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三十四章煎熬之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四章煎熬之痛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漆黑的雨夜,磅大雨襲擊著山林,狂風攜帶著嗚嘯之聲,在林中帶起嘩嘩的聲響,偶爾天空之上一聲驚雷響起,轟隆隆的巨聲,在山巒中蕩漾不息,餘音縈繞。

黑壓壓的天空之上,銀蛇閃爍,嗤啦的聲響不斷響起,刺眼的銀色光芒,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是將漆黑的山林照耀得如同白晝。

在那山勢險峻的山崖之間,蒼老的人影負手而立的站在一處尖銳的山岩之上,蒼老的臉龐,面無表情的盯著天空上的電閃雷鳴,略微佝僂的身子,就如同是一株不老松一般,穩穩的矗立在懸崖之上,頗有幾分任他雷霆暴動,我自巍然不動的淡然氣勢。

然而,若是細心觀察,則是能夠發現,每當老人目光瞟向不遠處的那堆被碎石遮掩了洞口的山洞時,那猶如鷹爪般的手掌,便是會不自覺的猛然緊縮,好片刻之後,方才再度回復。

老人矗立在雷電之中,並未開口說半句話,就這般沉默的仰望著天空,偶爾目光掃向山洞,不過僅僅是停留了一瞬,便是悄悄的移了開去,那小心的模樣,就猶如是生怕多看了一眼便會打擾其中少年的修鍊一般。

漆黑的夜,在雷霆交加之中,緩緩度過,而那山林,也是被那雷霆閃電,毫不憐憫的蹂躪了一夜,待得黑夜逐漸散去,一絲黎明晨輝從東邊地天際緩緩射將而出。整個山林,頓時露出了那千瘡百孔的凄慘模樣。

一輪圓日從東邊天際緩緩升起。淡淡地溫暖光芒,灑落在大地之上,為那遭受了一夜雷電蹂躪的山林。帶來許些活力與朝氣。

矗立在山岩之上,葯老微微偏頭望著那緩緩升起的一輪圓日,眼角再瞟了瞟那依然安靜得沒有絲毫反應地山洞。袖袍下的一雙手掌,頓時猛然緊緊的握了起來。

眼角忍不住地輕微抽搐了幾下。葯老深吸了一口清晨那清新的空氣,努力地想要使得自己平靜下來,可那盤旋在心中的一抹焦慮,卻始終難以讓得他回復以往那般淡然。

略微有些乾瘦的十指輕輕的敲打著手臂,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山洞之內,依然沒有任何動靜,當下,那本來尚還有些節奏感的敲打,頓時變得猶如此時葯老的心境一般凌亂了起來。

初升的太陽。緩緩的行至了小半個天空。溫暖的陽光,此時也略微有些熾熱了起來。而在這般環境之下,葯老心中地急躁。更是悄悄地變得濃郁了一些。

再次靜等了片刻。葯老那敲打著手臂地十指。猛然一頓。渾濁地老眼。也是逐漸散發出許些凌厲地氣勢。顯然。經過一夜地等待。此時地他。已經不打算再繼續這般漫無目地地等下去。

隨著葯老手指地頓祝一股雄渾地強悍氣息。緩緩地自其體內升騰而起。雄渾氣息所造成地威壓。直接是讓得那盤旋在高空之上地幾頭飛行魔獸。驚恐地尖叫著逃離了這個讓得它們極為恐懼地地方。

就在當葯老準備強行進入其中一探究竟之時。安靜地山洞之內。終於是出現了自昨夜以來地第一次異動。

「轟1

山洞內部。一股兇悍地能量波動猛然擴散而出。旋即被山壁攔截而下。頓時。一道道巨大地裂縫。在山壁之上快速地蔓延了出來。

站在山岩之上。葯老望著那忽然蔓延而出地裂縫。緊繃地臉龐略微鬆懈了一點。既然還有著動靜。那麼裡面地人。也至少是還安全著。

在先前那道能量波動傳出之後不久,又是幾道更加兇悍的能量波動擴散而出,在這一道道能量波動的撞擊之下,那堅硬的山壁,明顯是已經變得有些搖搖欲墜了起來。

「究竟怎麼回事?」望著那即將崩塌的山洞,葯老眉頭再度緊皺了起來,有些疑惑的喃喃了一聲。

「轟1

就在葯老茫然之際時,一道堪比昨夜怒雷般的炸響,猛的在山洞之中響徹而起,而隨著這次的能量波動襲擊,那本來便已經進入崩塌狀態的山洞,隨著一陣陣轟隆隆的巨響,山洞猛的朝中心位置凹陷了下去,一堆堆巨石狠狠砸落而下,轉瞬間,便是將山洞累積成了一個亂石崗。

望著這忽然出現的一幕,葯老臉龐微微一變,腳尖在山岩之上輕點,身形急忙對著崩塌的山洞處掠飛而去。

然而,就在當葯老即將落下亂石之處時,青色的火焰,猛的自亂石之下暴涌而出,頓時,那一堆堆龐大的岩石,便是飛快的化為了一灘灘熔漿……

腳尖輕點虛空,葯老強行止住了落下的身形,將那陷入狂暴狀態的青色火焰躲避開去,旋即滿臉凝重與茫然的望著那漆黑的山洞之內。

「啊1

山洞之內,一聲凄厲的嘶吼聲,帶著幾分嘶啞,忽然猶如那受傷的野狼一般,大聲咆哮了出來。

隨著這吼聲的響起,一股較之先前更加恐怖的青色火焰,猛然自其中席捲而出,任何抵擋在前的東西,都是被這些霸道的青色火焰焚燒成了液體。

「果然出事了…」聽得那蘊含著痛楚的嘶吼聲,葯老的臉色霎時便是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低低的罵了一聲,森白色骨靈冷火迅速覆蓋身體,然後強行穿過那青色火焰,閃電般的掠進了那已經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的山洞之中。

落下地來,葯老目光急忙在山洞內掃過,最後眼瞳微縮的停留在不遠處那雙腳跪地。垂著頭,不斷用拳頭狠狠怒砸著石面地少年身體之上。

此時的蕭炎。全身地衣服,已經近乎被燒毀了大半,或許是因為先前皮膚被強化了許多的緣故。所以現在雖然看上去到處都是血痕,不過卻也僅僅只是一些小傷而已。

似是察覺到葯老的進入,蕭炎艱難地抬起頭來。那張原本極為精神的臉龐,此時已經是近乎完全慘白。扭曲的臉龐,看上去頗為可怖,一抹刺眼地血跡在嘴角浮現,牙關緊咬間,絲絲鮮血從牙齦中滲透了出來,他身下的那塊堅硬岩石,此時已經被他用拳頭生生地砸出了宛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目光飛快的掃過蕭炎那因為忍受著巨大疼痛而臉龐扭曲的蕭炎,葯老乾枯的臉皮也是微微抽搐著,能夠將自制力以及忍耐力都極為出色的蕭炎逼成這幅模樣,難以想象。那是一種何種恐怖的劇痛……

「放棄那該死的東西吧1望著蕭炎那越來越慘白的臉色。葯老心中一寒,急喝道。他沒想到,這焚決在吞噬異火時。竟然會造出這般讓得人發瘋的煎熬。

「沒…沒關係…我,我還能忍受1蕭炎眼睛怒瞪著,死死地咬著牙,含糊地詞語從緊繃的牙齒縫隙中傳了出來,拳頭再次狠狠地砸在石面之上,頓時,這塊巨大的岩石,竟然是轟然間爆裂了開來。

顫抖著滿是鮮血地拳頭,蕭炎手掌僅僅的扣在一塊岩石邊緣上,略微有些鋒利的岩石邊,將蕭炎的手掌劃出了一條口子,鮮血流淌而出,將那石頭,都是渲染成了刺眼的殷紅之色。

「我說夠了1

望著蕭炎那鮮血淋漓的手掌,葯老臉龐微怒,一聲怒喝,腳掌重重的踏在地面之上,頓時,身體猛的對著蕭炎暴射而去。

「轟1

就在葯老對著蕭炎暴掠而去時,那跪在地面上的蕭炎,身體猛然一顫,鋪天蓋地的青色火焰從其體內暴涌而出,然後對著葯老席捲而去,憑藉著龐大的數量,竟然是將葯老生生的阻攔了下來。

「啊1

青色火焰暴湧出來之時,那一縷縷火焰,就如同是從蕭炎的毛孔中衝擊出來的一般,那種肌肉,骨骼,細胞被焚燒時所發出的劇痛,讓得蕭炎抱著腦袋,狠狠的撞在一旁的岩石之上,不過好在那青色火焰雖然給蕭炎帶來的無以倫比的痛苦,不過卻也還是在防護著他的身體,不然的話,光是這一撞,恐怕就能讓得蕭炎昏死過去。

越來越多的青色火焰從蕭炎的體內噴射而出,到得最後,蕭炎竟然是變成了那活生生的噴火器一般,一眼望去,頗讓得人有些膽寒。

「青蓮地心火能量實在是太強,憑蕭炎斗師的實力,不可能順利將之吞噬,必須壓制它!該死的,我現在能用的,也只有異火,用它去救助,簡直就是火上澆油1老練的目光掃過蕭炎的情形,葯老頓時明白了其中的一些問題所在,不過即使知道了問題的所在,可開他依然沒有辦法解決,當下只得急得團團轉。

然而,就在葯老有些束手無策之時,一道低低的嘶鳴聲,忽然在山洞之內響起。

嘶鳴聲落下,一道七彩影子忽然從蕭炎袖子中飆射了出來,淡紫的眸子望著蕭炎身體之上的青色火焰,頓時,眼瞳之中,莫名的光芒大漲。

七彩吞天蟒圍繞著蕭炎飛快的旋轉了一圈,然後迫不及待的張開嘴,一股恐怖的吸力瞬間暴涌而出……

隨著這股吸力的牽扯,那繚繞在蕭炎身體之上的青色火焰,頓時被迅速的扯進了七彩吞天蟒的肚內……

越來越多的青色火焰被七彩吞天蟒吞噬,而蕭炎身體之上的青色火焰,則是逐漸的減少了下來,再過得半晌時間,最後一縷青色火焰,終於是徹徹底底的離開了身子……

當最後一縷青色火焰離開身體后,蕭炎身體猛然一陣劇顫,全身頓時疲軟的倒了下去,躺在冰涼的石面之上,蕭炎抬頭望著那在頭頂上方,興奮不已的來回盤旋的七彩小蛇,嘴角緩緩溢出一抹淺淺的笑容,眼眸微微顫抖著,再過得一會,視線,終於是完全的黑暗了下來……

天啊,困得要死,還有一更忍著瞌睡繼續碼吧,痛苦,不知道確切更新時間淚奔,好想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