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三十三章進化功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三章進化功法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山洞之內,瞧得那興奮有些忘乎所以的蕭炎,葯老微微笑了笑,並未開口將他阻攔,幾年的苦尋,今日終於得償所願,讓得他發泄一下情緒,倒也挺好。

高亢的狂笑聲,在山洞中持續了許久,方才逐漸的落下。

嘴角猶自帶著一抹笑意,蕭炎低頭望著那不斷開握的手掌,青色火焰,在其上緩緩升騰著,由於現在已經徹底煉化了青蓮地心火的緣故,所以現在的它,並沒有再給蕭炎帶來任何的熾熱高溫以及不適的感覺,並且只要經過長久的熟練,蕭炎相信,自己也遲早能達到葯老操控骨靈冷火那般爐火純青的地步。

青色火焰,宛如那調皮的精靈一般,在蕭炎的指尖跳躍著,偶爾竄上半空的青色火苗,便是立刻展現出了屬於它的恐怖,只見那手掌之上半尺處的空間,竟然是直接被熾熱的溫度焚燒得有些扭曲了起來,一裊裊熱浪騰上半空,導致視線也是逐漸模糊。

緊緊握著被青色火焰所覆蓋的拳頭,蕭炎輕吐了一口氣,身體沉寂了瞬間,腳掌猛的踏在青蓮之上,身體頓時猶如那離弦的箭支一般,迅速閃掠至山壁之處,拳頭帶起一股熾熱的勁風,狠狠的砸了上去。

「轟1

拳頭接觸到堅硬的山石,青色火焰那熾熱的高溫,立刻便是將山石融化出了一個空洞,拳頭順著空洞狠狠的砸進了山石之中,頓時,一道悶聲自其中響起,旋即,一條條裂縫。從那坑洞之處,急速蔓延而開,僅僅是片刻時間,便是遍布了這處山壁。

「呼…」緩緩的吸了一口空氣。蕭炎望著面前這即將蹦碎的山壁,臉龐上浮現一抹驚喜,咧嘴笑了笑,抽拳後退。

在蕭炎後退的霎那,面前那已經被裂縫所布滿的山壁,頓時在那轟隆地聲響中,碎石四濺,轟然倒塌。

隨手揮出一股勁風,將迎面撲來的灰塵吹拂而去。蕭炎望著那已經變成一堆碎石的山壁,扭了扭脖子,略微有些驚喜的笑道:「不錯,身體力量以及速度都是變強了許多,先前那一擊,若是換作以前地話。不使用出八極崩,是不可能有這般破壞力。」

「青蓮地心火。果然不凡礙」嘖嘖讚歎了幾聲,蕭炎手掌隨意的揮了揮,其上面所覆蓋的青色火焰,緩緩收斂,將手掌之上的青色火焰收回后,蕭炎略微查探了一下體內,旋即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有些無奈的低聲道:「果然,這異火也是個吞噬鬥氣的大傢伙,僅僅是這般短時間的使用。便消耗了十分之一的鬥氣。若非是先前提升了兩星的實力,恐怕這消耗還得更大。」

「呵呵。你現在實力太低,還不足以完全發揮異火地能力。而且,焚決的功法,現在也不過才黃階中級,以這種功法對鬥氣的儲存上限,自然是不可能任由異火隨意的揮霍。」葯老笑道。

「對了…功法1聽得葯老的話,蕭炎眼睛頓時一瞪,這最重要的步驟,竟然差點因為煉化異火地狂喜給沖得搞忘記了。

「先別急,反正現在已經徹底的煉化了青蓮地心火,吞噬它進化功法,那只是遲早地事情,你今天的工作量已經夠大了,先休息一天吧……吞噬異火這種事情,講究是一個平衡,搞得太急,反而會起反作用。」葯老搖了搖頭,勸誡道。

「呃…好吧。」聞言,蕭炎一愣,瞧得葯老那認真的臉色,雖然心中有些不情願,不過還是無奈的點了點頭。

「明天晚上深夜開始,那是一天之中氣溫最低時,雖然這或許對於你吞噬異火的幫助極其微小,不過,我們卻並不能將它放棄,因為說不定,正是這一丁點成功率,將會左右著進化大局的成敗。」葯老凝重的道。

「嗯,那就明天深夜開始吧…」微微點了點頭,蕭炎笑道。

瞧得蕭炎答應,葯老也是輕鬆了一口氣,身軀微晃,化為一道流光鑽進戒指之中,留下淡淡的笑聲徘徊在山洞內:「既然如此,那你便自由安排接下來的時間吧,我明天再出來。」

點了點頭,蕭炎輕輕撫摸著手指上的黑色戒指,輕笑了笑,旋即揮手將青蓮收進納戒之中,然後腳尖點在石壁之上,身體宛如一片柳絮,輕輕地飄出了山洞。

一天地時間,在蕭炎那迫不及待的心情中緩緩度過,當第二天夜色逐漸籠罩大地之時,那盤坐在山崖地一處凸出石岩之上的蕭炎,緩緩地睜開了雙眸,伸出手來,感受到天地間那逐漸變得冰涼的空氣,頓時,臉龐上流露一抹滿意的笑容。

站起身子,蕭炎抬頭望著那黑沉沉的天色,或許是因為暴雨即將來到的緣故,現在的天地間,被一片壓抑的氣氛所籠罩著。

再次觀察了一下天色,蕭炎腳尖輕點石面,身體矯健的躍進了下方的那處山洞之中,行至洞中央,然後緩緩盤腿而坐。

似是感應到了外界的天色,戒指之中的葯老,也是在此刻再度飄了出來,伸手手掌在面前虛抓了幾把,旋即微微點頭,輕聲道:「不錯,或許是因為天氣轉變的緣故,現在空氣中的熱量,已經被壓制到了最低點,正好是最適合吞噬異火的氣候環境。」

「現在開始?」蕭炎緊張的搓了搓手掌,抬頭問道。

「再等等,午夜時分,才是一天之內寒氣最重之時,那時候再開動1微微搖了搖頭,葯老飄至山洞之口,望向那黑沉沉的天空,道。

輕點了點頭,蕭炎沒有再開口,盤坐在巨石之上,眼眸逐漸的閉攏。開始將那顆緊張得不斷跳動的心安撫而下。

黑沉沉的天空,略微帶些寒氣的輕風刮過,在山林間帶起一陣陣嘩嘩地聲響,重重黑雲之中。在某一刻,沉悶的雷聲,忽然在雲層之中響起,滾滾的響徹著山林,雷聲過後不久,一道巨大的銀色閃電,猛地自雲層中穿梭而出,明亮的銀色光芒,猶如將天地分了開來一般。頓時將黑漆漆的山林,照了個通透。

站在山洞之邊,葯老望著那忽然間便是電閃雷鳴的天空,伸出手來,豆大的雨滴,里啪啦的從天際灑落而下。一時間,整座山林。都是響徹著那雨滴砸在樹葉之上發出的啪啪聲響。

「開始吧…」

迎面一陣寒風吹來,葯老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微微偏過頭來,望著山洞內部的少年,輕聲道。

聞言,緊閉眼眸地蕭炎睜開眼來,將目光掃向外面那被閃電照得頗為亮堂的山林,深吸了一口氣,重重的點頭。

「希望你能成功吧,吞噬異火。進化功法的這個過程。我幫不了你半點東西,所以。都只能靠你自己…」葯老背負著雙手。仰頭望著天空上的電光銀蛇,沉默了許久,低沉的聲音伴隨著陣陣雷鳴,在山洞之內飄蕩著:「在這裡,我想說點事…雖然你曾經吞噬紫火,成功進化了一次功法,不過,按照捲軸上所說,只有不斷吞噬異火,才有可能讓得功法進化到真正地高階,可異火這種毀滅之物,究竟是否能夠讓人吞噬…這個鬥氣大陸上,恐怕並沒有多少人確切的指導,包括我…」「

「你是修鍊焚決地唯一一人,所以,它是否具備成為天階功法的資格與潛力,便是需要你來衡量。」說到此處,葯老眉頭緊皺著,半晌后,淡淡的道:「如果進化失敗,那麼這焚決功法,或許的確是有些問題,而到時候……便放棄這種功法吧,沒有了進化這一項功能的焚決,價值頂多只能與一卷玄階功法相仿。」

蕭炎微微垂頭,誰也看不清他的表情,袖袍下的拳頭,緊緊的握著。

「轟1一道雷霆從天際閃過,轟隆隆的雷聲,在山林中滾滾的回蕩著。

在雷聲響起之時,蕭炎身子微微顫了顫,緩緩抬起頭來,望著那站在山洞口地蒼老背影,經過幾年如影隨形地陪伴,老人的身形,似乎是越發地佝僂了。

凝望著老人那在閃電之下顯得極為渺小單薄的身軀,蕭炎忽然輕輕一笑,溫和地聲音,在山洞內部響起。

「呵呵,老師,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怎還說這些喪氣話?就算這一次進化功法失敗,我想,我或許依然不會放棄它,您說過,它是我踏上巔峰強者的必需品,再者…老師您的軀體,還需要進化焚決之後產生的火焰,才能夠制,放棄了修鍊焚決,那也等於放棄了您復生的希望…」

背後響起的少年溫和笑聲,讓得葯老的身體驟然緊繃了起來,深深的吸了幾口氣,他緩緩的抬起腦袋,渾濁的老眼中,在銀色閃電的反射之下,隱隱噙著感動與欣慰。

「既然你堅持,那麼…我的好弟子,安心修鍊吧,我相信你能成功…」手掌抹了抹眼角,葯老笑了笑,然後負手仰望著無盡漆黑的夜空,略微沉默,低聲喃喃道:而且,就算這功法真的不能吞噬異火,老師也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成為那巔峰強者……」

乾枯的手掌輕飄飄的擊打在洞口之邊,一陣裂縫蔓延而出,旋即巨大的石頭轟然砸下,轉瞬間,便是把洞口堵得嚴嚴實實。

偏頭望了一眼被堵死的洞口,葯老身體漂浮在一處山岩之上,任由那雨滴穿過虛幻的身體,安靜的矗立在漫天銀蛇之下,等待著少年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