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三十六章再見冰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六章再見冰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沙漠與陸地的交接之處,偶爾幾朵青色草葉點綴其上,星星點點的雖然頗為稀少,不過比起沙漠之中那千篇一律的金色黃沙來說,卻無疑是要順眼了許多。

由於此處已經接近了沙漠邊緣,所以偶爾倒也能見到來往的行人以及從沙漠中獵殺魔獸歸來的傭兵小隊。

在那沙漠與陸地交接之處,身著黑衫的人影,不急不緩的行走著,在人影的背後,斜背著一把足以與人影身高相平衡的黑色大尺,這般有些怪異的組合,行走在此,來往的路人,都是會不由自主的將詫異的目光投注過來。

不過對於周圍那些射來的詫異目光,黑衫少年惘若未聞,腳步緩緩的行走在結實的路面之上,雖然速度似乎不沒有顯得如果快捷,不過若是細心的人,則是能夠發現,少年一路行走而來的步伐,似乎就猶如是那經過精心測量一般,幾乎每一步之間的距離,都是大致相同。

天空之上高懸的熾日,沒有使得少年額頭上浮現半滴汗水,他那悠閑行走的模樣,不象是在趕路,倒像是在沿途欣賞風景…

少年的這般緩慢行程,持續了將近整整一天,當天空之上的烈日逐漸落下沙漠的地平線時,他方才緩緩的停下了腳步,抬頭望著出現在視線盡頭的那座龐大城市,清秀的臉龐上,浮現淡淡的笑意。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蕭炎聽得那骨頭間的脆響,輕笑了笑,手掌彼此伸進袖袍之中,微笑道:「漠城。終於是到了埃」

「老師,我們真的要給那傢伙煉製丹藥?」站在一處沙丘之上,蕭炎望著遠處那人來人往的城門口,微微皺眉,低聲道,他口中地那個傢伙。自然便是當初在漠城偶然相遇的隱士,曾經的加瑪帝國十大強者的冰皇,海波東。

「呵呵,怎麼?既然都到這裡了,那便順手拉走一名斗皇的人情吧。」戒指之中。傳出葯老蒼老的笑聲:「而且,難道你不想得到那剩餘地殘圖了?雖說如今你已經得到一種異火,可以後功法的升級,將會更加困難,再說,那凈蓮妖火,可是一個了不起的東西啊,若是能夠得到它。這鬥氣大陸上,恐怕就沒有多少人敢輕易小覷你了。」

「不過總覺得那傢伙不是一個安份的人。」蕭炎攤了攤手,道。

「嘿嘿,不安分又能怎樣?就算他回復了實力。那也不過一名斗皇而已,還能把我們怎麼著?」葯老淡淡的笑道:「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也不是什麼軟柿子,為了安全起見,總得安置一些防護措施吧…我以前就說過,在煉製丹藥地時候,給他弄點輔料進去,若是他沒歹心,那倒一切好說,若是真的想打一些鬼主意。那我們自然也不用留情。」

聞言。蕭炎咧嘴笑了笑,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也好,那便依老師所言吧。如果真的能夠得到一名斗皇強者的人情,那倒也不錯,特別是兩月之後的雲嵐宗之行,雖然我並不擔心與納蘭嫣然的決戰,可若是最後勝利了,那些雲嵐宗的老傢伙惱羞成怒的想要對我出手,這位冰皇,倒是一位不錯地護衛。」

「嘿嘿。煉藥師地最擅長地。便是拉關係網。你沒瞧見此次地異火搶奪么?憑那丹王古河地實力。根本不可能闖進沙漠深處。不過那傢伙卻是生生地邀請了這麼多強者助拳。最後還把蛇人族搞得雞飛狗跳。」葯老笑道。

「嗯。」笑著點了點頭。蕭炎手掌輕拍了拍背後地玄重尺。然後開始對著那坐落在沙漠邊緣之處地巨大城市緩緩行去。

順利地進入城市。蕭炎站在街道之上四處望了望。順著記憶之中地路線對著街道盡頭走去。半晌之後。停在了處於街道盡頭地古樸地圖商店門口。

此時地商店。或許是因為天色已暗地緣故。大門已經被虛掩了起來。淡淡地燈光從門縫中投射而出。照耀在蕭炎地身上。

站在商店門口。蕭炎望著那虛掩地大門。心中忍不住地有些噓唏。沒想到當初自己胡亂地一通亂撞。竟然便會是遇見一名隱士地斗皇強者。這種結果。可實在是有些出乎他地意料。

偏過頭在人流稀少了許多地街道上掃了掃。蕭炎這才悄悄地推開大門。然後鑽了進去。並且反手將房門緊緊地關閉了起來。

商鋪之內,一枚月光石,散發著淡淡的毫光,溫和而不刺眼的光芒,將店鋪內照得頗為亮堂。

依然是以前的那般擺設,上次因為戰鬥而造出的破壞,已經被完美的修復,在那堆滿地圖的櫃檯之後,老人正垂首細心的製造者手中的地圖,由於過於的專心,所以他並未感應那悄悄溜進來的蕭炎。

在商鋪之內,還有四人在選購著地圖,三男一女,四人衣著都頗為華麗,在四人的身後,還恭敬的站立著幾名體型頗為壯碩的大漢,在蕭炎進入之時,他們也是偏過頭來回望了一眼,不過當瞧得蕭炎那風塵僕僕的神色之後,便又是將頭轉了回去,懶懶的挑選著面前的地圖。

在四人回頭的時候,蕭炎目光從他們臉龐上跳過,三位男子模樣倒是不錯,不過眼中隱隱噙著一抹傲氣,卻是讓得人對他們的印象分大打折扣,另外一名女子,穿著一套緊身的紅色長裙,模樣頗為俏美,身材在紅裙的包裹下,也是顯得玲瓏有致,旁邊的三位男子偶爾掃向紅裙女子那誘人的背影,眼瞳中都會掠過一抹愛慕與垂涎,不過在這抹愛慕之下,似乎也隱藏著對紅裙女子的一抹忌憚。

蕭炎沒有理會這一行舉止略微有些怪異的人群,目光在老者身上掃了掃,緩緩行至櫃檯之處,隨手拿起一卷地圖,懶散的翻了翻。

聽得地圖翻動的聲音,老者那在地圖之上行雲流水般運動的墨筆這才微微頓了頓,不過如同第一次相見那般,他依然並未抬頭,只是淡淡的道:「抱歉,本店今天已經休業了,若是需要購買地圖,請明日再來吧。」

聽得老者這一如既往的冷淡話語,蕭炎忍不住的搖了搖頭,這老傢伙……

就在蕭炎準備出口之時,兩名體型剽悍的大漢,忽然阻攔在面前,手掌緊握著腰間的武器,滿臉凶光的盯著他。

「呃?」突然起來的一幕,讓得蕭炎愣了一愣,他啥話都沒說,難道又得罪人了?當下滿頭我⊥罰偏過腦袋,望向對面那似乎地位在這漠城中有些不低的紅裙女子。

「冰大師製作地圖的時候,並不喜歡被打擾,所以,還請麻煩出去一下。」模樣俏美的紅裙女子,緩緩走上前來,淡淡的道。

女子的聲音雖然頗為輕柔,不過不難聽出其中的一抹霸道與蠻橫。「……難道這些人也知道了他的身份?」瞧得這女子竟然如此替海波東著想,蕭炎頓時愣了一愣,心中愕然的道。

相比於蕭炎的愕然,面前的紅裙女子,心中更是有些鬱悶,她的父親總是告訴她,這間地圖店的老人,是一位實力極強的強者,所以,每每有空閑,他便是會吩咐自己的寶貝女兒來到這裡對老人噓寒問暖,竭盡自己的權利,給予他最好的照顧,不過老人似乎對他的照料並不領情,每次來都是熱臉貼著冷屁股,這實在是讓得性子頗為高傲的女子有些難以接受。

雖然一直受到冷遇,不過紅裙女子卻非常相信自己的父親,而且在某一次,她也隱隱的感受到過老人那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恐怖氣息,在那股氣息之下,她發現,她竟然是只有顫粟的權利…

所以長久以來,雖然老人態度冷淡,不過她卻依然將之對待得極為恭敬,那副唯唯諾諾的乖覺模樣,經常讓得她的一些同伴感到不可思議,這乖乖女,還是那曾經將漠城搞得雞飛狗跳的嬌蠻魔女么?

今天,她如同以往的來到商鋪替老人打下手,當然,老人對她的態度,也同樣是一如既往的冷淡,除了來的時候瞟了一眼之外,便是將心神投注到了地圖之上,再也懶得理會他們。

以紅裙女子那嬌蠻的性子,被這般對待,心中自然是有著幾分難以言明的怨氣,不過這份怨氣,她又不可能對著老人所發,而此時闖進來的蕭炎,似乎正好成為了她的出氣筒。

沒有理會女子那嬌蠻的叱喝聲,蕭炎隨意的瞟了她一眼,將手中的地圖隨意的丟在櫃檯上,身體微側,便是閃開了兩名大漢的防護。

瞧得蕭炎竟然沒有聽從她的話語離去,反而是得寸進尺的靠了過來,紅裙女子柳眉微豎,眸子中掠過一抹危險的光芒,雪白的下巴微微一揚,頓時,周圍的幾名大漢,便是臉帶凶光的對著蕭炎圍攏了過來。

紅裙女子雙臂環在胸前,眸子略微噙著一抹戲謔的盯著蕭炎,然而就在當她準備看著後者討饒之時,蕭炎卻是做了一個讓得她目瞪口呆的舉動。

只見蕭炎一手扯過一把地圖,然後狠狠的對著那在女子心中地位極為尊貴的老者砸了過去,在砸過去的同時,嘴中還嘟囔道:「老傢伙,你還給我裝冷淡,究竟還想不想煉藥來著?」

還有一更,12點或者一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