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斗破蒼穹>第兩百三十七章談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七章談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魔法

幾卷地圖,在即將達到海波東身體之時,卻是被一股驟然湧現的寒氣凍成了冰寒的冰塊,旋即無力的掉落在了老人身旁。

望著那驟然化為結冰的幾卷地圖,紅裙女子美眸微微放光,這是她又一次看見老人展露出其崢嶸的實力。

「這不知死活的傢伙,竟然敢對冰大師如此無禮,當真是鼠目寸光之輩。」目光略微泛著許些戲謔的盯著蕭炎,顯然,紅裙女子並不認為,老人會輕易放過這個敢冒犯他的莽撞傢伙。

當然,這一切的想法,自然只是女子的一廂情願,老人雖然的確是如她所想的將心神從地圖上移了起來,不過那猶如寒冰般的乾枯臉龐,在掃向面前的黑衫少年時,卻是流露出了許些極為罕見的笑意,這抹笑意,是在這裡恭敬得當了許久下人的紅裙女子從未見過的。

「呵呵,小兄弟,你終於回來了,真是讓我好等埃」將手中的墨筆輕輕放下,海波東目光在蕭炎身上掃了掃,眼眸中飛速的閃掠過一抹奇異,這才幾個月不見,面前的少年,竟然便是變得強橫了許多,甚至,在他的身上,海東波似乎還隱隱的察覺到一股讓得他略微有些恐懼的東西。

「難道是異火?天啊,他真的尋找到異火了?」心中飛速的閃過一道念頭,讓得海波東臉龐上浮現一抹震驚,再度望向蕭炎的目光,透著一抹難以言明的情緒。

「沒辦法,老先生手中有著我所需要的東西,自然是要趕緊回來,而且這一次的路程。若非是老先生地地圖相助,即使我是在沙漠中轉上一年時間,恐怕也難以達到目的。」蕭炎笑吟吟的道。

「呵呵,各持所需罷了。」笑著擺了擺手,海東波鼻子微微抽了抽,旋即乾枯的臉色微微一變。有些愕然的望著蕭炎,震驚的道:「你…你和美杜莎女王接觸過?」

店鋪之中,望著那不僅沒有對蕭炎出手,反而與他相談甚歡地海波東,一旁的紅裙女子頓時滿臉錯愕。片刻后,柳眉微微皺了皺,眼角偷偷的掃過那似乎年齡比她還要小上一些的黑衫少年,心中忍不住的有些嫉妒,她在這裡幫了海波東這麼久地忙,卻從未被他如此和善的對待……

「這傢伙…」心中憤憤不平的想著,紅裙女子正打算準備回去讓人查探一下蕭炎的來歷之時,那忽然從海東波口中說出來的話語。卻是讓得她當場如遭雷擊的僵硬了下來。

當然,不僅是她,店鋪之內,那三位年輕人以及幾名壯碩的大漢。在海波東口中的美杜莎女王脫口而出之後,都是全身猛地僵硬了下來,在沙漠附近,美杜莎女王的凶名,足以讓得任何一名人類感到恐懼,當年的大戰,這位女王陛下,曾經單槍匹馬的血洗了好幾座城池,其凶名,幾乎達到讓嬰兒止哭地地步。

「這…這傢伙。竟然和美杜莎女王接觸過?而且還沒死?」店鋪之內。一道道目光泛著震驚以及不可置信地盯著那背負巨大黑尺地少年。腦袋略微有些回不過神來。在沙漠附近地城市中。雖然有也著少數一些在與美杜莎女王接觸過並且活下來地強者。不過那些人。哪個不是名震一方地強者。可面前地這位似乎不足二十地少年……可能么?

「呵呵。是挺倒霉地和她接觸了一下。不過還好。僥倖保住了小命。不然地話。老先生也是見不到我了。」蕭炎聳了聳肩。玩笑道。

「嘖嘖。了不起。竟然能從那女人手中活著回來。並且似乎毫髮無損。當真是英雄多出少年輩埃我想。這加瑪帝國年輕一輩地巔峰人物。恐怕非小兄弟莫屬了埃」聞言。海波東頓時咂了咂嘴。驚嘆不已地道。

蕭炎淡淡地笑了笑。對於那所謂地巔峰人物。卻是表現得不置可否。

「哦。呵呵。對了…小兄弟。不知道。我托你地事?」搓了搓乾枯地手掌。海波東忽然涎著臉笑問道。

「喏。這便是你需要地沙之曼陀羅。這東西可不好找。我也是在蛇人族地聖城之內。方才僥倖尋見地。」屈指輕彈著納戒。一株淡黃色地植物。出現在了蕭炎掌心中。這株植物外形頗為古怪。纏纏繞繞地就猶如是一條盤起來地黃色長蛇一般。在植物地頂部位置。便是那高高昂起地蛇頭。在蛇頭之上。略微凸出一個拳頭大小地瘤子。這瘤子。便是整株植物中精華最濃郁地所在。

「呵呵,真是勞煩小兄弟了。」驚喜的接過這株植物,海東波咧嘴感謝的笑道。

「各持所需罷了。」蕭炎攤了攤手,學著先前海東波的語氣笑道。

店鋪之內,望著那正旁若無人般的交談著的蕭炎與海東波,紅裙女子俏臉上的嬌蠻也是逐漸的收斂了下去,她雖然蠻橫,可也不是傻瓜,看那神秘老人對待蕭炎的這般態度,以及他們兩人間的談話內容,她心中便是清楚,面前這看似比她還要年輕的少年,絕對擁有著與年齡不成正比的恐怖的實力…

「天啊,這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怪胎?我怎麼從未聽說過加瑪帝國中出現位這種年齡的強者?」心中呻吟了一聲,紅裙女子俏臉上流露出一抹苦笑。

「冰大師…」被晾在一旁,略微遲疑了下,紅裙女子怯怯的道。

被打斷了談話,海波東眉頭微微皺了皺,瞥了紅裙女子一眼,淡淡的道:「你回去吧,以後,也不必再來了,和你父親說一聲,他的這些伎倆,實在是有些爛。」

聽得海波東這般毫不客氣的驅逐話語,紅裙女子微微一愣,旋即眼眶驟然紅了下來,貝齒緊咬著紅唇。她的本意是想讓得海波東收她作學生,可海波東這番話一出來,明顯是斷絕了她的希望,當下心中倍感委屈,絲絲霧氣,將修長地睫毛侵濕了過去。此時的她,明顯再沒有了先前對待蕭炎的那份蠻橫。

瞧得海波東這般淡漠的態度,蕭炎也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這老傢伙心倒是挺硬,雖說先前這女人的蠻橫態度也讓得蕭炎對她印象不好。不過她畢竟是在替海波東辦事,只不過她雖然很是努力地想要討得海波東的歡心,可似乎這頑固而淡漠的老頭對她依然沒有任何的感情,看來,這老傢伙的性情,也是有些淡薄啊,日後與他合作,可是得小心一點……

「老先生。以你地身份,這樣對待一個女子,可是有些掉價了哦…」瞧不慣一個女子那梨花帶雨的模樣,蕭炎微微搖著頭。把玩著櫃檯上的一張地圖,似是開玩笑的笑道。

聞言,海波東愣了愣,望著蕭炎那張笑臉,片刻后,也是笑著點了點頭,手指在指尖上的一枚黃色納戒上輕撫了撫,一卷捲軸閃現而出,手指彈在捲軸之上,將之射向紅裙女子。有些無奈的道:「這是一卷玄階低級的鬥技。看你幫了我這麼久,便送給你吧。我知道你想讓我收你作學生,可我實在是沒有那種心思。所以,這便權當是我的補償吧。」

愣愣地接著捲軸,紅裙女子緊緊的抿著嘴唇,片刻后,對著蕭炎感激的微微彎腰,然後黯淡著俏臉,輕輕的退出了店鋪。

隨著紅裙女子地離開,店鋪內的其他人,也是緊跟而去,一時間,店鋪內,便是再度變得空曠了起來。

「呵呵,我這人天生喜歡自由,可不太喜歡教導學生,她跟著我,也沒多少前途。」拍了拍蕭炎的肩膀,海波東解釋的笑道。

微微笑了笑,蕭炎對著海波東伸出手掌,笑吟吟的道:「老先生,東西我已經給你帶回來了,那一份殘圖,是否也該給我了?」

「呃…」聞言,海波東乾笑了笑,搓了搓手掌,訕笑道:「小兄弟,當初我們可是說好了的,只要你幫我將解除封印的丹藥煉製出來,那我便給最後的殘圖給你,並且,日後,我也算是欠上了你一個人情。」

「也好…」眼睛盯著海波東片刻,直到他略微有些不自在時,蕭炎這才無所謂的點了點頭,收回手掌,淡笑道:「希望老先生在得到丹藥后,不會再扯一些別的借口,我這人…雖然脾氣好,可也最受不了被人當猴子耍。」

「呵呵,小兄弟說哪裡話,強者之間地承喏,難道還能有假不成?」訕笑著搖了搖頭,海波東拍著胸口,打著包票道:「只要小兄弟能將我所需要地丹藥煉製出來,老夫一定不會食言1

「呵呵,那樣自然最好。」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蕭炎對著海波東揚了揚下巴,微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便開工吧?」

「現在?」海波東一愣,旋即急忙點頭:「好,好,請1說著,他便是趕緊推開櫃檯,然後將蕭炎迎進了后屋之內。

進入屋中,蕭炎隨意地坐在椅上,目光瞟向海波東,嘴角略微挑起一抹笑意,輕聲道:「藥方,材料……」

「有時候,我發現你們這些煉藥師,還真的讓人羨慕…唉,這張破解封印地藥方,是我費盡千辛萬苦方才得到的,如今被你一看,自然是又得改名換姓……」無奈的從納戒中將眾多煉藥材料掏了出來,海波東握著一張泛黃的古樸羊皮紙,臉龐上的肉疼,可並非是佯裝出來的,為了這張藥方,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苦。

臉龐上保持著和煦的笑意,蕭炎心中也是略微有些發樂,葯老早就和他說過,一些能夠破解封印的藥方,其價值也是難以估計,雖說殘圖才是他最想要的東西,不過能夠順便撈一張煉製六品丹藥的藥方,那自然更是完美……

笑吟吟的接過海波東那萬分不舍的遞過來的古樸藥方,蕭炎目光在上面一掃,臉龐上的笑意,頓時變得更加燦爛了。

更新到,月中了,請諸位兄弟將月票投給土豆吧,拜謝了!