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二百二十八章抽離火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八章抽離火種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明亮的山洞之中,青色火焰,劇烈的翻騰著,隨著那簇簇火苗的騰燒,火焰周圍的空間,明顯是出現了許些顯眼的扭曲痕,沒想到,蓮地心火的溫度,竟然恐怖如斯…

在青蓮地心火逐漸狂暴起來之時,葯老便是率先有所察覺,雄渾的靈魂力量迅速蔓延而出,將整個山洞完全的包裹而進,同時,也將山洞內那驟然變得極其熾熱的溫度隔離了開去。

半空之中,青色火焰迎風暴漲,眨眼時間,便是將自身的體積擴大了將近上百倍,而隨著其體積的變化,原本溫順的火焰,也是變得狂暴了起來,火焰呼呼翻騰之間,出嗤嗤的聲響,周圍的空氣,也是被熾熱的青火,燒成了一片虛無。

目光注視著半空中的龐大青火,蕭炎偏過頭來,注視著葯老,待得他點頭之後,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熾熱的空氣,被血色角質層所覆蓋的手掌遙遙的對準青火,然後爆出強猛的吸力

平日那足以輕易吸掠過一塊大石的吸力,在吸扯異火之時,卻僅僅只能夠讓得異火在半空中緩慢的移動著,而且,每當那股無形的吸力在接觸到青蓮地心火時,只能堅持兩三秒時間,便會被它那熾熱得有些可怖的溫度焚燒成虛無。

所以,雖然蕭炎與青蓮地心火間的距離不過短短几米而已,不過其中所消耗的鬥氣,卻是極為龐大。

眼睛緊緊的盯著那緩緩移過來地青色火焰,蕭炎呼吸略微有些急促。額頭之上,布滿著汗水,汗水順著臉頰流淌而下。在血色角質層的反射之下,猶如是一滴滴殷紅的鮮血一般。

隨著青蓮地心火地逐漸接近,其中所散出來的那股恐怖熱量,即使是一旁的葯老,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了幾分震撼。顯然,這在異火榜上排名第十九位的異火所蘊含的能量,有點出乎他地意料。

當龐大的青色火焰停留在蕭炎面前一米左右時,即使是山洞內部已經被葯老的靈魂之力所隔離。可它所散出來的恐怖高溫,依然是讓得山洞內部地一些堅硬青崗石,逐漸的迸裂,片刻后,巨石化為小小的碎石,而碎石。則被焚燒成了一堆堆青色的細小粉末。

滿臉凝重的望著那停留在蕭炎面前的龐大青色火焰,葯老那略微有些虛幻地身體表面,忽然猶如水波一般劇烈波動了起來,而瞧得自身的變化,葯老臉色微微一變,雙手閃電般的結出印結,一聲低喝,森白色的火焰迅速從體內升騰而出,直到將身體完全包裹之後。方才逐漸停歇。

將骨靈冷火召喚出來之後。葯老的身形方才再度陷入平靜,小退了幾步。蒼老的臉龐,泛著凝重的緊盯著青色火焰的翻騰。嘴中快速的道:「將手掌伸進青色火焰之中,在那團異火地中心位置,有著一縷火種,把它抓出來!快點1

聽得葯老地話,蕭炎身體猛的一顫,血色角質層之下,一雙眼睛瞪得極大,略微有些不可思議地扯了扯嘴角,把手伸進異火之中?找死么?

心頭飛快的閃過這一讓人錯愕地念頭,片刻后,蕭炎從愕然中穩定下了心神,既然葯老這般說,那便照著做吧,對於吞噬異火,他自己並沒有半點經驗,所以也唯有聽從葯老的每一句話的吩咐…

雖說在吞噬異火之時,任何一點小小部分的失誤,都將會被異火反噬得成為一團灰燼,不過蕭炎對於葯老,卻是能夠給予毫無保留的信任。

不著痕的點了點下巴,蕭炎豁然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那越來越近的青色火焰,略微有些顫抖的手掌微微張合,隨時準備著衝進異火之中。

當青蓮地心火到達蕭炎面前兩三尺範圍之時,周圍的堅硬山石地面,已經被生生的焚燒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而這些,還是有著葯老在努力護持的結果,若是葯老現在撤去靈魂之力防護的話,整座山峰,都將會在極快的時間內,被異火焚燒成一堆灰燼。

盤坐在蓮座之上,青蓮釋放出一道淡淡的青色光罩,這層光罩,替蕭炎阻攔了大部分的異火溫度,不過繞是如此,依然是有著許些殘溫,滲透而進,讓得血色角質層之上,留下了一滴滴殷紅的液體。

漆黑的眸子之中,反射著青色的妖異火焰,蕭炎望著那停留在面前的龐大火焰,喉嚨微微滾動著,某一刻,猛的一咬牙,被血色角質層所覆蓋的手臂,緩緩的插進這團青蓮地心火之中。

隨著手臂逐漸的伸進青蓮地心火之中,只見手臂上所覆蓋的那層血色角質層,竟然是開始了急速的融化,一滴滴猶如鮮血一般的液體不斷的滴落而下,而每當這些液體一脫離手臂,便是飛快的被青色火焰焚燒成了一片虛無。

血色角質層雖然在異火之中,融化得極快,不過在它融化之時,蕭炎體內的血蓮丹藥力,又是再度釋放出源源不斷的陰寒能量,這些能量穿梭過經脈,最後迅速的將手臂上所融化的血色角質層修補完畢。

在這般不斷融化以及修補的循環之中,蕭炎的手臂,終於是完全的探進了異火之中。

這般近距離的接觸青蓮地心火,蕭炎全身上下的血色角質層,也都出現了強度不一的融化,然後流水一般的滴落著血色液體,一眼看上去,猶如是從毛細孔中不斷滲透出鮮血一般,而那張清秀的臉龐,此時也被滾流而出的鮮血所覆蓋,宛如是從地獄爬出來的修羅,極為恐怖。

眼睛眨也不眨的死盯著不斷翻騰的青色火焰,蕭炎手掌在異火之中,急速的抓動著,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沒有人控制的異火,心中雖然有些異樣的新奇,不過更多的,還是不安以及忐忑,在這種情況下,若是手臂上的血色角質層一個修補不及,那麼他蕭炎,恐怕就會在短短几秒時間內,變成一堆骨灰。

血色角質層之下,汗水從蕭炎額頭之上滴落,落進眼睛之中,雖然酸澀脹痛,可他卻是連眼睛都不敢眨動一次,緊抿著嘴巴,手掌一寸一寸的在青色火焰中抓動著。

在尋找著青蓮地心火的那縷火種之時,蕭炎心中忍不住的為這異火的高溫而感到震撼與驚嘆,它所蘊含的高溫,實在是遠遠的超出了蕭炎的意料,即使是在準備充分的情況下,可那青蓮地心火所攜帶的恐怖高溫,依然是緩緩的滲透了血色角質層以及青蓮能量罩的防衛,讓得躲在其下的蕭炎,皮膚紅得猶如是那被燒紅的烙鐵一般。

咬著牙忍受著這劇烈的灼燒之痛,蕭炎眼角快速的瞟了瞟周圍,卻是有些驚駭的現,周圍的山洞,原本那並不算太過寬敞的面積,到得現在,居然已經被生生的擴大了將近一倍。

而且此時的青蓮地心火,似乎也是察覺到了蕭炎的舉動,頓時,青色火焰一陣劇烈翻騰,周圍的空間之中所蘊含的天地能量,也是在此刻猶如暴動起來了一般,五顏六色的斑駁能量,緩緩的流動著,猶如一條五彩河流,極為炫目。

五顏六色的斑駁能量,盤旋在青蓮地心火周圍,偶爾一簇火苗撲騰而上,頓時,這些圓環形的斑駁能量圈,便是猶如那被狗咬了一口的餡餅一般,缺角少邊。

隨著青蓮地心火的驟然暴動,山洞內,本來就顯得恐怖的溫度,立刻再度暴漲,而周圍的山洞,也在這驟然暴漲的高溫之中,開始迅速的龜裂,一道道龐大的裂縫,悄悄的蔓延著,僅僅是片刻時間,便是遍布了整座山洞,看這被破壞得千瘡百孔的內部,想必若非是有著葯老的支撐,恐怕早就已經坍塌了下來。

「真是恐怖的破壞力,如果是將它丟在一座城市之中,恐怕一個小時內,就能將一座大型城市焚燒成廢墟吧?」望著這僅僅是片刻時間便已經大變了模樣的山洞內部,蕭炎臉龐上浮現一抹心悸,喃喃了一聲,旋即將目光移向葯老。

此時的葯老,正滿臉緊張的盯著青色火焰的一舉一動,感覺到蕭炎望來,緊繃的蒼老臉龐上,微微柔和,對著他露出一抹安慰的笑意。

對著葯老強作笑容的點了點頭,蕭炎眉梢忽然一挑,一抹狂喜湧上臉龐,急忙迴轉過頭,將目光死死盯在青色火焰之中。

被血色角質層所覆蓋的手臂,在青色火焰之中,一陣癲似的狂抓,瞬間之後,急速舞動的手臂猛然一僵,一抹笑意,逐漸的攀爬上蕭炎的嘴角。

一旁,瞧得蕭炎的神情,葯老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血蓮丹所凝結而成的血鎧雖然強橫,不過卻也耐不住長久的異火熏烤,若是一旦血鎧因為能量的耗盡而揮,那麼蕭炎此次的吞噬異火,可就得徹底宣告失敗了。

手掌死死的抓著一抹猶如實質一般的物體,蕭炎咬著牙,忍著手掌上傳來的火辣辣疼痛,緩緩的將手臂從青色火焰之中抽離而出。

當手臂從青色火焰之中抽離出來時,蕭炎掌心之中,一縷猶如是青色岩漿的液體狀東西,在其中微微蠕動著。

「這就是青蓮地心火的火種么?」盯著手中的那縷釋放著恐怖溫度的青色岩漿,蕭炎眨著眼睛,輕聲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