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三十章成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章成功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心神牽引著一縷青色火焰緩緩的運轉著,火焰沿途所過之處,冰靈寒泉所凝成的冰層,不斷的被消融。

小心翼翼的牽引著這縷小小的青色火焰運行著,在經過一些經脈之時,另外一些青色火焰,也是逐漸的被自己這個同伴給吸引了過來,而藉助著青色火焰間的互相吸引力,蕭炎控制著這縷青蓮地心火在體內經脈中運轉著,那一縷縷分散在體內的其他青火,也是開始緩緩的被再度融合在了一起。

當最後一縷青色火焰被蕭炎辛苦的收集到一起之時,那青色的火焰逐漸融合,片刻后,竟然是凝聚成了一股細小的青色岩漿。

望著這再度出現的青色岩漿,蕭炎強行忍住體內經脈之中傳來的一抽搐痛感,咬著牙,牽引著它,在經脈之中運轉著。

融合之後的青蓮地心火,無疑是變得更加狂暴以及恐怖,沿途所過之處,本來還能勉強與先前的青色火焰相頗冰層,頓時有些支撐不住,青色岩漿淌過,厚厚的冰層,居然是變得不足拇指深厚,而且所揮發出去的寒霧,也是被青色火焰給焚燒成了一片虛無,被斷了補給系統的冰層,終於是再也難以抵擋住異火的侵蝕。

冰靈寒泉的效果,正在逐步的減退著,在某一次青蓮地心火的爆發之中,一小截經脈之中的冰層,居然是生生的被融化了乾淨,一小滴青色岩漿滴穿了冰層的防衛,落在了那裸的經脈之上,頓時,經脈猶如那受到刺激的泥鰍一般,瞬間緊繃了起來,一股深達靈魂的劇烈疼痛,直接是讓得蕭炎一口鮮血狂噴了出去。

牙齒互相緊緊的咬著。那股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讓得蕭炎腦袋暈眩了好一陣,方才逐漸平息,當下連血跡也沒時間搽去,趕忙再度凝聚心神,控制著那股青色岩漿,沿著經脈緩緩運轉著。

運轉之間,蕭炎地心神對於青蓮地心火地控制是越來越熟練,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青色火焰之中所釋放而出的溫度。也是越來越恐怖,到得現在,蕭炎的體內,冰靈寒泉已經是在異火的進攻下,節節敗退,想必再支撐一會,便是會被完全的消融殆盡!

死死的緊咬著牙關,蕭炎死命的拖動著那股小小的青色岩漿,熾熱的溫度從中散發而出。透過經脈,透過骨骼,直接是使得蕭炎地身體表面上,出現了細小的白色氣泡,白泡破碎,露出下面的殷紅血肉。一道道小小的裂縫,從血肉中蔓延而開,最後遍布著蕭炎的手臂以及身體,猶如一個破碎的瓷娃娃一般,看上去很是有些恐怖。

望著蕭炎那渾身崩裂的皮膚,一旁的葯老眼角不可仰止的跳了跳,這種皮膚迸裂地現象,便是說明此時蕭炎的體內,已經被熾熱的氣息所瀰漫。所有去路的熾熱氣息。也只得將蕭炎的皮膚漲破,然後方才能夠藉助著這些皮膚裂縫。逃竄出來。

一般出現這種情況,則都是說明。體內的情況,並不是非常地順利,因為此時若是一旦有著能量暴動,那麼蕭炎的皮膚表面,則很有可能會被直接炸飛。

蒼老地臉龐急速地變了變。葯老一對手掌緊了又松。鬆了又緊。好片刻后。方才壓制住內心地衝動。安靜地等待在一旁。不敢弄出絲毫地聲響打擾著蕭炎。

沒有理會身體表面地變化。此時地蕭炎。已經將所有地心神投注在那已經即將完成一次經脈周天地青色岩漿之上。

當青色岩漿從一條主幹經脈之中流淌而出時。終於是完美地完成了一次循環運轉。在這一刻。蕭炎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心神與青蓮地心火之間地聯繫。變得更為默契了一點。

在青色岩漿完成最後地運轉之時。蕭炎體內地鬥氣猛地一陣波盪。牽一髮而動全身。鬥氣只是輕微一震。那充斥在體內地熾熱氣息。便是猛地暴涌而出。然後在蕭炎地手臂之上。將一大塊皮膚連帶著血肉。生生地炸了開來。

突如其來地劇烈疼痛。讓得蕭炎靈魂狠狠地顫抖了幾下。額頭之上。冷汗猶如那淌水一般。急速掉落而下。打濕了衣衫。

深深地在心底吸了幾口涼氣。蕭炎手掌從納戒中摸索著取出一瓶療傷葯。胡亂地噴洒在傷口之上。然後繼續將心神投注在體內地青色火焰之中。

體內,因為青蓮地心火完成了一次運轉,那氣旋之中的紫火鬥氣,忽然翻騰了起來,在心神的指揮之下,一縷縷紫色鬥氣從氣旋中流轉而出,然後將青色岩漿包裹其中…雖然每當紫火鬥氣一接觸到異火,便是被在瞬間焚燒成虛無,不過好在有著源源不斷的大軍支持,所以,剛剛完成了一次運轉的青蓮地心火,便是又開始被驅使著沿著焚決功法的路線運轉著…

隨著青蓮地心火被推進焚決功法路線之中,它似乎也是冥冥中感應到一抹不安,頓時,因為運轉了周天而溫和了許多的火焰,再度變得狂暴了起來,深青色的火焰從岩漿中升騰而出,狠狠的熏烤著被冰層所包裹的經脈,火焰所過之處,經脈幾乎已經完全變了一個模樣,看上去,和受了重傷沒什麼區別。

這般吞噬青蓮地心火,蕭炎算是確切的領教了一下它們的恐怖,這吞噬還未完成,可自己的體內,幾乎便是已經被破壞成了一片狼藉,按照現在體內這個傷勢,即使他有著各種治療內傷的丹藥相助,可若是不休養個幾月時間,恐怕也難以回復到以前的那般狀態,畢竟,這一次,傷得實在是太重了,若是換作常人,恐怕足以使得他變成一個廢人……

經脈之中,紫火鬥氣在不斷的被焚燒成虛無,而那氣旋。也是猶如不要命一般的輸送著鬥氣。你燒多少,它便是輸送多少,雖然這般拼下來,氣旋之中所儲存的鬥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著,不過青蓮地心火,也是順利的被送得在焚決功法路線中運轉了起來。

經脈內部,冰靈寒泉所形成的冰層在經過與異火長時間地消耗中,逐漸地從厚實變成淺薄,然後再由淺保變得若隱若現,到得現在,那冰冷的冰層,幾乎已經是徹底的失去了防衛的作用……

冰層消散,蕭炎體內本就嚴峻的情勢,更是變得不太妙了起來,熾熱的高溫,將經脈熏烤得不斷扭曲著,一些較為細小之處。經脈更是逐漸的打起了結來,造成鬥氣流通間,頗為的堵塞。

到了這一步,幾乎是拿出了所有底牌的蕭炎,也唯有咬緊著牙齒,努力地驅使著青蓮地心火。完成焚決功法的運行路線,因為只有這般,這次的付出,才能得到完美的回報,否則的話,異火一旦反噬,恐怕當場就得化為粉末。

「嗤…」臉龐之上,一道小小的血縫忽然迸裂而開,鮮血流淌而出。將蕭炎半張臉都打濕成了血紅之色。看上去又是一個白紅妖怪一般。

閉目的蕭炎,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外貌現在變得有多可怖。他只能模糊的感覺到,自己地臉龐似乎忽然間又是劇烈的疼了一下。然後便是再度全神貫注的運轉著鬥氣,拖著那反抗越來越烈的青色岩漿,對著焚決功法的最後一條路線行進著。

在與異火長時間的消耗之中,氣旋之中地紫火鬥氣,已經幾乎快要被消耗殆盡,唯有十七滴液體的紫色能量,還在氣旋中滾動著。

當最後一縷氣態鬥氣被輸出之後,蕭炎略微遲疑,便是開始將液體能量調出氣旋,指揮著它們,包裹著青色岩漿條,拚命的拖動著。

氣旋之中的液體能量,不愧是要比氣態能量高上一個等級,一滴小小的紫色液體,竟然是生生的抵抗著異火的焚燒二十來秒時間,方才逐漸的被完全蒸發。

瞧得紫色液體能量效果竟然如此不菲,蕭炎精神一振,也不管其他,直接一滴滴的接連將氣旋之中地液體能量抽調而出,然後驅使著青色岩漿條,行走在最後一程地路途之上。

當氣旋之內的十七滴紫色液體能量被消耗得僅剩三滴之時,青色岩漿,終於是鑽出了焚決功法地最後一條運功路線……在青色岩漿行出最後一條經脈之時,蕭炎那幾乎被劇痛搞得近乎麻木的腦袋,猛地泛起淡淡的溫涼之意,讓得他回復了不少冷靜。

此時的青蓮地心火,在穿梭過焚決的功法路線之後,其中所釋放的那股極具破壞力的高溫,忽然緩緩的收斂而下,片刻之後,高溫幾乎完全收斂進入熔岩之中,狂暴褪去,一絲溫順,隱隱散發而出。

「成功了么…」

山洞之中,葯老望著那全身基本沒有一塊完好皮膚的蕭炎,重重的鬆了一口氣,臉龐上充斥著欣慰的笑意,微微點了點頭,屈指輕彈,石面之上的那小小納靈,便是化為一道灰芒,徑直射進了蕭炎身體之內。

隨著納靈的進入蕭炎的身體,瞬息時間,一股刺眼的青色火焰罩猛的自蕭炎身體之內彈射而出,最後將他包裹其中,其上所翻騰的熾熱青色火焰,將所有的目光,都是隔絕在了外面。

凝望著那忽然出現的青色火焰罩,葯老微微一笑,低聲喃喃道:「真是個恐怖的小傢伙啊,竟然是真的承受下了異火的鍛體之痛,了不起……」

寬敞的山洞之內,青色火焰罩猶如一個雞蛋一般,將少年包裹其中,翻騰的青色火焰,似乎是在宣示著,他要脫繭化蝶了……

天啊,終於碼完了,眼皮都睜不開了,諸位兄弟,請賜予土豆點月票吧,半夜碼字,太痛苦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