒,能夠將沙漠阻擋在山腳之下,想來這座山巒的體型以及面積,絕對不會太校

山巒之中,偶爾響起一聲聲悠久的狼嚎虎吟,它們似乎是在像所有人宣示著,這裡的地盤,已經有著主人的存在。

手掌緊緊的托著青蓮座,蕭炎腳尖在地面重重一踏,隨著一道能量爆炸聲響起,身體驟然拔高,矯健的落在一旁的巨樹之頂,身體伴隨著樹枝微微搖晃,目光在周圍蔥鬱的山林之中掃了掃,然後輕點樹榦,身形宛如是那黑夜之中的大雕一般,飛快的閃掠過重重密林,對著那山巒之上,迅速掠去。

化為黑影,在這座山巒之上來回的巡視了好幾遍之後,蕭炎終於是選好了一處頗為滿意的地方,這是一處天然形成的山洞,山洞的位置,剛好是在懸崖的中間部位,在這陡峭得幾乎是垂直向下的懸崖壁上,沒有任何的落腳點,所以想要攀爬下去進入山洞,明顯是不可能。不過這對於常人來說,顯得極難攀爬的山洞,可對於擁有紫雲翼的蕭炎來說,卻無疑是件輕鬆得幾乎能夠不費絲毫氣力的事情。

站在懸崖之頂,蕭炎向下望了望,深不見底的懸崖之下,被淡淡的雲霧所遮掩,在這種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地方。正是蕭炎心中最理想的修鍊之地。

滿意的點了點頭,蕭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對著懸崖跳了下去,聽著耳邊響起地劇烈風聲,背間微顫。紫雲翼撲扇而出,微微振動,急速下落的身形緩緩的減慢了下來,片刻之後,蕭炎的身體,已經平穩的懸浮在了那處山洞之外。目光小心翼翼地掃過山洞之內,在未曾發現有魔獸居住之後,這才托著青蓮座,悄悄的飛掠了進去。

進入山洞,其中的面積雖然並不大,不過卻是足夠蕭炎的使用,將青蓮座放在一處巨石之上,蕭炎從納戒中取出幾枚月光石。鑲嵌在石壁之上,頓時,略微有些昏暗的光線,便是變得亮堂了起來。

藉助著明亮的光線。蕭炎開始極為謹慎地在山洞中掃視著,任何一塊細小的地方,都會被他來回掃視好幾遍…

不怪蕭炎會如此謹慎小心,此次的吞噬異火,其中的危險程度,遠遠不是上次吞噬紫火可以相比,這種時候,隨便外界一點干擾,不僅會使得他功虧一簣。而且恐怕還會讓得他在瞬間。被異火反噬成一堆灰燼…

並不寬敞地山洞。費去了蕭炎足足接近一個小時。方才完全掃視完畢。在掃視期間。蕭炎從幾塊巨石中尋找出了一些細小地魔獸糞便。想來。應該是一些偶爾來到此處歇息地飛行魔獸遺留而下。

將糞便清除出山洞。蕭炎從山洞內部搬來巨石。將那山洞口堵得嚴嚴實實。只留下許些縫隙。將空氣滲透而進。

做完這些繁瑣地事情。蕭炎這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來到山洞中央。盤腿坐在巨石面前。漆黑地眸子。跳動著熾熱地火焰。緊緊地盯著面前地青色蓮座。

「老師。接下來…該怎麼做?」掌心之中。略微泛著汗水。蕭炎咽了一口唾沫。在心中輕聲問道。

「先把所有需要地東西全部取出來吧。」葯老從納戒之中飄蕩而出。蒼老地臉龐上。充斥著前所未有地凝重。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手指輕彈著納戒。取出一隻透明地小玉瓶。玉瓶之中。一枚龍眼大小地血色丹藥。正安靜地躺著。透過瓶面地反射。血色丹藥之中。隱隱地凸顯著許些陰影。微微搖晃。其中似乎還有著液體在晃蕩一般。

這枚圓潤地血色丹藥,便是吞噬異火地必備之物之一:血蓮丹!將血蓮丹取出之後,蕭炎又是從納戒中拿出一個小小的玉盒,玉盒輕輕地放在光潔的石面之上,頓時,淡淡地寒氣,便是在石面上凝構成了薄薄的冰層,解開玉盒,一個雪白的玉瓶小心翼翼的安置其中,淡淡的白色寒霧,繚繞在玉瓶周身,看上去,隱隱透發著一股飄渺神秘的感覺。

這雪白玉瓶之中,所裝的,便是蕭炎費盡心機,方才從古特手中交換而來的冰靈寒泉!

目光瞟過這兩種堪稱奇寶的物品,葯老微微點頭,屈指輕彈,一道淡淡的灰色光芒,忽然自其指尖緩緩升騰而出,灰色光芒在半空盤旋了一圈,然後輕輕的落在石面之上,光芒消散,露出了其中所隱藏的東西。

這是一塊拇指大小的灰色石頭,通體光滑如玉,沒有絲毫的瑕疵,在那石心之中,一點淡藍的幽光,緩緩的蠕動著,猶如一條具有生命力的小蟲子一般。

「這就是那所謂的納靈?」望著這塊並不是很起眼的小石子,蕭炎忍不住有些愕然的問道。

「嗯,這便是納靈,一種極為罕見的天地奇材,只有在高級納石之中,方才能有著極小的幾率將之挖掘而出,別小看這麼一丁點東西,它的價值,絕對遠遠超過血蓮丹以及冰靈寒泉,若非我當年好運得到的話,恐怕即使你現在是得到了異火,也只能望著它發獃…」葯老輕笑道。

點了點頭,蕭炎瞟了一眼手指上的那枚納戒,這只是一枚低級的納戒,價格便是需要足足好幾萬的金幣,若是中級納戒,起碼得翻十幾倍,而高級納戒的話…這種級別的納戒,基本上是屬於有價無市,一些大家族。甚至是使用高級納戒製作成家族的信物,在鬥氣大陸之上,唯有一些身份極高的強者或者勢力首領,才能有資格得到高級納戒,由此可見。這東西是處於何種稀有的地步…

而相比於高級納戒,這種納靈,無疑更是稀少得有些可憐,恐怕用鳳毛麟角來形容它,似乎也並不為過。

仔仔細細地將三種物品謹慎的檢查了一番后,蕭炎這才將目光投注到青蓮之中。視線緊緊的盯著蓮心處的那縷青色火焰,舌頭輕輕的舔著嘴唇,滿臉地垂涎與渴望。

「把它釋放出來吧。」葯老沉聲道。

「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手掌托著青蓮座底部,靈魂之力迅速侵進其中,將整個蓮座與青蓮地心火分割開來,然後小心的將青蓮座扯了下來。

失去了青蓮座的束縛,那股本來極為細小的青色火苗。猛然暴漲了將近幾倍,只是轉瞬時間,青色火苗便是化為一團火焰,懸浮在半空之中。

隨著火焰體積的變大。山洞之中的溫度,正在以極快地速度上升著,在那山洞頂部位置,青岩石壁,已經被悄無聲息的融化出了一個腦袋大小的空洞。

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之上的汗水,蕭炎小退了兩步,抬起頭來,滿臉凝重的望著半空中升騰的青色火焰,雖然心中已經竭力的想要冷靜下來。不過那手掌。依然是不可仰止的輕微顫抖著。

「接下來,又怎麼弄?」蕭炎強作鎮定。顫抖著聲音問道。

「吞噬異火所造成地聲勢極為龐大,所以待會我會用靈魂之力將整座山洞包裹。不然的話,你吞噬還未完畢,這座山,都會被異火給燒掉一大半。」葯老安慰的拍了拍蕭炎肩膀,沉聲道。

「嗯。」蕭炎連忙點頭。

「雖然說的話有些不吉利,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你最好是坐在青蓮之上,萬一出了點事故,青蓮能夠保你一命,否則地話,就算是我,也難以在那一瞬間,將你解救而出,畢竟,異火,你需要將它吞噬進體內,這是一種極為危險的舉動。」葯老遲疑了一下,無奈的道。

苦笑著點了點頭,蕭炎點了點頭,腳尖輕點地面,身體輕飄飄的落在青蓮座之上,然後偏頭望著葯老。

「先服用血蓮丹,沒有它的血枷防護,憑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近距離的接觸異火。」葯老凝重的道。

微微點頭,蕭炎手掌微曲,將那小玉瓶吸進掌心之中,傾斜著玉瓶,一枚龍眼大小,隱隱透著許些光澤的將渾圓丹藥,滾進手中。

握著血蓮丹,蕭炎將之放在鼻下輕嗅了嗅,一股奇異地味道,繚繞在鼻尖,那種冰涼地感覺,幾乎是讓得靈魂都是微微顫抖了幾下。

目光緊緊的注視著這枚位列五品級別地丹藥,蕭炎拳頭猛然緊握,然後閉上眸子,將之一把塞進了嘴中。

血蓮丹剛剛入嘴,便是化為一股略微有些陰寒的能量,迅速地鑽進蕭炎體內各處經脈之中,最後猶如一層層血膜一般,緩緩的滲透著經脈以及骨骼之中。

隨著血膜的滲透,蕭炎的身體忽然一陣劇烈的顫抖,一絲絲鮮血,從毛細孔中不斷的冒騰而出,只是眨眼時間,蕭炎的身體,便是被塗上了一層殷紅的鮮血,看上去極為的恐怖。

這些鮮血,在出現之後的不久,便是急速凝結,最後構成了血色的角質層,這些角質層,不僅包裹著蕭炎的手與腳,就是連眼睛,也是被完全的封閉在了其中。

血色角質層,猶如是構建成了一套密不透風的血色鎧甲,將蕭炎嚴嚴實實的保護在其中。

緩緩的伸出被血色角質層包裹的手掌,蕭炎將之對準半空上的異火,一股吸力,猛然暴涌而出。

隨著吸力的出現,半空之上的青色火焰,驟然暴漲,眨眼時間,一股恐怖的毀滅力量,便是猶如蘇醒一般,緩緩的從青色火焰之中擴張了出來。

視線死死的盯著那團越來越龐大的青色火焰,蕭炎知道,異火的吞噬,開始了!

抱歉,這兩天的更新實在是有點不盡人意,畢竟是新來到這個地方,碼字等等這些很不習慣,請諸位能夠包涵一下,更新會逐漸的回復,因為這兩天的更新問題,土豆也實在沒什麼臉求月票,所以瞧得那月票排名嘩嘩的掉,雖然心痛無奈,可卻還是忍住了發單章求月票的衝動,唉,還是先盡量把更新搞好吧,那樣求月票也有點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